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倒也安然無恙的站在裡麵。江重這位飄鴻院院主目光一從眾弟子身上掃過後,嘆了一口氣後,才緩緩說道:“好了,此次試煉發生了不少變故,你們也都辛苦了,不過按照這次的規矩,每過須得上交三顆火靈精核纔算是通過了試煉,並且因為試煉難度增加的緣故,每人可以額外得到宗內一千貢獻點獎勵。”這些能僥幸在這場異變中存活下來的弟子們,自然沒有一人是弱者,區區三枚火靈精核自然都獵取到了,再一聽還有額外貢獻點話,自然更是均是一...就在此時,以金發曲堯與柳鳴二人為中心,方圓數百丈範圍內,虛空波動大作,“嗖”“嗖”聲一下接連不斷。

周圍竟一下閃現出十二顆黃濛濛巨大圓珠。

所有圓珠滴溜溜一轉之下,大片黃霞從中狂湧而出,頃刻間化為了一座座數百丈高的巨大黃色巨峰,同時一條條波瀾壯闊的黑色長河盤桓而出,將所有山峰連線在了一起。

十二座山峰包裹的空間內黃霞滔天,形成了一個碩大無比的黃色領域空間。

兩股龐然的法則之力,頓時充斥在這個領域空間之中。

“區區一個下位法則組成的領域空間,就想困住本座嗎?真是笑話!”金發曲堯先是麵色一驚,繼而狂笑起來。

然後下一刻,她的笑容便僵在了臉上。

隻見不遠處,柳鳴雙目赫然變得血紅一片,周身黑氣翻滾,體內一陣爆竹般的炸響傳出後,身軀一下巨大數圈,上半身的青袍早已蕩然無存,裸露的麵板表麵布滿了一道道紫色的魔紋。

接著呼啦一聲,一股沖天魔焰熊熊燃燒起來,布滿魔紋的身體上,開始浮現出一枚枚紫色鱗片,雙臂十指也長出了長長的利爪。

同時,他肩膀,背部也長出紫色骨刺般的凸起物,看起來猙獰無比。

伴隨著一聲劃破天際的仰天長嘯聲響起,一圈圈的黑色漣漪,以柳鳴為中心,朝著周圍擴散而去,虛空也為之劇烈震動起來。

此時柳鳴散發出的氣息,比之前強大了何止一倍,手中黑色長劍也綻放出沖天的魔焰,嗡嗡震動起來。

“魔化!你果然不是人族,你是魔人!”金發曲堯眼見柳鳴的變化,不由厲聲喝道。

此時柳鳴與金發曲堯,通體被山河大陣十二座巨峰和滾滾長河所遮蔽。下方正在爭鬥廝殺的人族大軍中那些天象境以下修士,自然無法知曉的。

柳鳴施展出此山河領域,目的也是為此。

不過這層領域,對於那些通玄境修士而言。卻根本不足以完全遮蔽狂暴的魔氣波動,尤其是這些通玄境修士雖然正和麪前的通玄境螟蟲曲堯激烈廝殺,但神識卻是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這裡。

甄夫人首當其沖的臉色一沉,之前雖然還有些吃不準,在感受到這股浩然的真魔氣後。此時卻是確信無疑了。

玄魚老祖,皓首長老也是神色一變,麵色也變得難看異常起來。

魔玄宗的黑袍老者雖然眉頭緊皺,不過並不像其他三人那般麵色嚴峻,眼中反而閃過一絲精光。

除此之外,其餘的十餘名人族通玄,麵色也是陰晴不定起來,一副各懷心思的模樣。

此時的柳鳴,根本無暇去顧忌這些通玄境人族修士的想法,雙目血紅一片的死死盯住銀色領域中的金發曲堯。

未等對方做出什麼舉動。他身形一個模糊之下,便到了銀色領域邊緣,單手一揮黑色長劍。

虛空一聲爆鳴!

黑色劍芒從地劫劍中激射而出,柳鳴身前的虛空彷彿頃刻間塌陷了一般,周圍的天地元氣瘋狂朝著地劫劍中湧來,地劫劍嗡嗡震動,散發出一股可怖的黑暗氣息。

地劫劍此刻散發出的威能,赫然比起當日和原始魔主交手時,更大了幾分!

一聲銳嘯聲傳出,一道碩大黑色彎月劍芒從黑色長劍中飛出。無數黑色符文在彎月劍芒中翻湧。

黑色彎月劍芒激射而出,重重斬在了銀色領域之上。

刺啦一聲!

銀色領域彷彿紙糊一般脆弱,被一下斬裂,劍芒繼續朝著金發曲堯激射而去。

金發曲堯眼中滿是恐懼神色。怪吼一聲,身上銀色光芒大放,領域中的銀色花朵紛紛往前激射而出,撞向了黑色劍芒。

然而那些看似堅不可摧的銀色花朵,卻根本無法阻擋黑色劍芒分毫,尚未碰到劍芒。便被一股吞噬一切的法則之力所震,直接碎裂開來。

金發曲堯目睹此景,臉色一下變得難看之極!

但她自然不願就此坐以待斃,雙手握住手中鋸齒鐮刀,猛然對著黑色劍芒劈了過去。

轟隆!

一道宏大漆黑刀芒激射而出,和劍芒轟然相撞。

一聲刺耳的銳嘯聲瞬間直沖天地,掀起一股劇烈的法則波動,化為無形的聲波朝著周圍擴散而去。

二者竟就此僵持在了半空。

然而此場景隻持續了不足一個呼吸的工夫,金發曲堯劈出的黑色刀芒便轟然碎裂,不過彎月劍芒也黯淡了幾分。

柳鳴見此,一聲低喝,單手一掐訣!

彎月劍芒便徒然黑光大盛的繼續落下,以雷霆萬鈞之勢斬向了金發曲堯,一股森寒法則波動再次瘋狂卷出。

金發曲堯麵無血色的朝著後方倒射而出,手臂揮動,連連劈出五道漆黑刀芒,斬向了彎月劍芒而去。

“砰”“砰”連續五聲巨響,五道刀芒剛剛凝聚出來便盡皆碎裂,不過黑色彎月劍芒終於也被擋了下來。

金發曲堯臉色有些蒼白,心中更是震撼之極。

其手中的這桿夜磷勾鐮可是一柄實打實的玄天之寶,每一次催動都要耗費其不小法力,然而卻要足足六下才能抵住對方一劍之威!

就在此時,周圍的銀色領域也頓時震動了起來,剛剛已經被彎月劍芒破壞了不少,此刻終於在劇烈法則之力激蕩之下,轟然碎裂開來。

就在此刻,金發曲堯身後人影一花,柳鳴的身影鬼魅般出現,黑色長劍一劍橫斬而出。

金發曲堯目光一閃,身體閃電般一轉,手中鋸齒鐮刀直接迎了上去,表麵浮現大片銀色符文並一閃而逝。

“鐺”的一聲巨響,黑色長劍被擋了下來。

一股劇烈的法則波動朝四麵八方席捲而開,使得原本渾厚的山河大陣都劇烈震顫起來!

金發曲堯臉色一陣潮紅,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眼中卻閃過一絲獰色,下半部的蠶體驟然一縮,一大蓬銀色蠶絲激射而出,纏向了近在咫尺的柳鳴身體。

柳鳴目光一閃,絲毫不管那些銀色色蠶絲,另一隻手中白光一閃,多出了一柄白色長劍,赫然正是天罰劍。

瞬間一團刺目白芒從劍身上爆裂而開,這些銀色蠶絲微微一顫後,竟在白光中寸寸碎裂而開。

金發曲堯大驚失色,心中猛然一催秘術,將法力毫無保留的注入銀色鎧甲之中。

銀色鎧甲表麵立即迸發出大片銀霞,其中無數銀色符文繚繞不已,但在沖天白光一閃之下,便紙糊般的直接潰散開來,白色劍光將她的身體淹沒在了其中。

“夫君,救我…”

金發曲堯的慘叫聲從劍光深處傳出,繼而被響徹九天的轟鳴聲所淹沒。

白色劍光消散開來,金發曲堯此刻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身體被斬成了數段,身上的銀色鎧甲早已蕩然無存。

下方正在激烈交戰的雙方聽到金發曲堯的慘叫聲,頓時都紛紛看了過來。

此刻的山河大陣在一陣劇烈的波動之下,一座座巨峰紛紛潰散而開,露出了裡麵的情況。

在見到金發曲堯此刻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一動不動後,人族聯盟一方的修士頓時爆發出充滿驚喜的震天響吶喊,士氣大振!

而那些通玄螟蟲和曲堯卻是臉色大變,露出了驚恐莫名神色。

此時的柳鳴,肉身早已在山河大戰潰散之際,便化為了原樣,除了上半身外,其他倒沒什麼異樣,身形一閃,便落在了金發曲堯的屍體旁。

就在此刻,異變突起!

金發曲堯的屍體忽然詭異的膨脹起來,隨即猛然爆裂開來,化為無數血雲朝著四麵八方擴散而去。

柳鳴臉色一變,隨即單手猛地一揮。

雷鳴之聲大作,一道粗大五色電弧激射而出,化為一張五色雷網,擋在了身前。

血雲一碰到了五色雷網,立刻潰散開來。

“呼”的一聲!

一團銀光從血雲中激射而出,迅疾無比的朝著上方的空間裂縫處激射而去。

銀光之中,隱約能看到一個迷你的半人半蠶模樣身影,正是金發曲堯的元神。

隻是一瞬間的功法,銀光已經到了數百丈之外,眼看便要逃之夭夭。

柳鳴目光一冷,冷哼一聲,單手一揮。

一道白光從他手中激射而出,凝聚成一道白色光柱,一閃之下,便追上了曲堯元神,將其籠罩在了白色光柱之中。

一被白光籠罩,金發曲堯的元神頓時一滯,空間似乎都凝固了起來,曲堯的元神也被凍結在了白光之中,似乎無法動彈了。

柳鳴手掌抓著一麵晶瑩小鏡,白光從上麵源源不斷射出。

此物赫然正是渾天鏡!

隨著其心念一動,白光捲住了金發曲堯的精魄,飛射而回,落在了手中。

緊接著,嗤嗤幾聲,數道黑光從柳鳴手中激射而出,幻化成黑色繩索,將金發曲堯的精魄捆住。

他還有很多疑問要從金發曲堯的記憶中瞭解,現在還不能毀掉她的元神。

“哼,不知好歹的魔人,竟然敢助這些低劣種族和我們曲堯一族作對!我夫君曲皇即將降臨,屆時你就和整個人界所有的生靈一起為我陪葬吧!”金發曲堯的元神無法動彈,口中傳來瘋狂厲喝道。

柳鳴聽聞此話,眉頭一皺。

就在此刻,半空之中一聲巨響傳來,空間裂縫裡麵激射出一道道詭異紅芒,其中已隱約能看到一顆足有千餘丈巨大的紅色圓球邊緣。

儼然另一頭永生曲堯,真的即刻便要降臨了。(金剛淬骨丹卻是布滿金色斑點,蘊含的充沛藥力更是遠勝當年。其中四顆表麵赫然有四條淡淡的金色丹紋,最後一顆赫然有五條丹紋。血瓏目光從圓桌上一掃而過,臉上頓時露出了欣喜之色,隨即雙手夾起那顆有五條丹紋的丹藥拿到眼前,仔細打量起來。“果然是地品金剛淬骨丹!”血瓏望著手中丹藥,口中喃喃自語道。“血瓏姐姐,我說的沒錯吧,鳴大哥答應的事,絕對會說到做到的。”一旁的乾如屏輕笑道。“咦,如屏,你化晶成功了?”柳鳴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