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沈夏梨被孟煜輕輕握住手腕,拉出總裁辦公室,男人頎長的背影在她的瞳仁逐漸縮小,直到消失。門關上後一秒,霍曦攤開手,猩紅的菸頭在掌心燙出紅痕。對不起,沈夏梨,等我處理好事情,一定會跪著把你追回來。追不回,我就拿命哄,哄到死為止。倏地,門被打開。大哥霍擎帶著財團的董事,矜貴儒雅的走進總裁辦公室,虛與委蛇的交談:“三弟,等你很久了。”霍曦知道霍擎來帝國就是為了打探Am機密,順帶殺掉他這個競爭對手。他轉過...-

搜救工作仍未停止,霍嶼拎著池夏歡的拍立得走進了他們住過的公寓。

“啪!”燈光被打開,映亮了豪華乾淨的客廳,那股好聞的花香襲來。

霍嶼怔怔地站在玄關處,彷彿能看到池夏歡的靈魂跑過來擁抱他,笑嘻嘻地吻他的嘴角。

他不在江城的那些夜晚,池夏歡究竟流了多少淚?

霍嶼把拍立得放在沙發上,放在女孩常坐的位置,而後頹然地走到餐廳,他驚喜又悲痛的發現,餐桌擺著冰冷的飯菜。

精緻的歐式蠟燭已經熄滅,霍嶼坐到池夏歡位置的對麵,目光死寂的看著女孩準備的燭光晚餐,紅酒杯邊緣貼著一張便利貼:“阿嶼,我想我等不到新歌發行的日子了,你打開電視看看,我唱歌好不好聽?”

霍嶼執起遙控器,電視螢幕很快亮起,晚上八點零五分,他們是相戀的日期。

裡麵傳來主持人溫柔的嗓音:“三視影後出道十週年,為粉絲獻上全新個人專輯,讓我們共同聆聽池夏歡的心事。”

畫麵很快切換到池夏歡拍攝的mV,取景於他們相戀四年來,在全球約會的地點。

有的地方霍嶼已經記不得了,可是池夏歡卻完美的在mV中複刻。

霍嶼陷入沉沉的回憶,池夏歡的眼睛很圓很大,長長的睫毛像刷子,一眨一眨的像相機快門,將他的舉止投足,一言一笑刻進腦海。

說來慚愧,他們在一起那麼久,每每池夏歡捧著相機貼在他懷裡撒嬌要拍照的時候,霍嶼總是滿臉不悅拒絕。

因為他是財團未來的繼承人,而池夏歡隻是個私生女,一個明星。

他們的關係見不得光,他從來冇牽著她的手當著全國觀眾的麵,給她一個身份。

而霍嶼卻讓媒體全球直播他跟Alisa的婚禮現場。

霍嶼不敢相信,他對池夏歡承諾以後拍很多照片的時候,這姑娘有多高興。

他握著放置兩天的水晶杯,仰頭把那杯紅酒嚥進喉嚨。

mV的最後,池夏歡穿著婚紗坐在一片香檳玫瑰花海,滿臉幸福。

主持人問她是不是有好訊息?池夏歡對著鏡頭羞澀一笑,雙手刻意掩住孕肚,表示即將退出娛樂圈,步入婚姻殿堂,希望能得到粉絲的祝福。

根據節目錄製時間,池夏歡剛有孕,霍嶼剛回歐洲。

這傻女人正滿心滿意給霍嶼準備一個驚喜,她甚至可以為了他,為了安心養胎退出娛樂圈。

如果他不貪圖權利,根本就不會有後麵的事情發生。

一念之差,池夏歡消失在他的世界。

霍嶼萬念俱灰的喝完整瓶紅酒,他不敢在聽池夏歡唱的歌,因為歡歡唱的每首歌全關於他。

男人吃完了冷掉的燭光晚餐,走到臥室,坐在他們互吻相擁過的床上。

上麵還有池夏歡跳海之前穿過的情侶睡衣,霍嶼孤獨地躺在旁邊,伸手去抱女孩睡過的被子。

被子下麵是一堆的粉色嬰兒衣服,他們的寶寶是個女兒。

原本霍嶼可以帶著池夏歡去民政局,給她和寶寶一個完整的家。

他知道池夏歡最想要的就是一個家,他還狼心狗肺的選擇了爭權!

“啪嗒”眼淚滴在那件嬰兒衣服上,霍嶼悲痛的抽哽。

——

海湖半島。

沈夏梨發高燒,攥著全家福昏睡在主臥,霍曦守在她旁邊,“威爾,我老婆燒的很嚴重,拿退燒藥來。”

“夏夏不能吃退燒藥。”威爾睨著某男,止不住戲謔:“速度夠快的啊,她又懷孕了。”

前段時間他們晚上看電影,看完之後躺在被窩裡冇事做……

念著沈夏梨處於安全的日子,霍曦就隨心所欲了。

冇想到老婆孕氣挺好,霍曦欣喜地勾唇:“又懷上了?”

“才懷三週,先保密保胎。”威爾建議道。

眼下情況十分棘手,霍曦冇打算大肆慶祝,隻俯身在沈夏梨額頭輕輕一吻。

“少爺,池小姐……”孟煜臉色蒼白的走進主臥,眼神躲閃。

“去書房說。”霍曦給沈夏梨掖好被子,調好小夜燈才走。

——

書房,霍曦倚在窗邊抽菸:“池夏歡找到冇?”

“找到了,不過……”孟煜欲言又止的走前,在霍曦耳邊說了幾句話。

指尖的香菸瞬間墜落,霍曦頓了頓,嗓音沙啞道:“先不要告訴任何人有關池夏歡的訊息,把她送去……”

“送去8913號吧。”

孟煜讚同地頷首:“8913號最是豪華乾淨,池小姐不會有意見的。”

“交代你查的事進度如何?”霍曦重新摸出一根菸叼在嘴裡。

“四少爺霍璟收買了霍嶼的特助,老夫人的死,跟霍璟脫不了乾係。”

孟煜做事高效狠絕,又爆出一個驚天內幕:“屬下親自潛進霍璟的主臥,在他枕頭底下發現了……”

“發現什麼?說。”霍曦眸色冰冷的瞪過去。

隻見孟煜神色極為尷尬地從兜裡摸出一條女士小褲褲。

霍曦接過來一瞧,瞳孔縮成尖芒,因為這條小褲褲是沈夏梨的!

艸,霍璟偷他老婆的小褲褲……

-、蘊著佩服!“霍曦,我不會打你。”池宴洲放下拳頭,鬆開了他的衣領。“你來這不就是想激怒我,讓我把你打出血,等會我妹看見了就會心疼你,心疼到流眼淚,心疼到不捨得跟你離婚!”霍曦冇有否認,挑了挑眉:“這麼多年,你總算看穿了我一回。”瘋子,一個可憐的瘋子。池宴洲煩躁的扯了扯領帶,摸出一根菸叼在嘴裡,沾著血的手握著打火機,是沈夏梨送的。夏夏翻窗一路沿著空調管道逃出了臥室,氣喘籲籲跑到客廳。兩個人已經停止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