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靈浩彷彿聽見了一縷微弱的求救聲,那聲音如同霧中的行者,模糊而又真切。突然,那聲音的主人轉身朝他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隨後瞬間變幻成了一個恐怖的鐠鐳狩。靈浩被這突如其來的恐怖景象驚醒,他的心跳如雷鳴般急促,雙眼直直地盯著床頭的晶源,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並未將晶源歸還給楚郝,這個決定一直在他心中引發著矛盾和掙紮。其實,在前一晚,靈浩也看到了那段視頻,他一眼就認出了那個鐠鐳狩的身影。但是,恐懼如同無形的...-

納爾與賴斯率領殘軍逃回鐠鐳星軌道上,隨後納爾立刻以哈蟄之名緊急聯絡莫邪奈:“首領,我是納爾,已成功奪回晶源,請您速派精銳前來接應,以防幽盟……”莫邪奈打斷他:“晶源不容有失,你必須確保它完好無損。至於幽盟,我已暗中癱瘓了他們的防空係統,你們直接前往虛辰海基地,他們短時間內無法追擊。”納爾應允。

歸途中風平浪靜,納爾與賴斯順利抵達虛辰海基地,卻隻見莫邪奈一人前來迎接。他掃視二人,眉頭微皺:“納爾,哈蟄何在?”納爾心知不妙,瞬間掩麵含淚,瞥向賴斯:“哈蟄他……為了掩護我們撤離,與地球人同歸於儘了。”莫邪奈震驚之餘,轉向賴斯求證,得到的同樣是沉痛的肯定。

莫邪奈仰頭閉目,長歎一聲:“哈蟄,我的好兄弟,願你安息。我低估了地球人的實力,但此仇必報。待我征服鐠鐳星,必將揮師地球,為你複仇,讓全世界為你的犧牲陪葬。”

言罷,他轉向納爾,神色恢複冷峻:“晶源在哪?”納爾伸手製止正要交出晶源的賴斯,直視莫邪奈:“首領,我們之前的約定……”莫邪奈微微一笑:“放心,賞金一分不會少。去找布依爾領取吧。”

納爾聽到這句話後,終於放心地將裝有晶源的盒子遞到莫邪奈的手上。莫邪奈戰戰兢兢地打開盒子,眼前映入的是三顆閃耀著亮晶色的寶石,精緻的紋理、光滑的表麵和暗淡的色彩展現出完美的質感。

莫邪奈激動地吼道:“我終於見到了傳說中的完美晶源,哈哈哈哈哈哈!”然而,他隨即意識到不對勁,按傳聞應該是六顆晶源纔對。於是他連忙問納爾:“其他三顆晶源呢?”

納爾有些委屈地回答:“還有三顆晶源我們冇能搶到,仍在地球人手中。”莫邪奈說道:“廢話,不過也怪不得你們,至少帶回了三顆。”他轉身對其他手下說道:“傳令下去,讓所有虛辰海的狩在虛庭延集合,我要宣佈晶源之事。”

正當他們沉浸在喜悅中時,耶洛率領鐠鐳禁軍的護衛隊堵在虛辰海基地門口,高聲叫喊道:“莫邪奈,把你小弟交出來吧。”

莫邪奈匆忙吩咐手下將晶源送至虛辰病毒研究所,隨後拉著賴斯、納爾等人前去基地門口對質。納爾和賴斯不願前往,反而希望老大可以包庇他們,可莫邪奈卻絲毫不留情麵,甚至派手下給他們五花大綁,隨後便將他們押運過去。

莫邪奈緩緩的打開門,耶洛便說道,“莫邪奈,誰給你的膽子,敢黑幽盟的係統啊。”

莫邪奈說道:“喲喲這,帶這麼多兵啊!不過怎麼是護衛隊啊,你們正統軍去哪了?”耶洛繼續說道:“你管不著,跟你說幸虧我們讓係統恢複的快,不然就讓你們給消除記錄了,怎麼給你小弟接風啊?”

莫邪奈笑著說道:“哎呀,小弟回來,大哥得接下風啦,還有誰讓你們給你們的黑客開那麼低的工資?不如帶人到我們這來工作,付你雙倍的錢。”

耶洛吼道:“彆給我扯,你信不信我讓你們全部狩給斃了,先不談你黑客的問題,反正按照法律輪不到你負責任,至於你剛接風的小弟,你知道他們犯什麼罪了嗎?啊?平常小打小鬨,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回按照鐠鐳法私自擅闖太陽係,而且和晶源沾邊的話,你們全得判死刑,而且你知不知道這種東西有多危險?搞不好我們全球的狩都滅絕。而且納爾和賴斯倆炸了我們飛船基地,你知道我們死了多少位隊員嗎?損失了多少物力人力還有資本嗎?所以今天你必須給我把他們交出來,不然你們就做好開戰的準備吧。”

莫邪奈看著耶洛,又望向納爾和賴斯,不想把事情鬨大,況且現在還在關鍵時期,可不能讓他們發現自己們已經拿到晶源了,於是便假裝無奈說道:“好吧,這事可不能怪我,他們自己要闖太陽係的。”

說罷便命令小弟們把納爾和賴斯給推搡出去,賴斯和納爾都愣住了,他們拚命掙紮的說道:“老大,不是,不是你讓我們去的啊。”

納爾拚命的說道:“老大,我…”莫邪奈打斷了他們,轉身對耶洛說道:“老耶,他們隻是進去了太陽係蟲洞,有冇有去地球我們不知道,有冇有拿到晶源我們更不知道,不過他炸燬了你們飛船基地確是其真。

莫邪奈轉身給納爾一記重拳,掐著它的脖子大聲吼道:“你們怎敢做出這樣的事,還敢帶我下水,老耶你也知道我們雖然平常乾一些不合法,不合規的事,該處罰的處罰,但是你們炸了幽盟的飛船基地和軍火車,殺了他們的人,甚至闖太陽係闖地球而且想拿晶源,甚至要滅絕種族,這麼冇有道德底線的滔天大罪,我肯定不會去犯啊,如果查清楚他們有這想法和舉動,該怎麼判就怎麼判?我絕對不會包庇和乾預的。”

隨後悄悄在納爾耳邊對他說道:“彆破壞我計劃,等事成之後會把你們搞出來,膽敢透露一點風聲,你們死路一條。”

耶洛見狀大聲說道:“莫邪奈,你對他們說什麼。”莫邪奈說道:“冇有莫邪奈緩緩地推開門扉,耶洛的語氣立刻如寒風般凜冽,“莫邪奈,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竟敢對黑幽盟的係統下手。”

莫邪奈卻輕鬆地迴應,“哎呀,看看這陣仗,帶這麼多兵馬來,怎麼不見你們正統軍的影子,反倒是護衛隊來了?”

耶洛眉頭一皺,“這你不必知道。要不是我們及時恢複係統,差點就讓你們的陰謀得逞,消除了所有記錄。你這是在給你新收的小弟們接風洗塵嗎?”莫邪奈嘴角一揚,“正是如此,大哥自然得好好款待小弟們。話說回來,你們給黑客的待遇也太差了吧?不如讓他們來我這邊,我保證待遇翻倍。”

耶洛怒喝一聲,“少給我來這套!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們全部被狩軍拿下?先不說你黑客的事,按照法律你也脫不了乾係。至於你那些新收的小弟,你知道他們犯了什麼罪嗎?平常小打小鬨我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次他們竟敢違反鐠鐳法,私自擅闖太陽係,還和晶源扯上了關係,你們全都得判死刑!你知道這種東西有多危險嗎?稍有不慎,我們全球的狩軍都得遭殃。而且,納爾和賴斯還炸了我們的飛船基地,你知道我們損失了多少人力物力嗎?”

莫邪奈心中一緊,但表麵仍保持鎮定。他瞥了一眼納爾和賴斯,深知此事不能聲張,特彆是在這個關鍵時刻,絕不能讓他們發現自己已經得到了晶源。於是,他無奈地歎了口氣,“好吧,這事我也冇辦法。他們自己要闖太陽係,我也攔不住。”說著,他命令手下將納爾和賴斯推了出去。

賴斯和納爾驚愕不已,他們掙紮著喊道:“老大,不是你讓我們去的嗎?”納爾更是急切地辯解,“老大,我……”然而,莫邪奈卻打斷了他們的話,轉身對耶洛說:“老耶,你也知道,我們雖然平時乾些不合法的事,但該處罰的我們也從不手軟。他們這次闖了太陽係蟲洞,具體去了那裡我們也不清楚。不過,炸燬你們飛船基地的事確實是他們乾的,我也絕不姑息。”說著,他猛地轉身給納爾一拳,掐著他的脖子吼道:“你們竟敢做出這種事!還想拉我下水?老耶你也知道我們的底線,這種滔天大罪我們絕對不會去犯。如果他們真有這樣的想法和舉動,該怎麼判就怎麼判,我絕對不會包庇他們。”

隨後,他低聲在納爾耳邊警告道:“彆破壞我的計劃,事成之後我會想辦法救你們出來。但如果你們敢透露半點風聲,就隻有死路一條。”耶洛見狀大聲質問:“莫邪奈,你對他們說了什麼?”莫邪奈連忙擺手,“冇什麼冇什麼,我隻是告誡他們彆再有晶源的想法而已。”說著又示意了一下賴斯。賴斯立刻會意不再掙紮。

耶洛苦笑一聲說道:“希望你們好自為之吧。記住我說的話:晶源的事你們彆再有任何想法了永遠也彆想!”然後他對鐠鐳禁軍的副隊長下令道:“把他們幾個還有同去的狩軍全都拷上帶回囚船去!”

-頭作用。希望大家能為班級爭光,給同學們留下好印象,不要分心於其他雜念。”何定哲和鐘沉然表麵上點了點頭,卻在轉身後對李裕禾投以不屑的目光。王青繼續說道:“另外,班級需要收集20篇運動會加油稿。靈浩,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和班裡的同學商量一下,儘量讓那些不參加運動會的同學來撰寫……”下課鈴聲響起,沈靈浩和雷宇軒迅速找到許夜旭,拿到了運動會的報名錶。何定哲在一旁冷眼旁觀,心裡不屑地嘀咕:“哼,你們兩個,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