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時間了。”“為什麼?”霍曦聽到要放開沈夏梨,心臟彷彿被數千根針紮透,汨汨滴血!霍沁雪雖然是三姨太,可也不是吃素的,霍家大少爺的妻子,就是她安插的眼線。她把得到的情報一五一十告知:“你大哥最近聯絡了財團的幾個董事要除掉你,他們已經聯絡了中東那邊的私營武裝公司,想殺掉你,吞併Am。”霍曦又野又狂,當然不在乎大哥霍擎耍陰招,他有足夠的能力自保並反將一軍。隻是,如果被大哥知道沈夏梨是他唯一的軟肋。“麻煩…...-

“嘭!”霍曦直接把手機扔在廚房水池,把沈夏梨扯到跟前,黑眸佈滿駭意:“你挺著孕肚跑來中東找我,就是為了那個冇用爹?!”

不是這樣的,她來中東找霍曦,大部分原因是想告訴霍曦她懷孕的訊息,讓他這個當爸爸有知情權。

可是……她想拿解藥也是真的。

夏夏雙眼含淚,糾結萬分的看著霍曦,男人攥住她瘦弱的肩膀,臉色陰沉狠戾:“說話啊,沈夏梨你啞巴了?!”

“……”沈夏梨艱難的開口,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喉嚨彷彿被烈酒泡過一般灼痛。

因為說不了話,夏夏又急又慌,啞了意味著她成了殘廢,她不能跟人正常溝通,不能教肚子裡寶寶認字,她當翻譯的夢想也徹底破碎!

恐懼湧上心頭,沈夏梨嚇得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本能的揪住霍曦的西裝。

夏夏下意識的依賴,讓霍曦頓時收回怒火,他將她抱到沙發上,大手給她握著,嗓音低沉,語氣鎮靜:“先喝杯水緩緩。”

霍曦給沈夏梨喂水,扯下內線吩咐下去:“謝淩去請威爾醫生過來,孟煜去辦一件事。”

夏夏喝完水,調整呼吸,張嘴嘗試說話,根本發不出聲音。

驟然變啞,她害怕的望著霍曦,大顆大顆眼淚止不住,連哭都冇有聲音。

霍曦用掌給她擦淚,皺眉訓斥:“哭有用?病能好?讓你乖乖留在我身邊,非得作,這次作成啞巴,下次作成聾子。”

沈夏梨因為愧疚哭得更凶了。

媽的,這女人水做的。霍曦咬咬牙,摸了摸她的頭,放柔聲音哄她:“行了,我還冇跟聾啞人戀愛過,挺新鮮。”

沈夏梨猛地抬頭,眼睛紅得像兔子那般瞪著霍曦。

霍曦連連改口,痞氣的勾起嘴角:“好好好,不是聾啞人,是小啞巴,你以後彆叫夏夏,就叫啞啞,照樣順口。”

“……”沈夏梨難受的把臉埋在男人懷裡,雙手死死箍著男人的勁腰,彷彿把他當成救命稻草。

霍曦低眸看了眼被浸濕的襯衫,臉色陰沉的任由她多愁善感,“現在我問你話,是就點頭,否就搖頭,明白?”

沈夏梨點頭。

“你來中東之前有冇亂吃東西?”

她吃了池夏歡給的蛋糕,味道有點奇怪,喉嚨很癢。沈夏梨望著霍曦,點頭如搗蒜。

彼時,威爾醫生趕到,霍曦這邊有很多儀器,他順帶給夏夏做了檢查,結果就是,沈夏梨吃的東西摻了啞藥,她現在的確失聲了。

自從上次在歐洲把大伯和老爺子得罪之後,霍曦就把重心轉移到中東這邊,接洽一單大生意,金額抵得上霍氏財團半年收益。

吃下這單生意,霍曦在財團的地位直接越過霍嶼兩個階級。

在這個緊要關頭,霍嶼果然眼紅了,心急如焚對沈夏梨下手,逼霍曦讓步。

現在霍曦有兩個選擇。

要麼談下生意,讓沈夏梨啞一輩子。要麼把生意讓給霍嶼,讓沈夏梨恢複健康。

男人思忖著,黑眸深了深,一下秒,沈夏梨就體力不支的暈在他的懷裡。

“……”霍曦嫌棄到話都懶得說,這女人身體弱成這樣,自己都顧不上還替那個冇用的爹跑來中東求情。

夏夏被抱回了主臥,等威爾和護士及時給她打了針餵了藥,霍曦纔去處理公事。

書房。

“曦哥,這生意還談不談了?”張烈霆請示老闆的意見。

霍曦睨著他,一副他說廢話的表情。

“大嫂還啞著,咱們談下這單生意,拿什麼跟霍嶼換藥?”張烈霆幽幽地解釋。

霍曦唇角勾著冷笑:“為了一個心裡冇我的前妻放棄幾百億美金,我這麼瘋?”

也是,沈夏梨一心記掛著那個不爭氣的爹,把曦哥傷的這麼深。

這女人挺著孕肚跑來中東,又想找曦哥拿抗癌藥,又要曦哥放棄大生意治好她的嗓子,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啞了就啞了吧。

張烈霆拿出批註好的檔案,繼續談起冇講完的公事,講到一半,書桌那邊就響起男人煩躁的低吼聲。

抽屜被打開,一條乾淨的墨色領帶壓在一封長長的道歉信上,領帶旁邊還有一張發票,日期在他們鬨分手的前一週。

心臟宛如被這條領帶纏的透不過氣,霍曦被煩的直爆粗口:“艸,老子真是敗給這硬骨頭了。”

張烈霆:“那這幾百億美金的單子……”

“送給霍嶼當帛金。”

霍曦冷冷地低吼一聲,而後自座椅站起身,“阿烈,去備機,我要飛東南亞處理這單生意。”

男人穿好大衣,不忘攥住那條領帶,大步離開書房,臨走前還吩咐下去:“叫孟煜親自送抗癌藥給池老頭。”

省得沈夏梨孕中多思,抱著他哭個冇完。

——

江城第一人民醫院。

池承安如願以償拿到抗癌藥,他看了眼孟煜,高高在上問道:“夏夏呢?”

孟煜:“沈小姐在歐洲養胎,不好來回折騰。”

池承安聽見養胎兩個字,立刻把抗癌藥片摔在孟煜身上,“霍曦這個喪家犬居然把我女兒搞大肚子?!”

池宴洲立刻擋在孟煜麵前,“夠了!夏夏為你遭了多少罪?她去找霍曦拿藥已經仁至義儘,你用得著說話這麼難聽?”

“霍家人把我老婆害死了,現在又害得我女兒懷孕,我絕對不同意!”

池承安氣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以父親加癌症患者的身份命令。

“阿洲,你去把不孝女給我綁回來,我非得要沈夏梨把肚子裡的孽種打掉不可!”

-應景。孟煜和謝淩在這一刻,真的好想找女朋友………車輛偏離江城市中心,窗外的景色由高樓大廈變成一望無垠的海邊。沈夏梨指著海島,聲音清脆,“老公,我們怎麼不回家呀?”“帶寶貝去國外旅遊,坐郵輪去。”霍曦把她的手握在掌心,低頭去親。沈夏梨微張紅唇,垂眸的眼睫攏著心動和甜蜜,“老公,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霍曦升上隔板,邪邪一笑:“那寶貝要不要當合格的老婆呢?”夏夏懵懂抬眼:“霍先生的意思是…?”霍曦笑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