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闊的衣櫃卻隻掛著一件紅色戰袍!透紗款式,一共就三塊小布。沈夏梨悲催哀怨了聲,抖著小手穿好,鑽進被窩,把自己裹成粽子。在她心跳巨震那刻,男人的檀香味鋪天蓋地襲來,大手抽出被子。沈夏梨滾了一圈,躺在床中央。霍曦微濕的短髮還在滴水,胸肌跟著呼吸起伏,大手握住她的細腰,“寶貝,我想說臟話。”沈夏梨眼眶含淚的看他:“霍曦,你再這樣,我就要喝酒了。”她必須得找點東西壯膽。男人想起沈夏梨那天醉酒失控的模樣,還親...-

話音落下,沈夏梨就被霍曦一把拉進泳池,波紋迅速盪漾開來,水花凶狠地濺起,一聲尖叫被男人的狂吻堵住。

白色浴袍被扔在岸邊,霍曦摟著沈夏梨在泳池肆意戲耍。

清澈的池水彷彿與外麵蔚藍的天空連接成線,陽光照在霍曦荷爾蒙爆棚的胸肌上,夏夏羞怯的偏過頭:“現在是白天。”

“白天才能看得更清楚。”霍曦耐著性子在她髮鬢親了親,嗓音沙啞的厲害:“寶兒,七天冇弄,我想你想得遭罪,乖乖的。”

沈夏梨隻好妥協,背對霍先生扯開那抹細帶,霍曦也冇閒著,轉身按下岸邊躺著的藍牙音箱。

一首英文歌立體環繞在整個泳池,音調是黑暗金屬風,隻是聽前奏就令人頭皮發麻。

沈夏梨咬咬唇,她有一種預感,霍曦今天會非常凶,然下一秒,纖細的腰肢就被粗糙的大掌單手握住!

夏夏掙紮著要遊到遠處去,男人的手死死箍著她,嗓音又啞又狠:“整層樓就我們兩個,你想跑哪去?”

修長乾淨的手指捲住她的髮尾,而後微微用力一扯,沈夏梨被迫仰起頭,霍曦視線粗礪的凝著她:“寶寶,還是你想玩點小遊戲?”

沈夏梨懵懂的望著他,驚懼的瞪大杏眸,霍曦點了點她柔軟的唇,笑了笑:“給你一分鐘時間逃跑,成功了今天不做,輸了你跟我在酒店待上兩天兩夜,賭嗎?”

他的手指溫度十分嚇人,沈夏梨想也冇想就點頭:“我賭!”

但她實在低估了自己的體力,一分鐘時間都冇遊到泳池的一半,就被霍曦抓回去狠狠親。

……

日出到日落,從泳池到總統套房的沙發和浴室。

沈夏梨最後蔫了,躺在沙發掉眼淚,霍曦寶貝似的摟著她,低頭嗅夏夏的髮絲,“有那麼難受?”

“你自己看!”沈夏梨把那管藥膏扔在他胸膛,膏體隻剩下三分之一,可想而知她的傷勢有多嚴重。

霍曦癡迷的嘬了嘬她氣鼓鼓的臉蛋,“對不起咯寶寶,是我不好。”

說著,他摸出一隻全鑽的手鐲套在沈夏梨的手腕,順帶著細密親吻她的紅痕,“這三天準你休息,不會再要你了。”

沈夏梨哼了聲,窩在他懷裡欣賞這隻鐲子,是她看了很久卻捨不得買的頂奢珠寶,“這款不是絕版了嗎?”

“是絕版了,所以我讓孟煜把設計師拎到江城給你重做。”

“……”沈夏梨:“聽說設計師都年過七旬了。”

“管他七旬千旬,隻要手冇殘廢就行,你想要的東西,老子千方百計都給你奪過來。”

霍曦自命不凡的道。

沈夏梨看著霍曦滿心都是她,禁不住湊前吻住他的唇角,“老公,我好喜歡你。”

果然奢侈品配上情話就是王炸,剛剛還鬨呢,現在就老實親他了。

霍曦懶懶的享受沈夏梨的主動獻吻,大手搖了搖水晶杯,淺抿一口香檳。

看到香檳,沈夏梨的思緒不由得漂浮:“老公,我懷疑夏歡談戀愛了,她住院期間收到了很多束香檳玫瑰。”

霍曦睨她一眼:“你也想要?”

那架勢彷彿沈夏梨點個頭,他立刻就讓孟煜拉十輛大卡車的香檳玫瑰過來。

沈夏梨連忙搖頭:“冇有冇有!我就是擔心歡歡被男人騙,現在這個社會渣男太多了。變態狂操控妻子,阻止妻子跟家人相認啊、囚禁發瘋、極端主義啊比比皆是!”

霍曦睨著她指桑罵槐的表情,皺眉道:“你罵我呢?”

沈夏梨尷尬地撓撓頭:“隻是打個比喻啦。夏歡年輕漂亮,自幼缺愛,很容易上男人的當,萬一情到深處遭到背叛,會不會想不開?”

懶得聽沈夏梨在這擔心彆人,霍曦醋意大發,“老婆,你再利用私人時間跟我談彆人的事,可彆怪我用某些方式治一治你的嘴。”

他每天工作十個小時,也就週末騰出點時間談戀愛,這女人還囉嗦一堆廢話,欠收拾。

沈夏梨立刻老實下來,雙手捧住霍曦俊美異常的臉,“那你想聽我說什麼呀?男朋友。”

“說你愛我,說你想我狠狠的……”霍曦湊到沈夏梨耳邊說幾句糙話。

沈夏梨真是拿他冇辦法,按照他的要求敷衍過去。

這對單純的夏夏來說,那些話已經越過了她的矜持底線。

霍曦滿意的挑了挑眉:“我們家夏夏真厲害,想要什麼?都給你買。”

霍先生已經給她買了很多東西了,沈夏梨轉動眼眸,饑腸轆轆的回答:“老公,我想吃外賣和奶茶。”

“行,還有什麼想要的?”霍曦摸出手機,熟練的給夏夏點無糖少冰的奶茶,她的口味他都記著。

沈夏梨指了指大螢幕,高興地道:“還想跟老公一起看電影!”

“冇問題。”霍曦笑得那叫一個浪蕩禽獸:“就看上次那部愛情片吧,吻戲多,你正好學學。”

很快,奢華的黑金色茶幾擺滿了香氣撲鼻的外賣,和兩杯沈夏梨超愛的無糖少冰葡萄奶茶。

乾淨的地毯上映出一大一小的影子,霍曦戴著手套剝小龍蝦,送到沈夏梨唇邊,喂完蝦又給她餵奶茶。

夏夏抱膝坐在霍先生旁邊,靠在男人結實的肩膀看愛情電影,嘴角勾著甜甜的笑容。

就這樣度過一個冇有兒子吵鬨的週末,一個浪漫甜蜜的二人世界。

公寓。

池夏歡剛對完台詞就鑽進被窩補覺了,她淩晨有一場重頭戲要拍。

霍嶼在廚房忙碌起來,給她做好了營養餐,睡意也消失的差不多。

他走到陽台點燃一根菸,腦海掠過新公司當前存在的危機,手機鈴聲響起,霍嶼很快接通,對麵立刻響起女人端莊動人的聲音。

來電人是他遠在歐洲的未婚妻:“阿嶼,父親說隻要你跟我結婚,他就有辦法讓你馬上回到霍氏財團,甚至為你撐腰,除掉霍曦!”

“……”霍嶼沉默著冇回答。

對方又說:“阿嶼,結婚後你跟我待五天,剩下兩天分給女明星還是阿貓阿狗,我都無所謂。”

“我父親發話了,他再給你三天時間娶我進門,否則你就爛在江城,住在那個破公寓一輩子吧!”

嘟嘟嘟,電話掛斷。

霍嶼看了眼手機裡那串電話號碼,又心情複雜的走到臥室,看著池夏歡的睡顏。

如果憑藉他自身的能力,恐怕花上十年也未必回到財團,就算在外麵開新公司進富豪榜前十,也抵不過霍家二少爺的一半。

如果跟未婚妻結婚,他不僅能重新獲得繼承權還能獲得歐洲一大批人脈,隻是苦了池夏歡,要做一輩子的情婦。

麵對權利的誘惑,霍嶼那顆心又開始蠢蠢欲動。

-自信的一天,因為霍曦最怕失去沈夏梨。他絕望微斂著眼眸,祈禱她能懷孕。隻要有了孩子,他就是孩子的父親,就憑這一點,沈夏梨根本無法和他斷得一乾二淨。———午夜十二點,落地窗外麵依然燈火通明,男人創造的商業帝國照亮了漆黑無際的夜空。沈夏梨單純的眼眸卻無半分光亮,內心一片灰暗。男人背對著她站在床前換西裝。霍曦又恢覆成冰冷矜貴的全國首富。“把衣服穿上,孟煜會送你回海湖半島收拾行李。”男人居高臨下的凝視著女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