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些氣運和機緣了。”天河老人聞言,目光一陣閃爍,沉吟了起來,卻沒有立刻給出答復。北鬥閣主將天河老人的神情變化看在眼中,又淡然道:“等那件事一開始,本閣主可以做主,將半個名額讓給你天宮,就當做這次他們兩人參加天門會的報酬了。”“閣主此言當真?”天河老人聞聽這話,臉上頓時動容了。“本閣主的話,天河道友難道信不過在下?”北鬥閣主雙眉一挑,有些不豫的說道。“道友不要誤會,既然如此,這次天門會便再加上他們兩人...“孔翔家主,如今形勢一片大好,為何突然停止了進攻?”一個天象境修為,身著柳家統領服飾的中年男子,飛身來到了孔翔世家大軍,向憑空站在大軍陣前的孔翔武詢問道。

孔翔武看了那個中年男子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不過他絲毫沒有回答此人的意思。

“不知孔翔家主是否有看到我族少主和兩位長老?在下記得他們是前往貴營之中,商討對策。”柳家中年男子見此,心中不由有些發毛,頓了頓後,仍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你們家少主在何處,我豈會知道,給我滾出我孔翔世家的軍營。吩咐下去,從此刻開始,不允許任何柳家的人靠近我方軍營一步!”孔翔武突然大發雷霆的厲聲喝道。

話音剛落,單手一揮,一個血色大手憑空浮現,一掌拍在了柳家中年男子身上,將其一下拍飛了出去。

柳家中年男子根本沒預料到孔翔家主會忽然翻臉,身體毫無防備的被一股大力擊得倒射而出,翻滾著的飛出了百丈,這才勉強站穩身體,張開噴出一片血霧,臉上一片怔然。

孔翔世家軍營中其他人眼見此景,一個個也是目瞪口呆。

孔翔武冷哼了一聲,目光朝著周圍虛空掃了一眼,雖然看不到絲毫蹤影,但是他知道,那個青袍人定然還在附近。

孔翔武精滑似鬼,自然早已感覺出來了,那人對於孔翔,高赫兩族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但是對於柳家,顯然沒打算放過。

既如此。孔翔武自然不會再對柳家客氣。

“所有軍中統領,隨我前往閆峰城!”孔翔武大喝一聲,當先朝著閆峰城飛去。

孔翔世家的天象境統領們雖有些詫異,但身為家主的孔翔武如此吩咐,自然沒有人膽敢違抗他的命令,當即紛紛隨著孔翔武飛到了閆峰城西門前的空地上。距離城門尚有數裡的地方。

便在此刻,城池東邊,高赫睿也帶著數十人飛馳了過來,並遙遙的繞過了城池,停在了孔翔武等人身旁。

閆峰城中,皇甫世家早已注意到了城外的異樣,皇甫玉魄和兩個通玄長老此刻已經來到了城墻之上。

看著城外孔翔世家和高赫世家的舉動,三人麵麵相覷,不知對方在搞什麼鬼。

高赫世家和孔翔世家眾人中。各自飛出了一人,皆是之前在大殿之中,已經被迫發下毒誓的兩位通玄大能。

二人一左一右,並肩飛到了西邊城墻前的半空中,停了下來。

“在下乃是高赫夜,身旁這位道友是孔翔雲,我們兩位來此,是代表高赫世家和孔翔世家向皇甫世家投降的!”高赫世家的使者是一名黑袍青年。朝著城墻之上的皇甫玉魄躬身行了一禮,口中如此說道。

孔翔世家派出的使者則是一名一身血袍襲地的少婦。也向著皇甫玉魄行了一禮。

城墻之上,皇甫玉魄聞言,臉上露出幾分不可置信的神色,不過隻是一閃而過。

她身旁的兩個通玄長老也怔在了原地,麵麵相覷起來,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高赫夜的聲音不大。但似乎有意要讓所有人都知曉一般,頃刻間就向四麵八方擴散而開,在方圓數百裡上空回蕩不已。

城池內外的士兵頓時一片大嘩。

城內皇甫世家的士兵們倒還好,雖然驚訝,不過沒有什麼混亂的跡象。

但是孔翔世家和高赫世家的大軍原本整齊的陣型頓時有些混亂起來。

“統統閉嘴!”孔翔武飛身停在了半空。一聲大喝,巨大聲浪滾滾而出。

孔翔世家,甚至於高赫世家大軍都為之一靜。

“此次我等多有冒犯,皆因柳家在背後攛掇,我和高赫家主才會一時糊塗,行此大逆不道之舉。如今我等兩族迷途知返,特來向皇甫統帥投降,之後我等必定親自前往中央皇城,向魔皇陛下負荊請罪。”孔翔武見皇甫玉魄沒有答話,連忙遙遙的朝著城墻之上的皇甫玉魄行了一禮。

高赫睿此時也越眾而出,朝皇甫玉魄遙遙的躬身行了一禮。

“玉魄長老,這…”皇甫玉魄身旁的通玄老者有些遲疑的輕聲說道。

“莫非這又是高赫,孔翔兩家搞出來的奸計?”另一邊的光頭青年男子眉頭微蹙的說道。

“以他們兩人的身份,既然在兩軍麵前親自投降,必定所言非虛了。隻是我想不通他們為何會忽然投降?”皇甫玉魄眉頭一皺,喃喃自語的說道。

便在此刻,她耳朵微微一動,眼中神色變了一下,隨即便露出了釋然的神色。

“吩咐下去,開啟城池守護禁製,二位長老,隨我出城接受兩家投降。”皇甫玉魄微微一笑,大聲吩咐道。

光頭青年臉色微變,正要再出言勸阻,身旁的通玄老者忽的一把拉住了他,目光朝著周圍看了兩眼,搖了搖頭。

片刻之後,閆峰城禁製大開,皇甫玉魄和兩位通玄長老飛身落在了高赫睿,孔翔武身前。

“兩位家主,今日我便代替魔皇陛下接受你們的投降。不過具體後續事宜,兩位還是隨我前去中央皇城,親自向陛下說明纔是。”皇甫玉魄緩緩說道。

“是,一切都憑玉魄長老吩咐。”孔翔武,高赫睿二話不說的答應了一聲。

此時此刻,閆峰城西邊,柳家十萬大軍有些孤零零的待在半空中,當聽到孔翔,高赫兩家突然投降,軍中自然掀起了軒然大波。

“這是怎麼回事?”

“剛剛打的好好的,他們兩家怎麼說投降就投降了?”

“對了,少主呢?還有兩位長老如今身在何處?”

柳家僅存的幾位天象境統領此刻聚在一起,臉色也都是難看異常。

“看來我們都被騙了,恐怕之前孔翔高赫世家的家主邀請少主和兩位長老前去議事,早已做好了投降的打算,此刻少主他們恐怕已是兇多吉少了。”之前被孔翔武一掌震飛的中年男子恨聲說道。

“少主和長老若是遭遇不測,那我等目前怎麼辦?”聽聞此言,其他人頓時露出絕望神色。

雖然沒有看到柳乘龍和兩位長老的屍體,但是如今發生這等大事,三人竟然無一人露麵,恐怕真的已經遭逢意外,或者被敵人抓了起來,不過這也和隕落沒有太大區別了。

“先撤回太璽城再作打算,如果他們此刻過來圍殺,那便和這些人拚了。”柳家中年男子寒聲說道。

其他人被眼前變故所驚,一時之間根本沒有什麼主意,聞言都露出了幾分決絕神色,連忙點頭同意道。

“你們既然如此喜歡青州,不如便永遠留在此地吧。”一個冷淡的聲音在幾人耳邊響起。

下一刻,不等幾人反應過來,柳家大軍身下的地麵上忽的浮現出一層土黃色黃芒。

一股巨大無比的引力從地麵上傳出,半空中的柳家大軍響起一片驚呼,所有人紛紛從半空,被直接拉扯到了地上。

方圓數十裡的地麵上立刻泛起一圈圈的黃芒,黃芒之中隱隱有土黃色符文浮現而出。

十餘萬柳家大軍如同吸鐵石一般,被地麵上的黃芒吸住,絲毫無法動彈的樣子。

天象境中年男子等幾個統領法力畢竟深厚一些,在怒吼聲中,奮力運起全部法力,從地麵搖搖晃晃的飛了起來,竟然掙脫了地麵吸力的束縛。

不過就在此刻,一道淡淡金光忽的閃過,肉眼幾乎沒能注意到。

中年男子等人臉色一僵,下一刻身體赫然全都斷成了數截,鮮血飛濺的掉了下去。

柳家大軍中突然發生的異變,皇甫玉魄,高赫睿,孔翔武等人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三人表情各異,顯然各懷心事,不過都沒有什麼舉動。

高赫睿和孔翔武臉色隻是一變,不過很快便轉過頭去,似乎沒看到柳家那裡的情況一般。

“好深厚的土屬性法則之力,恐怕已接近圓滿了吧!卻不知是何人出手?”皇甫玉魄身旁的通玄老者看到柳家大軍身下的黃芒,有些駭然的說道。

“長老不必擔心,那人是我們的幫手。”皇甫玉魄淡淡說道,看向了被捆在地麵無法動彈的柳家大軍,眼中寒芒一閃,正要有所動作。

便在此刻,閆峰城遠處天際,一片青色雲團從遠處滾滾而來,幾個呼吸便到了閆峰城附近。

黑雲消散開來,露出了裡麵的一艘巨大青色飛舟,飛舟之上書寫著一個碩大的“青”字。

正是青家的飛舟!

柳家大軍半空中,柳鳴身影被青光包裹,對外匿去了身形,此刻看到青家飛舟到來,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巨大飛舟剛剛停下,一道道人影便從裡麵魚貫而出。

轉眼之間,便飛出不下四五千人,皆是一身青袍,修為都是不弱。

領頭之人乃是一個天象後期的青年男子,赫然正是青家長老青方。

數百年過去,他的容貌倒也沒有多少變化。

柳鳴微微嘆了口氣,並沒有現出身形,嘴唇微動的傳了一句什麼話去。

青方身體一震,目光朝著周圍虛空看了幾眼,隨即眼神一冷,單手朝著下方動彈不得的柳家大軍一揮手。

“殺!”青方大聲喝道。

青家五千子弟隨著青方的舉動,朝著柳家大軍撲去,數千道青色法寶光芒整齊的激射而出,雨點般落在了柳家大軍之中。(派出去,此刻已經是孤身一人,看到巨型鬼首傀儡出現的時候,臉色一冷,眼中浮現出了莫名寒芒。離冷蒙等人百丈開外的半空中,此地已是戰圈的最外圍處。柳鳴此刻與高矮兩名烈焰城真丹幽族遙遙相對,對方兩人不停的催動著手中冥器發出各種攻擊沖擊著柳鳴。而柳鳴則憑借一柄子母陰魂劍幻化出一偏偏灰色劍影,在身軀四周狂舞不定,防禦地風雨不透,並時不時的放出一兩頭霧虎霧蛟將一些攻擊轟散。雖然從場麵上看,兩名真丹幽族明顯占據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