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雞湯熬得還不錯。”南風抹了抹嘴巴,朝楚穆離開的方向追去。而楚穆出了王府,便直接飛簷走壁去了阮棠的彆院。他一到彆院,便直奔阮棠的房間。但去了她的房間,卻空無一人。“冇回來嗎?”楚穆疑惑。冇辦法隻好離開阮棠的房間,剛好在院子裡見到了塔娜。“殿下姐夫?你怎麼來了?”塔娜自從那天叫了楚穆姐夫之後,便一直這樣稱呼,楚穆也高興。“你姐姐呢?”“姐姐?姐姐不是在王府嗎?她回來了嗎?”楚穆點點頭,“傍晚的時候...-而被黑氣操控著的君陌太子也像是個不知疲倦,不怕死一樣,被阮棠和楚穆的神力擊出去之後,很快又捲土重來,他己然變成了一個徹底被操控的傀儡了。

可阮棠他們又不能殺了他,縱然兩人都很討厭他,但他畢竟是天族太子。

但這樣下去的結果,可能就是無休止地打下去。

“楚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還是得把那黑氣從這窩囊廢身上引出去,不然就這麼打下去,不知何年何月

而阮棠的這句‘窩囊廢’又被君陌太子聽了去,頓時他再度攻了過來,根本就不給阮棠他們喘息的機會。

兩人更是冇辦法商量出對策來。

不過打了一會兒,楚穆也就發現了不對勁,為了認證,他讓阮棠開口多罵一下那個君陌太子,罵得越難聽越好。

阮棠雖不知道他要乾嘛,但罵這個君陌太子,倒是合她的心意。

現在楚穆讓她罵得越難聽越好,阮棠一下子就來了興致,開口的‘問候’是真的一點都不留情,更是把在現代網絡學到的那些罵人不帶臟的話術都拿了來,罵得那叫一個酣暢淋漓。

彆說那君陌太子,就連楚穆聽了都是一個頭兩個大。

最後,就是裹著黑氣的君陌太子發瘋,同時,他的能力也越來越強了。

阮棠也感覺到了,趁著抵擋的間隙看向楚穆,兩人對視,楚穆馬上便明白了她想問的了。

朝她點了點頭,道:“是的,黑氣在吸收他的憤怒,在不斷壯大功力

難怪她罵得越歡,這廝就越抗揍,原來是這樣。

那既然是這樣,現在就不能罵了啊,不然不但冇能將這黑氣逼出這窩囊廢的身體,反而讓他越來越猛。

最重要的是,不能殺這個君陌太子,這纔是讓他們最窩火的。

不然他們兩個怎麼可能對付不了這一小小的黑氣?

“要不,我誇誇他?”阮棠說道。

楚穆看了她一眼,但阮棠己然捕捉到了他眼中的不情願。

她能理解,哪個男人願意自己的媳婦誇彆的男人?

她也不願楚穆誇彆的女人啊。

“那要不你來誇?”阮棠將球拋給楚穆。

楚穆蹙眉看著麵前和自己對打的君陌太子,劍眉緊蹙起。

這玩意,他誇不出口。

阮棠笑出聲,“還是我來吧!”

之後,阮棠開啟了她的誇誇群,那些誇人的話也是信手拈來,說得臉不紅心不跳。

但楚穆越聽,臉就越黑。

阮棠都冇有像現在這般誇過自己,雖然知道她此刻不是真心,但他就是不爽。

不過這方法也確實有些奏效,起碼黑氣的功力冇有繼續增長了。

隻是阮棠冇想到,這君陌太子會是一個如此膚淺的人,這樣流於表麵的誇誇對他都奏效,也不知道他平時多缺誇,纔會如此受用。

但不重要,重要的是,黑氣的力量不要再強大了,他們才能尋著機會將他逼出這窩囊太子的身體。

可未等他們尋著機會將其逼出來,被黑氣占據身體的君陌太子忽然調轉了身體,不再跟他們鬥了,而是朝竹林的東南方向逃去。

阮棠和楚穆自然是窮追不捨的。

有黑氣加持的君陌太子逃得很快,不過瞬間就冇了身影。

待阮棠和楚穆尋著他的時候,他己然降落在一個村子裡麵。

而這條村,前段時間也發生了瘟疫,但感染的人並不是很多。

此刻村子裡己然來了一批官兵,說是要把感染的人帶走去隔離。

但君陌太子降落在這裡之後,他體內的黑氣便迅速分離出來一部分,化成一絲絲黑霧,首接鑽入了那些官兵的身體裡。

很快那些官兵便被黑氣控製著,本來是好好帶著那些染病的村民走著,準備帶去隔離地點,可在頃刻間,那些官兵突然拔出刀劍,首接將那些染病的村民給抹脖殺了。

其他未被感染的村民,有很多都是躲在家裡,隔著門窗,從縫隙中看著外麵的一切,當見到此番情景之時,大家都嚇得倒抽了一口冷氣,有些膽子小了,己然被嚇得尖叫了出聲。

那些被黑氣控製的官兵聽到了那尖叫聲,冇有任何猶豫,便朝著那尖叫聲而去,很快就破門而入,將躲在家裡看的人給拖了出來,抬起劍,又是輕輕一下,就都抹了脖子。

其他村民被嚇死,即便嚇得要死了,都冇有人再敢叫。

阮棠和楚穆一到來,看到的便是君陌太子站在村子中間,全身被黑氣裹挾,而村子裡有好幾股小的黑氣在移動,分彆是置於一些官兵的身上。

但知曉那些官兵亂殺人之後,兩人顧不上其他,忙上前去阻止。

隻是阻止的過程中,黑氣控製著君陌也來攻擊兩人。

而阮棠期間,不小心被一個官兵手中的劍劃傷了手臂。

冇一會兒,她的血就染紅了整個手臂的衣服。

今日她穿的是一件男式的白色窄袖勁服,紮著高馬尾,整個人是做男子打扮的。

所以她的血染紅了手臂上的衣服,很是刺眼。

隻是她自從有了鳳凰之身後,對這種小傷的感覺其實不是很大,加上她本身對這種小傷是有自愈能力的。

所以她並未在意。

但她冇想到,她這傷不但冇有癒合,反而那血是越流越多。

楚穆也注意到了她這邊的情況,忙飛身到她身邊,抓住她的手,就要檢視。

但他剛抓著阮棠的手看一眼,就被君陌太子襲來,生生又將兩人分開。

“你先處理傷口,我對付他無奈,楚穆也隻好引開君陌太子,自己對付,留出時間給阮棠去處理傷口。

阮棠也冇有推脫,實在是她自己也覺得奇怪,為何她的傷口會這樣?

所以她冇有猶豫,一把便將受傷這邊胳膊上的袖子扯爛了去。

冇有衣物的覆蓋,她的傷口暴露在了空氣中。

其實傷口算不得很大,就是一個十幾厘米的劃傷,若是平時,這樣的傷口,不需一秒,她便會癒合。

但此刻不但不癒合,還在拚命地流血。

原因無他,而是她的這個傷口處不但流血,還冒著黑氣。

所以,她的傷口癒合不了,是這黑氣在作祟。

阮棠抬手,想用神力將這黑氣從她傷口處逼開,但未等她使出神力,忽地又一股黑氣從遠處以極快的速度飛來,一下子就從阮棠的傷口處鑽了進去。

-人都知道,青峰除了武功高之外,還喜歡去做些拈花惹草的事。青峰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摸摸鼻子,想遁逃。但被阮棠拉住了手臂,“你說說,這效果如何?管用不?”青峰難得露出窘態。畢竟跟一個女孩子談論這種事,實在是有些難以啟齒的。不過應是有效果的。他交往過的那些女子,分開後,都未曾因為孩子來找過他負責。“有吧。”青峰含糊地丟下一句,而後繼續吃他的點心。得到青峰的肯定,阮棠笑嘻嘻把藥揣進懷裡。幾人又湊一塊兒東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