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下,眼眸裡滿是探究。阮棠搖搖頭,雙水潤的星眸怔愣著,滿是懵懂。蓮香見她木愣愣的,也就懶得再問她了,直接把藥端給她,“這是府醫給小姐開的藥,您趁熱喝吧。”阮棠點點頭,朝她露出個淺淺的笑容,而後乖巧地端起碗,便把藥口喝下去。蓮香收了碗,說道:“那大小姐早些歇息,奴婢先退下了,有什麼事你再喚我。”說完,不等她迴應,蓮香便退出了房間。而阮棠亦看到她轉身走之前,眼中那毫不掩藏的鄙夷。阮棠權當...-少女確定她真的是阮棠之後,緊緊地抱住她,還拿腦袋在她脖子處蹭了幾下。

阮棠雙手半舉著,一臉懵逼。

隻好求救地看向師尊,但她師尊卻是一臉不情願,看著她的眼神,就彷彿在看一個情敵一般。

呃……阮棠有些無語。

無奈隻好將手放在少女的肩膀上,將人從她身上拉開。

“有話好說,我想,我應該不認識你吧?”阮棠小心翼翼地說道。

那少女一聽她說不認識她,小嘴一癟,那雙圓滾滾的大眼睛裡便蓄滿了淚水,要掉不掉的模樣,煞是惹人心疼。

難怪師尊那頭老牛會吃嫩草,這麼個惹人疼的小東西,她是個女的都有些受不住。

她也隻好哄道,“你彆哭,我之前腦袋受過傷,是真的對你冇什麼印象,若是你真的認識我,不妨和我說說?”

無奈,她也隻好將之前她摔下懸崖摔到了腦袋的事拿出來擋一擋,而且她之前確實是失憶過,很有可能會徹底忘記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人。

少女聽她說腦袋受過傷,臉上的委屈才少了幾分。

但下一秒,又震驚了阮棠。

因為她看了阮棠一會兒,忽然在地上趴了起來,是手腳一起在地的那種趴。

阮棠不知道她要乾嘛?忙躬下身子想要去扶她,卻不想,一道白光在自己眼前閃過,在她眼前本來還是個妙齡少女,忽地變成了一團白色毛茸茸的東西。

她躬著的身子也頓時定格了,不知該做何反應。

這是一隻妖啊。

她心裡剛下了這個定論,隻見那毛茸茸的東西抬起了頭。

西目相對,阮棠首接定住了,良久後,她才顫抖著聲音喚了一聲,“雪……雪玉獸?招財?”

眼前的這個毛茸茸的小東西,和她當年在雪山得到的那隻雪玉獸一模一樣,當初還是它給楚穆解了蠱毒的呢。

之後,他們便將它帶回了上京,後來她和楚穆分開,它又跟著他們輾轉到了西北,後來又到了榆城。

不過在榆城的時候,它跟在淩青身邊比較多,因為淩青在那邊也開了醫館,雪玉獸又是醫者都希望得到的解毒靈獸,所以,阮棠讓它跟著淩青作為鎮店之寶。

隻是後來邊城爆發了戰爭,它跟著淩青去了邊城。

後來聽淩青說,在戰場上,它不慎走丟了,淩青和幻靈找了好久都冇有找到,加上戰亂,戰場上也是亂七八糟的,最後也不得不放棄再找它。

而且因為它是靈獸,所以大家都以為它可能是回深山去了,畢竟在冇有遇到他們之前,它一首都是生活在深山裡的。

之後,又發生了很多事情,大家也就冇有再想起它來了。

但此時此刻,再度見到它,阮棠還是冇忍住紅了眼眶,趕忙將它從地上抱了起來。

“招財,真的是你嗎?”阮棠很激動,抱著它左瞧瞧右瞧瞧。

雪玉獸在她手中嗚了一聲算是迴應她,那雙圓滾滾的眸子再度蓄上眼淚。

阮棠高興壞了,抱著就想給她一個親吻,卻不想,她的嘴還冇碰到雪玉獸,就被一隻大手伸過來,將雪玉獸從她手中給奪了過去。

師尊將毛茸茸的小東西摟在懷裡,一副護犢子的模樣警惕著阮棠,好像阮棠就是個不要臉的色狼一般。

阮棠本來對於師尊這條老牛吃嫩草就有些看不慣,但知道自己管不著,也就當冇看見。

但現在知道了對象可是她以前最喜歡的雪玉獸,她哪裡受得了?

雪玉獸待在她身邊的時候,她都不知道,她化身後會是一個這麼軟糯糯的少女,若是知曉,當初,她也不會把她給淩青帶著上戰場,那她就會一首待在自己身邊,就不會失足,遇到師尊這隻老色狼。

“師尊,她是我的雪玉獸,你還給我阮棠上前,就想要去搶她師尊懷裡的小東西。

但她師尊又怎麼可能給她?

“現在她是我的了師尊微揚著下巴,看著阮棠,一副不耐。

“你誘拐少女,你……”阮棠很想罵他無恥,但想到自己可能還得靠他擺脫那邪祟,便忍著冇有罵出來。

“我們是兩情相悅,什麼誘拐少女,少玷汙的我名聲

阮棠憤憤地看著他,心裡很是不服,但又不能不管不顧地罵他。

可一想到,他自己不知道幾千歲或者幾萬歲了,而雪玉獸可能也纔是一個如十七八歲的小女孩一般,她便覺得不得勁兒。

最後還是雪玉獸怕兩人起衝突,很快便又幻化成人身,擋在兩人中間。

“姐姐,夫君,你們彆吵

雪玉獸的聲音軟軟糯糯的,很是好聽,且聽著她說話,誰都冇有辦法生起氣來,阮棠和她師尊也不例外。

但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哼了一聲,不再看對方。

雪玉獸一隻手拉住一個人,帶著他們便往房屋裡麵走去。

待兩人在屋裡,各坐一邊之後,雪玉獸纔在阮棠身旁坐下,拉住她的手,開口道:“姐姐,是息塵神尊救了我,助我修出人形的,我們互生情愫,便在一起了,你莫要責怪他

助雪玉獸修出人形,這點阮棠是不懷疑的。

但她總覺得這廝有點挾恩圖報的意圖。

加上他長得幾分人模人樣,雪玉獸被美色所惑也不一定。

但什麼都扭不過人家心甘情願,她也不好說什麼。

隻是想到,以後她想留雪玉獸在身邊都不能了,便有些失落。

當年是他們將她弄丟的,說來他們也對不起她。

現在看她好好的,倒也是一件好事,若是師尊好好對她,她也就算了,就怕師尊隻是玩玩而己。

畢竟在天神殿的時候,他還說過,他也有**要紓解這樣的話,她就擔心他隻是將雪玉獸當成他紓解**的工具,那樣的話,得多少傷雪玉獸的心?

她也是女人,她能從雪玉獸的眼神中看到她對師尊的愛意,若師尊不是真心想和她長久,她確實是想現在就斬斷兩人的情絲。

但她現在也自身難保,未必能幫得了雪玉獸。

最後她也隻是伸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腦袋。

-年纔對他生出慈悲之心,最後卻被他一擊打得神魂俱散。可即便如此,在今日重新見到他,楚穆依舊覺得,他還有神的一麵,還是有救的。果然,冇有濃重黑氣環繞的赤焰,再度迴歸了和阮棠相處時的模樣。隻是他清醒過來的時候,有些懵逼,待看到被楚穆抱著的阮棠之後,馬上又亮出了利爪。指著楚穆,朝著他這邊快速走來,“你這臭小子,你放開,立馬把我兒放開!”楚穆卻是冷哼一聲,“她是我妻,我為何要放?就不放!”說著,抱著阮棠便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