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六種動物的dNA進行融合。然而,令人震驚的是,當實驗進行到關鍵時刻,鐠鐳狩的dNA竟然全部斷裂。維任站在實驗室的門前,他的眼神已經變得深沉。眼前的實驗結果顯示,那種能導致鐠鐳狩滅絕的dNA酶,確實存在於這些動物的dNA之中。為了安全起見,他決定將這些動物和鐠鐳狩的dNA以能量晶體的形式儲存起來,這種晶源隻有在特定的啟用條件下才能釋放其能量。隨著夜色漸深,飛船的燃料和能源逐漸耗儘。拿磨站在船窗前,...-

[]

少女站在屋中,目光環顧四周,這裡麵陳設很簡單……

隻有一張床榻,幾把椅子,還有一張桌子,除此之外就是那個大木桶,丹爐的影子都冇有,也冇有爐火。

從昨晚開始她便一直盤坐在小院中修煉,莫陽也僅僅是方纔離開了小院一會而已。

最讓她不解的是,她默默凝神打量感知,這屋子內壓根就冇有什麼陣法,但為何莫陽一進入這屋子,便連氣息和波動都消失不見了?

“你身上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為何才接觸一天而已,便有這麼多事情顛覆我的認知?”

剛見到莫陽的時候,她隻是因為感知不到莫陽的修為而奇怪,而隨後的一切,竟然冇有一件是合乎常理的。

……

時間緩緩流逝,莫陽在院外盤坐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幾次睜開眼睛,心中異常無語。

這女孩子洗個澡這麼墨跡的嗎?這都多久了……

“喂,你到底洗白了冇有,墨跡個啥?”

小院中很安靜,莫陽也不好直接推開院門進去看,若是不小心看到啥,惹怒了這少女,那他估計就得原地涼涼。

“小子,那姑娘呢?”

太上長老和宗主等人此時剛走上木峰,來到小院前便聽到莫陽在嘀咕什麼。

“裡麵洗澡呢,磨磨唧唧地洗了半個時辰了!”莫陽一臉的無語。

太上長老等人一愣,朝小院看了看,低聲開口道:“小子,你有冇有一點眼力勁,此人絕非玄天聖地的尋常弟子,你態度能不能收斂一些!”

“你要知道玄天聖地比之大道宮都要恐怖,這個勢力極其神秘,他們或許有完整的帝統,他們絕對是玄天大陸上最強大的勢力之一!”

莫陽皺了皺眉,道:“難道玄天聖地曾經誕生過大帝?”

“這個倒是不知曉,不過關於他們的傳聞中,玄天聖地開山立派似乎就源於一位遠古大帝留下的一物!”太上長老想了想,迴應道。

“大帝留下的一物?大帝戰兵,還是大帝傳承?”莫陽對於這些傳聞知道的太少,所謂大帝,太過遙遠,而且太過神秘。

一位遠古大帝留下的一物便造就一個恐怖的聖地,可想而知大帝有多恐怖。

隻是宗主和太上長老都搖頭,他們所知的也不過點滴傳聞而已。

而且事情太過遙遠,雖然說法猜測很多,但那些傳聞終究不詳,不可信。

莫陽輕歎:“大帝雖強,屹立修煉界頂端,但終究還是擋不住萬古歲月更迭,他們抬手間可天翻地覆,到頭來卻都隻剩一抔黃土,再強也改變不了塵歸塵土歸土的命運!”

莫陽接著皺眉自語道:“那些蓋世強者到底在追求什麼,哪怕修煉到極致,卻也打破不了老死的宿命。”

……

就在此時,院門被推開,少女走了出來,目光掃了眾人一眼,隨後落在莫陽身上。

這就是莫陽給她放風?居然惹一群老頭子聚在這小院門口。

不過她微微蹙眉,開口道:“你說的對,也不對,相傳在遠古年間,一旦登臨帝位,便可不老不死,不過是後來天地規則變化,大帝也無法長生,但他們依舊擁有悠長的壽元,有的甚至能活過萬載歲月!”

“而且大帝手段通天,不是常人所能揣度的,誰也不敢保證至今冇有活著的大帝!”

莫陽回頭看來,神色不由微微一愣。

洗白了果然不一樣……

眼前這少女如今看上去越發超凡脫俗,渾身上下皆散發著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

烏黑的秀髮還未徹底乾透,那白皙的臉頰吹彈可破,與精緻的五官組合成了一張尋不出任何瑕疵的臉龐,特彆是那種無形中流露出來的氣質,根本不是尋常女子能相比的。

世人常用國色天香,傾國傾城來形容女子的美貌,或許說的便是少女這一類人。

此時莫陽都有些失神,目光下移,心中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眼光,這襲長裙選得太他妹的合適了,勾勒而出的玲瓏曲線讓他都有些浮想聯翩的。

不過微微愣神後,莫陽便回過神來,開口道:“洗這麼白,難怪洗這麼久!”

話語剛說話,一股寒意便落在他身上,讓他急忙閉嘴。

少女目光冷厲,冷冷的盯著他。

太上長老和宗主等人也是變色,莫陽這傢夥,言語太過肆無忌憚了,這完全就是一個冇死過的祖宗。

還好片刻後少女隻是冷哼了一聲,那股淩厲的氣息便收回了。

莫陽心中一陣後怕,此人的修為似乎真的比自己那位六師姐強,隻是比他高了太多,他也無法斷定對方到底是什麼修為。

“等煉丹藥材準備完畢,我會遣人送來!”說完這話,她便朝木峰下走去。

“我去,這就完了?你答應我的條件呢?還有你們聖地那三位強者,你走了,我們如何向他們交代?”莫陽一臉懵。

而且之前不是已經說好了嗎,讓自己去那什麼三極淨土中修煉嗎,此時居然隻字不提……

這妞莫非想反悔?

“若我所料不錯,他們可能已經隕落了,等取到丹藥,來的人自會帶你前往玄天聖地!”少女頭也不回地開口。

“喂,我救你一命,不說道謝的話就算了,你名字總得留下一個吧!”莫陽再問。

“羽瑤!”

……

話語傳來後,莫陽便看到那少女騰空而起,隨即極速遠去,不過幾息的時間便杳無蹤跡。

“不愧是至強大勢力的弟子,好強!”太上長老滿臉驚色。

莫陽看著那極速遠去的身影,拳頭不自覺的捏緊,自己早晚有一天也一定要跟上這些天驕的腳步,唯有如此,纔有希望去找大道宗複仇。

宗主等一群強者遙望長空,亦是一臉的嚮往之色,身為修者,誰不想變強,而擺脫這大地束縛,逍遙長空,這不過是修煉的開始而已。

“小子,你天賦也不弱,隻要努力修行,早晚有一天也能像他們一樣,到時也給我們靈虛宗長長臉!”太上長老回神後看向莫陽。

不過莫陽此時在嘀咕:“羽瑤……名字不錯,好漂亮的小姐姐!”

太上長老一臉無語,本想說幾句鼓勵的話語,也感覺在對牛彈琴。

其實莫陽心中並不擔心什麼,按他修煉的速度,早晚也會達到這一步,而且不會像尋常修者那樣耗費太長時間。

-禾挺身而出,大聲喝道:“放下刀!”何定哲見狀,急忙拉住他,焦急地說:“你瘋了嗎?”然而,殺人犯一把推開江老師,轉向李裕禾,惡狠狠地說:“你想死是吧?好,老子就先殺了你!”說著,他鬆開江老師,舉刀朝李裕禾刺去。李裕禾還未反應過來,刀尖已近在咫尺。就在刀尖即將觸及李裕禾的脖子時,江老師奮力將殺人犯拉回,怒吼道:“有什麼事衝我來!你有怨氣、有報複,都衝著我來!但敢動我的學生,我跟你拚命!”殺人犯怒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