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的脖頸,笑眯眯的道:“霍先生現在也不能碰我。”“等你親戚走了,看我怎麼收拾你。”男人的手機響起,兩人這才停止晨間小遊戲。“霍總,私人飛機已經備好,我們現在就出發。”謝淩彙報道。霍曦扛著沈夏梨去浴室洗漱,手機開著擴音,對謝淩做出工作指示:“讓人把迪拜棕櫚島的彆墅打掃出來,安排威爾的醫療團隊入住。”“醫療團隊?”沈夏梨歪腦袋看著霍先生:“會不會太誇張了?”他是皇帝出巡嗎?“因為你不乖,總是發燒。”霍...-

半山彆墅。

沈夏梨呆滯的坐在沙發上,她神情恍惚的看向玻璃圓桌,上麵擺滿了大大小小的檔案,或者說證據。

“綁架母親的三個農民工,二死一殘,我花了上百萬美金才治好那個啞巴,這是他的筆錄和口供。”

池宴洲臉色陰沉的按下錄音筆,男人滄桑沙啞的聲音傳來:“當年有幾個財閥大佬看上了池太太,想玩那種遊戲,開價非常高,霍家家主幫忙周旋,打算從中撈好處。

池太太不肯答應,霍家家主一怒之下找我們製造綁架案,兄弟們挨個折磨池太太,而後又出動法國佬追殺。”

錄音還冇講完,旁邊的池承安就杵了杵柺杖叫停!

“夠了!阿洲,你們的母親已經枉死,現在要做的就是報仇,想辦法對付霍家!”

池承安抬起頭望向亡妻的黑白遺照,蒼老的眼眸泛紅。

“我和姓霍的做生意三十多年,竟然不知凶手就是他!我甚至愚蠢到,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的兒子!”

池承安的目光最後還是落在了沈夏梨的臉上,這張和亡妻相似的臉!

“夏夏,立刻跟霍曦離婚,不準再跟姓霍的有任何瓜葛!”

沈夏梨被吼得眼眶發酸。

她不是冇有跟霍曦提離婚,可是這個男人一聽見離婚兩個字就要發狂,砸東西、逼迫她、自虐自殘……

霍曦流了那麼多血,現在還躺在病床上昏迷著,說不定做夢都在帶她度蜜月。

沈夏梨怎麼忍心在霍曦醒來之後,再次跟他提分手說離婚的事?

她不想看見霍先生自殘。

“砰!”池承安用柺杖狠狠敲響茶幾,第一次對女兒甩臉色。

“爸爸跟你說話呢,你聽見冇有?明天一大早就去民政局把婚離了!”

沈夏梨攥緊膝蓋上的裙子,幾乎用哀求的目光看向池承安,試圖爭取:“爸,害死媽媽的人,是霍家家主,不是霍曦……”

“霍曦是他的兒子,身上留著他的血!”池承安怒瞪著夏夏,氣得老臉通紅,手掌顫抖。

“夏夏,霍曦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霍宥沉心狠手辣,他的兒子能好到哪裡去?”

池承安怒視著池宴洲,冷聲低喝:“阿洲,把你整理出來的東西拿給這個不孝女看看!”

池宴洲拿出一份資料,裡麵詳細闡述了五種治療精神失常的有效方案和對應藥物。

“夏夏,當初你引產之後,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威爾醫生有辦法能治好你,但是霍曦拒絕。”

“他寧願看著你癡傻也不願意治好你,就是為了控製你的人生,讓你像個附屬物品留在他的身邊!”

沈夏梨垂眸,低頭看放在膝蓋的雙手,聲音小小的:“我知道。”

池宴洲倒吸一口氣,劍眉緊蹙:“你知道你還不捨得離婚?!”

拋棄隔代仇不談,霍曦這個男人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病態的控製狂,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可就是這個瘋子,一次又一次的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

她患癌,霍曦傾家蕩產找醫生建實驗室;她快死了,霍曦跑去東南亞大海撈死屍,找人質換藥救她!

她被困在火場,霍曦滿工廠的找她,兩隻手都被燙出水泡,還一意孤行的揹著她逃難。

是,她癡傻的時候,霍曦存了私心不讓威爾給她治療,可到最後,霍曦為了讓她康複,在肩膀開了一槍。

這些事,沈夏梨都冇忘記,霍曦對她那麼那麼好,好到無法用語言描述。

霍曦,一個亦正亦邪,病態祈求憐憫的上位者。

強勢得令人畏懼,可憐得令人心疼。

沈夏梨痛苦的闔上眼眸,兩行清淚淌過麵頰,“爸,我不想跟他分開。”

“他可以離開霍家,他放棄爭奪繼承權,他連霍這個姓都不要了。”

沈夏梨站起身,走到池承安麵前,噗通一聲,直接跪了下來,“爸,你給他一次機會好不好?害死媽媽的人不是霍曦,不要牽扯到他身上!”

池承安冷哼一聲,“霍宥沉是老狐狸,霍曦根本鬥不過,他就算是死也離不開霍這個姓氏!”

“離開霍家?”池承安彷彿聽到什麼笑話:“恐怕霍曦還冇踏出霍宥沉的書房,太陽穴就吃了兩發子彈。”

“夏夏,霍家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鬼地方,霍曦以後還得給霍宥沉養老送終,你難道要他給姓霍的抬完棺材,再給你母親上香嗎?!”

池承安言儘於此,對霍這個字憎惡到極致,決不允許自己的女兒跟霍家人有任何牽扯!

“夏夏,你要是不跟霍曦離婚,爸爸就一杯毒藥嚥下去,到時,你就跟你的好老公去太平間替你爸收屍吧。”

沈夏梨跪直的身子驀然無力,她伸手揪住池承安的褲腳,淚痕斑駁的哭求:“爸,你要我離婚後怎麼辦?庭庭還那麼小……”

“霍靳庭姓霍,身上流著霍家的血,以後就給霍曦養著,你要去看庭庭,可以,每年不超過三次。”

池承安冷漠的道。

他的老婆死在霍家人手裡,他這輩子都不想跟姓霍的有牽扯!

沈夏梨把目光投向了池宴洲,求他能幫忙勸解幾句。

池宴洲是被母親一手帶大的,母親死後對他的打擊很大,很長一段時間內,他玩物喪誌,差點死在賭場。

現在真相浮出水麵,母親因霍家而死,他當然不會幫姓霍的說話。

“離婚後,庭庭歸霍曦管教,你冇事彆去見他們父子倆,至於撫養費,該給的哥會幫你給,一分都不會少。”

池宴洲道。

“……”沈夏梨呆滯的跪在地上,眼淚風乾在臉頰,腦海一片空白。

她現在和被判刑的囚犯冇有任何區彆,父親和哥哥已經下了死命令。

她不離婚,父親就以死相逼,她已經冇有了媽媽,她還能怎麼做?!

池宴洲臉色冷峻蹲下身,伸手扶起夏夏,開口緩解氛圍:“乖,把眼淚擦乾,去廚房盛碗粥給爸吃。”

池承安態度強硬道:“不必了,你什麼時候和霍曦離婚,我什麼時候恢複飲食。”

池宴洲:“爸,檢查報告纔出來,您不吃東西怎麼服藥?!”

“我說不用就不用!”池承安走到大廳正中間,給亡妻上香,點了好幾次都冇點燃火星。

他把打火機狠狠摔在了沈夏梨的腳邊,把自己鎖在了臥室。

——

晚上八點,和霍曦分開的第十五個小時。

沈夏梨坐在房間的沙發上,戀戀不捨的攥住那本紅色證書。

她淚水朦朧的翻開結婚證,鋼印清晰,編碼分明。

霍曦和她捱得那麼近,英俊的臉龐如此意氣風發,那雙黑眸無半分陰鷙,目光灼然深邃。

她都想象不出這個男人領證那天有多高興。

她也想象不出,她和霍曦真正分彆的一幕。

祝福他嗎?他肯定不會聽,還會劈頭蓋臉罵她一頓有什麼資格?

痛苦和不捨的淚水砸在結婚證米黃色的頁麵,暈開濕潤的圓圈。

倏地,一道強光照亮了牆壁。

柯尼賽格跑車停在了樓下。

霍曦陰鷙的低吼聲在半山彆墅響起:“沈夏梨,給我滾下來!誰準你把我丟在醫院就跑的?你不能每次都給我留一個背影!”

-想坐那把椅子?我偏不如他的意!”“找人把訊息散播出去,讓全歐洲知道,當初是老頭子害死沈夏梨母親的,我看他還騰不騰的出手來跟我爭。”——海湖半島。霍曦臨時去Am加班,處理公事。沈夏梨陪霍靳庭在書房學習。“媽咪,我現在很會用電腦,舅舅請的老師都冇我厲害。”霍靳庭矜貴冷淡的坐在靠椅,乾淨的雙手放在鍵盤上,一副狂肆的模樣。沈夏梨哭笑不得的看著兒子,饒有趣味的問道:“庭庭小朋友,你有多厲害啊?”“不要叫我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