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朝李曉傑的頭部砸去。這一拳勢大力沉,但由於晶源的加持,靈浩並未感到任何疼痛。巨大的聲響讓周圍的一切都彷彿靜止了,李曉傑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得魂飛魄散,還好,等他回過神來才發現,靈浩隻是一拳砸向了他的旁邊。他掙紮著想要呼吸,但靈浩的手卻像鐵一般堅硬,讓他無法掙脫。靈浩的麵龐冷漠而堅定,他的聲音如同寒冰般刺骨:“記住你說的話,那兩個,爺的女人,敢動她,我下一拳就是你的狗頭,啊,聽到冇……”隨著他的話音...-

鐘沉然等人被叫到了教室外,江老師盯著他們問道:“你們幾個,去抱作業的時候有冇有看到誰動了我的抽屜?”何定哲有些心虛,支支吾吾地說道:“冇……有。”江老師眉頭一皺,顯然不滿意他的回答。

這時,鐘沉然突然開口了:“不是,老師,其實我看到沈靈浩和雷宇軒從您的辦公室裡出來過。何定哲是後來的,所以他冇看到人。”江老師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沈靈浩,雷宇軒?你確定是他們嗎?我來的時候好像看到他們幾個在圖書室自習呢。”

何定哲見狀,連忙附和道:“冇錯,老師,就是他們。他們平常不學習的,現在突然跑到圖書室去學習,正好老師您辦公室也在那層樓,您不覺得很奇怪嗎?”他說得振振有詞,彷彿親眼所見一般。然而他的話語中卻透露著一絲不可告人的陰謀與詭計,讓人不禁開始猜測這場考試風波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江老師微微蹙眉,覺得事情似乎並不簡單,於是沉思片刻後說道:“你們先回去,我去找他們問問。”言罷,他推開門,目光銳利地掃向沈靈浩和雷宇軒:“你們倆,出來一下。”沈靈浩和雷宇軒一臉茫然地走出教室,而何定哲等人則在背後竊竊私語,似乎在醞釀著什麼陰謀。

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江老師嚴肅地質問沈靈浩和雷宇軒:“你們到底去了我辦公室冇有?知道是誰動了我的桌子抽屜嗎?班裡有同學說你們中午去過我的辦公室。”

沈靈浩一臉無辜地解釋道:“老師,我們冇有啊。我和宇軒、越崎他們幾個在外麵吃完飯後,就回班收拾了書本卷子,然後一直呆在圖書室裡學習。”雷宇軒也急忙附和道:“對對對,老師您不信的話,可以問越崎和可欣她們。”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之際,何定哲突然心生一計。他急忙對李裕禾說道:“快,你想辦法把宇軒的本子撞掉,然後假裝發現答案。”李裕禾有些猶豫:“不是,為什麼是我啊?”何定哲瞪了他一眼:“這事因你而起,快去,彆磨蹭。”說著,他抓起李裕禾的一支筆朝宇軒的位置狠狠扔去。

然而,就在這時,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那支筆並未如預期般擊中宇軒的本子,而是偏離了軌跡,飛向了另一個方向。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江老師在內。

他疑惑地看了看那支飛偏的筆,又看了看一臉驚愕的何定哲和李裕禾,心中不禁生出了幾分疑惑。而沈靈浩和雷宇軒也趁機解釋道:“老師,我們真的冇有去過您的辦公室,更冇有動過您的抽屜。請您相信我們。”

李裕禾突然喊了一聲,“哎!艸。”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立刻吸引了全班同學的注意,紛紛將目光投向他。李裕禾心知不妙,尷尬之情難以言表,隻得硬著頭皮離開座位,半蹲著走過去,小心翼翼地撿起掉落的筆。趁著大家不注意,他故意將宇軒的作業本碰翻在地。

越崎見狀,立刻生氣地質問道:“你乾什麼啊?”李裕禾尷尬地解釋道:“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撞到的。”就在李裕禾正準備撿起作業本的時候,文凡在何定哲的示意下,故意高聲說道:“看,地上掉落了啥?”一時間,班裡的人紛紛圍攏過來,互相起鬨。

地理老師小李見狀,努力想要控製場麵,她說道:“你們圍在一起看啥啊?快回到位置上。”何定哲卻趁機大聲說道:“老師,這雷宇軒的作業本裡怎麼有答案紙啊?”

可欣疑惑地反駁道:“你胡說什麼啊,我看看。啊這,怎麼可能?”張雨池則不客氣地說道:“唉,你就彆幫他說話了,抄了就是抄了,怎麼啊?敢做不敢當。”

這時,門外的江老師聽到動靜,也連忙推門進來詢問:“怎麼了你們。”班長也開口說道:“老師,這答案紙找到了,夾在雷宇軒的作業本裡。”江老師拿起答案紙一看,正是自己丟失的那一頁,他立刻轉身對門外大聲說道:“你們兩個給我進來!李老師不好意思啊,我現在這有事要處理,您有冇有重要的東西要講?如果冇有的話,後麵的課我先替你上了。”

李老師無奈地笑道:“唉,冇有冇有,作業我都佈置了,現在在給他們自習。這樣吧,那我先走了,你們先把事情處理完。”隨著李老師的離開,教室內的氣氛變得更加緊張。江老師看著手中的答案紙,眉頭緊鎖,顯然這件事情並冇有那麼簡單。

江老師隨後又將雷宇軒的作業冊拿起,輕輕放到講台上,語氣嚴肅地說道:“沈靈浩、雷宇軒,我希望你們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今天,我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為了驗證你們的成績,我特地借了隔壁班老師的答案來比對,結果卻發現你們的進步異常顯著。

沈靈浩躋身全班前五,而宇軒也位列全班前六。然而,這樣的進步讓我感到疑惑,我不得不對你們的成績表示懷疑。”

“請你們告訴我實話,你們在考試或做作業時,到底有冇有抄襲?還有,這張答案紙為什麼會出現在你的作業本裡?”江老師的話語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威嚴,整個教室的氣氛瞬間變得壓抑而緊張。

所有同學都屏息以待,目光紛紛聚焦在雷宇軒和沈靈浩身上。兩人麵對江老師的質問,麵色各異,一時間竟無人開口迴應。

江老師語氣嚴肅地質問雷宇軒:“這張紙為何出現在你的作業本中?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若你無法說清,我會認為你擅自進入我的辦公室竊取答案。此行為十分嚴重,即便我不給予你處分,你也必須叫家長來學校,我需要與他們探討你的品行問題。”

雷宇軒滿麵委屈,一時語塞。這時,淩越崎挺身而出,為雷宇軒辯護:“老師,我發誓宇軒今天一直與我們在一起,他絕對冇有進入過您的辦公室。因此,這張答案紙的出現,要麼是有人故意陷害,要麼是他之前獲得的。但我深知宇軒的為人,他絕不會做出偷竊這種卑劣之事。”

可欣柔聲勸解:“老師,或許我們可以私下解決此事,我相信宇軒是清白的。”

張雨池卻不客氣地諷刺道:“可欣,你們是不是串通好了?一直在為他開脫,怎麼?成了護夫狂魔了?彆再狡辯了,越描越黑。”

澤婉惜有些動怒:“你什麼意思?這關你什麼事?你見過宇軒進辦公室嗎?冇證據就彆亂說。”

路心瑤不甘示弱地回擊:“澤婉惜,我們怎麼就不能說了?彆那麼囂張,用事實說話好嗎?這張答案紙隻出現在雷宇軒的書本裡,而且他們兩人平時成績倒數,現在卻突然躍居前幾名,你不覺得太巧合了嗎?”

澤婉惜堅定地說:“這不是巧合,這是他們努力的結果。”

張雨池嗤之以鼻:“嗬嗬,鬼纔信你。努力出來的成績?狗都不信。”

可欣怒道:“你罵誰是狗?”

路心瑤挑釁地笑道:“反正罵的又不是你們。”

澤婉惜終於忍無可忍,怒斥道:“嘴賤就閉嘴,彆整天陰陽怪氣地針對我們。”

路心瑤不甘示弱:“澤婉惜,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試試。”

雷宇軒急忙勸和:“好了好了,大家彆吵了。”

沈靈浩也鄭重聲明:“我發誓,宇軒絕對是清白的。而且,你們怎麼不查一查這作業本是誰發的?鐘沉然你們幾個,還有何定哲,我懷疑是你們在背後搞鬼。我中午就看到你們從江老師辦公室出來,拿著作業本,暗地裡搞我們算什麼本事?”

隨著這層關係紙被捅破,何定哲也開始反擊:“沈靈浩,你彆血口噴人。你們兩個一丘之貉,我們班裡誰不知道?不就是想考好點嘛,考差了我們也不會瞧不起你們,至於這樣嗎?有必要搞得這麼複雜嗎?”

雷宇軒憤怒地罵道:“王八蛋,我……”

江老師終於忍無可忍,他猛地一拳砸在講台上,憤怒地吼道:“夠了!你們當我不存在嗎?都給我閉嘴!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雷宇軒,明天把你的家長叫來學校!還有沈靈浩、澤婉惜、趙可欣,你們回去後每人給我寫一份情況說明,我會和你們班主任溝通的。

我若連你們都管不了,還做什麼老師!今天就這樣,散會!”話音未落,江老師便氣沖沖地摔門而去,恰好此時下課鈴聲響起。

雷宇軒心中委屈無比,眼眶中的淚水打轉,卻硬是不讓它落下。沈靈浩見狀默默回到座位,取出紙巾,一邊輕聲安慰著他,一邊朝門外走去。可欣和婉惜見狀也連忙緊隨其後。淩越崎見狀,拍了拍手說道:“行了,大家都散了吧。”

林陽嘉和龍易拉著越崎迅速跑了出去,關切地說道:“走,看看軒哥,我們相信他是清白的。”楚若曦和柯暄瑩也相互扶持著,朝婉惜和可欣她們的方向走去。

待靈浩他們離開後,何定哲得意地朝鐘沉然笑道:“看他們那慫樣,真是好笑。”許夜旭也走過來,拍了拍何定哲的背,低聲稱讚道:“你們做得真漂亮。”張雨池拉著路心瑤湊過來說道:“唉,還是你們聰明,今天真是大快人心。”

許夜旭提醒道:“噓,小聲點。”路心瑤卻不以為意:“怕什麼?難道你這個大班長還怕靈浩他們不成?”鐘沉然好奇地問:“對了,心瑤,你剛纔怎麼和婉惜她們撕破臉了?”路心瑤不屑地笑道:“切,怎麼了?我看她不順眼,她那種女人,在我眼裡連狗都不如……”

何定哲也跟著笑道:“哈哈,說得對!靈浩那條狗,今天真是讓我們大快人心啊!”

-正確率和字跡可能不太完美,但老江通常隻看一眼就蓋章,不會仔細檢查的。”可欣仍有些擔憂:“那你們怎麼辦?把作業本給我們了,你們交什麼?”宇軒安慰道:“放心,後麵的事不用你們操心。昨天謝謝你借我作業本,就當感謝你們哈哈。”靈浩補充道:“是啊,實在不行我們被老薑趕出去了,正好去廁所裡上號。”宇軒笑道:“哈哈,浩子你小子,這主意不錯。”澤婉惜目睹這一切,心中湧起一絲無奈,她剛欲開口,雷宇軒已迅速打斷了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