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己都弄不清楚,內心溢位洶湧的恐懼感。他不怕金融危機,不屑財團的打壓,無畏家族的排擠。霍曦隻怕失去沈夏梨。男人用掌包住她的小手,舔了舔唇,沙啞著聲音道:“我補償你。”“你要補償的根本不是我!”沈夏梨狠狠甩開霍曦,把手機扔在他胸膛,氣得渾身發抖,聲音都不成調:“是傅景旭。”艸,又是這個野男人。霍曦臉上的柔情立刻消失,他用舌頭抵了抵腮幫子,看著從胸膛滑下的手機,冷笑一聲。老婆為了姓傅的狗東西砸他。“泄憤...-

霍靳庭很快被孟煜帶進主臥,他長得很像霍曦,五官精緻,手指乾淨修長。

小小年紀,氣質淡漠疏離,可是看見那把反光的匕首,他的黑瞳還是驟然一縮!

孟煜麵無表情的把霍靳庭按在冰冷的茶幾上,看向霍曦,等待指令。

男人懶懶的坐在沙發上,嘴裡咬著一根冇有點燃的煙,一手抓住沈夏梨的頭髮,逼迫她抬起頭,嗓音陰鷙:“老婆,這兩天你跟我提了幾次離婚?”

沈夏梨淚流滿麵的看著兒子趴在沙發上,那隻白皙漂亮的手被死死壓在茶幾,痛苦的搖頭:“阿庭,阿庭!”

“不承認?”霍曦嗤笑了聲,“我可都記著呢,兩次!沈夏梨你找死!”

他狠狠鬆開沈夏梨,把她甩到茶幾旁邊,讓夏夏看得更清楚。

霍曦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對互相心疼的母子,暴戾低吼:“孟煜,剁掉他的兩根手指!”

沈夏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她想伸手去救霍靳庭,可是雙手被銀銬死死禁錮,她什麼都做不了!

孟煜跟在霍曦身邊十幾年,剁手指這種事早就見怪不怪了,霍曦本就不是什麼好人,隻是遇見沈夏梨才少沾血腥。

老闆發話,孟煜隻能聽從,這是他作為特助的本職。

反光鋥亮的匕首高高揚起,凶狠落下!

“爸爸不要!”霍靳庭臉色發白的閃躲開來,那雙手拚了命的往旁邊掙去!

刀刃避開了男孩的手指,狠狠刺進紅木桌麵,木屑如血一般濺起。

僅僅差兩厘米,霍靳庭的手指就會變成血塊,他那麼小那麼乖巧,差點成了殘廢!

霍靳庭受驚過度,已經很久冇有哭的他嘴裡不斷喊著:“爸爸、爸爸。”

霍曦冷血的看著兒子,拍了拍手,勾起唇角:“不愧是我的種,反應敏捷。”

男人蹲下身,執起霍靳庭的手指,欣賞了幾秒,挑了挑眉:“十根手指,夠你媽媽再提十次離婚的。”

霍曦捏住沈夏梨的下巴,在她耳邊一字一句威脅:“砍完手指,還剩手手腳腳。”

霍靳庭瞧見爸爸陰鷙的表情,嚇得臉色發白,手心瘋狂冒汗,直接暈了過去。

孟煜看向霍曦,後者跟對待犯人一樣絕情:“拖下去關著,一天一頓。”

“阿庭,阿庭!”沈夏梨崩潰的大喊,她回頭看向紅木茶幾上屹立的尖刀,又對上霍曦盛滿戾氣的黑眸。

“啪!”一耳光狠狠甩在男人的俊臉上。

沈夏梨戴著手銬,這一下把自己的手腕都勒出一道血痕。

霍曦臉上帶著詭譎的笑,他執起沈夏梨的手,放在唇邊親了親:“怎麼那麼冷?老公給你暖一暖。”

“瘋子!”沈夏梨一瞬不瞬瞪著他,歇斯底裡大吼:“霍曦你是我在世界見過最噁心的男人,我恨你,我恨你!”

為了挽留她,他居然對兒子下手,極端至極的瘋子!

霍曦冷眼看著夏夏哭泣,伸出雙手捧住她的臉,在她額頭印下一吻。

嗓音磁性陰沉:“沈夏梨,既然做不了你最愛的人,那我就做你最恨的人。”

隻要心裡有他就好,哪怕是恨呢。

“滾開,滾啊……”沈夏梨抗拒的推他卻掙不脫,大腦受到的刺激太多,驚魂未定的昏倒在男人懷裡。

——

飛機上。

霍曦抱著沈夏梨,一下一下把玩她的髮梢,低頭跟她額抵額,體溫燒得厲害。

“還有多久到東南亞?”男人撕了張退熱貼,貼在夏夏的額頭,把吸管放進水杯,給她喂水。

孟煜看了眼鑽表,答道:“半小時,威爾醫生已經在等了。”

落地東南亞之後,沈夏梨立刻被關進一幢彆墅,花園種滿了玫瑰花,而花園的旁邊有一個木建的小屋子,落灰破爛。

夏夏一睜眼就是陌生的牆壁,她驚坐起身,手上依然戴著銀銬,隻不過血痕已經包紮完全,手背還在輸液。

霍曦坐在床邊,端著一碗粥,見她醒了,打量她含淚的杏眸,笑了笑:“彆哭啊,老婆,我好吃好喝的寵著你,不高興嗎?”

“這是哪?”沈夏梨警惕的環視這間奢華的黑金色臥室,從頭到腳一陣寒意:“兒子呢?你把他送哪裡去了?!”

霍曦“嘖”了一聲,放下粥,執起杯子送到夏夏唇邊,嘴角揚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發燒燒壞腦了?連老公都不喊了。”

他捏死沈夏梨的下顎,把水灌進她的嘴裡,強製她喝水退燒。

夏夏痛苦的直皺眉頭,眼淚和水彙聚在下巴,男人用粗糙的指腹給她狠狠擦去。

“兒子到底在哪?你說啊!”

沈夏梨紅著眼質問,她知道這裡不是江城,是她人生路不熟的東南亞,霍曦在這裡有很多人脈資源,是多家公司和賭場的背後大老闆。

一個權勢滔天的瘋子,在自己的地盤有什麼做不出的?

霍曦看著沈夏梨張口閉口的就是兒子,絲毫不管他為她流了多少血,怒極反笑。

“好,我帶你去看寶貝兒子。”他直接扯掉沈夏梨輸液的枕頭,攥著她的手腕,將她一路拖到了花園隔壁那間廢舊木屋!

一隻巨型狼犬趴在木屋大門,裡麵傳來孩子的哭救聲:“爸爸不要關我,阿庭知錯了,媽媽,媽媽救我!”

沈夏梨錯愕的把目光投過去,木屋佈滿蜘蛛網,老鼠在門外竄逃,毒蛇緩緩爬動。

“嘔——”夏夏明顯不適,忍不住乾嘔,她不敢再看,霍曦卻站在身後,伸手按在她的兩側,圈住她。

“不是要看兒子?”霍曦在沈夏梨臉頰親了親:“乖老婆,我對你有求必應啊,我好不好?”

“你瘋了,霍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阿庭是我懷胎十月躺在手術檯給你生下的兒子,是我們很辛苦纔要到的孩子啊!”

沈夏梨眼底一片晶瑩,她被霍曦圈在懷裡,跑又跑不掉,她情願被那條狗咬死,也要把霍靳庭抱出來。

霍曦抓住她的頭髮,強迫她逼視那間陰森的木屋,語氣病態:“我們的兒子當然要好好栽培,這不是讓他鍛鍊膽量嗎?否則以後怎麼留在東南亞立足呢?”

沈夏梨瞳孔一震。

“不是離婚嗎?阿庭跟著我,我怎麼管教他是我的事,他都冇有媽了,跟野狗有什麼分彆?乾脆丟在東南亞放養。”

沈夏梨頹然耷拉下腦袋,嗓音沙啞無力:“霍曦,你要發瘋衝我來,你折磨我就好,彆動兒子。”

“晚了。”霍曦耐心的把她的碎髮撥到耳後,陰鷙勾唇:“寶貝,彆哭啊,養好身子,什麼時候懷孕了,我什麼時候放兒子出來。”

他的手指颳了刮夏夏的臉頰,心情極好的談條件:“這樣,你親親我,兒子可以一天吃兩頓。”

沈夏梨體溫燒得厲害,被霍曦折磨的心神恍惚,再度暈倒過去。

霍曦知道他的好老婆弱不禁風,平時凶兩句都掉眼淚的,早就帶了威爾過來,專門給她治病。

夏夏不敢再提離婚,也不敢死,她成日戴著手銬以淚洗麵,吃下的食物都嘔了出來。

瘦的麵頰凹陷,靈動的雙眸下是一片烏青,整個人再無生機。

沈夏梨站在窗邊,眺望滿是玫瑰的花園,以及旁邊那間恐怖的小木屋。

她的兒子那麼小,皮膚那麼白,躲在佈滿蜘蛛網的屋子,晚上有老鼠圍著他打轉。

全州府都是霍曦的眼線,哥哥的飛機根本過不來,父親也被關進了醫院。

沈夏梨想想就一陣心痛,她哭著哭著就笑了,抱著枕頭自言自語,好像在唱歌。

見狀,傭人一路小跑,把情況彙報給霍總。

霍曦衝進臥室,雙手按在夏夏的肩膀,看著她癡傻的模樣,黑眸閃過一絲怔然!

“沈夏梨,沈夏梨你說話。”他死死盯著眼前的女人,發現她根本不是在裝,而是悲痛到極點的發抖。

夏夏的紅唇一張一合,唱著歌:“dashing

through

the

snow,laughing

all

the

way……”

這是她初次有孕,懷胎八月在家裡臥室唱的歌,後來孩子冇了,她失心成瘋的那一年也經常唱這首歌。

霍曦那雙青筋突起的手立刻鬆開了她,頎長的身影狠狠僵在原地!

威爾帶著護士給沈夏梨做檢查,夏夏渾身發抖,張嘴去咬旁邊的護士的手。

威爾隻能掏出鎮靜劑,讓她保持平靜。

低眸看著妻子抽搐顫抖的模樣,霍曦的心口泛起劇烈的疼痛,那雙冷漠的黑眸倏地發紅,紅得要滴血。

錯了,當她生病痛苦的時候,一切都錯了。

他衝出臥室,跑下樓直奔那間廢棄的小木屋!

一條毒蛇纏在霍靳庭的手臂上,霍曦立刻掏出匕首把毒蛇刺成兩半,甩了出去!

霍靳庭投進男人的懷抱,那雙差點殘廢的手死死揪住他的西裝,哭著說:“爸爸,彆生氣。”

霍曦不堪重負的滾動喉結,他抬頭望向破樓的屋頂,太陽灼痛他的眼眸,一滴眼淚淌過他的麵頰:“阿庭,我輸了。”

輸的徹徹底底。

所有控製慾和佔有慾全然崩盤,他輸給了沈夏梨,輸給了兒子。

翌日清晨。

沈夏梨清醒過來已經在飛機上,霍靳庭趴在她的旁邊睡得酣暢。

霍曦坐在兩母子的對麵,一雙深邃的黑眸倒映出夏夏的臉蛋,眼神一如他們初見時的癡情。

“老婆,我們離婚吧。”霍曦看著女孩,淡淡勾起唇角:“沈夏梨,你自由了。”

-吻:“霍先生,我不會。”霍曦在她耳畔低語:“剛剛不是很大膽的嗎?親完就跑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啊。”男人的聲音磁性低醇,聽得沈夏梨耳朵都要懷孕了。男人低頭吻住她紅潤的唇。夏夏像顆水蜜桃,一親就化。……指望沈夏梨這樣體弱的女孩子製造點甜蜜,是不可能的。她撐冇五分鐘就累得睡著了,最後還是被霍曦掌控了全域性。……出院後,沈夏梨跟霍苒苒、何圓圓等人坐私人飛機前往棕櫚島度假,霍曦先去孟買處理事情,晚些時分和夏夏彙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