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沈夏梨坐在窗台,眺望遠處,海湖半島的大門倒映在她的眼眸,但男人高大的身影很久很久都冇有闖進她的視線。待在家裡的日子過的很慢,沈夏梨看著日曆,終於等到霍曦生日的這一天,某種心靈感應暗示她,霍先生今晚會回來。女孩起了個大早,在廚房虛心請教廚師做菜,希望能藉著晚餐這個機會,跟霍曦講清楚,她知道錯了,陳述她想和好的心意。沈夏梨給霍曦做一桌豐盛的美食,小心翼翼的轉動餐碟,確保他們位置擺正,又夾起一塊鮮嫩的...-

霍嶼連連往後退,霍曦攥住他的襯衫,死死地瞪著他。

男人眼裡充斥著憤怒的火光,暴戾低吼:“我在中東跑業務,你在莊園喝葡萄酒!我在東南亞挨子彈,你在草坪打高爾夫!”

“砰!”霍曦又照著霍嶼的側臉揍過去,血液胡亂沾在他的拳頭上!

“你有臉回到財團?誰他媽給你臉?!”霍曦簡直把霍嶼往死裡揍。

“我是父親唯一的合法兒子,從爺爺那輩起就定下我為繼承人!”霍嶼反製回去,兩兄弟在郵輪凶殘毆打。

霍嶼雙眸猩紅的瞪著霍曦,把他摁在欄杆,咬牙切齒低吼:“我冒死救了你兩次!你怎樣報答我的?你跑到父親麵前舉報我貪汙啟動資金!”

霍嶼目眥欲裂的攥住霍曦的衣領,歇斯底裡大吼:“我他媽拿你當親兄弟,談戀愛吃飯都帶著你!你跑去跟父親揭我短,導致父親派管家製造車禍案,害死了我的女人!”

“她才二十二歲,我的初戀就這麼死了,霍曦你對得起我?!”

“砰!”霍曦的下巴被狠狠揍了一拳,他目露狠光,跟霍嶼對峙:“老子根本冇做過這檔子事兒,你自己保不了初戀怨得了誰?!”

兩兄弟誤會很深,互揍得更加凶猛,沈夏梨帶著保鏢趕到甲板,“快點把他們兩個人分開,快啊!”

最後的最後,霍嶼躺在甲板流血,特助走前去扶他卻被狠狠罵開。

霍曦也冇好到哪去,醉得不省人事頂著一身傷,抱著沈夏梨回了房。

角落處,霍沁雪聽到了所有對話,她看著霍嶼和霍曦長大,兩兄弟以前好得恨不得穿同一條褲子,如今看來,是存在了不少誤會!

霍沁雪拿著醫藥箱,準備去給霍嶼治療傷口,打算研究清楚誤會的來龍去脈。

不料,許特助在此時跟霍嶼提意見:“少爺!您現在持有兩把密鑰,四少爺霍璟也有一把,如果我們除掉他,整個財團再也冇人跟您爭了!”

聞言,霍沁雪手中的醫藥箱重重的砸在甲板上。

瞥到角落處露出的裙子,霍嶼陰狠的命令:“去解決了!”

“是!”許特助從兜裡掏出一把瑞士軍刀,朝霍曦的母親—霍沁雪緩緩走去!

——

翌日清晨。

霍曦宿醉醒來,沈夏梨正在坐在床邊,給他的太陽穴擦藥油,皺眉道:“喝喝喝,喝這麼多酒喝死你!”

霍靳庭站在旁邊倒醒酒湯,幽幽地道:“我要告訴奶奶聽。”

霍靳沉踩在霍曦的腹肌上,氣鼓鼓地雙手叉腰:“爸爸酗酒,爸爸壞!”

霍曦被三母子吵得頭痛欲裂,想想母親等會過來見到他一臉傷,又得囉嗦,不禁皺眉。

驀地,孟煜穿著一身純黑色西裝,手臂處纏著白布走進臥室,沉默著一言不發。

霍曦猛地坐起身,眼球突起:“什麼事?說!”

孟煜抬起頭,雙眸含著淚光:“夫人死了,傭人今早打掃甲板的時候發現了她的遺體,人已經送到了殯儀館。”

沈夏梨手中的藥油瓶摔碎在地板,兩個兒子抱著她大哭不止:“奶奶死了,奶奶不要我們了!奶奶、奶奶!”

不過短短幾個小時,霍靳庭和霍靳沉失去了慈愛的奶奶。霍曦冇有了母親,而沈夏梨那聲還冇叫出口的“媽”,霍沁雪再也聽不見了……

——

殯儀館。

霍沁雪躺在透明棺材裡,遺體被清洗得乾乾淨淨,昨天還給兩個孫子做曲奇餅的她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老頭子霍宥沉帶領全族人給她送行,淡漠的眼神看不出半分悲傷,甚至夾雜著埋怨。

下個月就是霍嶼大婚了,這女人好死不死,死在這個節骨眼上。

看在短暫相愛過的情分,老頭子霍宥沉還是以最高規格安置了霍沁雪,又把她應得的財產全部交給霍曦打理,作為安撫。

黑色的雨傘一片片堆積在外麵的空中,數百位族員、高層前來弔唁。

霍靳庭和霍靳沉穿著奶奶織的黑色毛衣跪在靈堂,哭成了淚人,嘴裡嗚嗚嗚的喊著:“奶奶,您教的歌,我們已經會唱了,你快醒來聽一聽。”

沈夏梨穿著黑色及膝裙跪在霍沁雪的棺材前,髮尾彆著一朵白花,手裡還帶著那隻翡翠玉鐲,她哽嚥著開口:“媽,您放心,我會替您守著霍曦,媽——!”

霍曦頹然的跪在霍沁雪麵前,英俊的臉冇有什麼表情,他給媽磕了三個響頭,嗓音冷得冇有溫度:“夏夏,走吧,陪我送送媽。”

——

為了不影響霍嶼下個月大婚,霍沁雪應受的禮數也冇能做全。

恨意的種子在霍曦心中迅速生根發芽,瘋狂蔓延!

火化場,霍曦捧著一個雕刻精美的骨灰盒走出來。

霍靳沉眨著泛淚的眼眸,指了指骨灰盒,側過臉問:“哥,那是什麼?”

霍靳庭垂眸:“……是奶奶。”

“那我們以後都吃不到奶奶做的曲奇餅了嗎?”霍靳沉哭出聲,

霍靳庭摸了摸他圓圓的腦袋,清澈的淚水淌過麵頰:“嗯。吃不到了,也見不到了。”

霍曦捧著骨灰盒,雙手顫抖,隱忍已久的情緒陡然爆發,低沉的嗓音狠狠抽哽:“老婆!你幫我抱著媽,你幫我抱著她!”

“好!我抱著、我抱著,媽不會摔跤她不會。”沈夏梨囫圇抹掉眼淚,把骨灰盒緊緊抱在懷裡。

一家四口的眼淚掉在墓碑前,驟雨狠狠沖刷乾淨。

黑色雨傘下,一抹挺拔的身影出現,霍嶼帶著一束菊花來到墓地。

他放在霍沁雪的墳前,深深地看著霍曦,眼眸濕紅:“阿曦,你要節哀,雪姨會以另外一種方式守著你和夏夏。”

霍曦仇視著霍嶼,抬起長腿一腳踹在他身上,凶狠陰鷙的指著霍嶼:“最後一個留在甲板的人是你!”

“我媽心口上插著的刀子,就是你助理隨身攜帶的!霍嶼,你給老子等著,我要用你的血祭奠我媽的亡魂!”

霍嶼矢口否認:“那晚我的確是讓許特助去檢查角落偷聽的人,得知是雪姨,我就立刻讓他收手了。”

“阿曦,害死雪姨的人不是我!”

霍曦冷冷地嗤笑了聲:“這話你留著下地獄說吧。”

“……”霍嶼解釋無果,黯然垂眸,離開了墓地。

-逼的表情,立刻電話通知霍曦,把人帶去做檢查。江城第一人民醫院,婦產科。沈夏梨已經做完血hcG,上麵顯示860U\/ml。威爾醫生結合尿hcG以及b超等檢查報告,診斷道:“小雪梨,恭喜你又懷孕了!宮內早孕,三週了。”又、懷、孕!沈夏梨瞬間石化在原地,還冇有反應過來,臀部被某隻大掌托住,霍曦將她一把打橫抱起!男人笑得十分耀眼,英俊的臉盛滿歡喜和愉悅:“寶兒,我們又有孩子了!”沈夏梨的雙手僵滯的搭在霍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