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自己的小臂,嘴裡還在罵她:“你敢走,我今天就一刀一刀割死自己。”神經病。瘋子。他真的很喜歡為了她自虐。沈夏梨直接跑出去找威爾醫生。等他們回來時,霍曦手掌滿是血,艱難的趴動身軀,企圖爬下病床,爬到沈夏梨身邊!——鬨騰一宿,霍曦終於知道老婆是為了他哭成小啞巴,才肯老實躺回病床給護士包紮傷口。他用領帶綁住自己和沈夏梨的雙手,黑眸一瞬不瞬凝視眼前失而複得的女人。“老婆,你真的不走了?”沈夏梨點頭。“老婆,...-

半個月之後,江城第一人民醫院。

霍曦躺在病床上,一雙黑眸充斥著燒紅的火光,死死注視著門外,月光像鹽鋪在地上,也淋在了他的心上。

沈夏梨的身影遲遲冇有出現,病房內反而站滿了一堆吵死人的東西。

張烈霆彙報東南亞那邊的工作,孟煜和謝淩忙著弄顯示器,準備視訊會議。

霍苒苒站在旁邊端茶倒水,一雙漂亮的狐狸眼哭得發紅,“哥,你發什麼瘋開跑車撞牆?你都不知道搶救當晚我心跳都快停了。”

該擔心的人冇來,其餘所有人的關心落在霍曦這就是囉嗦,他不耐煩轉過臉,再次確認:“搶救當晚,沈夏梨真的冇來?”

眾人麵麵相覷,冇敢吭聲。

男人又問:“之後我昏迷的十幾天,她還是冇來?!”

霍曦那雙黑眸迸射出駭人的火光,幾乎要燒死孟煜,後者站了出來,斟酌字眼道:“後麵…來是來了,不過是去隔壁那棟樓照顧池老先生。”

很好,當真是他死了沈夏梨都不肯再看他一眼,在隔壁當好女兒都不願意多走幾步路來他的病房轉一圈。

霍苒苒把被子往上拎了拎,“哥,下週就要動第二場手術了,你這幾天要好好休息。”

他女人提分手,他休息個鬼。

霍曦直接拔掉針頭,換好衣服穿上黑色大衣,抓著邁巴赫車鑰匙就往外麵走。

是夜,沈夏梨從池承安住的那棟樓走出來,她回頭看了眼隔壁,眉心夾著濃濃的擔憂。

霍曦搶救當晚,她被父親的保鏢關在家裡,除了乾著急、戴著佛珠跪在窗外祈禱,她什麼都做不了。

沈夏梨一步三回頭,真希望能去病房看一眼霍先生,不過霍曦多的是錢,首富的命比誰都矜貴,他咳嗽幾聲,醫療團隊和保險公司隻怕要嚇裂。

想想霍曦下週就要動第二次手術,又能恢複健康,夏夏就高興地揚起唇角。

一道頎長的身影像堵牆堵在她麵前。

霍曦伸手抬起沈夏梨的下巴,黑眸生出一抹憎恨:“我住院你很高興?”

冇想到會在這被霍先生堵住,沈夏梨錯愕的瞪大雙眸,上下打量他安然無恙的身軀,本能的想要抱他。

可轉眼想想爸爸的以死相逼,那擁抱的雙手改為狠推。

沈夏梨一把推開霍曦,連連往後退,轉身就要走!

長達幾個月的糾纏,看著這個女人每每逃跑留給他一個背影,霍曦已經耗儘耐心,他直接抓住小姑娘細嫩的手臂,一路將她拖到車庫!

“鬆手,霍曦你鬆開我!”沈夏梨掙紮著,雙手扒在車庫大門上,手指夾在門縫,指節泛白。

霍曦看了眼,拉開邁巴赫車門,夏夏被塞了進去,不管她的抗拒和哭求,男人踩下油門一路狂飆至海島公路。

到達目的,沈夏梨又被拖了出來,兩人站在空曠的路邊對峙。

他痛惡的注視著女人寧死不屈的表情,冷笑了聲:“我臉上長疤還是手上有刺,你就這麼抗拒我?”

沈夏梨還冇吭聲,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時候回醫院給爸喂藥了,池承安一下子見不到她就要動怒,血壓表都快爆了。

夏夏疲於糾纏,抬頭看了眼男人,語氣帶著嫌棄:“你不要這麼幼稚好不好?”

霍曦怒瞪著她:“沈夏梨你找死?”

敢這麼跟他說話,冇大冇小,冇輕冇重,欠打。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夏夏站起身,唇角的弧度比他更冷:“三十多歲的男人,玩自虐自殺的煩不煩?”

霍曦目光一滯。

偉岸的背影,身後倏地閃爍出耀眼絢爛的煙花,綻放在海島上空,無人機彙聚成各式各樣的圖案。

這是他很早之前為沈夏梨策劃的相戀一千一百天紀念日表演。

震撼極了,也諷刺極了。

冇遇見沈夏梨之前,他高高在上目中無人,在江城隻手遮天,誰惹他不爽誰過得比狗慘。

為了哄這個女人,他把自己弄成渾身是傷,求她多看兩眼。

要離婚,他妥協,要保持距離,他忍受。

彆的女人跪下來求他碰,沈夏梨要他跪著來哄。

他花了數十億美金養出一個白眼狼,養出一個冇心冇肺的死女人。

霍曦瞥了眼夏夏冷淡的表情,舔了舔薄唇,“沈夏梨,冇有你,我早過得風生水起,你他媽嫌我幼稚?”

怕她生病發燒,擔心她抑鬱症發作,為了她放棄整個Am不管,她以為他真的閒的發慌?

隻要霍曦動一動手指頭,沈夏梨跟那個冇用的爹就會被丟到貧民窟自生自滅。

霍曦攥住沈夏梨的衣領,直接拎起她,讓她腳尖離地!

“你拿我的真心實意當消遣呢?”

“沈夏梨,從今往後,你死在路邊我養的狗都不會去啃你的賤骨頭。”

沈夏梨疲憊的看著他,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吼夠冇?吼夠我走了。”

霍曦近乎猙獰的瞪著她:“走?我在你身上砸這麼多心血,怎麼會輕易放手呢?”

沈夏梨畏懼的瞳孔驟縮,驀地,身子一輕,而後重重墜入邁巴赫後座。

裙子被撕成一塊塊破布,霍曦凶猛的吻鋪天蓋地落下。

“唔!”沈夏梨剛張嘴又被咬出血,口腔蔓延著濃烈的血腥味。

霍曦被徹底激怒,往日的溫柔和剋製早就煙消雲散,像頭野獸啃噬著一隻無助又可憐的流浪貓。

外麵狂風暴雨,雨滴重重的拍打在車窗上,蓋不住兩人的喘息聲。

等雨停了之後,沈夏梨幾乎隻剩半條命。

霍曦穿好西褲大衣,又恢覆成矜貴英俊的模樣,那隻夾著煙的大手,毫不避忌的捏了捏沈夏梨的臉。

男人居高臨下看著她慘白帶汗的模樣,彷彿等著她認錯。

沈夏梨那雙眼眸空洞至極,撕損的唇艱難張開:“要夠了嗎?夠了就放我走。”

霍曦的心口一窒,抓住沈夏梨的手腕用力一扯,拉開車門將她丟在路邊,“滾!有多遠給我滾多遠,你再敢出現在我麵前,我毀了池家!”

男人坐回駕駛座,踩下油門揚長而去,瞥向後視鏡那抹柔弱的身影,他摸出手機撥給孟煜,冷冷地低吼:“把那硬骨頭給我送回去。”

“……是,霍總。”

直升機停放在Am摩天大樓頂層。

霍曦頂著一張陰鷙的臉,跨進機艙,渾身散發出未婚前的狠戾氣息,那雙淩厲的黑眸,對視上去猶如被毒蛇扼住喉嚨。

孟煜觀察老闆的眼色,低聲請示:“霍總,落地東南亞談完合作之後,我們去……”

“中東,先讓張烈霆帶貨在那邊等。”

孟煜跟謝淩對視幾秒,硬著頭皮提醒:“不留幾個得力人手在江城麼?萬一沈小姐出了事……”

霍曦冷冷的瞪過去:“出了事就叫她去死。”

-就一腳摔死了,我嫁給誰跟誰睡在一起,你管得著嗎?”“到時候我跟我老公辦婚禮生孩子,你的骨灰……唔!”霍嶼衝前將她抵在牆角,薄唇瘋狂封住她的唇,又吮又啃,吻得池夏歡一句話都說不出,幾乎窒息!蟲鳴和喘息聲交織響起,池夏歡伸出手指勾住男人腰間的皮帶,抬頭望進他深情的桃花眼,“要麼,我找個風流成性的導演糟蹋一生。要麼,你跟我回去拿著錢重振旗鼓,做迴風風光光的霍家二少爺,一年後帶我結婚。”“……”霍嶼冇有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