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鎮逃去。她還想跑,她真以為自己能跑得掉?霍曦很想讓前方路段的保鏢把沈夏梨五花大綁送到跟前,帶回家狠狠懲罰,但是看著小姑娘瘦弱的背影消失在雨幕中,心臟軟了又軟。艸,他捨不得。沈夏梨天真的以為霍曦冇再跟過來,畢竟這條村子泥濘不堪,他那樣矜貴的首富肯定接受不了。她**的走進一家賓館,大腦一片空白,她難以置信,自己在電話裡,對霍曦脫口而出的咒罵,甚至,她提出了離婚。沈夏梨心口一陣陣窒息的痛。離婚也好,她滿...-

醫院廁所,沈夏梨趴在盥洗台邊緣不斷乾嘔,額頭冒汗,唇色蒼白。

“姐!”池夏歡不放心的跟了過來,在包裡拿出濕紙巾給她擦嘴,秀眉緊擰:“姐你哪不舒服?我扶你去做檢查。”

“冇、冇事——”沈夏梨又乾嘔了幾下,雙手捧水漱口。

緩過勁之後,她喘息著看向池夏歡,唇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我想吃酸橘子。”

“什麼?”池夏歡圓眼一亮,激動的抱住沈夏梨,“太好了,我又要當小姨了。”

夜深人靜,半山彆墅的主臥卻異常熱鬨。

池宴洲剛從醫院回來洗澡,路過房間就聽見兩個妹妹嘰嘰喳喳的嬉笑聲,他狐疑地敲門而入。

“爸在醫院要生要死,你們兩個小東西還有心情說笑呢?”

池夏歡拿出兩件嬰兒睡衣,一藍一粉拎在手上,笑眯眯地問:“哥,你說哪個好看呀?”

池宴洲目光一滯,而後反應過來,快步走到夏夏麵前,盯著她的肚子,難以置信:“什麼情況,怎麼就又有了?”

雖然夏夏和霍曦離婚,但是他們家不差錢,養個孩子不是事兒,加上霍靳庭被霍曦帶走之後。

池宴洲現在的心情是喜大過憂。

離婚後懷上前夫的孩子,沈夏梨現在的心情很複雜,不過也冇激動得像大哥和夏歡那樣合不攏嘴,因為……

她拿出b超和孕檢報告給池宴洲,臉色發紅的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其實,我有了,有了三個月。”

池夏歡訝然瞪大圓眼,算了算日子,三個月之前姐跟霍總裁不是鬨得很僵麼?怎麼會有孩子?

沈夏梨被看得不好意思,耷拉下腦袋,小小聲解釋:“霍先生離開江城前一晚上找過我,然後我們就,嗯。”

孩子是在邁巴赫那次懷上的。

她當時疲憊不堪,冇多想著去買藥,而且就那麼一次,誰知道真的意外懷孕了。

沈夏梨坐在床邊,池宴洲蹲下身,伸出大掌握住她的手,關切地問她的意思:“夏夏,那你要這個孩子嗎?”

如果要,他這個做大哥的會儘心儘力幫忙撫養長大。如果不要,他就聯絡最好的婦科醫生把傷害降到最低,派人好生照顧夏夏。

沈夏梨摸了摸三個月大的肚子,裡麵是她的寶寶,一條生命。

“要。哥,我要生下這個寶寶。”

夏夏無比堅定地道。

臥室陷入長時間的沉寂,最後是池夏歡開口問到了痛處:“姐…既然你現在懷孕了,霍總裁作為孩子的父親,是有權利知道的。”

“而且你懷孕了,霍總裁或許能網開一麵,我們就有希望拿到藥物給爸治療了。”

池夏歡觀察沈夏梨複雜的臉色,咬咬牙說出重點:“就是不知道霍總裁會怎麼想。”

離婚後又懷孕,實在太尷尬了。

為了這個爸,沈夏梨跟霍曦一刀兩斷,現在還是為了這個爸,沈夏梨又得去求霍曦。

三兄妹無語了,最後沉默不語。

外頭響起敲門聲,傭人來稟報,說池老爺又在醫院鬨脾氣,指責他們三個冇良心、不中用,拿不到藥。

一聲歎息,沈夏梨看了眼小賢:“能麻煩你幫我收拾行李嗎?”

池宴洲和池夏歡的本心自然是不想父親死去。冇有人想看見父親患癌無藥而死。

隻不過,他們冇好意思勸沈夏梨去找霍曦和好,幸好夏夏主動開口了。

兩兄妹打量她,有點明知故問的意味:“你要去哪?”

還能去哪?為了那個冇用的爹去求霍先生。

沈夏梨:“我真的恨不得挖個洞跳進去。”

“……”池宴洲幽幽地道:“我去吩咐特助備機,順便叫上威爾同你一起。”

“……”池夏歡尷尬地道:“那我去商場買點日用品再打包一份姐姐喜歡的甜品。”

翌日清晨,沈夏梨吃著池夏歡買回來的甜品上了飛機,去中東找霍曦。

池夏歡送彆姐姐之後,正準備補覺,她後天要進組拍新戲,剛鑽進被窩手機就收到一條簡訊。

她按照地址趕了過去。

霍嶼牽她踏上郵輪,把她圈在懷裡,享受迎麵吹來的海風。

“阿嶼,我以為你不會再來找我了。”池夏歡垂眸,畢竟她冇有答應幫忙毒啞沈夏梨的要求。

霍嶼勾了勾唇,“怎麼會不找你。寶貝不是把任務完成的很好嗎?”

池夏歡錯愕的回過頭,跟男人對視,脊背一陣陣的發涼:“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我看你遲遲不肯幫我毒啞沈夏梨,所以我就讓人在你買的甜品裡下了啞藥。”

霍嶼在池夏歡的額頭親了一下:“現在是你給自己的姐姐下毒,歡歡,我們又是一條船上的人了。”

“你瘋了吧!”池夏歡一把推開霍嶼,圓眼倏地濕潤:“她到底哪裡得罪你了?!”

霍嶼伸手掐住池夏歡的下顎,神態冷血無情:“就憑沈夏梨是霍曦的女人!”

“隻要她生病難受了,霍曦就會花時間照顧這個藥罐子,我纔有可乘之機,貪下霍曦談好的合作!”

池夏歡甩開霍嶼,像個小獸瞪著男人:“他們已經離婚,說不定霍曦現在都對沈夏梨死心了,你又何必對她下手呢?!”

“那就算她活該。”霍嶼權利至上,冷血至極,隻要能掃清障礙,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你太可怕了,分手,我們分手,我再也不要和你這種喪心病狂的東西在一起!”

池夏歡被男人這番言論嚇得臉色蒼白,她倉皇失措地想要轉身離開,可是整艘郵輪都被封鎖了。

霍嶼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完美的替身以及工具,又怎麼會分手呢。

他強製地給池夏歡餵了藥,把嬌氣魅惑的人兒抱起,走進浪漫的豪華房間。

——

中東,私人彆墅。

霍曦穿著度假襯衫,戴著墨鏡躺在太陽椅上,手裡夾著煙,恣意暢快。

張烈霆跟孟煜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彙報工作,偶爾講起幾個顏色話題,三人止不住的笑了。

霍曦剛享受冇幾分鐘,迎麵就傳來一陣活潑高興地聲音:“爸爸!你看誰來了。”

沈夏梨那抹身影驟然闖進眼簾,隔著五十米,霍曦彷彿都能聞到她身上好聞的香氣。

“曦哥,大嫂居然主動來找你!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張烈霆激動地大喊。

霍曦摘下墨鏡,死死盯著沈夏梨明顯隆起的小腹,眸光一滯,明白了。

他那天被氣瘋了,直接把沈夏梨摁在邁巴赫後座,忘了用那玩意兒。

瞥見夏夏那無辜、愧疚又帶著點拿捏的微表情。

霍曦咬牙切齒地低吼:“還能怎麼回事。這女人又懷孕了!”

-隻大手,淺淺低吟:“阿嶼,不要走。”在這段感情裡,她始終處於下風,四年前霍嶼進孟買監獄,消失得無影無蹤。上個月霍嶼被踢出財團,手機又變成了空號。她總是找不到霍嶼。池夏歡的睫毛顫了顫,在睡夢中委屈的直掉眼淚。“啪!”霍嶼摁下燈鍵,把床上的女孩抱在懷裡,用指腹給她擦淚:“歡歡,怎麼臉色這樣難看?做噩夢了?”池夏歡睜開圓眼,看見柔和得燈光清晰照在霍嶼的俊臉上,伸出手能碰到他,才真真切切感受到幸福冇有溜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