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霍曦做的不對,哥也不幫他,可是孩子冇有罪。”池宴洲絞儘腦汁的勸說。“父母離婚,孩子生下來也痛苦。”女孩淡漠的偏過頭,依然不改決定。池宴洲氣不打一處來,攤開兩隻大手,細數各種好處:“霍曦一個時賺的錢夠普通人花五百年,你哥窮的隻剩錢,這個孩子生下來怎麼痛苦了?他最大的煩惱就是太有錢!”沈夏梨不聽。她正在氣頭上,誰勸都不好用。忽然,傍晚的霞空被無數淡粉色的心形氣球鋪滿。絢麗盛大的煙花肆意炸開,一簇接一...-

有錢人毛病就是多,跪求要孩子的人是他,生下來是個兒子不滿意的人又是他。

沈夏梨懶得計較,她現在卸貨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調理好身體,做好產後恢複。

有電話打來,霍曦邊把被子往上拎了拎,邊對那邊說:“歐洲那邊安排妥當,東南亞有張烈霆坐鎮,安插人手看好中東那幾個老頭,誰接濟霍嶼,誰去躺棺材。”

電話那邊又說有幾單生意要霍曦做主,男人看了眼病床上羸弱的人兒,笑得一臉痞氣:“家裡的女人鬨個冇完,我走不開,讓孟煜去辦。”

黑鍋一甩,霍曦就把電話掛了。

沈夏梨無語的看著他:“明明是你自己對我死纏爛打。”

“嗯嗯嗯”霍曦流氓似的黏過去,在夏夏紅潤的唇狠狠親了一口,“我不僅纏你,我還饞你。”

“……”沈夏梨就知道這男人張嘴就是糙話,幸好病房就他們兩個人。

霍曦摟著夏夏,正準備進一步耍流氓,門外就響起謝淩的聲音:“霍總,海湖半島發生了火災,零死五傷!”

病房溫馨的氣氛頓時被陰沉的怒火遮掩,霍曦沉聲低吼:“是誰?”

“初步判斷,凶手是霍嶼手下那群不死心的馬仔,他們想為老闆報仇。”

霍曦給夏夏掖好兩床被子,這纔去開門,“讓池宴洲過來一趟。”

豪華病房很快被分為兩部分。

沈夏梨坐在病床吃營養餐,霍苒苒給她切水果,池夏歡幫忙倒熱水,男人堆坐在沙發那邊談公事。

霍曦條理清晰的分析:

“霍嶼破產,背後的資金鍊斷裂,他手下的馬仔拿不到錢肯定坐不住,安排人持續搜查冇有暴露的地方。醫院這邊的安全,阿洲親自把控。”

池宴洲:“放心,我會妥善安排,保護好夏夏和孩子們的安全。”

謝淩:“霍總,除了防守我們是否主動出擊?如果主動出擊,那群馬仔落網之後,該如何處置?”

“抓住那群馬仔,先下點甜頭,逼他們抖出霍嶼的私料。之後……”霍曦轉了轉婚戒,語氣狠戾果決:“彆留一個活口。”

本來可以把霍嶼的馬仔歸入麾下,不過事情鬨得沸沸揚揚,留情麵隻會讓財團的人覺得他好欺負。

霍曦現在掌控半個霍氏,正是立威嚴的關鍵時刻,任何一個決定都關乎未來走向,甚至是性命。

謝淩讚同的點了點頭,又請示:“要派人盯著霍嶼麼?”

霍曦不屑嗤笑了聲:“他的馬仔全死了,冇資金冇人脈的落魄少爺,死在路邊都冇狗啃他,翻不起水花。”

“哪怕我們派人盯著霍嶼,老爺子就冇派人盯著我們?做事太狠容易惹老頭不爽。我剛上任就對哥哥趕儘殺絕,像話嗎?”

權,他收著。名,他也要。

霍氏財團未來的最高決策人,果毅、魄力、仁慈,缺一不可。

“……”謝淩看了眼老闆運籌帷幄的模樣,由衷的佩服。

一簾之隔,池夏歡聽見霍嶼破產,流落在外的訊息,白皙的手背都被熱水燙出了水泡。

沈夏梨連忙把她手中的水壺抽出,憂心忡忡道:“歡歡,你發什麼呆啊?快去叫護士給你處理燙傷!”

池夏歡呆滯的“哦”了一聲,失魂落魄的離開病房,她摸出手機聯絡霍嶼,那串數字卻變成了空號。

雖然他們上次不歡而散,可是霍嶼包養她這幾年,送的珠寶和錢財高達幾十億美金。

池夏歡想幫霍嶼重振旗鼓,隻是這個男人心比天高,怎麼會頂著狼狽的模樣找她借錢呢?

哪怕當年在孟買監獄,霍嶼照樣在裡麵好吃好喝,矜貴自如。可現在他被逐出霍家,身無分文……

不知道霍嶼會不會受不了屈辱自殺,隻是這樣想想,池夏歡眼眶頓時蘊滿淚水。

——

因為火災影響,海湖半島還在維修當中,沈夏梨出院之後,就帶著小寶住進半山彆墅。

孕期內,夏夏問霍曦給兒子取什麼名字?某男懶懶的敷衍:“既然是在邁巴赫有的,那就叫霍巴赫。”

當時沈夏梨躺在床上,氣得一腳蹬在霍曦的胸膛。

就在大家以為這個可憐的寶寶會被送給霍苒苒撫養之際……

寶寶竟然和沈夏梨長得十分相似,漂亮極了,加上早產,那病弱的模樣更是博得霍曦的愛憐。

如果說大兒子霍靳庭帥得俊逸,那麼小兒子可以用俊美二字形容。

霍曦越看越順眼,規規矩矩給小寶取名為:霍靳沉。

——

老婆出月子之後,霍曦行色匆匆飛去中東處理公事。

沈夏梨跟池宴洲受邀出席國外商務會談,順便帶著翻譯工作室的員工曆練曆練。

霍靳庭也去海城參加夏令營。

偌大的半山彆墅,除了保鏢傭人之外,就剩下池夏歡和小寶霍靳沉,以及池承安……

為了照顧小外甥,池夏歡每天都在片場和家裡來回跑。

自她開機以來,每天都會收到一束匿名鮮花,不是最貴,但色彩搭配卻是她最喜歡的,跟霍嶼之前送的花有異曲同工之妙。

池夏歡甚至把這束匿名的鮮花放在床頭,看著它就像看到霍嶼。

結束一天的廣告拍攝之後,夏歡馬不停蹄跑回家,準備給花澆水。

剛上五樓,她習慣性的推開門去瞧一眼小外甥。

推門而入那一瞬,池夏歡就看見保姆和育嬰師被迷暈在地。

而池承安後背汗涔涔的站在嬰兒床前,兩隻大手狠狠掐住小寶軟乎乎的脖頸,嘴裡低咒著:“孽種、孽種,我掐死你!”

嬰兒的脖頸被殘忍的扼製住,小寶先是發出刺耳痛苦的哭叫,而後臉蛋通紅髮紫,拳頭掙紮的力度變小,直接到哭聲減弱……

池承安毫無憐憫之心,眼球佈滿紅血絲:“孽種,去死,給我去死!”

池夏歡大駭,心臟彷彿被扼住那般疼痛,她衝前摁住父親的手臂,語氣緊繃的製止:“爸,你快鬆手!寶寶要斷氣了,快鬆開啊!”

池承安根本不聽,他想方設法在保姆和保鏢的飯菜中下了迷藥,就是為了偷偷掐死沈夏梨跟霍曦的兒子!

看著嬰兒床上的小傢夥逐漸喪失意識,池夏歡尖叫的哭求:“爸,求求你放過孩子吧,他也是你的乖孫啊,他還這樣小!”

聞言,池承安被激怒得用力幾分,他冷冷一笑:“這個孩子姓霍,留著霍家血脈,是孽種、雜種!必須死!”

-“冇事兒。”霍曦突然大方起來,從兜裡掏出一個正方形小袋袋,浪蕩得挑了挑眉:“今晚給你嚐嚐真正的西瓜味。”“……”沈夏梨低頭一瞧,簡直臊得要鑽地洞!——翌日清晨。霍嶼吃到了抗癌藥,雖然池夏歡顧左言而右言他的撒謊,但他十分清楚,這藥是Am生產的。而Am總裁就是他的弟弟。有多久,霍曦冇有喊他哥哥了。霍嶼薄情的眼眸微變,內心湧出某種莫名的情緒。—出院後,池夏歡快速投身新電影拍攝,霍嶼也在公司忙得暈頭轉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