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啊?你說說看,沈靈浩到底哪裡比我強?你對他那麼熱情,以前我們同桌的時候,我哪點冇幫到你?我看你真是瞎了眼!”澤婉惜再也忍受不了,她大聲對何定哲喊道:“你夠了!閉嘴吧!”說完,她扶著沈靈浩,和雷宇軒、趙可欣一起回到了班裡。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何定哲蹲下身子,心中惡狠狠地咒罵道:“媽的,沈靈浩,你給我等著!遲早有一天我會……”夜幕降臨,沈靈浩帶著一身的傷痕回到家中。父母隻是匆匆地吩咐他熱一下飯菜,似...-

皮埃爾與羅沙笠穿行於土衛二臨時拘留所的狹窄走廊,步入了賴斯的審訊室。他們目睹賴斯被牢牢束縛於鐵椅之上,麵容凝重。

皮埃爾冷然發問:“賴斯,你明白我們為何而來。關於晶源之事,你最好坦誠相告。”

賴斯垂首片刻,終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一絲決然:“罷了,我承認。數月前,我意外獲悉幽盟軍殘餘勢力的分佈座標。那時,我與納爾本應被莫邪奈處決,但他們卻先我們一步離世。科紮恩繼任邪盟之主後,我們僥倖逃生,被迫成為邪盟的走狗。”

他稍作停頓,深吸一口氣,接著說道:“然而,我對邪盟的所作所為心生厭惡,內心充滿愧疚。我愧對鐠鐳民眾,愧對家人。於是,我決定背叛邪盟,拯救鐠鐳星。就在出兵的前一天,我獨自潛入資料室,冒著生命危險將晶源病毒武器的資料和鐠鐳星放空係統的代碼數據竊出。”

羅沙笠打斷他的話:“你為何背叛邪盟?難道僅僅為了救贖你的良心?”

賴斯沉默片刻,答道:“是的,我背叛邪盟是為了拯救鐠鐳星,彌補我過去的錯誤。我不能再為邪盟賣命,我要為自己和鐠鐳星的人民做出正確的選擇。”

皮埃爾追問:“我們如何能相信你?難道你不可能是他們派來的誘餌?”

賴斯焦急地盯著皮埃爾和羅沙笠,聲音中帶著絕望:“快,放我出去!我知道如何研究這晶源防禦武器,這是他們最初的成果。否則,一旦他們追來,我們都將完蛋。”

皮埃爾輕聲安撫道:“稍安勿躁,我記得賴斯曾是科研團隊的一員,隻是因犯錯而被囚禁。但他或許能助我們一臂之力,深入研究晶源的秘密。”他的語調平和而堅定,試圖緩解室內的緊張氣氛。

羅沙笠沉默不語,麵色陰沉,內心似乎在進行著激烈的鬥爭。良久,他終於開口:“好吧,就依將軍所言。”他的聲音中流露出幾分不情願,顯然對賴斯仍存有疑慮。

賴斯輕輕撥出一口氣,望向皮埃爾:“將軍,我需要一些實驗設備和實驗室,還需要幾位助手。我們可以著手研究晶源的防禦機製,以便更好地對抗邪盟。”

羅沙笠將賴斯釋放,而另一邊囚室中的哈蟄卻滿腔怒火,對賴斯大聲斥責。賴斯卻平靜迴應:“請將軍也將哈蟄釋放,畢竟他在地球上有過長時間的接觸,對晶源也有一定的認識。”

皮埃爾接著說:“難道你不擔心,”賴斯介麵道:“哈蟄,個人的恩怨暫且放下。我估計不出三天,納爾將率領邪盟第三隊抵達。”

羅沙笠憤怒地喊道:“閉嘴,彆再提及那把該死的晶源槍!那個傢夥,第三隊的那個叫德道羅和科倫斯的惡魔,殺了我們幽盟軍快一半的人”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痛苦,顯然那段記憶對他而言並不愉快。

皮埃爾握緊雙拳,憤恨罵道:“這些畜牲……該死!”

哈蟄的怒火漸漸平息,他開口道:“所以,讓我們來彌補我們做過的錯事,也為了幫助你們完全消滅邪盟,羅隊,將軍放我出來吧。讓我和賴斯一同研究晶源防禦武器,我這裡有關於晶源更古老的資料。如果真如賴斯所言,我不想坐視鐠鐳星被毀滅。”

羅沙笠含著眼淚望向皮埃爾,皮埃爾微微點頭,隨後將他們釋放,並一同引領至基地的臨時研究所。沈靈浩等人已協助皮埃爾將資料和儀器準備妥當。

賴斯望著眼前幾位年輕人,心中湧起一股愧疚之情,他深深地跪下,口中低語:“對不起,我們不該侵犯地球,不該觸碰晶源,給你們帶來了傷害。”

沈靈浩歎息一聲,轉身與雷宇軒一同離去。他們的背影顯得沉重,顯然他們尚未完全原諒賴斯。

哈蟄扶起跪地的賴斯,說道:“時不我待,我們開始研究吧。”

他的聲音中透露出堅定,顯然已將個人恩怨置於一旁,專注於研究晶源防禦武器…

沈靈浩幾人走進了土星臨時醫護所,在皮埃爾司機的協調幫助下,受傷的何定哲幾人已經躺在病床上了,但仍然處於昏迷狀態。靈浩無奈地歎了口氣:“唉,這幾個兄弟真的是,儘給咱們添麻煩。”

雷宇軒拍了拍靈浩的肩膀:“唉,真不知道哈蟄那傢夥怎麼看的,連個人都看不好。”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責備,顯然對哈蟄的失誤感到不滿。

越崎介麵道:“反正希望他們彆有事這就行了。”他的眼神中閃爍著擔憂,顯然對幾個兄弟的安危感到擔憂。

雷宇軒搖了搖頭:“我靠,那還是彆,雖然咱們互看對方不順眼,但畢竟同學一場,過去的就過去了,該幫的幫到本分就行了。

再說等他們恢複得差不多,給他們從飛船裡麵反鎖住,用他們鐠鐳星的鎖,上次因為哈蟄在,所以冇用,這東西反正冇鑰匙,時間到纔會自動解開,不到時間,啥辦法都打不開。”

沈靈浩笑了笑:“嘿,你小子,從哪裡瞭解到那麼多。”他對雷宇軒的博學感到驚訝,顯然冇想到他對鐠鐳星的科技如此瞭解。

雷宇軒自豪地笑道:“之前哈蟄說的,暑假昌州音樂節那個時候,靈浩你陪婉惜玩去了,可欣臨時有事去不了,而我隻能代替你去跟楚爺他們去做事,你小子,啊,好不好玩啊,估計有婉惜在,嘿嘿。”

沈靈浩害羞了:“哪有,哈哈,唉,這事你不提都忘了,當時說是不是請你一頓飯啊哈哈。”他的笑容中帶著一絲尷尬,顯然對那段回憶有些不好意思。

雷宇軒笑道:“哈哈,好啊,我差點都忘記了,回去要請我啊哈哈,不過真不用浩子,這麼多年兄弟情了,還有崎哥,我現在擔心那幾個,我們不在,她們……唉。”他的眼神中閃爍著擔憂,顯然對不在場的女孩子們感到擔憂。

靈浩也有些焦慮了:“兄弟,我也想婉惜了,說實話,昨天晚上我有點扛不住了。”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無奈,顯然對分彆的痛苦感到難以承受。

淩越崎安慰道:“冇事,浩子,軒哥故意等你睡著了纔拿出手機看照片。”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調侃,試圖緩解緊張的氣氛。

宇軒激動地說道:“啊,崎哥也冇睡啊,好啊,是不是也在想若曦啊……”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戲謔,顯然對越崎的心思有所察覺。”

三天的時間,哈蟄和賴斯在實驗室裡度過了無數個不眠之夜。他們麵對著複雜的實驗數據和各種儀器,不斷地進行著研究和測試。賴斯憑藉著他對滅狩源槍的深入理解,結合邪盟的研究成果,以及祖上維任流傳下來的寶貴資料,終於研製出了晶源防禦武器的初步模型。

整個實驗過程中,他們首先對晶源的能量特性進行了深入研究。通過精密的測量和計算,他們掌握了晶源能量的釋放和吸收規律。接著,他們利用這些知識設計了一種特殊的裝置,可以將晶源的能量轉化為防護盾的能量源。

在晶源防護盾的設計過程中,他們充分考慮了其穩定性和防護效果。他們采用了高級材料和先進的製造工藝,確保盾牌的結構牢固且耐久。為了實現360度無死角的保護,他們在盾牌的邊緣設計了全息實體化投影技術,使得盾牌可以擴展至500平方米的巨大麵積。

這三天冇日冇夜的廢寢忘食,度日如年他們不斷地進行著測試和調整,用各種武器對晶源防護盾進行攻擊測試,觀察其防禦效果,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他們不斷地優化著盾牌的效能,直最終成功地研製出了晶源防護盾。

實驗樣品展示結束後,皮埃爾和羅沙笠對哈蟄和賴斯的研究成果感到震驚。晶源防護盾的強大防禦能力讓他們看到了戰勝邪盟的希望。他們對兩人的努力表示了由衷的讚賞,並對接下來的戰鬥充滿了信心。

由於形勢緊急,皮埃爾臨時召集鐠盟軍所有成員,傳達通知並商討對策。羅沙笠按照皮埃爾的指示,向眾人介紹:“現在,我們擁有了一種能夠抵抗滅狩源槍的防禦武器。我手中的這三把盾牌,我將它們命名為‘複狩源盾’。雖然我不知道它們是否能完全抵禦滅狩源槍的攻擊,但無論如何,我和將軍都會站在你們的前麵。”

他轉向一位名叫庫撒的士兵:“庫撒,你上來。跟著我打拚了幾十年的兄弟,以前為了你的安全,一直不讓你掌隊,這一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希望咱們能站到最後,好了這最後一枚盾牌交給你。

兄弟們,還記得我之前教你們的第五套防禦陣型嗎?現在我們有三把盾,可以圍成一個完全封閉的形態,讓敵人從四麵八方都無從進攻。現在,我們將剩下的人分成三支隊伍,分彆由我、將軍和庫撒擔任隊長。從現在開始,我們要進行緊張的訓練,明白嗎?”

眾將士挺直腰板,紛紛舉起右手敬了鐠鐳星標準的軍禮,隨後氣勢磅礴地喊道:“明白!!”

時間飛逝,轉眼間便到了黎明時分。寂靜的基地外圍突然傳來劇烈的爆炸聲,打破了短暫的寧靜。監控和雷達上顯示,邪盟的第三軍隊已經兵臨城下,形勢瞬間緊張起來。

皮埃爾臉色大變,未曾料到邪盟的進攻如此迅速。

他心中一緊,立即拿起通訊器,緊急呼叫所有士兵準備應戰:“全體成員,立即進入戰鬥狀態!邪盟的第三軍隊已經抵達,哈蟄和賴斯,你們倆負責照顧地球的孩子和我們的醫護人員,堅守基地,除非迫不得已,否則禁止外出。”

皮埃爾舉起盾牌,大聲呼喊:“好了,鐠盟軍第一隊、第二隊、第三隊,準備迎敵……”

-友都刪了,那些煩人的群也退了。”靈浩沉穩地說:“裕禾,彆急著退群。如果他們還冇踢你,你可以在群裡觀察他們的動態,這樣我們也能及時瞭解他們的動向。”宇軒調侃道:“哈哈,這不就是現實版的碟中諜嗎?”靈浩認真迴應:“彆開玩笑了。既然裕禾現在是我們的朋友,我們就不能像他們那樣再利用他。我們得防備何定哲他們再搞出什麼背後捅刀子的事,而我們也能及時阻止。”李裕禾堅定地說:“放心,我已經和他們徹底鬨翻了。如果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