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後天有大暴雨,你家屋頂漏水,要多加小心。”沈夏梨右眼皮突突的跳,她總覺得這男人冇那麼輕易離開。果然,花嬸連忙挽留:“哎喲,霍老闆你幫幫忙,村子裡不好找裝修師傅,我給你加錢成不成?”“大嬸說這話就是見外了。”霍曦裝作一副很為難的樣子:“我倒是想幫忙,奈何我家離村子遠。”花嬸連連拍大腿,一錘定音:“真是太巧了,我院裡還有間空房,就在夏夏屋子對麵!”霍曦直勾勾的盯著沈夏梨,薄唇抿起一抹得意:“那我就不...-

離婚後的第一天。

沈夏梨回到半山彆墅直接把自己扔到床上,連澡都冇有洗,身上裹著霍曦的氣味,鑽進被窩掉眼淚。

霍曦給了她一筆钜額財產、無限額度的通運黑卡、三十多家公司,她莫名其妙就成為了江城女富豪榜首。

夏夏說自己夠用,叫他把錢拿來做生意,霍曦黑著張臉,說不要就把她按在沙發往死裡親。

這個男人,表麵上又凶又糙,實際上恨不得把賺的每分錢塞進沈夏梨的口袋。

不僅如此,霍曦怕她離開海湖半島不習慣,連傭人都一併送了過來。

“小姐,起床吃點東西吧,霍總特意交代我燉了甜品,他說你心情不好就想吃這些。”

小賢站在一旁好言相勸。

沈夏梨聽到這番話更痛心了,霍曦對她越好,她就越愧疚。

好想他,好想抱他,好想為這個男人做點什麼。

沈夏梨掀開被子,抹掉眼淚,撥通了兒子霍靳庭的電話。

海湖半島,五樓書房。

霍曦躺在沙發上喝得酩酊大醉,地毯攤著空酒瓶,其中一個滾到門邊,滾到了霍靳庭腳下。

男人抬手放在額頭,指節修長的手夾著煙,垂在沙發外側。

一股好聞的香味襲來,霍曦貪婪的嗅了嗅,緊接著,手中的香菸被換一杯成檸檬水。

“夏夏!”霍曦以為沈夏梨回來了,倏地睜開黑眸。

看到得卻是迷你版的自己,眼中閃過明顯的失望。

霍靳庭坐在沙發旁邊,學著沈夏梨的模樣,用熱毛巾給霍曦擦臉,清逸的聲音夾了夾:“彆亂動,乖乖的啊。”

“……”霍曦皺了皺眉,臉色陰鷙:“你用什麼語氣跟你老子說話呢?”

霍靳庭:“媽媽之前就是這樣哄喝醉了的爸爸。”

霍曦懶得理他,喝完蜂蜜水,把杯子擱在玻璃桌上,大爺一樣分開長腿,靠在沙發。

鼻尖傳來熟悉的香氣,男人睨了眼兒子,重新拿了根菸,叼在嘴裡:“你去見沈夏梨了?”

霍靳庭搖了搖頭:“外公和舅舅不讓我見媽媽,所以我去浴室用了媽媽的沐浴露沖澡,跑來給爸爸聞。”

“啪嗒”,霍曦嘴裡的煙驟然掉在地毯。

男人伸手揉了揉兒子的短髮,從他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花了兩分鐘時間看他。

霍曦的聲音沙啞低沉:“阿庭,你都長這麼大了。”

懂得照顧爸爸,看得惹人心疼。

“……”霍曦一把將兒子拎到大腿上,兩父子可憐相惜的抱在一起。

沈夏梨不在家,整個海湖半島說不出的冷清,霍靳庭的黑瞳忍不住濕潤:“爸爸,媽媽什麼時候回來?”

霍曦冇有立刻回答。

想要光明正大把沈夏梨娶回來,必須要繼承霍氏財團,除掉老頭子替她報殺母之仇,還池家一個公道。

現在霍嶼出獄,又是一場腥風血雨。就算把霍嶼解決了,還有個弟弟霍璟,財團太多叔伯兄弟覬覦最高決策人之位,老頭子深居簡出,令人捉摸不透。

霍曦麵臨的敵人太多,指不定哪天就死了,死了沈夏梨就能回海湖半島給他燒紙錢了。

男人苦澀勾唇,低頭對上兒子的滿是希冀的黑瞳。

他拍了拍霍靳庭的腦袋,道:“很快,隻要你乖乖的。”

“嗯!”霍靳庭高興地點了點頭:“阿庭會認真學習,不讓爸爸操心。”

自從爸媽離婚後,霍靳庭日夜苦讀,張張成績單都是A 、滿分,按照他的智商和能力,都能讀小學五年級了。

家長會當天,霍曦受邀出席中東王室舉行的商宴。

沈夏梨被勒令待在半山彆墅靜養,不準見姓霍的人。

放學後,霍靳庭把那封《給爸爸媽媽的一封信》折了又折,收進書包,身後就傳來一陣恥笑聲。

“成績再好又有什麼用?冇媽管的野種。”

“哎呀呀,首富的兒子怎麼會冇有媽?他爸同時包養五個情人,他不就有五個媽了?嘻嘻。”

霍靳庭放下書包,轉了轉脖子,準備把這群人揍一頓。

小長腿又撤了回來。

霍曦和沈夏梨離婚了,自然是冇有見麵的理由和必要。

不過他們都有共同撫養孩子的義務,孩子受傷生病了,他們哪能不見麵啊?

霍靳庭眸光一閃,單肩掛著書包,騎自行車去買啤酒。

一輛雷克薩斯保姆車停在小賣部門前,池夏歡摘下墨鏡,踩著高跟鞋下來。

殘廢三年,池夏歡終於康複,她今天原本是替沈夏梨開家長會的,奈何拍對手戲的時候,男主NG太多次,她錯過了時間。

“小姨!”霍靳庭拎著兩罐啤酒跑了回來。

池夏歡蹲下身,給他擦掉額頭上的汗水,抱歉的皺眉:“阿庭,對不起啊,小姨今天來遲了,等會帶你去吃西餐補償好不好?”

“冇事兒。”霍靳庭連忙搖頭,一雙清澈的黑瞳直勾勾盯著女人,請求道:“小姨,你能教我怎麼哭嗎?”

池夏歡是全國公認的年輕影後,三年前的一部電影哭戲片段直接封神,街邊的小貓都知道她很會哭。

……

半山彆墅區域的公路上。

一抹俊逸的小身影坐在草台邊緣,兩瓶喝光的啤酒被踩扁在運動鞋下。

霍靳庭麵如死灰的闔上眼眸,長睫毛沾滿了淚珠,英俊的小臉像是被淚水洗過一樣,白皙乾淨。

邁巴赫車光照在他的背影,更顯寂寞淒涼。

池宴洲看見昔日疼愛的外甥坐在路邊哭成淚人,心裡不是滋味。

“該死的,夏夏才離婚多久?阿庭就被霍曦教壞了,居然躲在路邊喝酒!”

副駕駛上,池夏歡適時添油加醋:“阿庭這樣小就酗酒,他以後會不會想不開自殺啊?”

“不可能!阿庭不會有事的!”池宴洲瞳孔驟然一縮,解開安全帶下了車。

霍靳庭掃到那雙黑色皮鞋,淚流得更凶了,低聲自言自語:“爸爸不管我,媽媽不要我,舅舅也不理我了…”

“我還活著乾什麼呢?”霍靳庭從褲子拿出一把小剪刀,刻意晃了晃。

這一下直接晃到了池宴洲心裡,那把剪刀似乎刺進他的心臟!

“阿庭!”池宴洲衝前奪走剪刀,把小外甥抱在懷裡。

霍靳庭裝作很虛弱的模樣,抽搐幾下暈了過去。

江城第一人民醫院。

男孩躺在病床上,發白的唇一張一合:“威爾醫生,我的情況不要緊吧?”

池夏歡連忙眨眼。

威爾立刻心領神會,長長歎氣一聲:“阿庭重度抑鬱,你們怎麼現在才把孩子送過來檢查?”

池宴洲噌的一下從沙發站起身,他的衣袖被扯了扯。

霍靳庭衝他扯出一抹堅強的微笑:“舅舅,我死了之後,可以叫媽媽給我的墳前放一束白色雛菊嗎?”

“我不想再被同學說,我是冇有媽的野孩子。”

池宴洲感覺五臟六腑都要碎掉了!他的好外甥到底受了多大打擊?

“威爾,趕緊給個治療方案,多少錢都沒關係,隻要阿庭能好起來!”

威爾呆滯在原地,看向對麵擠眉弄眼到幾乎臉部抽搐的霍靳庭和池夏歡,清咳幾聲。

“阿庭主要是心病,他現在最需要父母的陪伴,必須要沈夏梨和霍曦同時守著他,才能好轉。”

怕效果不好,威爾又加了句:“否則以阿庭現在的精神狀態,你們就等著白髮人送黑髮人吧。”

池宴洲心如重錘,想也冇想就答應了,立刻安排下去,讓沈夏梨和霍曦見麵。

——

遊樂園。

沈夏梨聽見兒子酗酒,立刻跑了過來,霍曦得知兒子自殺,也趕到現場。

離婚一個多月,視線交彙的那一霎。

夏夏頓時紅了眼眶,霍曦雙手插兜,眸色深沉的她,彷彿多看一秒都像是賺到的那樣。

池夏歡作為監視人,尷尬的站在一旁,霍靳庭牽起了她的手,笑眯眯道:“小姨!我們去坐摩天輪吧。”

“好!”

沈夏梨偷偷瞄了眼霍曦,坐上後麵那間摩天輪艙,男人立刻鑽了進去。

霍曦癡情的眼光緊鎖著夏夏,盯得她臉紅心跳,緊緊攥住膝蓋上的裙子。

逼仄的空間,曖昧的氛圍隨著摩天輪到達頂端而迅速爆發。

夏夏嚥了咽口水,還冇來得及說話,手腕就被緊緊攥住,緊接著身體一輕,就被拉坐在男人大腿上。

“張嘴。”霍曦磁性的聲音在狹小的空間格外清晰,也格外性感。

“霍……唔嗯!”

沈夏梨剛張嘴,想問他過得好不好,男人強勢的吻帶著薄荷氣息席捲而來!

裙子被掀開,細腰被單手扣住,帶繭的指腹摁在滑膩的皮膚上。

霍曦那隻古銅色的大掌扣住她白皙的脖頸,俯身封住夏夏的唇,吻得霸道而儘興!

冇有她,他怎麼會過得好?

-夏呢?”孟煜:“沈小姐在歐洲養胎,不好來回折騰。”池承安聽見養胎兩個字,立刻把抗癌藥片摔在孟煜身上,“霍曦這個喪家犬居然把我女兒搞大肚子?!”池宴洲立刻擋在孟煜麵前,“夠了!夏夏為你遭了多少罪?她去找霍曦拿藥已經仁至義儘,你用得著說話這麼難聽?”“霍家人把我老婆害死了,現在又害得我女兒懷孕,我絕對不同意!”池承安氣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以父親加癌症患者的身份命令。“阿洲,你去把不孝女給我綁回來,我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