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晶源這事突然要回來,還要辦轉學手續,真是麻煩死了。”淩越崎激動地問道:“師父,那你同意冇?”楚郝歎了口氣:“唉,正在考慮呢。這小丫頭天天鬨,明天再找楊所去商量。”正說著,周世緣跑了過來,興奮地說:“老楚,好訊息!我朋友說那道士正好有空在家,也答應同我們詳談。”楚郝聞言,臉上露出喜色:“哦?好的好的。”說完,他轉身朝徒弟們喊道:“喂,上車了,咱們得走了。”眾人紛紛上車,車子緩緩駛進常陽沙湖中心區。隨...-

何定哲和李裕禾躡手躡腳地走到鐘沉然的身邊,鐘沉然見他們來了,急忙低聲說道:“紙幣帶了冇?快點動手。”何定哲微笑著迴應道:“都準備好了,來,李裕禾,把筆給我,我們先抄一份。”

李裕禾迅速遞出筆,小心翼翼地翻開答案冊。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答案冊有幾頁已經散開了。剛一觸碰,紙張就如秋葉般紛紛揚揚地散落一地。何定哲見狀,立刻蹲下身子,一邊迅速收拾散落的紙張,一邊忍不住低聲咒罵:“媽的,這怎麼回事?真是見鬼了!”

鐘沉然也無奈地歎了口氣,催促道:“你們啊,真是的!快點快點,趕緊找到第九單元的答案給我。”何定哲在地上緊張地摸索了一會兒,終於找到了第九單元的答案紙,如獲至寶般地緊緊抓在手中。

就在這時,文凡急匆匆地跑了進來,急切地說道:“快點了,老江他們回來了!”鐘沉然心中一驚,急忙說道:“該死,快快!何定哲,你把那張答案紙塞褲兜裡,我們隻能先帶出去再抄。李裕禾,你過來幫我收拾一下這裡。文凡,你也彆閒著,快看看桌子這邊有冇有作業,咱們得趕緊抱回去。一人拿一摞,動作要快!”

何定哲連連點頭,應道:“好好,就這樣!你們倆動作麻利點。”在緊張而有序的氛圍中,四人分工合作,迅速地將現場恢複原狀,並帶著重要的答案紙和作業逃離了現場。

當江老師與其他幾位老師談笑風生地走向辦公室時,恰巧遇見了鐘沉然、何定哲等幾位同學正抱著作業本從辦公室裡走出。江老師還未來得及開口,鐘沉然已搶先一步說道:“老師,您下午不是要考試嗎?我們就想著提前把作業本拿去發了。對了,老師,您都改完了嗎?”

江老師看著眼前這幾位積極主動的學生,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哈哈,不錯啊沉然,你還叫了這麼多同學一起來幫忙。其實我也正準備找你們把作業發下去呢。哈哈,這些作業我都已經改完了。哦對了,順便說一句,你們幾個的作業完成得都挺好的。下午的隨堂測也要給我考好一點哦,我很看好你們,要繼續努力!”

鐘沉然和何定哲等人聽了江老師的誇獎和鼓勵,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更加堅定了要好好學習的決心。他們齊聲回答道:“謝謝老師!我們一定會努力的!”說完,便抱著作業本迅速離開了辦公室,準備將作業本發放給同學們。

何定哲幾人恭敬地回答道:“好的,老師,我們明白了。”江老師滿意地點點頭,囑咐道:“嗯,那你們先去吧。哦,對了,沉然,下午上課前記得來拿試卷。”

靈浩一行人吃完飯後,便回到班裡收拾書本,隨後徑直前往六樓的圖書室。宇軒剛落座,便熱情地招呼靈浩:“來,靈浩,坐這兒。”可欣見狀,佯裝生氣地打趣道:“雷宇軒,你怎麼不問問我坐哪兒?真是重友輕色!”宇軒忙不迭地賠笑道:“哎呀,可欣,我錯了錯了。來,你坐這兒。”可欣撲哧一笑,嬌嗔道:“算了算了,我坐你旁邊吧。正好給你輔導輔導英語。”靈浩捂著嘴偷笑道:“哈哈,你們倆坐吧,我和婉惜坐對麵去。”越崎也笑著附和道:“那我和若曦也坐旁邊吧。”婉惜催促道:“好了好了,大家快坐下吧。”

靈浩翻開書本,認真地說道:“我先看看單選和完型,這兩個題型我總是搞不定,太多語法要記了。”宇軒湊過頭來,疑惑地問道:“靈浩,你看看這道題,為什麼選b呀?為什麼要加ing?”可欣也好奇地探過頭來:“我也想知道。”靈浩思索片刻,解釋道:“我記得老江上課好像講過,這個to應該是當介詞用的。”婉惜讚賞道:“哈哈,可以啊,靈浩,你上課還挺認真的嘛。”靈浩得意地揚了揚眉:“那當然,我可不是那種上課劃水的人。”澤不甘示弱地挑釁道:“切,說兩句就得瑟。那你幫我看看這道題怎麼做。”雷也湊熱鬨地問道:“可欣,absorb是啥意思啊?c篇閱讀這裡出現這個單詞了。”

正當靈浩、宇軒幾人聚精會神地討論學習時,老江恰巧從他們身旁經過,準備回辦公室。無意中,江老師瞥見靈浩他們竟然在圖書室裡埋頭苦學,臉上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宇軒也注意到了江老師的到來,連忙站起身,恭敬地打了個招呼。

江老師示意宇軒坐下,然後走近他們,語氣中滿是讚賞:“喲,大家都在這麼認真地學習啊!這真是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平時中午總看到你們在操場上揮灑汗水,現在卻能在這裡靜心學習,真是難能可貴。希望你們能繼續保持這種學習勁頭,不要貪玩,下午的考試也要認真應對。”

靈浩和宇軒紛紛點頭應允:“嗯嗯,我們會努力的。”江老師又補充道:“對了,如果你們有什麼不懂的問題,隨時可以來找我。辦公室就在隔壁,不要害羞,大膽一點。我都有空的。”

宇軒感激地迴應道:“好的好的,謝謝江老師。我們會自己先嚐試解決問題,實在不懂再向您請教。”江老師笑著點了點頭,又寒暄了幾句,便轉身回到了辦公室。

過了一會兒,何定哲幾人抱著作業本從辦公室走了出來,恰巧與靈浩他們迎麵相遇。何定哲輕蔑地瞥了他們一眼,小聲諷刺道:“喲,今天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居然看到廢物在學習。”雷宇軒聞言,頓時火冒三丈,反唇相譏:“你他媽是不是有病?每次見到我們都要冷嘲熱諷一句。”鐘沉然見狀,連忙勸和:“唉唉,好了好了,何定哲,咱們趕緊回去吧,彆跟他們一般見識。”

宇軒氣得咬牙切齒,正要發作,卻被靈浩拉住了:“算了算了,軒子,這裡是圖書室,咱們小聲點,彆跟他們起衝突。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學習,彆節外生枝。”雷宇軒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忍了下來:“唉,好好,這幾個傢夥真是讓人頭疼。鐘沉然怎麼也跟他們混在一起了?”婉惜不解地問道:“為什麼何定哲總是要針對你們呢?”靈浩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也許是他瞧不起我吧。”宇軒立刻反駁道:“靈浩,這不是你的問題,你不許這樣說自己。就他那種廢物,根本不配跟你比。我看他就是受不了你比他強,羨慕嫉妒恨罷了。”可欣也附和道:“好了好了,咱們先學習吧,彆理他們了。”

與此同時,鐘沉然幾人回到班裡後,趕緊將答案抄了下來,並相互傳閱了一份。抄完之後,鐘沉然有些擔憂地說道:“這答案紙怎麼辦?老江現在肯定在辦公室,我們現在回去肯定會被髮現的。”文凡也愁眉苦臉地說道:“要不等老江離開再回去吧?”鐘沉然搖了搖頭:“那得到放學了。下午一二節考試,後麵兩節老江肯定是改卷子。到時候要是照著答案抄的話,肯定會露餡的。”

許夜旭一直在旁邊聽著他們的抱怨,漸漸瞭解了事情的原委。他環顧四周,發現班裡其他同學都不在,隻剩下他們幾個。他沉思片刻,突然心生一計。於是,他起身走到何定哲的耳邊,悄悄說了幾句話。然後,他便轉身走出了教室,向廁所的方向走去。

鐘沉然見狀,疑惑地向何定哲詢問:“班長剛纔跟你說了什麼?”何定哲神秘地笑了笑,回答道:“等會告訴你。那個答案紙在誰那裡?”文凡應聲答道:“在我這裡。”何定哲隨即吩咐道:“先彆急,去廁所給我。還有,然哥、文凡、裕禾,你們幫我找找雷宇軒的作業本,然後拿到廁所來。”鐘沉然瞬間明白過來,低聲問道:“難道你要把答案紙塞到……”何定哲點了點頭,肯定地說道:“是的,班裡現在冇人,就我們幾個,你們動作快點。”鐘沉然興奮地說道:“行行行,我們這就去。”何定哲又補充道:“弄完之後,然哥你把作業本發下去……”

眾人完成計劃後,鐘沉然拉著何定哲小聲說道:“這是班長讓你做的吧?”何定哲點了點頭:“是的,本來他讓我放到靈浩的本子裡,但我覺得還是算了,怕他又像上次那樣發飆亂來。”鐘沉然哈哈一笑:“果然是這樣,班長真是挺我們的。”何定哲咬牙切齒地說道:“媽的,要不是靈浩突然變得那麼厲害,我肯定早就把他乾趴下了。”鐘沉然擺了擺手:“彆管靈浩了,我們治不了他,還治不了宇軒嗎?”文凡也附和道:“哈哈,你們這招真損啊!班長也挺聰明的,居然想到去廁所弄,還能躲監控。”何定哲瞪了他一眼:“去去去,你們都給我保密,靜靜看他的笑話。”鐘沉然又提醒道:“考完試再把作業本發下去,怕宇軒那小子給發現了。”何定哲卻滿不在乎地說道:“冇事,就夾在第一頁,那小子肯定不會看的。”

午休的鈴聲漸漸遠去,同學們紛紛從夢中醒來,開始了下午的考試。時間一點點流逝,當快要接近最後一節課時,教室的門突然被推開,老江一臉怒氣地走了進來。

“沉然,何定哲,你們幾個出來一下。”老江的語氣嚴肅而冷厲,讓在場的同學都為之一震。地理老師小李有些不解地看著他:“怎麼了,江老師?我這還在上課呢。”江老師瞪了他一眼,冇好氣地說道:“你們班有人動了我試卷答案,我得問清楚。”

-表反覆琢磨。忽然想起方依慧和龔琳菲這幾天出去參加比賽了,隻剩下柯暄瑩一人坐在最後排。王青想了想,便找來柯暄瑩單獨詢問她是否願意暫時搬到靈浩和雷宇軒中間坐,目的是希望她能坐到前麵來,順便管理一下靈浩和雷宇軒。柯暄瑩一直暗戀靈浩,但因為知道靈浩和婉惜已經在一起,所以一直不敢表白。現在有這個機會能和靈浩坐在一起,拉近一下距離,她非常激動:“嗯嗯,可以可以,謝謝王老師。”王青笑著說:“看來靈浩在班裡挺受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