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黑衣女子輕聲一笑後,美目中就立刻露出一絲戰意,一拱手道。木端龍望著黑衣女子,則絲毫不覺意外的點下頭。“很好,你們都跟我來吧。”陰九靈見狀,卻是點了點頭,淡淡的一言後,當即從木椅上站了起來,徑直向廳外走去。眾人見此,自然也紛紛跟了上去。片刻之後,眾人便來到了落幽峰後麵,一座山穀內,裡麵赫然有一座十分巨大的競技場。木端龍與黑衣女子身形一動下,就立刻登上了競技場,而其餘眾弟子,則在外麵三三兩兩的圍成...柳鳴見此,臉上露出一絲失望神色,不過隨即便釋然了。

當時的青家雖然實力不弱,不過在泉州也就是一個尋常世家,而且因為他叮囑的緣故,一向行事十分低調隱秘,幾人沒聽過也是正常。

隻是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青家如今處境如何了。

“前…前輩,我知道。”站在最後麵一直沒有開口的一個木訥青年,此時卻突然有些怯生生的開口說道。

“哦,你知道青家此刻情況如何?”柳鳴臉色一喜,微微一挑下巴,問道。

“這個在下倒是不知道,隻是數年前在越州安陽城中遇到了一位名叫青田的人,我記得他曾自稱…自稱是泉州青家之人。”木訥青年撓了撓腦袋,吶吶的說道。

“那個青田在安陽城做什麼?”柳鳴眉梢一挑,問道。

“他似乎在采買靈材,當時在下正在安陽城擺攤兜售一些靈草,被那個青田買去不少。”木訥青年急忙說道。

柳鳴聞言臉色一動,心中鬆了口氣,如此看來,青家這些年應該是無恙。

“好,你們的回答都還算不錯,這些丹藥對於真丹境頗有助益,就賞賜給你們了。”柳鳴說著,翻手取出五個玉瓶,屈指一彈,各自落在≌長≌風≌文≌學,ww±w.c▼fwx.ne$t了五人身前。

黑麪大漢等人稍微檢視了一下瓶中的丹藥,臉色頓時大喜,急忙躬身拜謝。

等他們再抬起頭,柳鳴的身影卻已經消失無蹤。

五人麵麵相覷的互望了幾眼,黑麪大漢臉上忽的露出一絲厲色。不過還未等他開口,其他四人忽的倒射而出。落在了數丈之外,站在了一起。麵色冷漠的看著黑麪大漢。

黑麪大漢臉色一僵。

“嚴兄,我們今日機緣巧合,得遇那位前輩,蒙其賜下丹藥,閣下也拿到了好處,還請莫要打我等的主意,否則我們說不得隻有聯手向閣下討教了。”紅衫青年沉聲說道。

黑麪大漢麵色一陣陰晴不定,最終沒有說什麼,他修為雖然在幾人中是最高。不過以一敵四還是不可能。

紅衫青年等四人麵對這黑麪大漢,一臉警惕的朝著後麵退去,直退出了數百丈,這才驟然返身,朝著遠處激射而去,轉眼間便消失在了遠處。

黑麪大漢恨恨的看著四人遠去,沒有追上去,而是朝著另一個方向飛遁而去。

半空之中,柳鳴的身影緩緩浮現而出。看著下方兩撥人勾心鬥角的情形,微微搖了搖頭。

隨即他眉頭一皺,朝著周圍望去。

他的衣衫抖動了兩下,羅睺從他的衣服中爬了出來。

“怎麼了?”羅睺一對肉翅一扇的停在了柳鳴肩頭。問道。

“羅睺前輩,不知為何,我自從出了輪回境後。一直能夠感覺到一股若有似無的力量從周圍源源不斷的湧過來,作用在我身上。似乎對我有些排斥的樣子。”柳鳴沉吟了片刻,開口如此說道。

羅睺聞言。烏溜溜的雙眼之中光芒一閃,隨即說道:

“那是下界的法則之力在排斥你,你之前因為是在輪回境中,那裡情況特殊,所以你才沒有感覺到。這股排斥之力雖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強,據我估計,你要不了多久,便要被下界徹底排斥,被迫飛升。”

“什麼!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難道是因為我修煉到了永生境的緣故?”柳鳴大吃一驚,問道。

“並非如此,實則是因為你神識海中的陽屬性法則之力,是得自上界九天尊上灌頂所得,並不屬於下界,所以才會招來下界法則之力相斥。”羅睺緩緩說道。

柳鳴聞言,臉色一陣陰晴不定起來。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理解了當時九天尊上口中所述的含義。

他沉吟了片刻後,沉聲問道:

“羅睺前輩,那據你估計,我還要多久便會被迫飛升?”

“最多還有一年時間吧,不過此事也並非無法改變,隻要是施展秘術,將神識海中的陽屬性法則暫時封印,以後盡量不動用陽屬性的法則之力,應該可以再爭取個四到五年的時間。”羅睺沉吟了一下,說道。

柳鳴聽聞還有幾年時間,心中微微鬆了口氣。

如此一來,他便有時間處理一些事了,順便將原始魔主處得到的那些玄靈之寶盡數煉化了。

此外,他從魔天那裡也聽說過,飛升上界看起來風光,其實是件極為危險之事,以原始魔主那等修為,都一直躲藏在下界,雖然他有其他原因,不過飛升的危險可見一斑。

柳鳴心中有些鬱悶,他原本的打算是在下界好好鞏固一下修為,再凝練一兩個其他屬性的法則符文,才會考慮飛升之事,現在一切計劃都被打亂了。

“你也不必太過擔心,你的天罰地劫二劍在玄靈之寶中也屬於頂尖存在,可以為你擋去不少飛升劫難,而且我也會從旁相助於你。”羅睺開口說道。

“那就多謝羅睺前輩了。”柳鳴聽聞羅睺此話,心中頓時稍安幾分,拱手行了一禮。

羅睺想來言不輕發,他既然說出此話,必定能夠給柳鳴提供相當的幫助,會提升不少成功幾率的。

“不管怎麼說,眼下先找個地方好好恢復一下傷勢吧,順便將陽屬性法則符文封印。”柳鳴目光朝著周圍看去,口中喃喃自語了幾句後,身形一動,朝著一個方向飛遁。

一刻鐘後,他落在了黑色海域的一座荒島之上。

柳鳴單手一揮,數道光芒落在荒島周圍,張開了一個黑色光幕,整個島嶼頓時很快隱沒了蹤跡,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他點了點頭,隨即有在島上一座山脈之下挖開了一個洞府,再次設下了一層禁製,飛遁進去坐了下來。

柳鳴輕呼了一口氣,這些日子連番劇變,一直沒有時間好好休息一下,精神上的疲憊已經有些撐不住了。

“封印法則符文的秘術在這裡,以你現在的領悟能力,應該能很快參悟通透吧。”羅睺說著,張開吐出一道紫光,一閃而逝的飛入了柳鳴眉心之中。

柳鳴眉梢一挑,腦海中浮現出了一篇秘術資訊。

“多謝羅睺前輩。”柳鳴對羅睺謝了一聲,立刻閉目參悟起來,身上泛起淡淡黑光。

羅睺看了柳鳴一眼,縱身跳下落在了一旁,片刻之後身上也浮現出了一團紫色光暈。

時間轉眼間過去了半個月。

島嶼山脈之中,一道黑色光柱沖天而起,不過方一觸碰到了半空中的光幕,便被擋了下來。

黑色光柱緩緩消散,半空之中柳鳴的身影一閃浮現而出。

此刻,他身上的創傷已經盡數恢復,此刻看上去神完氣足。

羅睺傳授他的封印秘術已經參悟通透,神識海中陽屬性法則符文被其施法暫時封印了起來,周圍空間的排斥之感果然大減。

一道紫光從柳鳴腰間了一個黑色袋子裡飛出,落在了他的左肩,正是羅睺。

黑色袋子是柳鳴從原始魔主的儲物戒指裡找到了一個靈獸袋,羅睺已經和柳鳴簽訂了靈寵契約,這袋子自然成了其臨時居所。

至於飛兒與蠍兒,出了輪回境後,仍處於沉睡之中,沒有絲毫清醒跡象。

“羅睺前輩,靈獸袋待起來還算習慣吧,那是原始魔主之物,品質極高,還在化陰葫蘆之上,內部空間應該還不錯。”柳鳴微微一笑,說道。

雖然羅睺名義上已經是他的靈寵,不過關於稱呼,柳鳴倒是沒有改變的意思。

“馬馬虎虎吧。”羅睺瞟了柳鳴一眼,心中暗暗點頭。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雖然時間還有三四年,不過這麼點時間轉眼即過的。”羅睺淡淡說道。

“飛升之前,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柳鳴眼中露出一絲恍惚,嘆了口氣,心中浮現出趙千穎,瑤姬,珈藍,葉天眉等等和他關係匪淺之人的身影。

羅睺似乎猜到了柳鳴心中所想,沒有出聲打擾。

柳鳴嘆息了一聲,隨即想起了什麼,身形一晃的落在了地上,揮手祭出了一枚山河珠。

他揮出一道法訣,山河珠上光芒大放,一卷黃色霞光落下,一個紫袍女子從裡麵飛了出來,落在了地上,正是那個紫袍魔族女子。

紫袍女子從山河珠中飛出後,臉上露出一絲驚愕神色,隨即警惕的朝著周圍看去,最後目光落在了柳鳴身上。

女子此刻眼中的嗜血紅光已經盡數消散,看起來已經恢復了神智。

柳鳴上下打量紫袍女子幾眼,眼中微微一閃。

此女容貌極為秀麗,眉宇間與趙千穎十分相似…

紫袍少婦眼見柳鳴目光上下打量自己,眼中頓時露出一絲溫怒,不過她感應到柳鳴身上深不可測的氣息,敢怒不敢言。

“你是何人?”紫袍少婦猶豫了一下,還是沉聲說道。

“哦,她難道對於在輪回境中的事情,已經完全沒有記憶了嗎?”柳鳴沒有理會紫袍少婦的問話,眼中光芒一閃,開口說道。

“輪回境中的禁製可以遮掩生靈的神智,使其性情狂亂,她自然不會對在那裡的經歷有印象了。”羅睺聲音微冷的說道。(古魔屍而去。還有一個身材極為魁梧的大漢,身上冒出了刺目的土黃色光芒,整體如同充氣一般漲大到了百丈大小,手臂一揮,無數巨大的巖石憑空浮現而出,下雨一般砸向那些古魔屍而去。盡管這些上古魔屍身形巨大,且皮糙肉厚,但也被砸的有些懵然。數人聯手,以雷霆萬鈞之勢,很快便斬殺了三四頭古魔屍。不過剩餘的那些古魔屍很快便回過了神,在一陣震天響的怒吼聲之中,龐大的身體站了起來,並紛紛躍出坑洞,揮舞巨大的手掌朝著皇甫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