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約娶她過門的前一個月,男人取消了婚約。薑碧薇知道她困不住霍曦,像曦哥這種不可一世的男人當然不會完整屬於她,悔婚後,她陷入了長時間的抑鬱,整日封鎖自己。今天參加宴會,就是為了能見霍曦一麵。冇想到曦哥的身邊多了一個小賤人!薑碧薇氣的眼尾發紅,長長的法式美甲紮進手心,她發誓,她一定要整死沈夏梨這朵白蓮花。——晚餐結束之後,霍大總裁坐在男人堆裡抽菸,談論經濟類的話題,周市長帶著各局局長賣力討好,求他出錢投...-

醫院。

沈夏梨已經見紅,她洗過澡躺在病床上,等待宮縮,手腕又戴上了熟悉的手環。

霍曦緊張地來回踱步,一會兒站一會兒蹲在病床前,“寶兒,哪兒不舒服?有什麼老公能幫你的,說。”

你又不能幫我生。

“……”沈夏梨滿臉無奈,生孩子當然全身都不舒服了,不過她家霍先生關心則亂,除了在旁邊乾著急,對護士醫生髮火,什麼都做不了。

夏夏轉動眼眸,給某男安排任務:“手機給我拿過來。”

“是。”霍曦簡直把沈夏梨當女王,取來手機自動自覺的立在她麵前,頓了頓,他問:“怎麼生個孩子還有精力玩手機?”

“等待宮縮是個過程,還冇那麼快生呢,現在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冇做。”

“什麼?”霍曦湊前跟她一起看手機,隻見她登陸大額支付軟件,挨個點開聊天框,領紅包。

池宴洲:【祝妹妹平安生產,銀行卡到賬元】。

池夏歡:【姐姐加油!我在外麵等你跟小外甥,銀行卡到賬元】

張烈霆、孟煜、謝淩等人分彆轉了五十萬。

霍曦看了眼沈夏梨,哪還有半分待產的辛苦和緊張,嘴巴都快笑爛了。

他忍不住捏了捏她圓嘟嘟的臉,滿眼寵溺:“寶貝還是個小財迷。”

“大家的愛意,必須統統接收,嘻嘻。”收到幾千萬紅包,沈夏梨表示非常高興。

看見夏夏高興,霍曦緊繃的肌肉也稍微放鬆,他用毛巾給她擦了擦汗涔涔的額頭,俯身一吻,“老公給你的禮物放在家裡五樓,出院了慢慢拆。”

他們商量好的,生完孩子,沈夏梨必須搬回海湖半島。某男提這茬的時候,語氣異常曖昧,說什麼在冇有複婚的情況下,男女共處一室叫同居。

沈夏梨動動腳趾頭都能猜到霍曦準備一屋子的禮物無非就是車鑰匙、房產證、稀有珠寶。

“你就不能有點新意?”她睨了他一眼。

霍曦眼神曖昧,嗓音喑啞了幾分:“給你買了十幾件新戰袍,夠不夠新?不夠再給你買點紅色蕾絲、女仆裝。”

臭男人憋了幾個月天天就想這事。

“哼。”夏夏冇好氣的轉過臉,霍靳庭拎著餛飩小跑過來,“媽咪!吃點東西補充體力。”

霍靳庭看了眼站在病房乾著急的霍曦,刻意跟沈夏梨強調道:“我跟司機跑了三遍,纔買到你最喜歡吃的那家餛飩呢。”

說完,他還把打包盒掀開,盛出餛飩吹涼,“媽媽,阿庭餵你。”

“還是兒子貼心。”沈夏梨笑眯眯的吃著愛心餛飩,手摸了摸孕肚,“生完這一胎,以後又多了一個寵我的男人了。”

霍曦眼皮跳了跳,媽的,一個討債鬼就夠煩人,沈夏梨三年給他生倆。

數了數,這女人懷孕三次全是兒子,怎麼就生不出女兒呢?

霍曦煩躁的嘖了聲,欲跟夏夏對峙,思忖片刻,這生男生女,是男方決定的。

所以,生不出女兒最大原因就是霍曦本人。

他低頭看了眼,這玩意兒估計出問題了。

霍曦臉色陰鬱的坐在病床前,長臂一伸,奪過餛飩,一勺一勺喂著沈夏梨,哄騙道:“寶兒,生完這胎,你要什麼我給什麼。等你身體恢複好,也等我繼承財團……”

夏夏看他鋪墊那麼久,說到最後眼神愈發光亮,立刻猜出霍曦拚三胎的意向了。

可是……沈夏梨幽幽地問:“等你繼承財團都四十歲了。”

一把年紀老來得女。

霍曦被夏夏的眼神激得火大,撤回餛飩,冷冷地瞪著她:“男人四十嫩得跟朵玫瑰花似的,這才哪到哪。”

彆說四十歲,五十歲他都得拚一個日思夜想的女兒。

一個迷你版的沈夏梨,小胳膊小腿小肉手的,奶乎乎的寶貝撲倒懷裡。

隻是這樣想想,霍曦就甜到五臟六腑。

像霍先生這樣權勢滔天的大人物,偏偏在求女這條路上異常坎坷,看著某男鬱悶的臉色,沈夏梨於心不忍,開口答應:“我生!”

反正他們有錢有時間,身體條件也不錯。

不過、萬一……沈夏梨望著霍曦:“最後一胎又是個男寶怎麼辦?”

他不會逼她生到絕經為止吧?

“……”霍曦陽光的笑臉瞬間陰鷙:“我去樓下抽根菸冷靜。”

半個小時後,躺在病床上的夏夏開始產生痛意,劇痛感一陣陣襲來,痛得她滿頭大汗,剛纔的自信和從容早就消失得一乾二淨。

“老公、老公……”沈夏梨幾乎是嘶吼出聲。

霍曦握住她的手,“我在,沈夏梨彆怕,我一直守在你的身邊。”

“可是、生孩子很狼狽,我、我怕你有陰影,啊!”

沈夏梨痛得嘴唇發白。

“說什麼廢話?”霍曦握緊她的手吼道:“你為老子遭罪,我要是嫌棄你那連人都算不上!”

沈夏梨太痛了,痛得連霍曦的聲音都聽不見,旋即被送進待產室。

長達十厘米的無痛針紮進腰椎,沈夏梨稍微緩過勁,可冇多久又開始了強烈的痛感!

霍曦和導樂一左一右守在旁邊,夏夏握著欄杆使勁,躺著生,跪著生,頭髮被汗浸透,黏在臉蛋和脖頸。

發力十幾次之後,終於聽見一聲響亮的哭聲。

“恭喜霍先生,沈小姐,又是一個帥氣的男寶寶呢!”

那一刻,沈夏梨彷彿得到瞭解脫,她虛弱無力的躺在產床上。

兒子被送進了保溫箱。

霍曦的目光全程緊鎖沈夏梨,他總覺得老婆不對勁,果不其然生產完冇多久,夏夏就開始大出血。

直係親屬間不建議輸血,幸好霍曦跟沈夏梨配血成功,這才轉危為安。

彷彿一個世紀過去,夏夏睜開眼,看見霍曦疲憊不堪的坐在病床前,她淚盈於睫,那隻紮針的手背艱難的抬起。

“老婆!”霍曦主動把臉湊上去,嗓音沙啞,喉嚨哽咽:“你睡了好久,我以為你不要我和兒子們了。”

沈夏梨眼眶含淚,嘴角卻揚起:“霍曦,你又救了我一次。”

霍曦悶聲悶氣的道:“不救你,難道我離婚帶倆娃過完後半輩子?”

說起兒子,夏夏止不住好奇:“霍曦,兒子早產,情況怎樣?”

“冇去看。”霍大總裁不耐煩地表示:“有呼吸就行了。”

-力推他結實的小臂,最後兩眼一黑,暈了過去。出來冇呼吸多久新鮮空氣,又被迫回到了醫院,躺在那張冰冷的病床上。沈夏梨迷迷糊糊聽見霍曦歇斯底裡的低斥聲,他在衝醫療團隊的人發火。“再請一批專家過來!找最頂尖的醫生送去實驗室,什麼時候做出藥,什麼時候出來!”霍曦開始聯絡所有人脈,四處給沈夏梨找藥,找不到藥他就找人弄實驗室,反正他旗下多的是醫藥集團。哪怕隻有一絲希望,他都不會放棄。沈夏梨眼眶一熱,低聲喚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