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球大罵:“混蛋!!維任、卡迪斯、我和你們不共戴天!”此時,他們已經駛入了蟲洞,回頭望去,隻見單向蟲洞已經緊緊關閉。而那個逃脫的村民將外星人入侵地球並殘害地球人的傳聞傳得沸沸揚揚,引起了當地人們的極大恐慌。為了不驚擾皇上,當地負責調查此事的官員迅速封鎖了所有訊息,並將知情人員紛紛處決。唐朝的前任史官簡月,現任當地的村長,對於上級官員的處理方式感到不滿。他不願意讓真相被埋冇,於是秘密召集了村民,組建了...-

耶洛正與眾狩緊張地商討明日的作戰策略,忽然間,幾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劃破了寂靜,指揮部的玻璃在爆炸中化為碎片。外界隨即傳來混亂的嘶吼與慘叫,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皮埃爾反應迅速,一把拉住耶洛撲倒在地,同時緊急呼叫幽盟軍增援。其餘的大臣驚恐地望向窗外,隻見外麵已是滿目瘡痍。

莫邪奈站在邪盟軍隊的坦克上,囂張地朝指揮部大喊:“耶洛,立刻交出我們的人,否則對雙方都不利!”皮埃爾果斷地向副隊西庫下達命令:“快,帶耶洛王和長老們去地下室避難!”他一邊說著,一邊急匆匆地啟動了一級警報,召集所有的鐠鐳禁軍,準備迎戰。

然而,耶洛卻對西庫說:“你先帶其他人去地下室,不要管我,這是命令。”西庫猶豫道:“可是大王您……”耶洛堅定地打斷他:“聽從命令,快!”西庫無奈地點頭:“是……是的,你們幾個快跟我走!”

看著他們安全離開後,耶洛憤怒地衝向警衛室,猛地推開大門,大聲斥責道:“你們都是怎麼守門的?眼睛都瞎了嗎?敵人打進來了為什麼不發警報?”然而,他的話音戛然而止,隻見警衛室裡的幽盟成員一個個慘死在血泊之中,鐠鐳星的全部監控畫麵控製係統和防空陸地防禦係統也都已被摧毀。這突如其來的慘烈場景讓耶洛驚恐萬分,他雙腿一軟,癱倒在地。

緩過神來後,耶洛顫抖著站起身,手忙腳亂地接通了醫務室的電話,聲音嘶啞地喊道:“快來警衛室,這裡的幽盟成員傷亡慘重……”此時,警衛室內唯一倖存的成員掙紮著爬起身,向耶洛伸出求救的手。耶洛見狀,立刻掛斷電話,衝到那名成員身邊,焦急地說道:“醫生馬上就到,你一定要堅持住啊。”那名成員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氣喘籲籲地說道:“大王,快跑……迪卡儂和莫邪奈已經勾結在一起,他們要屠殺幽盟的所有狩……快跑……他們有晶……”話未說完,那名成員便斷了氣。耶洛痛苦地呼喊著,但卻無法挽回他的生命。

與此同時,西庫從後門衝出,目睹了迪卡儂等幾名幽盟兵正在瘋狂破壞車庫裡的軍車機甲。耶洛也向西庫發來了緊急通訊,確認了迪卡儂是莫邪奈的內應,正是他破壞了防空係統,殘忍殺害了防空室的幽盟成員。事情敗露後,迪卡儂凶相畢露,抄起武器向西庫撲去……

短短幾分鐘內,皮埃爾迅速召集了各路大軍趕到幽盟大門前。耶洛一邊緊急命令維修人員全力修複防禦係統,一邊嚴令皮埃爾堅守幽盟陣線,誓死保衛家園。

莫邪奈看著皮埃爾他們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不禁狂笑不止。德道羅緊握滅狩源槍,躍躍欲試地說道:“大王,讓我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然而,莫邪奈卻擺手阻止了他,“彆急,先陪他們玩玩,也讓我好好欣賞一下我們邪盟軍的實力。”科紮恩附和道:“大王向來喜歡深藏不露,而且大王的目標可是耶洛。”莫邪奈眼中閃過一絲陰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冇錯,還是你懂我。耶洛曾經如何對待我,現在我要加倍奉還。”

幾十年前,莫邪奈還隻是幽丘的一個小商販,一家五口人擠在狹小的屋子裡,生活拮據。他微薄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起家庭的重擔,看著家人因貧困而受苦,莫邪奈心如刀絞。為了改變這一切,他毅然決定鋌而走險,轉入地下交易。白天,他依舊在攤位前忙碌,夜幕降臨後,他便開始走私槍支、彈藥以及毒品,一步步踏上了這條不歸路。

隨著時間的推移,莫邪奈發現黑市交易帶來的財富迅速累積,他的家境因此逐漸富裕起來。然而,當他的家人得知他涉足黑市行業後,紛紛苦口婆心地勸他收手。儘管莫邪奈表麵上答應,但私下裡仍然繼續從事著非法的勾當。

莫邪奈的野心不斷膨脹,他的生意不再侷限於軍火和毒品交易,甚至擴展到狩口買賣和器官交易。不久之後,他的黑色產業鏈迅速蔓延至其他七個國家,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地下網絡。

就在此時,幽盟狩王換屆選舉即將到來。按照幽盟的慣例,各國民眾將對候選狩王進行投票,票數最多者將勝出。當時的耶洛還是幽丘的首領,為了爭取更多的選票,他決定徹底剷除盤踞在八國的地下產業鏈。

八國的民眾對莫邪奈等人的黑色產業早已深惡痛絕,他們的親朋好友都深受其害。因此,當聽說耶洛準備大舉清洗幽盟的黑產時,民眾們紛紛選擇支援耶洛,加入他的陣營。

耶洛剷除黑產的訊息很快傳到了莫邪奈的耳中,同時耶洛還掌握了大量證據,準備對莫邪奈等人實施抓捕。

這讓莫邪奈陷入了恐慌,因為他曾經花費巨資買通了幽盟的政府官員,以為自己可以在黑白兩道暢通無阻。然而,事實卻讓他大失所望,那些曾經收受過他賄賂的官員紛紛倒戈相向,將他出賣。與此同時,黑產的其他勢力也急於與莫邪奈劃清界限,甚至將所有罪證都指向了他。

當時的皮埃爾是幽丘國的衛兵隊長,而西庫則是他的副手。兩人手握幽丘**隊的大權,莫邪奈曾試圖通過向他們輸送大量錢財來打通軍政關係,但卻遭到了這兩位心存正義的軍官的堅決拒絕。

皮埃爾和西庫不僅冇有被金錢所誘惑,反而順藤摸瓜,蒐集到了莫邪奈犯罪的確鑿證據。然而,就在他們準備將莫邪奈繩之以法之際,莫邪奈的哥哥卻挺身而出,將所有的罪行都攬在了自己身上,並因此被捕入獄。不久之後,他在獄中慘遭毒手,命歸黃泉。

莫邪奈得知哥哥的死訊後,怒火中燒,誓要親手報複皮埃爾和西庫。他精心策劃了一年之久,終於找到了一個機會,將西庫的弟弟和皮埃爾的妹妹一同綁架,並販賣到了遙遠的虛辰海。

隨後,他又指使黑市醫生悄悄地將這兩個無辜的孩子殺害,並摘取了他們身上的器官。為了確保自己的罪行不被髮現,莫邪奈還殘忍地銷燬了這兩個孩子的屍體,並殺死了所有與此事有關的證人。

多年以後,皮埃爾和西庫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找到了他們各自兄妹的骸骨。然而,由於缺乏直接證據,他們無法將凶手繩之以法。這起案件也成了幽盟未解的十大謎案之一,引起了各大新聞媒體的爭相報道。西庫的母親在得知兒子的死訊後悲痛欲絕,最終選擇了上吊自殺;而他的父親也在不久後遭遇車禍身亡。

雖然皮埃爾自幼便是孤兒出身,但他的妹妹卻是在孤兒院相識的知己。儘管兩人冇有血緣關係,但多年來卻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如今麵對妹妹的慘死,皮埃爾感到無法釋懷。他和西庫共同發誓,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凶手並將其碎屍萬段以解心頭之恨。

直到如今,揭露莫邪奈罪行的證據終於被一一挖掘出來,包括當年那起凶殺案的唯一倖存者兼目擊證人也勇敢地站了出來,提供了關鍵的證詞。西庫在得知這一訊息後,立刻與皮埃爾找到了這位目擊證人。經過一番詳細的瞭解,他們才得知了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

原來,目擊證人的兄長當年曾參與過一起器官販賣案件,而那兩具屍體正是莫邪奈所提供的。不久後,他的兄長突然往家裡寄回了一大筆錢,但緊接著的第二天晚上,他們全家就遭到了刺客的暗殺。

幸運的是,他的兄長提前將他鎖在了地下室裡,從而使他逃過一劫。然而,透過門縫,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家人一個個被殘忍殺害,自己卻無能為力。從那一刻起,他便在心中發誓要向凶手報仇。

現在,隨著指向莫邪奈的犯罪證據越來越多,這位目擊證人終於鼓起勇氣站了出來,並決定加入耶洛的陣營共同對抗莫邪奈。

當一切真相大白後,西庫和皮埃爾帶領著衛兵團團包圍了莫邪奈的家。儘管耶洛曾下令要活捉莫邪奈,但出於深仇大恨,西庫在憤怒之下違抗了命令,下令士兵對莫邪奈的家進行猛烈的轟炸。皮埃爾見狀急忙製止了火力,隨後率領一隊狩衝進了莫邪奈的家中。然而,當他們破門而入時,卻發現莫邪奈已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地淌著鮮血,而他的家人則在轟炸中不幸喪生。

莫邪奈的落網標誌著幽盟多年懸案的終結,那些深受其害的人們終於得以平息怒火。耶洛因此成功當選為幽盟狩王。儘管他本想將莫邪奈處死,但考慮到誤殺了莫邪奈的家人以及外界輿論的影響,耶洛決定先將莫邪奈關押九十餘年,並冇收其全部財產。

目睹家人慘死的莫邪奈心中充滿了無儘的憤怒和複仇的火焰。他發誓要讓所有得罪過自己的人付出代價,誓言屠殺儘幽盟的全部狩,除掉耶洛和皮埃爾,讓整個鐠鐳星臣服於他的腳下。

在獄中,莫邪奈屢次遭到仇敵的毒手,但幸運的是,他的獄友哈蟄一直守護在他的身邊,為他擋下了無數次的危險。因此,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兄弟情誼。在哈蟄的幫助下,莫邪奈偶然間瞭解到了晶源的秘密。儘管他之前曾聽說過關於晶源的傳聞,但哈蟄的朋友賴斯的研究卻讓他確信了晶源的存在。從那時起,莫邪奈下定決心要獲取晶源,研製出病毒武器,以實現他製霸鐠鐳星的野心。

如今,莫邪奈率領著邪盟大軍兵臨城下,準備一舉殲滅幽盟勢力。儘管他讓迪卡儂破壞了陸地海洋防禦係統,但耶洛仍然拚儘全力在短時間內手動修複了防禦設施控製係統,並啟用了備用電源。他召喚出幽盟全部的飛機、坦克和大炮,準備與邪盟展開一場殊死搏鬥。

-擔憂:“越崎,靈浩昨天回去了嗎?我今天給他打電話一直打不通。”淩越崎回答道:“哦,對了,忘記告訴你了。靈浩今天早上冇去上課,我師父讓他去一個熟人那裡了。我正準備叫車過去。”宇軒心中一動,說道:“那你一個人去嗎?”淩越崎:“嗯,怎麼了?”宇軒毫不猶豫地說:“我也想去,我們拚車去吧。我也很關心靈浩的情況。”淩越崎有些驚訝:“你去?你今天不上課了嗎?”宇軒堅定地說:“不上了,為了兄弟。”淩越崎笑了:“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