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們的研究能力和專業性都是頂尖的,讓他們的加入進來對我們的晶源研究將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為了我們的共同發展和壯大,我們應該以和為貴,團結合作。”徒弟們猶豫片刻,雖然心中仍有不滿,但顧及到師父的麵子,最終還是勉強同意了。楚郝見狀,又囑咐徒弟們整理一下房間,為周世緣他們騰出空間。隨後,楚郝轉向周世緣,調侃道:“你這傢夥,真是固執。出去這麼久,一點訊息都不回,快說說你有什麼研究成果吧。”周世緣苦笑著迴應...-

在校園的角落裡,靈浩、雷宇軒和李裕禾與班級的同學一一告彆。他們原本打算默默地離開,不驚動任何人,特彆是那些心繫他們的女孩們。然而,當他們走到校門口時,澤婉惜、趙可欣和若曦三人如同默契十足般,同時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澤婉惜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不捨和擔憂,但她仍然努力保持鎮定,對沈靈浩輕聲說道:“沈靈浩,你一定要小心,早去早回,我和大家都在這裡等你。”趙可欣也關心地對雷宇軒說道:“宇軒,你也是,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完好無損。”若曦則歎息一聲,無奈地說道:“唉,我去問爺爺關於研究所的事情,他什麼都不肯說。越崎這幾天也不讓我去研究所,算了,還是等你們的好訊息吧。”

在告彆了自己的心上人之後,靈浩三人心中充滿了不捨,但他們知道此刻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他們迅速跑向公交站,希望儘快離開這個充滿牽掛的地方。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下,何定哲、許夜旭和鐘沉然三人正悄悄地跟蹤著他們。他們的目光緊緊盯著靈浩三人的背影,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何定哲有些無語地嘟囔道:“文凡那傢夥真是個膽小鬼,一放學就直接回家了。”鐘沉然不以為然地撇撇嘴,說道:“管他呢,我們跟著靈浩他們幾個,看看他們到底要去哪裡。”何定哲也附和道:“哼,他們去之前還不忘跟那些女孩們告彆,真是噁心。”許夜旭突然指著遠處駛來的一輛公交車說道:“快看,他們坐上了438路。”何定哲急忙說道:“走,我們也快上去。”

然而,鐘沉然卻搖了搖頭,阻止了他們:“你們傻啊,坐同一輛車不是更容易被髮現嗎?”許夜旭恍然大悟,指著後麵駛來的一輛與438路相似的430路公交車說道:“對啊,我們可以坐那輛車,這樣就不會被髮現了。”

靈浩、雷宇軒和李裕禾三人乘坐的公交車顛簸著駛向廢寶研究所,窗外的風景在不斷變換,而他們的心情也逐漸變得緊張而充滿期待。終於,公交車緩緩駛入後院,他們看到了等候多時的楚郝。

雷宇軒興奮地打了個招呼,隨後說道:“楚爺,我們來了。”他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激動和期待。

楚郝看著他們,認真地問道:“宇軒,靈浩,還有越崎,你們跟朋友和家人都交代好了嗎?”他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掃過,似乎在尋找著他們內心的答案。

沈靈浩有些猶豫地回答道:“嗯……唉,但還是捨不得。”他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種無奈和不捨,彷彿離彆的痛苦仍然縈繞在他的心頭。

雷宇軒笑著調侃道:“嘿嘿,浩子,捨不得婉惜還有你家的小文琪吧。”他的笑容中透露出一絲調皮和戲謔,試圖緩解一下沉重的氣氛。

沈靈浩笑著反駁道:“你小子,半路上偷偷翻可欣qq空間,唉,是誰還念念不忘我不說好吧。”他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種親昵和調侃,彷彿在與雷宇軒打情罵俏。

楚郝看著他們,繼續說道:“靈浩,宇軒,家裡人都交代好了嗎?這個事至關重大,如果冇完全交代好需不需要我們跟你們家裡溝通。”他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種關心和擔憂,似乎在為他們考慮得更加周到。

雷宇軒笑著安慰道:“楚爺,冇事,我和浩子家是散養的,出去個一個多月都不會過問。”

就在這時,一輛麪包車突然開了進來,躲在一旁的何定哲、許夜旭和鐘沉然三人見狀連忙蹲下身子,生怕被髮現。他們的目光緊緊盯著麪包車,心中充滿了緊張和好奇,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白羽溪輕盈地從車上躍下,步伐矯健地向楚郝走來,她的聲音柔和而堅定:“師父,最後一批飛船設備零件已經從鋅鐵廠順利運抵。”她的話語中透露出對任務的圓滿完成的自豪。

楚郝點了點頭,目光轉向身邊的幾個年輕人,關切地問道:“孩子們,你們吃過飯了嗎?”越崎急忙回答道:“師父,我們還冇吃呢,正等著廚房開飯呢。”他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急切和期待。

楚郝微微皺眉,思索了片刻後說道:“時間可能來不及了,我已經讓周叔買了盒飯,你們先進去吃吧。我們一點鐘就要出發,原本想讓你們自己過去,但為了你們的安全,我還是決定親自送你們去昌河機場。”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對弟子們的關心和嗬護。

在沈靈浩埋頭苦吃的間隙,何定哲、許夜旭和鐘沉然三人趁機偷偷鑽進了麪包車的後備箱。他們的動作輕盈而迅速,彷彿在進行一場無聲無息的潛入行動。

午飯過後,一行人緩緩出發。車窗外的景色隨著車輛的行駛而不斷變化,陽光透過車窗灑在臉上,帶來一絲溫暖和愜意。然而,隨著天色逐漸暗下來,一種離彆的愁緒也悄然瀰漫開來。

在另一邊,皮埃爾和哈蟄正在對飛船進行最後的調試。他們的動作專注而認真,彷彿在為一次重要的航行做著最後的準備。除了剩下一批加固艙門的零件外,飛船已經基本可以正常起飛。哈蟄望向天空,對皮埃爾說道:“現在,隻等研究所的人來便行了。唉,馬上要離開這個星球,確實也捨不得啊。”

皮埃爾望著遠方,感慨地說道:“的確,與鐠鐳星相比,這裡的陸地廣闊得多,環境也更為優越。我離開時,記得北邊的海洋已經遭受了嚴重的汙染,無法再居住。耶洛為了發展軍事工業,不可避免地產生了大量的放射性汙染物。”

哈蟄緊握雙拳,臉上露出懊悔的神色:“唉,現在的我並不奢求能做出多大的貢獻,隻希望能為我在鐠鐳星或地球上傷害過的生靈贖罪,彌補我過去的錯誤。”

皮埃爾輕輕拍了拍哈蟄的肩膀,安慰道:“行了,誰都會有犯錯的時候。現在先把宇航服和食物拿出來吧,那幾個地球小孩子要跟我們一起出發,路上不能讓他們餓著。”

哈蟄點了點頭,隨即又笑道:“那幾個孩子的實力可不小啊,不過他們也很善良。以後我們可得好好保護他們。”

-在他的夢中,回憶如潮水般湧來。那天,他並冇有將晶源放回盒子。當晚,他因為悲憤難擋,將晶源狠狠砸在地上。心中的怒火越燒越旺,他不斷咒罵著晶源。然而,就在那一刻,晶源突然發出耀眼的光芒,他瞬間感到全身充滿了力量。他嘗試著揮拳砸向地板,地板竟然凹陷出一個印子。他又找來一個鐵勺子,輕易地將它掰彎。但隨著心情的平複,那種力量又逐漸消失。他嘗試讓自己再次憤怒,當情緒達到一定程度時,那種力量又再次出現。他明白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