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定:“看來我們的任務又來了。”雷宇軒也興奮地附和道:“是啊,浩子,我們好久冇動手了,是時候熱熱身了……”那天清晨,李裕禾整理好自己的物品,與楊阿姨一同踏上了前往昌州省公立第一區監獄的旅程,目的是探望他多年未見的叔叔。在前往監獄的路上,楊阿姨一直保持著沉默,似乎心事重重。為了緩解這種尷尬的氣氛,李裕禾率先打破了沉默:“阿姨,能不能告訴我,我叔叔到底犯了什麼罪?”楊阿姨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回答:“等你...-

操場上,越崎搬到靈浩和宇軒的座位旁說道:“你們倆做好準備了嗎,明天晚上就要開走了,準備好跟她們仨說些什麼了嗎?”

沈靈浩長歎一口氣說道:“不知道啊,我們這一走就一個月肯定還是捨不得啊。”靈浩說道:“今晚好好聚個餐,想說啥,儘情說,明天中午放了的話,咱們就提前溜吧,怕到時候離彆的時候,唉。”宇軒:“確實浩子,我現在就有點想哭。”靈浩:“待會把龍易他們仨叫上,跟他們也要好好道彆了。”

宇軒打斷了靈浩的沉思,笑道:“浩子,彆想那麼多了,先好好享受今天吧。咱們去看看開幕式,聽說有好多漂亮的妹子呢,哈哈。”淩越崎一聽,立刻興奮起來,“啊?真的嗎?快帶我去看看!”

就在這時,趙可欣拉著楚若曦跑了過來,可欣大聲說道:“雷宇軒,你們又在密謀什麼呢?”雷宇軒連忙擺手,“冇有冇有,我說好看的妹子,還能有誰啊?哈哈。”

楚若曦笑著插話道:“你們啊,最好說的是我們。對了,婉惜和暄瑩在那邊打算玩狼人殺呢,而且老王跟隔壁班班主任去食堂過早了,正好你們幾個可以過去玩。”

靈浩一聽狼人殺,頓時來了興趣,“喲,狼人殺可以啊,我記得去年我們玩三國殺結果牌都被收了,這回你們收斂了點,哈哈就幾張牌。”宇軒也點頭附和,“對呀,去年那會兒玩了幾把,不太行,都被她們嫌棄了。”

靈浩想了想,笑道:“那會兒咱們都不熟悉啊,不說了哈哈,走,來,咱把凳子搬過去。”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澤婉惜和柯暄瑩趁著王青離開的間隙,在地上擺起了狼人殺牌。柯暄瑩有些擔心地對澤婉惜說:“唉,希望這回老王彆再收走啦。”澤婉惜笑著安慰她:“肯定不會,咱就這幾張牌,我數一下……額,你看龍易他倆來不來?”柯暄瑩搖了搖頭,“他倆不去,去參加跳遠了,咱們現在就七個人……”

這一邊,澤婉惜正要將裝有狼人殺牌的盒子拿出來,不料張雨池一個箭步衝上來,迅速地將盒子奪了過去。路心瑤也緊跟著走了過來,譏諷道:“喲,班長,來看啊,咱們班裡某些人趁著班主任不在就開始打狼人殺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澤婉惜大為惱火,她立刻站起身,與張雨池展開了激烈的爭搶。就在這時,許夜旭聽到動靜,帶著何定哲等人迅速趕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的路心瑤也不甘示弱,她迅速上前與澤婉惜拉扯起來。柯暄瑩見狀急忙上前勸阻雙方,但路心瑤卻不客氣地對她說道:“柯暄瑩,你走開,不然連你一起說。”

澤婉惜氣得滿臉通紅,她大聲反駁道:“你有病啊,路心瑤,我們怎麼你們了?”張雨池也毫不示弱,她說道:“澤婉惜,我們啦啦隊為了排練節目累得半死,你們卻在這裡悠閒地玩狼人殺。”

澤婉惜毫不退讓地迴應道:“我們玩牌怎麼了?我們幫你們把加油稿都寫完了,怎麼就不能放鬆一下了?”路心瑤卻不客氣地說道:“彆跟她廢話,雨池,直接把這狼人殺交給王青,現在先把班長喊來。”

等許夜旭氣喘籲籲地趕來後,他立即瞪大了眼睛朝澤婉惜喊道:“喂,澤婉惜,你們快鬆手!不撒開的話,我直接去找王青了!”他的聲音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威嚴。

鐘沉然見狀,也毫不示弱地大喊道:“跟她廢什麼話,張雨池,你倆快撒開!”他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種不容妥協的堅定。

隻見那個裝牌的盒子在兩人的爭奪下,幾乎要被撕裂,但路心瑤和張雨池卻似乎並未意識到這一點,她們的動作依然激烈。就在這時,鐘沉然大步走來,他用力地將兩人分開,一手奪過了那個牌盒子。由於他的力道極大,澤婉惜一個踉蹌,被慣性帶倒在地。

這一幕恰巧被剛剛走來的靈浩等人目睹。沈靈浩見狀,立刻衝上前去,將澤婉惜扶起,輕拍去她身上的灰塵,擔憂地問道:“婉惜,你冇事吧?哪裡撞疼了,一定要告訴我。”澤婉惜默不作聲,隻是蜷縮在靈浩的懷裡,默默地抽泣著。靈浩一邊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一邊對趙可欣說:“可欣,過來,照顧一下婉惜。”雷宇軒也附和道:“可欣,快去吧。”

沈靈浩在確認澤婉惜無大礙後,轉身衝向鐘沉然,他一把掐住鐘沉然的脖子,憤怒地喝道:“你找死是吧?”雷宇軒和淩越崎也緊隨其後,氣勢洶洶地準備迎戰。

許夜旭大步上前,氣勢洶洶地指著沈靈浩的鼻子喝道:“沈靈浩,你們這是打算動手嗎?體育委員帶頭打架,成何體統!”沈靈浩毫不畏懼,他一把將鐘沉然推到一旁,冷冷地迴應:“我看到了,是鐘沉然先動手的,你們還有理了?”

許夜旭繼續說道:“班上的同學都親眼所見,班級裡明明有規定,運動會期間禁止玩牌。澤婉惜和柯暄瑩公然擺牌,我們冇收是理所當然,是你們不願意配合。”

柯暄瑩氣得漲紅了臉,她毫不退讓地反駁道:“你們有什麼資格說我們?你們自己上次不還在玩撲克嗎?憑什麼隻允許你們玩,不讓我們玩?而且你們要冇收牌,就不能好好說話嗎?為什麼要直接動手搶?”

路心瑤不屑地嗤笑一聲,說道:“柯暄瑩,你給我閉嘴!你們都是一樣的,犯了錯還不肯承認。”張雨池也附和道:“行了,彆廢話了,直接把牌交給王青。”

雷宇軒聞言,立刻擋在眾人麵前,吼道:“你們敢!”何定哲則冷冷地嘲諷道:“喲,雷宇軒,這麼護著你的兄弟啊?你們看清楚了吧?現在到底是誰在無理取鬨?”

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澤婉惜突然開口了。她的聲音雖然微弱但堅定:“靈浩,彆跟他們吵了,算了。操場上有這麼多人看著呢,講台席上還有校領導在,萬一被撞見了,有理也說不清。”

趙可欣和楚若曦也走過來,她們一邊一個拉著宇軒和越崎,試圖平息這場衝突。

沈靈浩氣得咬牙切齒,他憤恨地瞪了許夜旭一眼,冷冷地說了一句:“牌我們不玩了,你要交給王青的話就等著吧。你也不想想,我們幫你們寫了多少加油稿?哼,我們走,宇軒、越崎,咱們去前麵看看。”

說罷,沈靈浩細心地走到澤婉惜身邊,溫柔地拉起她的手,輕聲說道:“婉惜,我們走吧。放學後再去買一副新的牌。”柯暄瑩和趙可欣也緊隨其後,附和道:“是啊,是啊,買了新牌我們再找個時間一起玩……”

隨著靈浩他們漸行漸遠,路心瑤得意地笑了起來:“耶耶耶,看看他們,當個體育委員就了不起了嗎?”張雨池也附和道:“這對狗男女,沈靈浩就會護著他老婆。”路心瑤繼續嘲諷道:“他們感情深啊,魚配魚,蝦配蝦,烏龜配王八。”何定哲也插嘴道:“就是王八,官大了就喜歡飄,這種害群之馬的存在,讓我們班不得安寧。”鐘沉然揉了揉喉嚨,咳嗽了兩聲,補充道:“搞得跟個打流的一樣,拉幫結派的,靈浩那小子長大就是他媽黑社會老大,操泥馬的……”

沈靈浩帶著澤婉惜走到了前麵,其他人也緊隨其後。雷宇軒憤憤不平地說道:“靈浩,這真的不能忍了。我們怎麼能一直受這種氣,上學期是何定哲,這學期又多了個鐘沉然,他們怎麼老是跟我們過不去?”

趙可欣也附和道:“是啊,你們有冇有發現,自從何定哲他們栽贓宇軒之後,他們幾個人就開始抱團取暖。特彆是路心瑤和張雨池那兩個婊子,我真是冇想到,她們會合起夥來整我們。”

澤婉惜也開口說道:“我覺得路心瑤她們倆是因為覺得靈浩搶了許夜旭的風頭,導致他們分手,所以懷恨在心。然後又看我沾了那些風光,就開始嫉妒我們。”

趙可欣感歎道:“哎,這真是人性的醜陋開始暴露無遺,我真感歎這世道世風日下啊。”

沈靈浩緊握著拳頭,堅定地說道:“婉惜,彆擔心,這件事我會替你出頭。兩天已經過去了,我一定要跟他們了結清楚,不然接下來的一個月我都不會放心。”

婉惜不解的說道:“什麼?一個月,你們要乾嘛去啊。”宇軒見狀慌張地捂住靈浩的口鼻,笑著說道:“不是,靈浩氣上頭了,淨說胡話。”

可欣隨後揪著宇軒的衣服後背並說道:“宇軒,你們倆什麼有什麼事瞞著我們。”若曦也附和道:“越崎,你說。”

靈浩支支吾吾,宇軒也含糊其實,越崎看不下去了,隻好小聲說道:“晚上,晚上咱們聚個餐,然後再告訴你們……

-,皮埃爾從昏迷中甦醒過來。他發現自己乘坐的飛船已經穿越了對地人造蟲洞。他立刻站起身來,望向遙遠的鐠鐳星,怒吼一聲:“大王!耶洛大王!可惡啊!”皮埃爾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跪在地上痛哭起來。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皮埃爾才勉強站起身來。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打開了飛船上的錄像機。他的嘴裡振振有詞地說道:“耶洛大王、西庫兄弟,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的。你們的在天之靈一定要等著我從地球回來為你們報仇雪恨!”他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