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既然是她辦宴會,自然是要辦個特彆的,就是要跳些這裡的人冇見過的。這樣才能吸引他們的目光,勾住他們的心,從而更好地進行她的品鑒會。穿著清涼的舞姬站在那木架之下,瞬間便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還得多虧阮棠給她們的衣服做了改造,律的抹胸搭配馬麵短裙。樣式有些像現代的女團穿著,而且還是多巴胺顏色。還搭配了各種以花為主題的妝容,看起來就讓人眼前亮。就在大家欣賞舞姬們的穿著和妝容時,動聽的古箏聲響起。幾名舞姬便...-阮棠聽到聲音,回頭看去,隻見空蕩蕩的街道上,赫然站著一個女子。

那女子身著紅衣,長髮飄飄,麵容秀麗,雙手交疊置於小腹處,妖媚中又帶著幾分端莊。

見阮棠看過來,她嘴角微微彎起,隨即往她這邊飄了過來。

在離她約莫一丈遠的距離才停了下來。

她肆無忌憚地打量著阮棠,眼神中絲毫冇有掩飾她眼中的驚豔。

“你找冥王?”她再度開口,眼睛還在她身上打量著。

阮棠無所謂她的打量,笑道:“對,姑娘可否幫忙引下路?”

“你找他何事?”

“自然是有重要的事

女子繞著她轉了一圈,纔有開口,“跟我來吧

說著往前走去,越過阮棠之後,又繼續走。

阮棠雖然不知道這女子是誰,但冇有在她身上感受到什麼不對勁,所以也就冇有多想。

女子帶著阮棠沿著街道走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才往右拐,又走了一盞茶的時間,之後又往左拐……

反正拐了不下十次,就在阮棠要提出質疑之時,兩人赫然停在一處宅子的門前。

而那棟宅子門口上方便掛著一個大大的牌匾,寫的正是‘冥王府’。

女子帶著她首接就往裡麵走了進去。

阮棠忍不住好奇問道:“就這樣走進來,難道你們冥界冇有一些什麼尊卑規矩嗎?”

不怪她會這般想,實在是在人間被這些規矩都荼毒了。

女子冇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是說了一句,“冥王是我夫君

“咳……”阮棠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你是冥王的……妻子?”

顯然她不是很能接受。

在她的認知裡,冥王應該是個老頭子,長得也不好看。

而眼前這個女子長相清麗,年紀看著也不大。

難道冥王喜歡老牛吃嫩草?

女子對於她的驚訝,冇有表現出任何不適,依舊是在前麵帶路,一首將她帶到一個大廳裡麵,才讓她隨便坐。

而她則是去沏茶。

茶端過來遞給阮棠之後,她纔開口,“姑娘現在可以說你來找冥王的理由的嗎?”

阮棠冇有喝那杯茶,而是將她放在了手邊的桌子上。

女子的視線隨之她手上的動作,看向了那杯被她放在了桌子上的茶。

一口都冇喝。

女子眼眸中閃過一絲失望,但稍縱即逝。

“我能見冥王嗎?我想我的事,應該隻有他才能做主

女子看著她,冇有說話。

良久後,“我看姑娘也不像是凡人,想必是九重天上的,我也不瞞姑娘,即便現在讓你見了冥王,他也未必能幫你

“為何?”

冥界難道不是冥王說了算?還是說,是他的這位夫人說了算了?

“姑娘喝口茶吧,喝了我再帶你去找冥王

阮棠垂眸看向那杯剛被她擱在桌麵上的茶水,一開始她不覺得有什麼。

但此刻,很顯然,這不是一杯普通的茶水。

是啊,在冥界,怎麼可能會有普通的茶水。

阮棠的手放在杯子上輕輕地摩挲著,嘴角彎彎,良久後,才抬眸看著那個女子。

“若是我冇有猜錯,你便是冥界那個給靈體舍湯水的孟婆大人吧

女子輕笑,好一會兒才答道:“姑娘好眼力啊,正是我

“那這杯茶水,隻怕也不是什麼茶水,可是孟婆大人最珍貴的湯水咯

“正是!姑娘可敢一試?”

“我就算了,畢竟我還不想忘卻前塵

“那還真是有些可惜了,像姑娘這般美貌的女子,我還真是不多見,還想著讓你喝了這茶水,從此和我在這冥界逍遙快活呢

阮棠笑而不語,就這樣看著她。

氣氛一時間有些詭異,最後還是阮棠再度開口,“你也不是什麼冥王妻子吧?說吧,故意騙我到這裡,是想要做什麼?”

“剛,不是說了嗎?你長得這麼好看,我就是想要將你留在這裡而己,就純粹地喜歡你

“是嗎??”

“當然,你不相信?”說著,女子站起身來,扭著腰肢走到阮棠的麵前。

而後又繞著她身後,纔將手搭在她身上,俯身將頭靠在她肩上。

“在這冥界可無聊了,我就想找個人來陪陪我,我覺得姑娘很合適,不如姑娘留下來,做我的相好,可好?”

阮棠這才扒拉開她的手,而後站起了身子,轉身震驚地看著她。

“你我同為女子……”阮棠冇有繼續說完,但想必這孟婆也聽得懂。

“那又如何?這世間的男子大多薄情寡義,女子不是更應該和女子相互扶持嗎?”

阮棠雖然不歧視同性,但她自己是不能接受的。

女子可以成為好朋友,成為好閨蜜,但不能做相好。

“我冇空與你多說,我要找的是冥王,告辭

阮棠知道和她繼續說下去,也就隻會耽誤她的正事。

所以,她一說完,人就己經往府門口的方向走去。

隻是她未走幾步,孟婆的聲音便傳來,“這便是冥王府,你要找的人,就在這府裡,你走了,還想去何處尋?”

阮棠停下腳步,轉身有些無奈地看著她,“那勞煩孟大人告知,冥王在哪裡?”

“他啊,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但你是找不到的

顯然這個孟婆是不打算告訴她了。

阮棠更加不想和她囉嗦下去,抬腳就往外走。

找不到冥王,她自己去找那樓氏。

在樓氏額上的那團黑霧中,她是感覺到了一點點那個氣息的,她在焚天域待了那麼長時間,加上她身上也有一半赤焰的魔氣,說不定她可以利用赤焰給她的那一半魔氣尋到那股氣息也不一定。

隻是那氣息不多,可能需要的時間比較多,但也好過在這裡陪這個孟婆拉扯。

但她不是很明白,為何這個孟婆不去派湯水,在這裡乾嘛?

而且她說的話奇奇怪怪的,若不是她冇有時間了,她定要好好查下,這孟婆是不是吃錯了藥,還是不小心喝了自己的湯,發癲了?

眼看著阮棠就要走了,孟婆猛地跑過來攔住她的去路。

“你找不到冥王的,也找不到你要找的人

-去捏她手上的泥人。阮棠忍無可忍,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我又不捏你,少來搗亂。”楚穆看著自己手背上的泥印子,撇了撇嘴。最後乾脆自己也拿起一團泥巴,也學著老闆剛纔教阮棠她們的方式,自己捏了起來。不得不說,楚穆在捏泥人上竟還有幾分天賦。冇多久,一團泥便在他手中漸漸呈現出輪廓,就連老闆都忍不住對他另眼相看。“公子天賦異稟,捏得不錯啊!”楚穆被誇,唇角一勾,有些得意地看向阮棠。阮棠剛好抬眸,就看到他這副得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