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吃街。雷宇軒雙眼放光,看著琳琅滿目的美食,興奮地說:“哇塞,這麼多好吃的,你們看,這家老鄉雞最近特彆有名。”沈靈浩看了看時間,有些猶豫:“這還冇到午餐點呢?”雷宇軒已經迫不及待:“不管了,我先進去問問。”過了一會兒,他滿麵笑容地走出來:“大家快進來吧,現在10點半,我們等半個小時,他們就有中飯了。”眾人跟隨雷宇軒進入老鄉雞店內,發現這裡的環境確實比其他露天小吃攤要好很多。白羽溪征求大家的意見:“這...-

皮埃爾和羅沙笠帶領著軍隊走出基地,眼前的景象令他們為之一震。土衛二的外圍佈滿了邪盟三隊的太空軍艦,密密麻麻,宛如一片鋼鐵森林。領頭的飛船緩緩降落,塵土飛揚中,德道羅、納爾和科倫斯走了出來。

德道羅冷笑著說道:“哈哈哈,不愧是幽盟軍,防空係統依然做得那麼出色,看看我們這麼多軍隊都攻不進你們的基地,這讓我們很難堪。”納爾囂張地附和:“賴斯,你要識相點,給我滾出來,我可以讓你再緩幾天再死,不然彆怪我。”

科倫斯不耐煩地說:“跟他們廢話乾嘛?直接上槍,這下終於可以把殘餘幽盟軍一網打儘了,還有大將軍,這回我們要立頭等功了。哈哈哈。”

皮埃爾憤怒地迴應:“你們這些邪盟的走狗,在鐠鐳星上禍害百姓,濫殺無辜,今天你們將受到正義的製裁。”

德道羅輕蔑地笑道:“嗐,大家都冷靜點,畢竟誰都不想打仗,皮埃爾將軍,我們做個交易如何?你把賴斯交給我們,我會向科紮恩大王求情,讓你們加入邪盟,成為第四編隊,你還是隊長,我們一起為大王效力,共享榮華富貴,怎麼樣?”

皮埃爾冷笑一聲,毫不猶豫地拒絕:“去你的,你們今天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全體將士聽令,列陣!”羅沙笠接著說:“為邪盟賣命,欺壓百姓,簡直是癡人說夢。你們給我聽好了,我們要將你們邪盟徹底剷除,今天我們誰都不會交出來。”

德道羅拍手笑道:“好,交易取消,那就讓我們親自動手,看誰纔是最後的勝者!”隨著他的話語落下,邪盟的士兵們紛紛拔出了武器,戰鬥一觸即發。

德道羅說道:“行了,先給你們來一個開胃小菜。”

隨著皮埃爾的命令,幽盟軍士兵們發出一聲怒吼,如同一股洪流般衝向邪盟軍。刀劍相交,槍炮轟鳴,雙方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皮埃爾衝在最前方,手中的武器舞動如風,與邪盟軍的士兵們激烈交手。他的動作迅捷而準確,每一次攻擊都帶著強大的力量。他身後的幽盟軍士兵們也毫不畏懼,勇猛地與敵人搏鬥。

羅沙笠則指揮著另一支隊伍,他們利用地形和建築物的掩護,展開靈活的遊擊戰。他們巧妙地引誘邪盟軍進入陷阱,然後發動猛烈的攻擊。他們的戰術靈活多變,讓邪盟軍陷入了混亂。

戰場上,喊殺聲、槍炮聲和爆炸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幅殘酷而壯觀的景象。士兵們在生死之間奮力拚搏,為了自己的信念和家園而戰。

“夠了!上槍!”德道羅喊道:“今天我要讓在場的幽盟軍全部粉碎掉!”

在緊張的戰鬥中,德道羅突然拿出了滅狩源槍,對準了領頭的皮埃爾。這一舉動讓幽盟軍的士氣瞬間緊張起來,但他們並冇有退縮。皮埃爾見狀,立即冷靜地吩咐羅沙笠和庫撒恢複陣型,並高舉手中的複狩源盾。

在一瞬間,複狩源盾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德道羅原以為這強大的能量足以將他們殺得片甲不留。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複狩源盾的保護下,幽盟軍的士兵們毫髮無損。

這一係列的操作,不僅讓邪盟軍的攻擊失效,更讓邪盟的自信心瞬間瓦解。

德道羅說道:“什麼這,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還有你們那盾牌上的是,晶源,你們難道……不!!”

皮埃爾和羅沙笠帶領著士兵們,藉助複狩源盾的力量,開始反擊。他們利用盾牌的防禦力,向邪盟軍發起了猛烈的攻擊。複狩源盾的光芒照亮了戰場,給幽盟軍帶來了希望和力量。

邪盟軍的士兵們被幽盟軍的突然反擊打得措手不及,他們開始潰敗。德道羅看著自己的隊伍敗退,心中充滿了憤怒和失望。他知道,他們的計劃已經失敗,而皮埃爾和羅沙笠的複狩源盾成了他們無法逾越的障礙。

戰鬥的勝利讓幽盟軍的士氣大增,他們高聲歡呼,為自己的勇敢和勝利而自豪。皮埃爾和羅沙笠緊握著手中的盾牌,向敵人發起了最後的衝鋒。

德道羅眼見滅狩源槍對幽盟軍的複狩源盾無效,心中震驚不已。他深知再戰下去隻會徒增傷亡,於是連忙命令軍隊撤退,希望撤回到飛船上重新部署。然而,令他萬萬冇想到的是,他的命令剛釋出,身後的飛船竟然早已被哈蟄和賴斯暗中安裝的炸彈給徹底炸燬。

這一操作瞬間點燃了德道羅的怒火,他怒吼一聲,不甘心地下令所有邪盟軍拚死守護,試圖挽回敗局。然而,隨著飛船的爆炸,邪盟軍的士氣大受打擊,他們的陣腳開始動搖。

德道羅見狀,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退路。他決定孤注一擲,拉著科倫斯和納爾,偷偷逃向了土衛二的荒野。

他們三人穿過混亂的戰場,躲避著幽盟軍的追擊,心中充滿了對失敗的恐懼和對未來的絕望。

這邊,經久未戰的也是由地痞罪犯組成的邪盟軍顯然不是那幽盟軍那正規軍的對手。不出一個小時,紛紛敗下陣來,全員被殲滅。

看著倒下的邪盟軍士兵,皮埃爾和羅沙笠心中冇有太多的喜悅,隻有深深的沉重。他們知道,這些士兵,雖然曾是邪盟的走狗,但他們也是人,也有家人,也有自己的生活。他們的死亡,不僅僅是對邪盟的打擊,也是對他們的家庭的打擊。

“大家不要放鬆,滅狩源槍還在德道羅手中,現在庫撒你負責安撫好在場的鐠盟傷員,我和羅沙笠前去追捕德道羅他們!”皮埃爾的聲音充滿了決斷和緊迫感。

庫撒迅速點頭,隨後便轉向周圍的士兵,開始佈置任務,確保傷員得到及時的治療和護理。

皮埃爾和羅沙笠則迅速收拾好裝備,準備前去追捕德道羅、科倫斯和納爾。

皮埃爾知道,他們逃進了土衛二的荒野,但他們的行蹤不會太久隱藏,最好是速戰速決!

在德道羅、科倫斯和納爾逃亡途中,哈蟄和賴斯早已埋伏在路上,他們的身影如同幽靈般潛藏在荒野的陰影中。德道羅三人毫無察覺,他們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逃脫上,對周圍的環境毫不關心。

就在他們即將穿過一片岩石密佈的區域時,哈蟄和賴斯突然發動了攻擊。

哈蟄如同一道閃電,直奔德道羅而去,試圖從他手中奪過滅狩源槍。德道羅反應迅速,他緊緊握住槍,與哈蟄展開了激烈的爭奪。而納爾也上前拉扯了起來,在混亂中他撕掉了對邪盟成員的感應裝置。

納爾不可置信的說道:“哈蟄,你不是死在地球上了嗎?怎麼會!”

哈蟄繼續說道:“納爾,你閉嘴,我今天就是要替地球人和鐠鐳星人民將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小人殺掉!”

納爾恥笑道:“哈哈哈,那要看你有冇有這個實力了。”

就在這時,納爾趁機搶到了槍。他冷笑一聲,瞄準了哈蟄,準備扣動扳機。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賴斯突然衝了過來,他毫不猶豫地擋在了哈蟄的身前,承受了納爾的致命一擊。

賴斯的犧牲讓哈蟄怒火中燒,他瞪大了眼睛,與納爾展開了殊死搏鬥,他大聲喊著在掙紮中,哈蟄終於搶到了滅狩源槍,並毫不猶豫地殺掉了納爾。嘴裡不忘大喊道:“去死吧。”

德道羅也疑惑道

就在哈蟄與納爾激戰正酣時,皮埃爾和羅沙笠及時趕到了現場。他們目睹了賴斯的犧牲,心中充滿了悲痛和憤怒。

等哈蟄殺掉納爾便小心翼翼將地將槍遞給了皮埃爾:“對不起將軍,我私自拉著賴斯跑了出來,不然也不會。

皮埃爾氣憤的說道:“閉嘴!”

隨後,緊握滅狩源槍,瞄準了科倫斯和德道羅。在皮埃爾的命令下,羅沙笠扣動了扳機,一道強大的能量光束從槍口射出,將科倫斯和德道羅徹底消滅。

皮埃爾和羅沙笠看著眼前的景象,心中充滿了複雜的情緒。他們為賴斯的犧牲感到悲痛,但同時也為成功奪回滅狩源槍、消除威脅而感到欣慰。

他們知道,這場戰鬥雖然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他們的努力將會保護鐠鐳星的和平與繁榮。”

皮埃爾繼續說道:“你不該跑出來,你……和賴斯,好了,不說這些,忘掉我說的話,哈蟄現在你和賴斯都是英雄了。”

“哈蟄,你倆為鐠鐳星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們都會記住的。”羅沙笠也表達了他們的敬意。

哈蟄緊握雙拳,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他說道:“這傢夥,我欠他一個人情,將軍,以後請讓我和你們一同出戰,幫你們完全滅掉邪盟!!我不會讓賴斯的犧牲白費,我會繼續戰鬥,直到最後一刻。”

哈蟄咬牙切齒地說道,他的眼神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皮埃爾朝哈蟄敬禮道:“好,從現在起,你已經成為一個合格的鐠盟軍,請用你的行動,你的身軀,為鐠盟軍戰鬥,為你曾經犯下的過錯進行彌補!”

皮埃爾站起身來,他的身影在落日的餘暉中顯得格外高大。

他緩緩說道,聲音中帶著一種深沉的堅定:“回去吧,我們得回去清掃戰場,準備開始下一階段的行動。這場戰爭,我們付出了太多,犧牲了很多兄弟。

但我們必須堅持下去,為了讓他們,為了讓百姓們,都能過上安穩和平的日子。

“這把滅狩源槍,羅沙笠交給你,記住不到萬不得已,不要使用,戰場之下,把晶源拿出來我會統一交給地球孩子們保管,對,說起來,他們那邊的情況如何…………”

-陽光剛剛灑滿大地,雷宇軒的電話便急促地響起:“浩子,怎麼了?昨晚怎麼那麼晚還給我打那麼多電話?”靈浩的聲音帶著一絲急切:“軒子,你快來我家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雷宇軒有些困惑:“啥事兒啊?”靈浩的語氣更加緊迫:“你來了就知道了,快點啊。”雷宇軒答應著:“好的好的,我馬上來,等我洗漱一下。”與此同時,趙可欣也接到了澤婉惜的視頻電話:“婉惜,怎麼了?淩晨一點你給我打好幾個微信視頻。”澤婉惜的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