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讓我來吧。”說著,他跑了過去,和靈浩一起扶起了越崎:“浩子,咱們一起把崎哥扶起來。”在兩人的攙扶下,越崎終於站了起來。靈浩拍了拍他的肩膀:“崎哥,彆難過了,我們會一直陪著你的。”淩越崎站起身,淚水猶掛在臉頰,靈浩見狀,迅速從口袋中掏出紙巾,細心地遞給了他。越崎接過紙巾,感激地說:“謝謝,靈浩、宇軒,有你們這樣的兄弟在身邊,真好。”雷宇軒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哈哈,你這話說的,我都不好意思...-

“哼,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們應該就是那些外來者吧?”小隊長冷哼一聲,回道。

“看來是個聰明人,那我們就不需要過多的廢話了,說說吧,你是哪個城池或者勢力的人。”肖易說道。

小隊長冷笑:“你們這群強盜,彆想從我口中問出任何資訊。”

肖易聳了聳肩,看著江雲天,說道:“江哥,看你的了,又是一個嘴硬的!”

江雲天點了點頭,然後叫上自己身邊的手下,說道:“走,今天教你們如何撬開敵人的嘴!”

“是!”其餘四人應道。

江雲天抽出自己的匕首,說道:“俗話說,十指連心,而破壞十指一時半會又不會死,這是絕佳的施刑位置。這裡有很多花樣,我們慢慢來!”

江雲天抓起對方的手指,匕首往對方的指甲上剜了下,那小隊長慘叫了起來。

藉著月光,其餘四個士兵看到那小隊長的指甲被江雲天整個剜了下來。

“嘶!”他們倒吸了一口涼氣,之前他們隻是聽說有這種拷問俘虜的方式,但是冇有見過實際操作情況。

今天一見,果然是慘絕人寰!

江雲天卻還淡淡地說道:“如果有老虎鉗,將他的指甲一個個慢慢拔下來,效果會更好,這樣太快了,他隻是疼一下!”

其餘四個士兵隻是聽到這話,菊花微緊。

肖易看著慘叫的小隊長,問道:“說不說?他還有很多這種花樣可以在你身上使用,要不要繼續嘗試下!”

“你,做,夢!”那小隊長咬牙切齒,一字一頓地回道。

肖易微微點頭,擺了擺手,示意江雲天繼續。

接下來,江雲天給其餘四個士兵展示了什麼叫做酷刑。

伴隨著小隊長的慘叫,那四個士兵都感覺自己的教官是不是魔鬼的化身,落在他的手上連死都是奢求。

折騰了二十分鐘之後,那小隊長終於屈服了!

“我,我說!”小隊長似乎已經耗儘了全身的力氣。

肖易走上前,說道:“哪個勢力?”

“我們是,霜葉城的隊伍。”小隊長的話讓肖易異常驚訝。

“霜葉城?你們這是準備乾什麼?”肖易眯著眼問道。

“攻打,秋風城!”

肖易眉頭一挑:“你們不是互為貿易城市嗎?為什麼要過來攻打?”

“不,不知道,這是上麵,的命令,據說,秋風城,城主獲得了,一個了不得的東西,被我們的巫師,看上了!”小隊長有氣無力地說道。

“知道什麼東西嗎?”肖易追問。

小隊長搖了搖頭,然後頭一歪,暈了過去!

江雲天問道:“要不要再弄醒繼續問?”

肖易搖了搖頭,回道:“他知道的有限,不過隻是目前得到的訊息,也差不多夠了!”

“他們是哪個勢力的隊伍?”江雲天好奇地問道。

“霜葉城!”肖易回道,“過來打秋風城的,想必是霜葉城的巫師得知秋風城得到島碑了吧!”

不然很難有其他什麼東西能引得霜葉城興師動眾地過來攻打秋風城!

難道隻為了海濱城市的那點海鮮嗎?

此時,那支逃回去的土著士兵已經被綁了起來,押在霜葉城巫師的麵前。

“巫師大人,這一小隊竟然不戰而逃,請大人發落!”

巫師看著那些人,問道:“說說吧,怎麼回事?”

“巫師大人明鑒,我們隻是回來報告情況,我們遇到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對手,在我們完全都冇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下,就將我們的隊長擄走了,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我們懷疑對方至少是S級!”一個土著立刻解釋道。

“至少是S級?”巫師眉眼一抬,“那對方幾個人?”

“速度太快,我們根本就看不清啊。”

“也就是說,你們什麼都冇有看見,那你們回來彙報什麼呢?”巫師繼續問道。

那些土著渾身抖了起來,紛紛叫道:“巫師大人饒命啊!”

巫師揮了揮手,一旁的侍衛立刻將那些士兵全部都拉了出去,準備斬首示眾。

“看來外來者的高手過來了,他們這是準備打探訊息嗎?秋風城是跟外來者聯合了,還是已經被外來者占領了呢?”巫師喃喃自語。

沉思片刻,巫師命令道:“傳令下去,連夜趕路!”

“是!”

霜葉城的隊伍整個都移動了起來。

肖易帶著江雲天五人橫向移動了起來,開始搜刮附近的S級寶箱。

為了提高效率,肖易直接讓那四個士兵分散開來,一是為了提高尋找寶箱的效率,二是充當斥候,監視霜葉城的隊伍有冇有靠近!

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肖易他們就收穫了八個S級的寶箱,這其中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尋找,找到之後,肖易這邊直接秒殺。

在肖易他們不斷尋找S級寶箱的時候,一支求生者隊伍不斷地向他們靠近。

“報告島主,有求生者隊伍向我們靠近!”一名士兵小跑過來,彙報道,“看起來有些狼狽。”

“走,過去看看!”肖易說道,然後帶著人往那支隊伍的方向趕去。

肖易他們是大搖大擺地出現在那支隊伍麵前,對方看到他們,異常警惕。

“你們是誰?為什麼攔住我們的去路?”對方問道。

肖易上前一步,說道:“我是易然品,你們這是怎麼了?”

“你是易然品?哼,又來一個冒充的!”對方冷聲說道。

肖易愣了下,問道:“還有人冒充我?”

“哼,要打便打,我可不怕你們,想要我手中的東西,那就從我屍體上撿吧!”對方已經拿出武器了!

肖易搖了搖頭:“我們都是求生者,不應該內訌,我確實是易然品,你們之前遇到的肯定是假的。”

“哼,你又怎麼證明你是真的?”對方依然不信。

肖易回道:“彆緊張,我證明給你看!”

話音未落,肖易的身形消失了!

對麵的隊伍隻是愣了一瞬,肖易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手裡拿著他們身上統一配備的匕首!

“這樣,可以證明嗎?”肖易問道。

這下對麵徹底明白了,眼前此人等級高出他們太多,如果想殺人奪寶,根本不需要這麼多廢話。

對方其中一人拱了拱手說道:“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請大佬見諒。”

肖易擺了擺手,將匕首還給他們,問道:“你們獲得了什麼寶物,竟然讓同為求生者都眼紅了?”

-寶研究所,繼續他們的尋找之旅。楚郝雖然心中糾結,但還是決定打電話給沈靈浩,這位唯一可能的人選。那天,靈浩從派出所返回家中,恰逢放學時分。他輕鬆地回到教室,發現同學們都已離去。他悄悄地收拾起書本,順便抄下了黑板上老師佈置的作業。心情輕鬆的他,期待著即將到來的休息時間。靈浩原本打算給宇軒打個電話,瞭解一下今天班裡的情況,然而電話那頭卻遲遲無人接聽。此時的靈浩,經曆了一連串的事件後,感到一陣睏意襲來。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