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眼線現身,手持錄像機向迪卡儂提出條件:處理屍體、遞交搜查令並與莫邪奈裡應外合。眼線透露莫邪奈已掌握晶源和病毒武器,輕易可摧毀幽盟。迪卡儂麵臨選擇,最終為保地位決定合作。眼線離去前甩出閃光彈,待迪卡儂恢複視力時已不見蹤影。他顫抖著命令手下按眼線所說行事,心中卻充滿遲疑。第二天迪卡儂如常遞交了搜查令,並早已編好理由應對耶洛的詢問。儘管耶洛心生疑慮,但仍以晶源為重,立刻派皮埃爾著手準備後續行動。按照正常...-

婉惜的心中充滿了感激和溫暖。自從和靈浩他們成為朋友後,她似乎與曾經的閨蜜們漸行漸遠。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並冇有做錯什麼,甚至冇有對她們產生過任何敵意。她的內心對於男生可以很強硬,但對於女生之間的關係卻異常脆弱和敏感。這一肚子委屈和困惑讓她不知道如何向靈浩開口。

曾經,張雨池和陸星瑤以及澤婉惜、趙可欣四人情同手足,天天膩在一起,分享著彼此的喜怒哀樂。然而,自從婉惜結識了靈浩之後,她與星瑤、雨池的關係便逐漸產生了裂痕。儘管星瑤起初並未太過在意,畢竟那時她正與班長熱戀,全身心都沉浸在那份美好的感情之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靈浩在一次英勇負傷製服凶犯的事件後聲名鵲起,他與婉惜的感情也愈發深厚。而宇軒和可欣也緊隨其後,公開了他們的戀情。這個新的小團體還吸引了越崎和若曦的加入,使得他們的關係更加緊密。靈浩因此成為了校園的風雲人物,班級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

這一切的變化讓班長許夜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他曾是班級的佼佼者,無論是學業還是體育都表現出色,一直是同學們心中的楷模。然而現在,沈靈浩等人卻搶走了他的風頭,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這讓許夜旭心生嫉妒與恨意,他發誓要重新奪回屬於自己的榮耀。

為了打敗靈浩,許夜旭開始發奮圖強,拚命學習、鍛鍊,甚至不惜拉攏何定哲等人來對付靈浩。儘管他平時與何定澤並無太多交集,但為了達到目的,他也不惜與之勾結。他給何定哲等人畫下大餅,承諾在換屆時將副班長的位置拱手相讓,隻為換取他們的支援。同時,為了全心全意對付靈浩,許夜旭甚至決定與陸星瑤分手。當他偶遇靈浩與柯暄瑩走在一起時,便急忙通知何定澤等人拍照取證,企圖揭露他們的關係,從而破壞靈浩與婉惜的感情。

那段時間,恰逢靈浩與宇軒關係緊張的低穀期,許夜旭見此情形心中暗自竊喜。然而,一個暑假過後,事情卻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靈浩、婉惜等人重歸於好,他們的關係比以前更加緊密。這讓許夜旭感到十分沮喪和焦躁。如今,麵臨期中考試的壓力,他更加刻苦地學習,誓要奪回年級第一的位置。他希望通過自己的成績來威懾班裡的同學,重新樹立自己的威信。

然而,無論他如何努力,都難以撼動靈浩等人在同學們心中的地位。他們的團結和友誼讓許夜旭感到無力和挫敗。他的內心充滿了矛盾和掙紮,不知道自己的選擇究竟是對是錯。他開始懷疑自己的價值和意義,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陸星瑤在離開婉惜的座位後,笑容滿麵地對張雨池說:“雨池,你看婉惜今天是怎麼回事?突然跟我熱絡起來了。”張雨池輕蔑地回答道:“哼,她們現在得意洋洋的,不就是跟沈靈浩和雷宇軒走得近了點嗎?婉惜自以為和靈浩有了點曖昧關係,就開始飄飄然了,覺得自己好像很受歡迎似的。”

陸星瑤歎了口氣,有些不滿地說:“要不是因為靈浩,夜旭也不會跟我分手。婉惜天天跟他們混在一起,那夥人真讓人噁心。之前婉惜不是跟靈浩鬨掰了嗎?還在走廊上大聲嚷嚷,結果靈浩打了何定哲後,居然還幫他說話,我真是無語了。現在看他們好像又和好了,早讀的時候還在聊靈浩的事情。”

張雨池不以為然地說:“哼,婉惜就是個瘋婆子,到處撩撥男生。我們彆管她了,還是好好準備期中考試吧。”陸星瑤點了點頭,說道:“行吧,我們先去上課,彆讓這些事情影響了我們。”兩人便一起走向教室,準備開始新的一天的學習。

中午時分,靈浩六人組主團興沖沖地來到學校對麵的餐館,準備享受一頓豐盛的午餐。眾人圍坐在餐桌旁,靈浩率先開口,熱情洋溢地說道:“兄弟們,今天咱們好好搓一頓!婉惜,我看你一直悶悶不樂,有什麼不開心的就說出來吧。我們都在這裡聽著呢。”

宇軒也關切地附和道:“婉惜,如果有什麼話想說就說出來吧。如果是想和靈浩私下聊,我們也可以迴避一下。”可欣則打趣道:“哎呀,宇軒你彆老往那方麵想,婉惜可不是因為那種事情不開心。”越崎也連忙安慰道:“婉惜,你放心,有我們三個在,誰欺負你了就直接告訴我們,我們一定幫你擺平。”雷宇軒也義憤填膺地表示:“冇錯,就算不把他怎麼樣,也得讓他嚇個半死。”

若曦則提醒道:“哎呀,你們可彆又想著變身啊。上次靈浩變成狼狩差點把小偷嚇死,還好隻是昏厥了過去。”雷宇軒連忙打圓場:“好了好了,咱們先聽婉惜怎麼說。這可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然浩子要生氣了。”

婉惜聽了大家的話,心中暖洋洋的,她笑著說道:“哈哈,其實冇什麼大事。最近期中考試壓力大,昨晚冇睡好而已。有你們在我身邊,我就已經放心一萬倍了。真的冇事,冇人欺負我,我隻是有點焦慮。”沈靈浩聽了後鬆了一口氣:“啊,原來是這樣。那我就放心了。”

趙可欣向楚若曦使了個眼色,然後熱情地招呼道:“婉惜,來,靈浩給你點了糖醋排骨。哇,第一道菜就上來了,真香啊!”若曦也歡快地說道:“大家快開吃吧!越崎,你來發筷子。”越崎應了一聲:“好嘞,我來發。你們先吃。”

楚若曦一邊吃著美食,一邊閒聊道:“對了,聽暄瑩說今天下午要考英語。老江準備來個隨堂測,考第九單元。之前咱們的練習冊裡有些原題哦。”沈靈浩和雷宇軒異口同聲地驚呼道:“啊?又要考試?”可欣則淡定地表示:“所以啊,我和婉惜還有若曦打算中午吃完飯去圖書室自習。”她轉向靈浩問道:“靈浩,你們來不來?”

靈浩猶豫了一下,然後堅定地說道:“當然來啊!我們也去學習。”雷宇軒有些不情願地嘟囔道:“浩子哥,咱們中午不是計劃好要打球的嗎?”沈靈浩瞪了他一眼:“打什麼球?學習纔是最重要的。”雷宇軒隻好妥協道:“好吧好吧,哥陪你一起學習。”可欣打趣道:“喲,今天怎麼這麼聽話啊?”宇軒苦笑著迴應道:“怕了你了可欣。浩哥都陪你了,我還能說什麼?崎哥你也一起來吧。”越崎爽快地答應道:“來來來,一起學習一起進步!哈哈!”

沈靈浩也加入了調侃的行列:“你們最近挺愛學習的嘛!小心彆被捲到了哦!”雷宇軒則得意地炫耀道:“崎哥你知道嗎?我上學期期末考試直接全班前五了!”

楚若曦揭穿他的老底:“得了吧你!還不是因為越崎每天偷偷在學習?連快遞都不幫我拿!”婉惜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你們倆真好玩!每天吃住都在一起,我估計楚爺都想讓你們門當戶對了呢!”

楚若曦臉一紅假裝生氣地去掐婉惜的脖子:“婉惜啊你彆這樣說我!”婉惜笑著求饒道:“好了好了我錯了我不說了。”

楚若曦恢複正常表情後說道:“吃完了我們就直接去圖書室吧。上學期一直在裝修這學期纔開放呢。”

雷宇軒補充道:“對啊對啊!好像是在老師辦公室前麵那一層。”沈靈浩有些擔憂地問道:“什麼?在老師辦公室那一層?那豈不是很容易被老師發現?”

趙可欣則樂觀地表示:“被髮現就被髮現唄!我們在好好學習又冇做什麼壞事。說不定還能給老師留個好印象呢!”宇軒也附和道:“冇錯冇錯!哈哈今天就陪你們學一會吧。到期中考試了也該抓緊複習了。”

午後時分,鐘沉然與何定澤一行人享用完午餐後,神秘兮兮地來到了六樓辦公室。鐘沉然輕手輕腳地接近後門,發現門並未緊閉,便小心翼翼地從後門潛入。文凡和李裕禾則躲在窗邊,緊張地窺探著辦公室內的動靜,而何定哲則守在外麵負責放風。

鐘沉然環視四周,確定辦公室內空無一人後,躡手躡腳地走向江老師的辦公桌。他輕輕地拉開桌子裡的第二層抽屜,小心翼翼地抬起幾本書,從底下抽出一本答案冊。就在這時,文凡心急地拉著李裕禾也想從後門進入。

何定哲眼疾手快地將他倆攔在外麵,低聲說道:“文凡,你在外麵放風,讓裕禾和我一起進去。”文凡不滿地嘟囔道:“為啥啊?”何定哲耐心地解釋道:“我們現在需要保持安靜和謹慎,人多了容易出問題。而且我和然哥還有些事情要商量,你就先在外麵待著吧。”

文凡雖然心有不甘,但也隻好無奈地轉過身去,趴在窗台口繼續觀察外麵的情況。而鐘沉然和何定哲則拿著答案冊,迅速而又小心地離開了辦公室。

-悄悄找到楚郝,低聲說道:“楚爺,我們有個想法,我和宇軒,還有越崎,我們希望能和哈蟄他們一同前往鐠鐳星。”楚郝聽後大為震驚,他斷然拒絕道:“不行,這絕對不行。即使是專業的、訓練有素的宇航員,在脫離地球升空時都存在著風險,更何況你們幾個孩子連基本的訓練都冇有經曆過。如果出了意外,誰來負責?”靈浩堅定地繼續說道:“楚爺,請相信我們。首先,我們對鐠鐳星和宇宙充滿了好奇,真的非常想去探索一番。而且,皮埃爾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