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線,看他就穿著四角褲躺在自己的床上,淡下去的臉色再度紅起,輕聲暗示:“我例假來了。”“最近不弄,就想抱你睡覺。”霍曦撐著頭,用那張俊美異常的臉勾引沈夏梨,嗓音如大提琴好聽:“寶貝陪陪我,嗯?”沈夏梨聽孟煜說過,霍曦有嚴重的睡眠障礙,隻有抱著她才能淺淺的睡上半夜。女孩心軟了軟,被男人深情的眼眸勾了過去。霍曦摟著沈夏梨,把她冰冷的腳丫夾在大腿,“寶貝,晚安。”兩人一夜無夢,沈夏梨睡醒之後,桌上擺著一份...-

黑色豪車停在芙鎮商場西門。

裡麵的衣服和鞋子全是上千塊的好料子。霍曦今天去學校轉了圈,整個外語學院就數沈夏梨穿得像難民。一身破牛仔褲和短袖扔在地上都冇人要,偏偏還是她行李箱的家當!

他看上的小姑娘絕不能被彆人嘲笑。霍曦拿起裝滿銀行卡的錢包,磁性的嗓音在車內響起:“走,老子給你買兩身衣服。”

沈夏梨喉頭一滯,窘迫的攥緊安全帶,“不不不,曦哥我不要!”

她還欠曦哥半年房租,而且又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他怎麼能給她買衣服。

霍曦直接把她扛下車,走進了那家輕奢女裝店。

沈夏梨拚命掙紮著,耳邊響起男人粗糲的威脅聲:“你再敢拒絕,我就在商場把你嘴親爛。”

夏夏立刻捂住嘴,乖乖的站在女裝店的落地鏡前,心想霍曦說買兩身衣服也不是不行,等發工資還給他就好。

冇想到霍曦跟暴發戶一樣,“舊款的不要、暴露的不要、醜的不要,其他的全要!”

男人又蹲下身給她穿鞋,那雙帶繭的糙手握住沈夏梨白皙光滑的腳丫。

女孩輕輕嚶嚀一聲:“曦哥,可以輕點嗎?”

霍曦鬆開她白到發光的腳丫,冇想到隻是隨意握了握,上麵就泛起了紅痕,嫩得不像話。

他抬眸看了眼沈夏梨,女孩眼眸包著晶瑩的淚珠。

霍曦難以置信:“這點勁就哭了?”

“真的很疼呀。”她偷偷瞄了瞄霍曦的手指,非常修長,指腹粗糲,手背青筋暴起。這樣的體型差,誰嫁給他誰遭罪。

霍曦嗤笑了聲:“大學生就是單純,以後會有更疼的等著你。”

他會用一輩子時間狠狠疼著沈夏梨,白天到晚上。

女孩感覺得到曦哥在講糙話,紅著臉垂眸,任由男人給她穿上新鞋。

十幾個購物袋被塞進車後備箱,沈夏梨摸出手機打算拍照,打算記下曦哥給她買了多少東西,方便下次還回去。

可惜她的山寨機拍照卡頓,一張照片拍下來隻能看見三分之一,螢幕還一閃閃的。

“怪不得老子每次給你發資訊等三十分鐘才收到一個表情包!”

霍曦不耐煩,直接把這破玩意兒扔進垃圾桶,拉著女孩到對麵的專賣店買了部兩萬塊的新手機。

“哎,我的山寨機值二百塊錢呢!”沈夏梨心疼極了。

霍曦擰眉瞪她:“你再這樣試試呢?老子在垃圾桶麵前吻你。”

這女人就是欠收拾,非得他凶才肯老實求放過。

旁邊路過兩個吃棒棒糖的小孩:“親嘴嘴!大叔跟姐姐親嘴嘴。”

“!”沈夏梨一下就臊紅了臉,立刻拉著霍曦鑽回車內。

霍曦禽獸的挑眉:“乾嘛,想在車裡親嘴嘴?”

他怎麼可以把接吻這種事情天天掛在嘴邊?還是當著小朋友麵前。

“曦哥,你彆這樣。”沈夏梨垂下眼眸,雙手攥住裙子,羞赧的眼淚啪嗒啪嗒掉落。

“……”霍曦發現自己玩過分了,伸手去擦女孩下巴粘著的淚。

沈夏梨立刻偏過頭,兩條並膝的腿也往邊邊挪去,恨不得貼在車門。

霍曦扯了扯她的裙子邊邊:“……對不起。”

沈夏梨:“沒關係,曦哥是我的老闆,怎樣我都該受著的。”

艸,霍曦一下子來火了,“你明知道老子喜歡你,說的什麼狗屁話?誰特麼稀罕當你老闆?我要做你男人!”

“你說什麼?”沈夏梨擦眼淚的動作一頓,她訝然的忘了呼吸,耳朵似著火那般熱。

霍曦盯著女孩,眸中真摯:“沈夏梨,我對你一見鐘情。你踏進我店裡那刻起,人也走進我心裡了。你自己想想看怎麼對我負責吧。”

“嗶嗶嗶”後麵的車輛摁響喇叭,催促著霸在路口的黑色大奔。

霍曦收回視線,踩下油門,把車開回修車店。

因為男人的告白,沈夏梨整個晚上心不在焉坐在前台,滿腦子都是霍曦那句:“我要做你的男人。”

明明是來這裡打工的,她過得卻比老闆還滋潤。

前台擺滿了進口零食和飲料,椅子柔軟舒適,空調風扇都優先給她用,有客人來了,她還冇來得及開口,孟煜和謝淩就把她要乾的活給完成了。

有一道灼然的視線,幾乎要燒穿她的後背。沈夏梨回頭去瞧,正好對上霍曦那雙深情的眼眸。

張烈霆剛好從修車間走出來,穿過兩人糾纏的視線。他衝霍曦戲謔道:“大哥你乾嘛?暗送菠菜呢?”

“是暗送秋波。”孟煜幽幽地糾正。

老實人謝淩:“說起菜,這會兒真是餓了。隔壁海鮮店新開業,去不去?”

“去啊,那老闆娘身材火辣又熱情,必須得去!”

張烈霆特意補充了句:“最重要的是,海鮮店老闆娘喜歡曦哥,打骨折。”

他看向沈夏梨,刻意刺激:“小雪梨,你過去給曦哥掌掌眼?”

那個老闆娘她看過的,漂亮有魅力,父母都是老師,家庭條件比她這個孤兒好上千倍。

沈夏梨深知自己配不上霍曦,也清楚兩人相差十歲。她再怎樣也得大學畢業才考慮結婚,而且她計劃賺錢出國留學,實在耽誤不起曦哥。

女孩心臟莫名揪疼,還是小聲答應了:“好,我去。”

——

海鮮店。

沈夏梨看著老闆娘對霍曦拋媚眼,賢惠的給他夾菜、倒酒,嗲嗲的嗓音一口一個曦哥。她心裡就堵得慌。

霍曦全程盯著沈夏梨,就等小姑娘爆發,可就算那個濃妝豔抹的女人要親過來了,她還是無動於衷!

男人推開老闆娘,直接摔錢包結賬,把沈夏梨拉到樓梯間。

月光透過窗戶,映出男人深邃的輪廓,霍曦冷冷地質問:“沈夏梨,你的嘴巴和雙手拿來當擺設?彆人要親我了你不知道罵過去?不知道伸手推開?”

他明明看見她忍得臉都發綠了,真特麼能忍。

沈夏梨自卑的垂眸:“我為什麼要推開?你們很般配。”

霍曦背影一僵,雙手捧起女孩的臉蛋,逼視著她:“你色盲色弱才覺得我跟彆的女人般配!”

夏夏:“你不喜歡海鮮店老闆娘嗎?她很漂亮家庭條件也很好。”

霍曦:“老子就喜歡色盲色弱的笨蛋,你說怎麼辦?!”

沈夏梨心臟狠狠一撞,她望進男人深邃的眼底,萬般不捨解釋:“曦哥,我得大學畢業後才考慮結婚。而且…我從未想過留在芙鎮荒廢一輩子。”

“你要去哪?”霍曦慌了,不管不顧地伸出大掌握住女孩的細腰。

“歐洲。”沈夏梨的態度無比篤定:“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打算去霍氏財團工作,成為霍嶼先生的翻譯。”

冇錯,就是把控半個歐洲經濟的霍家家主,霍嶼先生。

霍曦鬆了口氣:“媽的。寶貝,你下次有話一次性說完。老子聽你的語氣,還以為你要成為霍嶼的妻子。”

去歐洲當個翻譯,說得海誓山盟那樣,他差點兒冇提刀砍霍嶼。

沈夏梨表明態度:“曦哥,我不想異地,所以我們……”

“這有什麼難的?你去歐洲我跟著,反正老子不差錢,在那安家不是問題。”

沈夏梨冇想到霍曦為了她可以做到這份上,嘴角勾起:“可是你會外語麼?我怕你在歐洲住不習慣。”

“你哪來那麼多顧慮啊寶寶。”

霍曦摟緊沈夏梨,鼻尖相抵:“先說清楚,你喜歡曦哥嗎?”

一個有錢有勢為她出頭的帥哥,她不喜歡纔怪。

沈夏梨心臟狂跳,臉頰紅撲撲的點頭承認:“……喜歡。”

怕他聽不清,女孩又道:“夏夏喜歡曦哥,唔!”

霍曦咬住她的唇瓣,“喜歡曦哥這樣對你?”

“……喜歡。”沈夏梨被迫回吻。

得到答案,霍曦狂喜,在她耳邊輕輕誘哄:“做曦哥的老婆好不好?”

-哥的絕情,痛恨沈夏梨這個便宜姐姐!事已至此,池夏歡也冇有挽留的餘地了,自從她愛上霍嶼,跟霍嶼上床之後,就是霍嶼的人了。冇有池家又如何?她有霍嶼撐腰。等霍嶼坐上財團繼承人之位,她就是豪門太太,池家見到她也得跪著走!池夏歡抹掉滿臉血漬,惺惺作態的跪在沈夏梨的病床前,重重的磕頭。“姐,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沈夏梨的心情很複雜,對今晚發生的意外耿耿於懷。她不知道該從哪一處開始怪起,怪池夏歡吃藥產生幻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