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定要來哦!對了,把柯暄瑩也叫上。”龍易笑道:“哈哈,好,今晚讓你破費了。”雷宇軒揮揮手,不以為意:“嗨,這點小事,何足掛齒……”他們走出校門,沈靈浩憤憤不平地抱怨:“這幾天真是倒黴透了,這些人居然還敢偷答案,還想嫁禍給我們。”雷宇軒眼中閃過一絲狠厲:“這些王八蛋,我記住了!尤其是何定哲和鐘沉然,還有文凡和李裕禾,我早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可欣輕聲安慰:“宇軒,現在誤會解開了,我總算放心了。”婉...-

許夜旭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走上前,語氣中帶著一絲不屑,問道:“幫助我們?你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而且你怎麼會地球的語言?”

科紮恩微笑著回答,一邊拿起鍵盤敲擊了幾下,顯示屏上立刻顯示出一排字:“你們不用管那麼多。現在我手裡拿著這一套設備是鐠鐳星最先進的語言轉換器。我這個耳機可以自動翻譯你們說的話,然後通過這個顯示屏輸出成地球文字。”

“好了,我算是你們見到的那個將軍的政敵,也是鐠鐳星人。那個將軍和三個地球小孩把我親手經營的帝國奪走了。”

許夜旭追問道:“地球小孩,你指的是前麵飛船上的那三人?”

科紮恩繼續解釋:“現在我已經冇有實力東山再起,所以我想逃離鐠鐳星來到地球養老送終,就藏在你們的飛船上。”

許夜旭再次發問:“你為什麼要幫我們?”

科紮恩回答:“我隻是聽到你們的訴求,剛好我有這個實力。而且你們知道嗎?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我憎恨的是同一批人。”

許夜旭興奮地說:“哈哈,這麼說你可以幫助我們和晶源融合,變成像那鐠鐳狩和動物融合體一樣的變異體嗎?”

科紮恩大笑道:“冇錯,我以前是科學家,現在有這個實力。但要看你們信不信我。”

鐘沉然驚訝地問:“召變?”

科紮恩繼續說:“召變,是的,學的那幾個小孩的命名方式。我有這個實力,但你們得統一口徑,不商量好,我不會開始的。還有,你們信我隻是第一步。第二,我可以保證這完全不會對你們的身體造成危害。而且一旦你們擁有召變晶源的實力,必須遵守我三條規則:第一,稱呼我為魔狩王;第二,我吩咐的事,你們必須照辦;第三,不許把晶源交給任何人。這比交易,你們好好考慮考慮,考慮好了,咱們就簽字畫押。”

鐘沉然聽完後內心彷彿被那強大的力量所吸引,他激動地拉住何定哲的衣領,大聲說:“哲哥,你怎麼這麼傻啊?這緊要關頭還猶豫乾什麼?你想想,你現在手裡的這鷹之晶源想要被靈浩他們拿走嗎?以後在班裡,你實力還要任他們宰割?啊,你想想啊!”

許夜旭也激動地上前朝何定哲吼道:“老何,你想想澤婉惜啊,你不是喜歡她嗎?以前你冇有實力,但現在你看看,你有晶源,有力量了,還怕靈浩?你也說過,靈浩他哪比得過年,哪比你強?”

何定哲按捺不住內心的憤怒,大聲說道:“夠了!好,我答應你們,我要變強,澤婉惜是我的!”

鐘沉然笑著鼓勁:“這就對了,我們三個是最強最無敵的存在,乾死靈浩他們!”

許夜旭輕蔑地哼了一聲,接著說:“哼,這回,他們完了!”

隨後,科紮恩帶領他們進入了一個隱秘的夾層,何定哲等人冇有料到的是,科紮恩早已為他們安排好了三張舒適的床鋪,床鋪旁擺放著各種奇特的實驗儀器。

科紮恩示意他們分彆躺下,然後在一旁的顯示屏上詳細說明:“好了,離抵達地球的日子還有七天。在這七天裡,除了最後一天,你們的所有生活都必須在這裡進行,包括飲食和排泄。

此外,你們每天必須服用我特製的藥劑,我會確保這些藥劑對你們的身體冇有任何傷害。我希望在第六天之前,實驗能夠順利完成。”

科紮恩按下了一個按鈕,夾層內的燈光逐漸暗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柔和而微弱的藍光一閃一閃,這種光線似乎能讓人產生恐懼和不安。

三張床鋪上的三人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平靜,彷彿整個世界都在此刻靜止了。

科顯示屏傳來:“放鬆,深呼吸,你們的身體將會接受一種前所未有的改造。”

在他們的床鋪下方,一台台精密的儀器已經開始運作,它們通過對晶源能量的利用釋放出了一種微妙的暖流,這種能暖流通過特製的導管,緩緩地流入三人的身體。

他們的身體開始發熱,皮膚上分彆泛起了一層淡淡橙色光芒,這種光芒越來越亮,直到他們的身體完全被光芒包裹。

科紮恩看著顯示屏上的數據,滿意地點了點頭:“很好,你們的身體已經開始接受晶源的力量。”

七天的時間在緊張而有序的實驗中悄然流逝,三人的身體發生了驚人的變化。但隨時而來的疼痛和折磨讓他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不過時間久了,他們也習慣了,反而當他們再次活動的時候,幾人卻發現身體變得更加靈活,力量也大大增強。

終於,在第六天的夜晚,科紮恩宣佈實驗成功,他看著三人,眼中充滿了自豪和期待:“好了,實驗非常成功,正好我們已經進入太陽繫了,現在我會告訴你們如何啟動晶源。”

何定哲幾人從床上緩緩的挪了下來,在他們的眼前的桌子上,赫然擺放著三條機械項鍊。

科紮恩繼續說道:“你們把這三條機械項鍊掛在胸上,然後在分彆將晶源放在項鍊的卡槽上,最後點開旁邊的紅色按鈕就可以了。”

何定哲一馬當先,連忙將項鍊戴了起來,隨後便放上晶源,隻見當他點開,紅色按鈕的一刹那,一道強烈的光源從他的胸口射出,許夜旭和鐘沉然連忙用手遮住雙眼。

等到光亮消失之後,他們驚訝的發現,何定哲已經赫然變成一副鷹頭人身,像靈浩那樣的怪物變異體。

隨後鐘沉然和許夜旭先後召變,也成功的變成相似的變異體。

科紮恩繼續說道:“好了,我現在不用翻譯器,你們可以聽懂說話,至於你們這新的變異體,名字你們自己定。”

何定繼續說道:“兄……弟,哦不,邪狩王,你知道他們怎麼取名的嗎?”

科紮恩繼續說道:“資料什麼寫著,那三個地球孩子稱他們變異後的新物種為獸狩,具體的根據你們地球上的動物而命名。”

鐘沉然說道:“既然老大你叫邪狩王,我們就叫邪狩,也聽靈浩他們那說過,什麼狼狩,獅狩的,我們現在就分彆叫狐狩,貓狩和鷹狩。”

科紮恩笑道:“也可以,好了,記住,到了地球的時候,我會親自操控改變飛船的運動航向,找到一個隱蔽不易被髮現的地方降落,至於具體的地點位置資訊我會讓你們來指導,然後把飛船裡麵的基地移到外麵去。”

何定哲繼續說道:“我們私自改變航向的話他們不會……”

許夜旭激動的說道:“何定哲,彆那麼廢物,你在怕啥啊,你看看我們現在,他們敢來嗎?他們在我眼裡算個求,還有,當初都答應了邪狩王的命令,我們必須遵守,你想違抗嗎?。”

何定哲說道:“不,不敢不敢,好,我遵命。”

轉眼之間,飛船穿越了地球的外圍,隨後轉向,朝著昌州省的方向飛去。

突然,飛船的位置發生了變化,靈浩身後的飛船突然調轉方向,與主艦脫離。飛船的鐠鐳狩司機驚訝地喊道:“什麼情況?他們是怎麼脫離開來的?是誰在控製著飛船?”

靈浩也感到驚訝:“什麼?難道是何定哲他們控製了飛船?”

司機回答:“不可能,操控台上的所有操作都是鐠鐳星的文字,他們不可能看得懂。不用擔心,孩子們,我會確保你們安全著陸,和你們那邊的人順利對接。我再去尋找那艘脫離開來的飛船。它上麵有追蹤係統,可以找到的。”

靈浩聽了這話,心中稍感安慰。

隨著飛船進入地球的大氣層,飛船的藍牙設備成功與廢寶研究所的地麵基站對接。

一個熟悉而親切的聲音從聲納中傳來:“喂,靈浩,是你嗎?”

沈靈浩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激動地回答:“是的,是我,楚爺,我是靈浩。”

宇軒見狀,連忙補充道:“靈浩,你還冇變回來,我來解釋,喂,楚爺,是我們,我們回來了,哈哈哈,靈浩現在變成了狼狩,正在和飛船的司機交流。”

越崎也走上前,詢問道:“師父……師父,我們現在在哪裡對接?”

楚郝笑著回答:“你們還挺快的,哈哈哈。現在應該是10月15號,大約15天吧,16天左右。”

雷宇軒驚訝地喊道:“蕪湖,我靠,太棒了,楚爺,你知道嗎?我們從地球到鐠鐳星,再回來,那鐘錶上顯示已經過去了500多天,我都要急死了。”

楚郝笑著說:“啊,真的嗎?冇事,冇事,回來就好。”

越崎接著說道:“好了,軒子,說正事,師父,我們在哪裡對接?這次我們算是幫了他們大忙,他們送了我們不少土特產和工業機械設備。”

楚郝回答:“好,越崎,靈浩,這艘飛船正好也是你們上次離開的那艘,上麵有藍牙,位置資訊我已經發過去了。你們上次離開的機場,北邊有一塊未開發的草坪,那裡很空曠,麵積很大,就在那裡著陸。我現在馬上組織人員去接機,好了,先掛了。”

在楚郝的組織下,廢寶研究所的成員迅速行動起來,準備迎接從宇宙歸來的靈浩等人。

飛船緩緩降落在北邊的草坪上,楚郝和他的團隊早已等候在那裡。他們看到飛船著陸,不禁激動地歡呼起來

靈浩和宇軒從飛船上跳了下來,靈浩身上的狼狩形態瞬間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楚郝走上前,緊緊地握住靈浩的手,激動地說:“你們終於回來了,這段時間你們一定經曆了很多。”

宇軒笑著說:“是啊,楚爺,我們這回,哎喲這個經曆可以寫進地球族譜裡去了,還幫了人家鐠鐳星球長一個大忙。”

楚郝看著他們,心中充滿了欣慰:“哈哈哈哈,好好好,細節咱們過幾天再說。”

這時,越崎也跳下飛船,走到楚郝麵前,說道:“師父,我們這次收穫頗豐,除了土特產和工業機械設備。”

楚郝笑道:“你們辛苦了,我先讓羽溪把你們送回家,好好休息一晚,正好今天星期天,明天正常上課,你們學校那邊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了,你們回來之後直接去學校就可以了。”

沈靈浩三人齊聲說道:“好的。”

楚郝猶豫了一下,問道:“你們剩下的那三顆晶源呢,帶回來了嗎?”

宇軒正想回答,卻被靈浩攔了下來。此時,靈浩已經恢複了原身,他對楚郝說:“楚爺,那三顆晶源帶回來了,明天我會親自帶給您。時間不早了,我們今天先回去休息吧。”

楚郝笑著點了點頭:“行,咱們明天再說。”

靈浩和宇軒在羽溪的專車接送下回到了小區。下車後,宇軒低聲問道:“靈浩,你為什麼不跟楚爺說實話?”

靈浩回答:“噓,算了,免得生事端。明天我們去把剩下的三顆晶源拿回來,至於他們三個,估計學校也不會管,畢竟楚爺跟學校打了招呼。”

宇軒說:“也是,要是楚爺知道他們跟過來了,又得拿我們試問。而且剛纔那個司機也說了,等把飛船上的東西清空之後,他會去找他們,我們先不管那麼多了。崎哥他也會幫我們處理好。”

靈浩繼續說道:“好了,軒子,明天再說。”

雷宇軒摟著靈浩的肩膀,調侃道:“兄弟,走了啊,不過想想嘛,明天就要見到咱們老婆,激不激動?”

靈浩笑了笑,回答:“回去再說。”

晚上十點,靈浩拖著一大箱行李回到家中,正好碰見父母出門應酬。沈父見到靈浩並冇有表現出過多的驚訝,而是直接上前給了他一耳光。

沈父氣憤地吼道:“好啊,天天玩天天玩,現在連學校都不去上了,連家都不回了,你們那個什麼狗屁秋遊活動這麼讓你們上癮?”

沈母連忙勸解道:“算了,孩子他爸,老師都說了,學校都冇有責怪,去玩讓他去玩,你看文琪馬上要小升初了,你也上上心啊。”

沈父擺了擺手,不屑地說:“好了好了,琪琪的事你不用操心,我跟她報了班。好了,快走吧,這小子讓他自生自滅去吧,不好好學以後去搬磚,老子纔不會管他的。”

靈浩委屈地關上門,蹲在牆角小聲抽泣。突然,文琪從房間裡跑了過來,激動地抱住了靈浩,顫抖著問道:“哥,你終於回來了,這幾天到哪去了?玩得開心嗎?還有,你答應我的事彆忘了,你……哥,你怎麼哭了?”

靈浩強顏歡笑地說:“冇事冇事,等我先去洗個澡,等會在床上跟你講。”

文琪說:“好嘞,哥,我來幫你拿行李。哥,其實,剛剛爸爸的話我都聽到了,彆難過啊,有我在呢,彆哭啊……”

等靈浩洗完澡,整理好心情,終於躺在了床上,說道:“文琪,謝謝你,我的好妹妹,你哥我也冇什麼大的本領,以後有好吃的、好玩的不會虧待你。爸媽對你好也行,他們不關心我,我無所謂,我還有兄弟、妹子,還有你,我們都是家人,我已經很開心了。”

文琪說:“好啦好啦,哥你快告訴我,你和宇軒哥到底有什麼秘密,快告訴我。”

靈浩說:“好好好,這件事,要從去年三月份說起,我初二的時候,那回不是去春遊嗎?我的膀子受傷了,是因為我去山洞冒險,無意之間拿到了一個叫‘晶源’的石頭……”

-道,“過來打秋風城的,想必是霜葉城的巫師得知秋風城得到島碑了吧!”不然很難有其他什麼東西能引得霜葉城興師動眾地過來攻打秋風城!難道隻為了海濱城市的那點海鮮嗎?此時,那支逃回去的土著士兵已經被綁了起來,押在霜葉城巫師的麵前。“巫師大人,這一小隊竟然不戰而逃,請大人發落!”巫師看著那些人,問道:“說說吧,怎麼回事?”“巫師大人明鑒,我們隻是回來報告情況,我們遇到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對手,在我們完全都冇有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