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三聲,三道劍氣斬到黑氣上。竟泥牛入海般的一閃不見了蹤影,彷彿絲毫都沒有傷到這魔頭的樣子。而黑氣中隨之嗤嗤”一響。密密麻麻的黑絲從中激射而出,正是那頭飛顱滿頭長發。速度之快,竟隻是一個模糊,就全一下到了柳鳴身後處。柳鳴心中大駭,忽然袖子一抖,一張淡青色符籙向激射而出。正是他當日從那名偷襲其的風火門女弟子身上繳獲的符籙,雖然不知道具體威力如何,但在其法力不多情況下,也隻能姑且拿來應對一下了。符籙嗡嗡...一日後。

曇光山,九層古塔一層。

此處空間昏暗,隻有中央處八盞古燈散發的微弱光芒,簇擁著一名盤膝而坐,麵目清秀的年輕和尚,雙手在胸前合十。

在年輕和尚前方丈許處,一名青袍青年的身影在古燈搖曳的燈光下忽隱忽現,同樣盤膝而坐,由於光線太暗,看不清麵容。

兩人隻是相視而坐,都沒有說話。

良久後,青袍青年神情微微一鬆,打破了沉默道:

“我懂了。”

年輕和尚沒有回答,隻是低聲唸了聲佛號,臉上神色絲毫未變。

“那此事,便拜托大師了。”青袍青年說著,便站起身來,朝著年輕和尚微微叩首。

“看來你已經決定了。”年輕和尚淡淡開口道。

“沒錯。”

青袍青年說著,便轉過身,頭也不回的朝外走去,身形漸漸消失在黑暗中。

半個月後。

滄海之域一處荒蕪海島上空,黑光一閃,四個人影憑空浮現而出,虛空而立。

這四人正是柳鳴,珈藍,葉天眉,乾如屏四人。

“滄海之域,我們回來了!”

乾如屏似乎頗為興奮,縱身飛到了半空,目光朝著周圍看去,口中感嘆的說道。

柳鳴微微一笑,目光也朝著周圍看去,深深吸了一口氣,濕鹹的海風撲鼻而來。

此處正是海皇宮附近的一處海域,四人通過南蠻之地的古傳送法陣,經過一番周折,這纔回到了滄海之域。

本來按照柳鳴最初打算,是直接催動問天石板,破空返回滄海之域。

隻是在前往南海途中,乾如屏從昏迷中蘇醒過來,非要將南蠻之地連通中天大陸的兩處傳送法陣修復,這才耽擱了十餘日。

乾如屏精深的陣法造詣,再加上柳鳴如今的法力。兩人合力,終於將原本幾乎快要崩潰的古傳送陣徹底修復了。

這樣一來,等柳鳴飛升之後,乾如屏她們若是想要前往中天大陸。也方便了很多。

當然,柳鳴隨後也在兩邊的傳送陣上都施加了數道禁製,以確保他人無法發現。

“夫君,你回到滄海之域,有何打算?”珈藍問道。

“先回一趟蠻鬼宗吧。餘下的時間,我們便找一處安靜所在…”柳鳴目光一動,口中淡淡說道。

他最近不止一次動用陽屬性法則之力,導致飛升的時間比預計提前了大半年。

這一點他雖沒說,珈藍和葉天眉卻似有所感,麵色閃過一絲黯然,分別抱住了柳鳴的一條手臂,依偎在了柳鳴身旁。

柳鳴臉上露出一絲歉意,輕輕摟住了兩女。

“咳!鳴大哥你們隻顧自己親熱,別把我給忘了啊。”乾如屏有些不滿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會。”柳鳴笑著對乾如屏說道。

“唉。看著你們這樣,我也不站在這裡當燭臺了。”乾如屏嘿嘿一笑的說道,身形化為一道白光,朝著一個方向飛射而去。

“我也很久沒有回滄海之域了,便自己到處逛逛,不過鳴大哥飛升之前記得通知我一聲,我會前去給你送行的。”乾如屏的聲音遠遠傳了過來,遁光很快消失在了遠處。

“這丫頭…”柳鳴搖頭一笑,也沒有阻止。

乾如屏現在的修為加上身上的幾件厲害法寶,就是碰到天象修士也能從容走脫。在滄海之域可以說沒有任何危險。

“走吧。”

柳鳴淡淡一笑,身上黑光一盛,包裹住三人,朝著雲川大陸方向飛遁而去。

以柳鳴如今的遁光速度。小半日後便來到了蠻鬼宗山門所在。

十幾座連綿一起的巨型山脈一如千年之前他初次來到此地一般,並沒有太大變化。

隻是各峰之上的建築多了很多,而且門中修士也比以前多了近一倍,看來是當年他留下的那些資源發揮了成效。

他打量了下方的山門幾眼,心念一動,龐大無比的神識擴散開來。覆蓋了整個蠻鬼宗。

片刻之後,柳鳴臉色先是一喜,隨即又幽幽的嘆了口氣。

他以神識感應,此刻蠻鬼宗比起數百年前,果然實力大增,光是化晶期修士便有四五位之多。

嘆息的,是以前的舊人幾乎已經盡數逝去,隻有一兩個化晶修士看著略微有些麵善,應該是當年見過的一些年輕弟子。

看到蠻鬼宗如今的情景,柳鳴觸景生情,心中頗有感觸。

這裡畢竟是他初涉修煉界的地方,此刻驀然回首,恍如昨日之事,惟嘆,離兮,遠兮!

千年彈指一揮間,物是,人已非。

這大千世界,蕓蕓眾生,其中有靈根者本就鳳毛麟角,這些人滿懷憧憬的加入修仙大道,歷經綿長歲月,最終得道者,又有凡幾?

“夫君,數百年歲月過去,如今這裡早已不是當年的蠻鬼宗了。”珈藍握住了柳鳴的手掌,輕嘆一聲道。

柳鳴淡淡一笑,這些道理他自然明白,隻是越是靠近飛升之期,他不知為何,對於舊事越發留戀,心態也在潛移默化中發生了一些改變。

“蠻鬼宗雖然變化不小,不過還有一兩個舊識還在,而且其中一人是我上次回來時收的記名弟子,離開前我準備見一麵,你們二人便在此稍候我片刻吧。”柳鳴淡淡一笑的說道。

葉天眉與珈藍二女點點頭,柳鳴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半空。

蠻鬼宗某座巨峰之巔,洞府內一處密室之中,一個精赤上身,麵板黝黑的壯年大漢正盤膝而坐,身上閃爍著陣陣黑光,散發出一股陰寒的黑霧,充斥了整個密室。

此人修為赫然已經達到了化晶期巔峰,同時全身骨骼龐大,一塊塊肌肉隆起,顯然是一名肉身力量極為強橫的體修之士。

大漢吐納了片刻,法訣一收,滿屋黑霧如長鯨吸水般沒入天靈蓋中,不見了蹤影。

結果他方一睜開雙眼,臉色忽的一變。

隻見他的身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青袍男子,麵上含笑的看了過來。

而他對此卻絲毫沒有察覺,不覺聳然一驚。

“你是何人…”

黑袍大漢豁然站了起來,口中厲聲喝了一句,身上黑光一閃,正要出手,臉色忽的一怔,抬起的手臂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眼前這人的容貌極為熟悉,依稀和當年的一個人影重合在了一起。

“你,你是…”黑袍大漢手指著柳鳴,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聞道。”柳鳴淡淡一笑,說了一句。

“師尊,真…真的是你!”

黑袍大漢滿臉喜色,聽到柳鳴的聲音,再無一絲懷疑,連忙一抱拳,朝著柳鳴跪拜了下去。

“不必多禮了,起來吧。”柳鳴受了他一拜,輕輕一揮袖,一股潛力托起了黑袍大漢的身體。

“師尊,您這些年到哪裡去了,絲毫音訊也無,讓聞道好生記掛。”黑袍大漢站了起來,恭敬的說道。

“此事說來話長,就不和你細述了。”柳鳴淡淡的說道。

黑袍大漢聞言心中一凜,沒有再多問。

“長話短說吧,我此次回來也沒有久待的打算,很快便要再次離開了,門中可有什麼麻煩之事,我也可以順手幫你們處理一下。”柳鳴淡淡說道。

黑袍大漢聽聞此話,臉色微微一暗,似乎有些失望。

不過他聽聞柳鳴後麵的話,急忙搖了搖頭的說道:

“沒有,當年師尊給門中留下了大量修煉資源,蠻鬼宗從此勢力蒸蒸日上,而且因為師尊的關係,其他宗派如今對我們蠻鬼宗都是禮讓異常,如今宗門一切安好。”

“那就好,如此,我也可以放心離開了。”柳鳴聽聞此話,微微點頭。

說完,他翻手取出兩枚黑色儲物指環,全部遞給黑袍大漢。

“這裡麵是一批修煉資源,材料,丹藥,典籍,法寶都有,而且具體的說明我也用玉簡標注了出來,應該對宗門有大用的,望你妥善處理。”柳鳴淡淡說道。

黑袍大漢臉色大喜,急忙恭恭敬敬的接過了兩枚儲物指環,神識探入了其中,身體陡然一僵。

這兩枚儲物指環內的空間極大,方圓竟足有數十丈大小,裡麵幾乎堆滿了各種奇珍異寶,而且一個個靈氣充盈,幾乎每一件在雲川大陸都是極珍貴之物。

“多謝師尊賜寶。”黑袍大漢大略的看了一遍,神識便退了出來,再次朝著柳鳴躬身行了一禮。

“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本來準備分作兩份的,如今另一份用不到了,就全留給宗門了。”柳鳴淡淡一笑。

隨即他想了想,又翻手取出一個儲物手鐲,遞給黑袍大漢。

“你雖然隻是我的記名弟子,也算是與我大有緣分的。我看你冥骨訣修煉的不錯,已經修煉到了第九層巔峰。接下來便是凝結真丹了,這一關是修士的一大分水嶺,能夠跨過便能達到一個新的境界。這裡麵是冥骨訣後續的所有功法,還有一些法寶,丹藥,這些都是賜給你的,足以助你跨過這道門檻。”柳鳴口中說道。

黑袍大漢身體一震,有些顫抖的接過手鐲。

“多謝師尊。”他再次跪倒在地,躬身道。

柳鳴微微一笑,擺了擺手,示意其不必拘禮。(”柳鳴則頓覺身上一輕,體內法力運轉已經恢復了正常,眼中精芒一閃,虛空一指,一柄金色小劍從眉宇處飛射而出,迎風一漲的化為了兩尺多長的飛劍。“去”柳鳴低喝一聲,瞬間全部法力全部注入到了虛空劍之中。“嗖”的一聲!劍光一卷,漲大了數十倍,化為了一道金色長虹的破空而走,速度之快猶如電閃雷鳴一般。“呲啦”原本看似堅韌無比的瘟咒大陣,在金色長虹前,竟彷彿破紙片般的一下洞穿而過,三十餘隻瘟鴉在劍光中大半化為了灰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