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們。她說在江城影院有4張票,剛好新海誠的新電影《天氣之子》上映了,所以我們準備去看電影,中午的話吃火鍋或者自助餐都行,到時候再商量。你們覺得怎麼樣?”沈靈浩和雷宇軒異口同聲地說道:“好啊!”雷宇軒感歎道:“有妹子真好,不愁冇玩的。而且我覺得她們比我們還會玩呢。”沈靈浩也笑了起來:“是啊,婉惜和可欣確實很會安排。對了宇軒,你和可欣那事有冇有進展啊?”雷宇軒笑了笑:“不要著急嘛,這種事情要循序漸進的。...-

隨著校園裡鐘樓傳來的悠揚放學鈴聲,沈靈浩和雷宇軒還有淩越崎準時來到了倉庫。

他們推開門,才發現何定哲幾人已經在此等候多時,氣氛中瀰漫著一種不祥的預感。

沈靈浩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一個銀色的召變器,它的表麵在昏暗的倉庫內閃爍著冷冽的光芒。他眼神犀利,語氣凶狠地挑釁道:“知道這是什麼嗎?啊?”

與此同時,雷宇軒從他的揹包中取出一個黑色天鵝絨盒子,輕輕地放在了旁邊那張佈滿灰塵的桌子上。他目光銳利地掃過何定哲他們,用命令的口吻說道:“喂,你們幾個,把晶源放到這個盒子裡來。”

鐘沉然洋裝作一臉不情願,慢吞吞地走到雷宇軒的身邊。他故意誇張地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狐之晶源,那顆晶石在昏暗的燈光下閃爍著誘人的光芒。他嘟囔著說:“好吧,給你們。”

雷宇軒接過晶源,小心翼翼地放入盒子中。隨後,他皺起眉頭,不滿地抱怨道:“哼,搞什麼飛機,非要到這裡來…...”

話音未落,鐘沉然猛的一拳將雷宇軒擊翻在地。

沈靈浩和淩越崎走上前,連忙將雷宇軒扶了起來,雷宇軒罵道:“你他媽,老子乾死你個婊……”

雷宇軒迅速化身為獅狩,正欲一手將他製服,鐘沉然卻及時後退數步,手持狐之晶源,亦模仿雷宇軒化為相同的狐狩。

沈靈浩驚呼:“臥槽,這怎麼回事?快,崎哥,變身!”

隨著沈靈浩和淩越崎化身為狼狩和熊狩,遠處的許夜旭與何定哲也接連化身為貓狩和鷹狩。

沈靈浩難以置信地驚呼:“這怎麼可能,你們怎麼也掌握了召變?”

何定哲傲然大笑:“沈靈浩,今日我要讓你明白,自大的後果!我會把澤婉惜搶回來的,你配不上她。”

沈靈浩憤怒地吼道:“給老子閉嘴!澤婉惜一輩子都是的我女人,我看你們誰敢動她。”

鐘沉然說道:“哈哈哈,笑死,你們不配,還有你雷宇軒,跟你說,上回那個事說你作弊就是我們要誣陷你的,看你不爽,要道歉,絕對不可能,你在廁所裡狠狠羞辱我們那回我們不會忘記,今天一筆賬一筆賬的還給你”

許夜旭也插話道:“哈哈哈,沈靈浩、雷宇軒,你們彆忘了在離開地球的前一天是如何對我們的嗎?今天,我要讓你們嚐嚐恐懼的滋味。”

鐘沉然冷漠地說:“彆跟他們囉嗦,兄弟們,動手!”

話音剛落,沈靈浩身形一晃,已經衝向何定哲,雷宇軒和淩越崎緊隨其後。

何定哲眼神一凝,迅速迎上沈靈浩,兩人的拳頭在空中碰撞,發出一聲悶響。許夜旭和鐘沉然也分彆迎上了雷宇軒和淩越崎,場麵瞬間陷入一片混亂。

戰鬥繼續進行,雙方你來我往,誰也無法占據上風。然而,就在此時,沈靈浩突然發現了何定哲的一個破綻。他眼神一亮,迅速衝上前去,一拳打在了何定哲的胸口。何定哲的身體瞬間倒飛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倉庫邊的牆壁上。

這一擊,讓何定哲徹底失去了戰鬥力。他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眼神中充滿了痛苦和驚訝。沈靈浩等人並冇有因此放鬆警惕,他們迅速將目光轉向了許夜旭和鐘沉然。

此刻,許夜旭和鐘沉然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他們看著沈靈浩等人,眼中閃過一絲恐懼。

鐘沉然感受到了來自雷宇軒的攻擊,但已經來不及完全躲避。他隻能儘力扭動身體,試圖減少受到的傷害。然而,雷宇軒的攻擊太過迅猛,他的拳頭狠狠地擊中了鐘沉然的肋下。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鐘沉然的身體瞬間彎曲,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的呼吸變得急促,顯然受到了重創。

雷宇軒的這一拳,幾乎用儘了全力,他的手臂因為反震而微微發麻。

雷宇軒並冇有因此停下,他緊接著又發動了一係列的攻擊。

他的拳頭如同雨點般落在鐘沉然的身上,每一拳都帶著強大的力量。鐘沉然儘力防守,但已經無法抵擋雷宇軒的猛烈攻擊。

而許夜旭也亂了手腳,被熊狩抓住破綻一記衝撞給頂飛了出去。

轉眼之間,何定哲三人便紛紛敗下陣來。

正當沈靈浩乘勝追擊之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身後襲來,將沈靈浩擊倒在地,隨後雷宇軒和淩越崎也紛紛被擊倒在地。

何定哲捂著身子往身後望去,連忙大喊道:“感謝魔狩王相助。”

隻見那魔狩王科紮恩緩緩的走了過來,一隻腳踩在靈浩的背上說道,“就是你們三個是吧,把晶源供給幽盟是吧,讓他們把我一手好不容易接手的帝國給破壞掉是嗎?啊!”

雷宇軒艱難的爬了起來正要衝向邪狩王的時候,卻被他一槍放倒。

邪狩王繼續說道:“哼,還想反抗

在我這強大的科技麵前,你們就是螻蟻般的脆弱。”

沈靈浩說道:“我,我明白了,原來你這個漏網之魚的邪盟軍冇死啊,也是你幫助何定哲,鐘沉然他們召變是嗎?”

“哈哈哈,還那麼多話。”說罷,邪狩王又給倒在地上的沈靈浩三人補了幾槍,讓他們徹底無法動彈。

“給你們兩個選擇,加入到我的陣營,成為我的朋友,晶源還是讓你們留著,不過一切行動,必須要聽我的指令,或者成為我的敵人,不過下場就是死,不過在你們死之前,我會好好的把你們折磨一番。

沈靈浩吞吞吐吐的說道:“有種就殺了我們,冇種就讓我們滅了你。”

科紮恩笑了出來,說道:“好好好,我佩服你們,不過逞強是要付出代價的,你們邪狩三個給我上。”

鐘沉然憤怒的爬了起來,大喊道:“媽的,沈靈浩,去死吧。”

就在這時,四周突然升騰起滾滾濃煙,一陣“轟”的巨響傳來,邪狩王的大腿遭到重創,無助地跪倒在地。在煙霧的掩護下,他能模糊地看見一個幽盟士兵的身影,正舉槍瞄準著他。

沈靈浩努力透過煙霧看向來者,認出那人正是他們的鐠鐳狩司機。隻見他迅速取出三支藥劑,注射進靈浩的體內,然後大聲呼喊:“孩子們,跟我走!”

在靈浩三人跟隨司機離去後,司機本想活捉科紮恩,但科紮恩借煙霧之機逃脫了。

戰鬥很快結束,重傷的科紮恩被何定哲三人帶回了基地。而這個基地,正位於哈蟄曾經的藏身之處。科紮恩在抵達地球的第一晚,便擅自改變了飛船的軌道,降落在淮河上遊附近,並命令何定哲等人將設備搬運到河中。

另一方麵,靈浩三人並無大礙,楚郝和王局調來一輛押運車,秘密地將他們送離了現場。

在車上,鐠鐳狩司機長歎一聲,歉意地說道:“孩子們,對不起,看來還有邪盟的餘孽未能清除。雖然我不認識他,但他胸前的徽章讓我一眼就認出了他是邪盟軍。”

楚郝接著說道:“昨天,越崎和這位司機已經交流過,我們也大致瞭解了目前的情況。你們在鐠鐳星上的表現非常出色,幫助幽盟消滅了邪盟軍,包括之前來地球的那批鐠鐳狩。本以為威脅已經解除,冇想到還是有一條漏網之魚。”

司機繼續說道:“等你們恢複之後,請幫我轉告這位先生,不必擔心。我受命保護你們的安全,在未將邪盟軍徹底緝拿歸案之前,我不會離開地球。如有需要,我會聯絡狩王,請求派遣護衛隊前來支援。”

沈靈浩應道:“好的,司機先生。那麼,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司機解釋道:“幸虧我有雷達感應裝置,能夠追蹤到邪盟士兵使用武器時的位置,這才找到了你們。不過,我要告訴你們,自從那艘飛船改變航向後,我一整天都在尋找。

後來,地球上的組織傳來訊息,說找到了飛船的殘骸碎片,我便立刻前往調查。我發現這艘飛船幾乎被人為破壞。”

“幸運的是,我在碎片中發現了一些儲存盤還完好無損,裡麪包含了內部的監控和圖像資料。通過讀取和破譯這些磁盤,我們得以還原了事件的真相。

那個邪盟軍趁我們交戰時悄悄登船,藏在夾板中,後來找到了那三個地球小孩,似乎要對她們進行實驗,就像你們一樣與晶源結合變身……”

聽完司機的陳述,沈靈浩恍然大悟,憤怒地說道:“這個混蛋……”

司機繼續說道:“至於另外那三個地球小孩,我們不便乾涉。而且,剛剛這位先生也提到,他們三人是鐠鐳星的授勳公民,又與你們相識。我希望你們能勸說他們,讓他們迷途知返。如果實在不行,我們隻能親自出麵。”

雷宇軒介麵道:“好吧,這件事交給我們處理,也是時候了結我們之間的私人恩怨了。”

淩越崎也表示:“來吧,兄弟們,我希望我們能徹底結束這一切。”

-身來,目光堅定:“那就走吧,讓我們一起揭開晶源召變的新篇章。”楚郝帶領著靈浩和宇軒踏入了廢寶研究所,陽光透過窗戶灑在光潔的地板上,映出他們堅定的步伐。此時,林申已將方行長老接至此處。楚郝滿麵春風,熱情洋溢地迎上前:“哈哈,方行長老,久違了!看看這新環境,還適應嗎?”方行長老眼中流露出一絲感慨:“嗯,這裡真不錯,不過守了那麼多年的廟,突然換了環境,還真有點不習慣呢。”他話鋒一轉,好奇地望向宇軒,“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