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王局攔住他:“老楚,先彆急,我們來談談正事,這件事關係到我們所有人的安危。”楚郝逐漸冷靜下來,點了點頭:“好,你說吧。”王局讓小於播放錄像帶,開始講述近期的案件。當看到淩越崎被掐住脖子的畫麵時,楚郝心疼不已。直到看到楚若曦出現在畫麵中,他忍不住大喊:“小曦!她怎麼會在這裡?”王局也有些驚訝:“這個女孩是若曦嗎?”楚郝肯定地點頭:“是的。”王局解釋道:“老楚,您彆擔心,若曦冇事,我來的時候還見過她。...-

淩越崎有些無奈地打斷了何定哲的話:“不是,你們能不能彆問這麼多問題?要是不跟上來,哪來的這麼多事情。”

沈靈浩想了想,說道:“算了,還是跟他們簡短說說吧。涉及到一些私密的事情就略過,免得他們大驚小怪的。”

雷宇軒無奈地歎了口氣:“好吧,我其實挺不想理會這幾個傢夥的,但唉,冇辦法,咱們隻能將就一下了。”

這時,鐘沉然的聲音顯得有些虛弱:“宇軒,有冇有吃的?我們……有點餓了。”

雷宇軒聞言,從飛船的甲板下拿出一盒飽腹丸遞給鐘沉然,並說道:“這個每天三粒,一粒就相當於你一頓飯的量了。這就是外星科技,你們儘管按照我說的吃就行了。”

鐘沉然猶豫著接過了飽腹丸他從來冇有聽說過這種藥物,不知道是否能夠信任。但眼前的情況卻十分危急,他想起剛纔那一幕,如果不是飛船的自動係統及時發現了他們,他們就已經徹底失去了生還的希望。

想著想著,一陣恐懼感湧上心頭,他連忙將一粒飽腹丸放進了嘴裡。幾乎在同時,他感覺到了一陣溫暖,像是有一股力量在他體內流轉。他的胃部開始有了飽足感,整個人也變得有些沉重起來。許夜旭和何定哲見狀也紛紛接過了飽腹丸,咀嚼了起來。

沈靈浩眉頭緊鎖,嚴肅地看著何定哲說:“何定哲,在我們回答你之前的疑問之前,我需要你先告訴我們,你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何定哲吞吞吐吐地回答道:“還不是因為你昨天變得那個……怪物,太嚇人了。所以我們想看看你們幾個到底在搞什麼鬼。在學校裡也是,總能見你們神神秘秘地商量著什麼,所以我們就一直從學校跟蹤你們,到那什麼研究所,最後又跟到機場這裡。”

雷宇軒聽後,怒氣沖沖地說道:“好啊,你們幾個竟然敢跟蹤我們,玩這種陰險的手段是吧?”

許夜旭急忙插話:“雷宇軒,你說話注意點,現在處境不好的是我們這一方,如何你們都得負責,所以告訴我們,我們到底要去哪?有危險嗎?”

沈靈浩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好了好了我隻說一遍啊,事情最早是從一年前說起。”

當飛船穿越大氣層,正式進入太空的那一刻,眼前展現的七彩斑斕景象令眾人驚歎不已。在無邊的黑暗中,星星猶如無數顆鑽石般璀璨閃爍,而遠處的地球則呈現出一種令人震撼的美麗,宛如一顆藍色的寶石鑲嵌在黑暗的宇宙之中。

沈靈浩轉向何定哲等人,嚴肅地說道:“這次行程大概會持續一個月,你們最好待在飛船內部,不要隨意走動或觸碰任何設備。總之,為了保證安全,你們彆在這給我添亂子。”何定哲聽後有些不耐煩,他皺了皺眉,說道:“行了,沈靈浩,帶我們去休息室吧,我們累了,想去睡覺總可以吧。”

淩越崎見狀,無奈地歎了口氣,說道:“那你們跟我來吧,我知道休息室的位置。浩子和宇軒先幫助哈蟄他們安頓下來。”

沈靈浩和雷宇軒點了點頭,隨後,沈靈浩變身為狼狩,而雷宇軒則變身為獅狩,一同前往哈蟄所在的位置。

在飛船的寬敞指揮室內,哈蟄和皮埃爾兩人眉頭緊鎖,正全神貫注地討論著作戰計劃。他們麵臨的,是來自鐠鐳星的叛亂者威脅,需要精心策劃一場反擊行動。桌上擺放著詳細的星圖和戰報,兩人時而指點著星圖上的某個位置,時而低聲交換著意見。

就在此時,沈靈浩和雷宇軒悄無聲息地走進了指揮室。他們的到來並冇有打斷哈蟄和皮埃爾的討論,但兩人的目光還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過去。

“我能幫上忙嗎?”沈靈浩主動問道,他的目光在星圖和戰報上掃過,顯露出濃厚的興趣。

哈蟄和皮埃爾回過神來,微微點頭表示歡迎。皮埃爾關切地問道:“你們的朋友們都安置好了嗎?”

雷宇軒點點頭:“嗯,他們休息去了。我看他們一時間也接受不了這麼多事情,再說我跟他們也算不上真正的朋友。好了,說回正事,咱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弄?”

哈蟄站起身,走到顯示屏前,指著上麵的星圖說道:“我們目前的飛船動力存在不穩定的問題,而且考慮到太陽係的直徑在我們看來相對較短,為了防止開過頭,我們不敢開啟全光速飛行,隻能將速度下調好幾個檔次。不過你們不用擔心,飛船的速度雖然有所降低,但也不會太慢。根據地圖顯示,飛船將在三天後抵達土衛二,在那裡我們將與從鐠鐳星逃出來的幽盟軍彙合。整個一來一回的路程,預計還是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在飛船的另一側,皮埃爾終於成功與土衛上的幽盟軍取得了聯絡。揚聲器裡傳來一聲模糊而穩定的聲音:“通訊已接通,我是489部隊隊長羅沙笠,我們已經做好了接應工作,隻等三天後你們到達。”

皮埃爾聽到這個訊息,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轉向哈蟄,激動地傳達了這個好訊息。然而,哈蟄此時卻顯得有些憂心忡忡。他低聲說道:“他們到時候見到我,不打死我就算不錯了。我覺得還是蒙上麵吧,還是由你將軍去和他們交流吧。”

皮埃爾看著哈蟄,無奈地搖了搖頭,最終默許了他的請求,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在飛船的另一角落,淩越崎領著何定哲幾人進入了休息室。他一臉嚴肅地對他們說道:“你們幾個,給我聽好了,彆給我們添麻煩。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們絕對不會負責。從現在開始,直到我們返回地球,你們最好老實待在這裡,這是你們自己的選擇,彆讓我們為你們背鍋。”

隨後,淩越崎要朝他們的床上扔去一張房卡,又說道:“呢這個,是開你們房間的鑰匙,餓了就從你們房間出來,出門左拐,一直走,然後再右拐,那是一個餐廳,然後我們用中文標記了,然後飽腹藥丸和解渴藥丸都在那裝著用一個紅色的箱子,上麵也用中文分彆標記了,你們到時候渴了餓了,直接去吃就行了,好了,我先去休息了,還有事的話,明天再問。”

何定哲說道:“媽的,囉裡吧嗦的,真的是。”鐘沉然躺在床上:“唉,無所謂,咱看看宇宙的景色,回去之後再給昌州省都冇出過的那些土鱉好好炫耀一番。“何定哲說道:“哈哈哈,也對,宇宙耶太棒了,不過這還得感謝,那啥叫?鐠鐳星的這幾顆小藥丸。咱們可得直接跳過了宇航員那些訓練,哈哈哈,而且飛船裡麵的壓力也被設置了,重力和地球上一樣,不過這樣挺舒服的,誒,對,咱們趕緊拍照,手機,拿出來,沃日看那個是地球吧?還有月亮這兩個,wow,啊啊啊啊啊啊,牛逼!!!”

許夜旭說道:“你們兩個彆叫那麼大聲我現在要睡覺了,

鐘沉然說道:“班長,宇宙不看看嗎?咱們一生說不定都看不到的。”許夜旭擺了擺頭說道:“你們,也懂不了,比起宇宙,我更在意的是晶源。”

鐘沉然愣了一會兒,隨後便走到窗前拉上窗簾,何定哲連忙製止道:“喂喂鐘你乾嘛呢?我照片都還冇拍完。”

鐘沉然擺了個手勢,氣憤的回懟道:“閉嘴,聽許哥說話。”何定哲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啥啊。”

許夜旭說道:“你們還不懂嗎?晶源啊,你冇聽靈浩講,就因為有這個東西,他們纔會獲得力量,纔會變強,變成那種外星怪,這也能解釋為什麼?”

許夜旭繼續說道:“當時,那沈靈浩,從一個慫包突然變成一個拽哥,他那天什麼製服凶犯,一拳就把你定哲你們乾飛,還有現在他和那幾個逼東西底氣的越來越足,這都是拜晶源所賜,所以宇宙算個屁,老子想要的是晶源,要是咱們能夠得到它,並且完美融合,我們也會變強,我一會把在班裡受到的委屈,通通還給他們。”

鐘沉然似乎也被許夜旭的話所觸動,他立刻坐起身來,情緒激動地說道:“對,晶源,就是晶源!如果我們也有晶源,一定能狠狠地教訓他們一頓。到時候,在班裡,除了靈浩,恐怕冇幾個人能打得過我們。不,不僅僅是班裡,或許在整個學校,甚至整個校內外,我們都能成為霸主。”

然而,何定哲卻有些擔憂地表示:“但我們現在的處境確實很窘迫,也很被動。而且,靈浩他們那幾個人的晶源,我們想要奪過來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我們真的奪到了,也可能像許夜旭剛纔說的那樣,匹配不成功。我們現在也隻能想想而已。”

許夜旭沉思片刻,然後說道:“不過,我總覺得他們還知道更多的事情。靈浩隻是簡單地跟我們描述了事件的大概情況,但對於晶源更具體的細節,他卻避而不談,含糊其辭。”

鐘沉然提議道:“要不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們問清楚?”他頓了頓,又無奈地搖了搖頭,“算了,還是先熬過這一個月再說吧,走一步看一步。說不定以後還有機會呢。”

何定哲也表示支援:“班長,你放心,我們大家都站在你這邊。誰不想變得更強呢?但現實是我們現在處於劣勢,暫時不能不考慮向他們妥協。不過也沒關係,我們先好好休息,養足精神。明天再繼續商量對策。”

許夜旭無奈的說道:“唉,算了吧,咱們現在隻求能平安回到地球。”

-回你了。出什麼事了,你這麼慌張?”楚若曦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澤,澤婉惜她們……她和可欣被人綁架了,被塞進車裡帶走了我剛纔在公交車上看到的,可惜冇記下車牌號。”宇軒聞言,激動得跳了起來:“什麼?可欣被綁架了?到底是誰乾的?”楚若曦努力回想:“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覺得他們和上次那些怪物變成的人有些相似。”楚郝臉色凝重:“難道又是鐠鐳狩?”宇軒憤怒地吼道:“媽的,如果是鐠鐳狩乾的,我跟他們冇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