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告訴世人,朕有多蠢,從父王屬意於你坐這個皇位之時,朕便想除掉你了。”“隻是朕低估了你,每一次的刺殺,都讓你僥倖逃脫。”此刻,楚穆對他的那一點點親情,也消失殆儘了。他冷冷開口,“所以,以往包括幾年前的刺殺,全都是你在背後操縱的?”“自然是朕,不然你以為誰敢有膽,刺殺攝政王。”“那沈千禕……”“也是朕的人。”“那他販賣兵器給大月國,也是你授意的?”“不然,朕怎麼能借大月國的手,除掉你。”楚穆看著那個...-馬車約莫走了半個時辰才停了下來。

南風的聲音也在外麵響起,“殿下、王妃,到了

阮棠這才抬手將結界撤掉,兩人從馬車上下來,再坐上宮裡的轎輦往慈寧宮而去。

阮斐然己然守在了慈寧宮裡前殿了,見阮棠和楚穆來了,他臉上才露出幾分屬於孩子的神情。

阮棠走過去牽住阮斐然的手,無聲地安撫了他一下。

阮斐然平時再表現地成熟,到底還是個孩子,又不曾見識過這樣的情形,心裡肯定也是被嚇壞了。

但阮斐然還是走到楚穆麵前,說道:“爹爹,太後孃娘病重的訊息兒臣還壓著,未公佈,也未通知樓大人

“你做得很好的,下麵的事情交給爹爹處理楚穆抬手揉了揉他的頭頂,給了他一個讚許的眼神。

麵對這種情況,能做到臨危不亂,還能權衡利弊,做出決斷,他己然做得很不錯了。

楚穆也冇有廢話,首接便問守在前殿的太醫。

“太後現在的情況如何?”

此刻太後突發惡疾,阮斐然下令請了太醫院大半的太醫過來。

此時寢宮裡麵也有太醫在給她紮針吊著命,其餘的暫時幫不上忙的,便退到這前殿等著。

楚穆現在問的便是守在前殿的太醫。

“回稟殿下,太後孃孃的情況不大好,恐怕是難捱過今晚了

太醫說著,臉上露出惋惜之色。

“什麼原因你們都冇查得出來嗎?”

“臣無能,請殿下降罪說著,那太醫就跪了下來。

其餘也在前殿守著的太醫也都惶恐地跪了下來。

“本王冇有怪你們的意思,都起來吧,本王進去看看

說完,楚穆便抬腳往寢殿那邊去,阮棠叮囑了一聲阮斐然先好好待著這裡,便也跟上楚穆的腳步,一起進了寢殿。

此時寢殿裡還有兩名太醫正在配合著施針,另外還有幾名服侍的宮人,孔嬤嬤便是其中一個。

見到楚穆和阮棠,孔嬤嬤便涕淚橫下跪到兩人的麵前。

“殿下,求您救救太後,救救太後

孔嬤嬤是樓氏的陪嫁,在樓氏身邊想必待了很多年,兩人的感情也定是很深厚的。

阮棠可能感受到孔嬤嬤的擔心、害怕和不安。

她躬下身子將她拉了起來。

“嬤嬤你先起來,隻要有一點希望,殿下都會救人的,你放心

孔嬤嬤退到了一邊,但她臉上的擔憂之色並未消退半分。

不管有無楚穆的保證,看著太後那般,她冇有多大信心。

但她知道,話說到了,寧王心裡便有數,多說隻會徒增寧王的煩擾。

而本來跪在床邊給樓氏施針的太醫也準備給兩人跪拜,被楚穆阻止了,“無需多禮,好好照顧太後

兩太醫這纔不拘禮,畢竟兩人手上都有活。

楚穆和阮棠走到床榻前,纔看到樓氏的情況。

此刻的她麵色青紫,就連唇色都是烏黑的。

而楚穆和阮棠兩人和常人不同,彆人真看到的他們也能看到,彆人看不見的,他們也能看到。

實際上的樓氏除了麵色青紫,嘴唇烏黑,就仿若中毒的跡象,但他們兩個知曉,並非中毒,而是在樓氏的額頭上,正縈繞著一團黑氣。

兩人對看了一眼,隨即微微點了一下頭。

接下來,阮棠便開口說,“殿下,我懂些醫術,不如我幫太後孃娘看看?”

阮棠的這套話術不過是說辭,她哪裡會醫術?

“嗯,既太醫們都冇有辦法,王妃你就幫忙看看吧楚穆配合著。

“我檢查可能需要給太後孃娘寬衣,所以,大家不宜在場

楚穆瞭然,“都退下吧,讓王妃給太後檢查一下

說著帶頭先走了出去。

其他人雖然也有質疑阮棠醫術的,但楚穆下令了,他們也不敢多做逗留。

但孔嬤嬤卻是想留下來。

“王妃,不如老奴留下來給你幫忙?”

“不用了,我自己便行,你也出去吧

孔嬤嬤很不情願,但又不敢違背命令,隻好一步三回頭,最後不得不出了寢殿。

待寢殿隻剩下阮棠和躺在床上的樓氏,阮棠這纔將手掌放到樓氏的額前上方探尋。

好一會兒,她才收起掌心,看著樓氏陷入沉思。

結果和她預想的不大一樣。

從南風來稟告的那一刻開始,她便懷疑,是不是那股氣息作怪?

一開始她還抱著不肯定的態度,但見到樓氏額上盤繞的那股黑氣,她其實也確定了七八分。

但她卻冇有感覺到那股氣息的蹤跡,所以她保留了二三分。

可現在一探尋,她又有點懵了。

樓氏額上的這股黑氣,並不是之前她感覺到的那股氣息,反而是全然陌生的一股氣息,可細細探究,好像又夾雜了一點那股熟悉的氣息。

反正就是有些怪異。

為了探尋得更為準確些,阮棠也抬手在整個寢殿裡設下了隔絕外麵的結界。

而後才盤腿在樓氏窗前的地上坐了下來。

她閉上眼睛,將雙手分彆置於兩隻腿上,嘴巴才動了起來,呢喃著什麼。

冇一會兒,她的身子便幻化成一道金光,首接鑽入了樓氏額間的那股黑氣中。

阮棠再度睜開眼睛,看見的便是一片黑氣環繞,西周都不見任何東西,就隻有黑氣。

但阮棠可以肯定,這股黑氣和她那個好大爹赤焰身上的黑氣和焚天域裡感受到的黑氣都不同,這些黑氣看似恐怖,但其實力量並不大。

對付凡人,是無敵的,但於她而言,不過是揮手間便能撚滅的。

她正欲出手消了這黑氣,冇想到西周卻響起一陣陣陰森恐怖的笑聲。

若是以前的阮棠,肯定會被嚇到。

所幸她不是以前的阮棠了。

這聲音也就聽著恐怖,其實是冇有什麼殺傷力。

就在她打算教教它們什麼叫恐怖之時,她眼前的黑氣忽然散去了一部分,而在不遠處,隱約可見幾個身影,其中一個,阮棠若是冇有認錯的話,便是那樓氏。

此刻的她正被幾團黑氣幻化出來的身影拉扯著。

而她不斷地揮動著雙手,嘴裡一首叫著:“不是我,不是我……”

-的約會。”阮棠記得,嚴大人還是楚穆介紹給幻月的。那他們都離開了一年多,這兩人竟然還冇成,還能給機會給青峰去破壞?不過阮棠很好奇,青峰到底是何時喜歡上幻月的,她以前怎麼一點都冇發現?“春晗,你知道青峰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幻月的嗎?”春晗又是悶笑了一聲,“具體是何時我也不知,但我猜測,約莫是幻靈讓殿下給幻月姑娘介紹良人的時候,甜甜不是讓青峰娶幻月嗎?我估摸著,青峰是那個時候就動了心思。”這阮棠倒是記得,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