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然晶源的啟動方法已經為大家所熟知,那麼現在,我想就鐠鐳狩的問題提出一個建議,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援。我們現在是一個團結的整體,肩負著守護這座城市數百萬居民生命安全的重任。麵對外來的、未知的鐠鐳狩威脅,我們必須做好全麵的防禦工作。研究所的核心任務,是尋找剩餘的五顆晶源,並篩選出五位合適的變身人選。我們將組建一支以消滅鐠鐳狩為使命的小隊——鐠滅小隊,他們將默默地為全城人民提供守護與幫助。王大局長將負責鐠...-

時光荏苒,轉眼間便迎來了離彆的前一天。靈浩早早地起床,拉著宇軒一同去往了學校,

在去學校的路上,靈浩輕聲對宇軒說道:“宇軒啊,今天我們要好好地和婉惜、可欣道個彆了。”宇軒笑著迴應道:“哈哈,浩子,我們一定會的。一想到接下來要一個多月見不到她們,心裡確實有些不捨。”

靈浩突然想起什麼,說道:“對了,今天是不是有運動會啊?”宇軒點了點頭,肯定地說:“是的,我記得通知上是這麼說的,運動會會開一天半,明天下午就結束了。”靈浩讚同道:“這樣安排挺好的,能擠出一些時間。”

就在這時,他們的目光被不遠處的一個身影吸引。靈浩眼前一亮,驚喜地喊道:“看,那是不是李裕禾?”宇軒順著靈浩的視線望去,也看到了李裕禾。他興奮地揮手喊道:“喂,裕禾,這裡,你今天也來上學了啊,快過來跟我們一起……”

何定哲和鐘沉然早早地來到教室,滿心期待地向許夜旭報名運動會項目。李裕禾、沈靈浩和雷宇軒三人從門口走了進來。

何定哲和李裕禾四目相對,不難發現那李裕禾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憤恨,他狠狠地瞪了鐘沉然和何定哲一眼,彷彿在宣誓自己內心的憤怒。沈靈浩則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氛圍,他率先對李裕禾說道:“裕禾,你知道嗎?王青把你的座位調到我們後麵了,現在你和嘉哥他們坐一起。”雷宇軒也附和道:“對啊,嚴謹那小子轉學竟然冇告訴我們。”李裕禾略顯驚訝地迴應:“啊?嚴謹轉學了嗎?”雷宇軒繼續八卦道:“可不是嘛,他這幾天冇來,班裡發生了不少事情呢。我跟你說,嚴謹他爹……”

何定哲小聲跟鐘沉然說道:“媽的,李裕禾那小子怎麼和靈浩宇軒那逼東西混在一起去了?”鐘沉然揉了揉眼說道:“切,真該死,讓他背下鍋怎麼了,那麼破防啊,為團隊犧牲一下不行嗎,現在賣主求榮了,切?”何定哲無奈地說道:“唉,那臭小子你是冇發現,他那眼神看我們就跟看仇人一樣。”

許夜旭說道:“好了好了,你倆快選,1000米長跑和100米短跑老班說了我們班男生必須有人選,你倆看看,短跑就4個名額不變,長跑又加了好多個,還有什麼助跑跳遠接力棒拔河,啥的,太多東西來,而且咱班除了嚴謹就你倆在行,不過上學期期末考居然給李裕禾那小子搶了第一。”

何定哲有些嘲笑道,“哈哈,你這麼一說,我還想起來了,上回啊被那個逼超了0.5s,不然是第一的,他還說是超常發揮,個表,真他媽賤。”鐘:“那次我們不是都感冒了,鬼流感真的是,就他走狗運,不過放心,這回咱們必拿下啊。”

隨著班級人數的逐漸增多,不少同學對李裕禾投以嗤之以鼻的目光。然而,沈靈浩、雷宇軒和越崎三人毫不猶豫地站出來為他解圍,使得李裕禾的心情稍微輕鬆了一些。

早自習結束後,班主任走進了教室,他要求大家安靜下來,然後宣佈道:“各位同學,今天和明天學校將舉辦運動會。具體的策劃工作將交由班長和沈靈浩負責。如果有同學想要報名參加項目,可以向班長和體育委員谘詢。咱們班現在正好缺少一個體育健將,李裕禾,既然你已經回來了,是不是應該為班級爭取一些榮譽呢?”班級裡頓時鴉雀無聲,沈靈浩和雷宇軒卻開始起鬨:“李裕禾,上啊!”王青見狀,也催促道:“班長,把報名錶拿出來讓大家看看吧。”

許夜旭輕聲地遞過報名錶,王青接過它,微微一歎:“今天運動會的項目名額又增加了不少,校長希望每個班級都能全麵參與。看來我們班級需要更加積極動員起來。短跑項目怎麼隻有兩個人報名呢?難道隻有何定哲和鐘沉然兩位同學跑得快嗎?”

沈靈浩笑著迴應道:“老師,原本是為李裕禾和嚴謹預留的名額,但嚴謹已經轉學了,而裕禾今天剛好回來。”王青點了點頭:“好的,那你們幾位最好一起訓練,特彆是靈浩作為體育委員,要起帶頭作用。希望大家能為班級爭光,給同學們留下好印象,不要分心於其他雜念。”何定哲和鐘沉然表麵上點了點頭,卻在轉身後對李裕禾投以不屑的目光。

王青繼續說道:“另外,班級需要收集20篇運動會加油稿。靈浩,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和班裡的同學商量一下,儘量讓那些不參加運動會的同學來撰寫……”

下課鈴聲響起,沈靈浩和雷宇軒迅速找到許夜旭,拿到了運動會的報名錶。何定哲在一旁冷眼旁觀,心裡不屑地嘀咕:“哼,你們兩個,給李裕禾灌了什麼**藥,讓他回學校了,還跟你們混在一塊。”雷宇軒瞪了他一眼,不客氣地迴應:“哼,我們可不像你,搞些背地裡的勾當。”

何定哲繼續挑釁:“哼,李裕禾呢?讓他去走廊,我有話跟他說。”沈靈浩堅定地說:“要說話可以,但我們在旁邊聽著。”鐘沉然也插嘴道:“關你們什麼事啊,這是我們朋友之間的事。”

李裕禾走了過來,看著眼前的狀況,他平靜地說:“冇事,靈浩、宇軒,我正好有些話想跟他們說。你們可以先迴避一下嗎?”宇軒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嗯,好吧,如果有事,隨時找我們。”

李裕禾剛步入走廊,何定哲便氣勢洶洶地衝上前來,手指幾乎戳到他的鼻尖,怒斥道:“李裕禾,你這是哪根筋搭錯了?竟然和沈靈浩他們攪在一起!”鐘沉然也附和道:“你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忘了我們以前怎麼幫你的?誰帶你上分,誰帶你贏?出去聚餐,難道還要你掏腰包嗎?”

李裕禾毫不示弱,他冷冷地迴應道:“你們還好意思說!尤其是你,鐘沉然,你們真的正眼看過我嗎?一直把我當成狗來使喚,你們真的覺得隻請我吃一頓飯就夠了嗎?每次出去吃飯,路上的車費,買水的錢不都是我出的?你們口口聲聲說我們是兄弟,但我告訴你,鐘沉然,你那一拳我記住了,總有一天我會還給你的。”

鐘沉然被激怒了,他一把抓住李裕禾的衣領,惡狠狠地威脅道:“你他媽想怎麼樣?”李裕禾毫不畏懼,他猛地一巴掌拍開鐘沉然的手,厲聲喝道:“把你的手拿開!”這時,沈靈浩聽到動靜,連忙拉住宇軒跑了出去,他探出頭來喊道:“喂喂喂,你們這是乾什麼?”

何定哲則冷冷地說:“好,既然你找人,那就去吧,李狗,你就和沈靈浩他們去混吧,忘恩負義的傢夥,我們進去吧然哥。”

鐘沉然也不屑說道:“切,行,你們就鬼混一起,李裕禾你彆到時候舔著狗臉求我們就行了。”

淩越崎聽到走廊上傳來的爭吵聲,立刻從班裡走出來,關切地問道:“怎麼了,浩子?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我們得趕緊搬凳子去操場了。”

靈浩擺了擺手,無奈的說道:“冇事,就是何定哲那小子跟裕禾在鬨脾氣,真是欠扁。”

宇軒介麵道:“還是因為之前那件事吧。”李裕禾點了點頭,眼神堅定地說:“宇軒,你放心,這件事我必須親自跟他們解決。不僅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公道,也是為了還你一個公道。”

靈浩拍了拍李裕禾的肩膀,勸說道:“裕禾,冇必要硬碰硬。宇軒和你都是我們的兄弟,如果他們敢來惹事,直接喊上兄弟們一起上就是了。”宇軒也附和道:“是啊,我們都是一個隊的了,以後還要麵對鐠鐳狩的人,還怕何定哲他們幾個?”

李裕禾深吸了一口氣,感激地看著靈浩和宇軒,“浩哥,真的非常感謝你們。之前我雖然跑得快,但到了運動會他們總是找各種藉口把我頂替掉。這次我真的不敢相信老王會直接把我預訂了。”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堅定和欣喜,“但無論如何,我都要為自己爭取一個機會。”

靈浩也笑道:“哈哈哈,說真的,我和軒子倆短跑真不行,就長跑還可以湊個數,裕禾哥的短跑,那可是頂尖水平,體育課我當時都震驚了,所以這必得給你安排一下。”

宇軒說道:“所以啊,必得跟我們班拿第一啊……”話還冇說完,澤婉朝他們喊道:“靈浩,彆笑了,幫我們拿椅子啊。”趙可欣也說道:“快宇軒你們幾個,有cp的幫幫忙。”靈浩笑道:“哈哈哈,好好好,來咯………”

-欣也緊隨其後,附和道:“是啊,是啊,買了新牌我們再找個時間一起玩……”隨著靈浩他們漸行漸遠,路心瑤得意地笑了起來:“耶耶耶,看看他們,當個體育委員就了不起了嗎?”張雨池也附和道:“這對狗男女,沈靈浩就會護著他老婆。”路心瑤繼續嘲諷道:“他們感情深啊,魚配魚,蝦配蝦,烏龜配王八。”何定哲也插嘴道:“就是王八,官大了就喜歡飄,這種害群之馬的存在,讓我們班不得安寧。”鐘沉然揉了揉喉嚨,咳嗽了兩聲,補充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