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嚨乾啞的要命,她嚥了咽口水,輕聲的解釋:“我已經很小心了,可是地麵很濕,我聞著那股味道像化妝水,甚至還有黏糊糊的乳液。”“對!我也聞到了很濃的化妝水味道,是不是有人故意害夏夏啊?”說完之後,霍苒苒自沙發上抬眸,望向池宴洲。池宴洲定定的沉思著,表情嚴肅自然。身後站著的池夏歡卻渾身一激靈,捏緊的手心全是汗!池宴洲思索片刻,沉聲分析道:“保鏢全麵搜查過五樓女廁,每個隔間都灑滿了化妝水,凶手是衝著夏夏來的...-

江城第一人民醫院。

沈夏梨推著池夏歡的輪椅,帶她去樓下曬太陽,兩姐妹久違的聊起了心事。

“姐,你畢業之後有什麼打算?”池夏歡喝著夏夏做的綠豆冰,笑眯眯的問道。

沈夏梨彎了彎杏眸,“你姐夫給我開了幾家工作室,以後我就能自由接單,幫各大公司翻譯文稿了!”

池夏歡眸光一沉,心裡是說不出的嫉妒,但更多的是羨慕、祝福。

殘廢三年,她什麼都看開了。

姐姐溫柔善良,就應該配霍大總裁這樣的好男人。

不像她,壞事做儘,落得一身狼狽,坐在輪椅這三年時光,她無戲可拍,事業停滯不前。

池夏歡最傷心的是,她已經很久冇見到霍嶼了,這個男人彷彿人間蒸發似的,淡出了所有人的視野。

霍嶼到底去哪了?

池夏歡不敢細想,她怕阿嶼死了,又怕阿嶼活著但是娶了其她女人。

“歡歡,你在胡思亂想什麼?”沈夏梨見她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以為自己說錯話,惹小妹傷心了。

她蹲下身,握了握池夏歡的手,雙眸盈盈彎起,聲音溫柔道:“威爾醫生聯絡了歐洲最權威的醫生給你做手術,你很快就能擺脫輪椅了。”

“等你身體恢複了,姐出錢投資你拍電影好不好?你一定會比以前紅,我們全家都會支援你的。”

“……”池夏歡眼底一片晶瑩,愧疚感填滿心口。

——

印度,孟買監獄。

醫生解下霍嶼眼上的白色紗布,男人眨動雙眸,視線由模糊變得清晰。

周特助欣喜之情溢於言表:“二少爺,老爺吩咐我接你回歐洲。”

三年之期已到,霍嶼刑滿釋放,他當年中了霍曦的計,傾家蕩產坐牢不止,還被毒蛇咬致失明。

現在重見光明,霍嶼狠下心,準備奪回屬於他的一切!

周特助躬身請示:“二少爺,出去之後您有何打算?”

霍嶼冷笑了聲:“老頭子還冇死,財團最高決策人之位還空著,霍曦想坐那把椅子?我偏不如他的意!”

“找人把訊息散播出去,讓全歐洲知道,當初是老頭子害死沈夏梨母親的,我看他還騰不騰的出手來跟我爭。”

——

海湖半島。

霍曦臨時去Am加班,處理公事。

沈夏梨陪霍靳庭在書房學習。

“媽咪,我現在很會用電腦,舅舅請的老師都冇我厲害。”

霍靳庭矜貴冷淡的坐在靠椅,乾淨的雙手放在鍵盤上,一副狂肆的模樣。

沈夏梨哭笑不得的看著兒子,饒有趣味的問道:“庭庭小朋友,你有多厲害啊?”

“不要叫我小朋友,要叫阿庭。”霍靳庭語氣淡斂的糾正。

他幽幽地開口:“我能把丟失的檔案全部複原。”

沈夏梨一臉不信,但還是肯定了兒子的信心,同他開玩笑:“行吧,阿庭在電腦試試看,看爸爸有冇揹著媽媽做壞事。”

霍靳庭一開始操作就失誤連連,他接觸黑客技術時間不算長,當然冇那麼嫻熟。

沈夏梨見氣氛有些尷尬,正準備說點什麼緩和,包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哥哥。

她按下接聽鍵,池宴洲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夏夏,關於母親的死因,我在法國聽到一些流言。”

“什麼流言?”

“母親的死,似乎跟霍家有關,我和父親正在法國調查中,你留意一下霍曦,看他有什麼異樣。”

池宴洲簡單交代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母親的死,跟霍家有關?!

這句話像陀螺在沈夏梨腦海打轉。

夏夏難以置信的瞪大杏眸,掌心的電話重重砸在腳上,她感受不到一絲疼痛。

可是霍先生昨天帶她去警署辨認凶手了啊,難道他在說謊?調查報告是假的?

沈夏梨脊背竄過涼颼颼的寒意,頭皮發麻,心臟狠狠的揪緊!

後背驟然傳來霍靳庭興奮的嗓音:“媽媽,我把這份秘密檔案複原了,你過來看看!”

沈夏梨一步步走到電腦前,杏眸倒映出蔣德明的資料,口供、筆錄、銀行證明、機票資訊全部齊全,他的家人已經收下封口費,被送往澳洲。

蔣德明根本不是殺害媽媽的凶手,是霍家的替死鬼,霍曦在騙她!

龐大的恐懼感和痛苦席捲而來,沈夏梨死死盯著電腦螢幕,眼眶紅得滴血,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滴滴砸在鍵盤上。

“媽媽,你怎麼哭了?是不是爸爸做了對不起你的事?”霍靳庭伸出手給她擦眼淚。

沈夏梨手腳冰冷,直覺告訴她不能在海湖半島待下去。

“走,我們回舅舅家,快走!”夏夏警覺的拉著霍靳庭的手,拉開書房大門就往外麵跑!

一道頎長的身影擋在了麵前!

霍曦雙眸猩紅的瞪著沈夏梨,看著她知道真相帶著兒子逃跑的模樣,眼底的詭譎越燃越烈!

“孟煜,把他帶下去!”

他指的是霍靳庭。

沈夏梨的臉淌滿了淚水,她緊緊抱住庭庭,歇斯底裡的哭喊著:“不要、不要帶走我的兒子!”

“少奶奶,得罪了。”孟煜臉色鐵青,一把將霍靳庭從她懷裡剝出!

“媽媽、媽媽!”霍靳庭哭喊求救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消失。

沈夏梨淚痕斑駁的望著霍曦,她恐懼往後退,直到靠在長廊儘頭的牆壁上,冰冷的身子顫抖不止。

後麵是牆,前麵是霍曦,她無路可逃。

男人身影居高臨下,一手掐住她的下顎,俊臉陰鷙寒冷,黑眸凶狠的瞪著夏夏,薄唇冷酷地一張一合:“你知道了?”

“是,我都知道了,霍曦,你騙我,你一直在騙我!”沈夏梨的心彷彿被鈍了一刀,真的是霍家人害死了她的母親。

霍曦早早就知道了真相,他一直在隱瞞,一直在背後操控全域性。

而她就像個傻子,跟仇人的兒子同床共枕整整三年!

沈夏梨害怕的想躲開霍曦,可是下巴被捏的好痛好痛,她歇斯底裡的哽嚥著:“放手、放手啊!霍曦,讓我走!”

“走?”霍曦眼底陰冷的凝視夏夏蒼白的小臉,粗糙的指腹殘暴的擦去她的淚水,帶著一股狠勁,“沈夏梨,我他媽養你疼你三年,你遇到事不聽一句解釋就想離開?!”

夏夏心裡很慌,大腦一片空白,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霍曦,本能的想逃離。

可霍曦是什麼人?不折不扣的偏執狂、控製狂。

光是沈夏梨產生要逃跑的念頭,就足以令他瘋魔!

霍曦鬆開夏夏的下巴,改為攥她的手腕,將她拖去了主臥。

“砰!”,門被緊鎖。

沈夏梨被半摔半扔的甩在了大床上,她害怕且厭惡的凝視霍曦,瘦弱的身子不斷往後縮,眼淚啪嗒啪嗒掉下:“放我走,放我離開!”

裙子被撕破扔在了地上。

夏夏用雙手護住身子,委屈的淚水浸濕了枕頭,她痛苦的低吼:“瘋子,你到底要做什麼?”

霍曦低頭在她白皙的脖頸咬出一個個印記,嗓音陰鷙病態:“你玩逃跑我還能怎麼做?囚禁你折磨你,你還想聽什麼?”

-裝的送花人,連聲歎氣:“小姐,你放棄吧,冇鼻子冇眼睛上哪找?”“我能找到!”池夏歡看著那個熟悉的背影,哽嚥著說:“他冇走,他一直在我身邊!”女孩跑了出去,跑到花店角落,小心翼翼的注視著前方,癡癡的等到了夜幕降臨。一個穿著黑色背心和工裝褲的男人滿頭大汗走了進去。霍嶼從兜裡掏出發皺的鈔票,上麵浸著汗和血,他跟花店老闆討價還價,又好說歹說,才求來一束像樣的香檳玫瑰。後麵走來一個戴著安全帽的工友。拍了拍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