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後她就原諒了,兩個人就抱在一起了。”“我當時真是……”陸濟明氣得一拍桌子,“靠啊,讓他去死好了啊?”李杭一下就能理解陸濟明當時的心情了。上一秒還被打得頭破血流,下一秒又抱在一起天長地久了。擱誰看了都得覺得心肌梗塞吧。特彆是陸濟明還是收到求救簡訊才趕過去的。人家千裡迢迢,是為了看施暴者和受害者握手言和的嗎?要是李杭在現場,估計當場就宣佈你們倆都有病!還是雙向奔赴的病情!你倆互相扭送精神病院吧!去精神...-

李杭追問道:“那接下來呢?你們收到錢後是直接拉黑對方,還是想辦法再多騙一些?”

包帥得意洋洋地回答道,“這要看具體情況啦!通常來說,一旦收取了第一筆定金,我們就會故意給他發一張不怎麼漂亮的女人照片,並告訴他這就是‘我’的照片。”

“假如他對這個長相不太滿意,表示想要退款,我們便會趁機提出再加兩百塊錢。”

“常用的說辭是這樣的:我還有個超級漂亮的閨蜜哦,可以幫你喊她過來服務,但她的收費可比我高兩百呢。”

“接著,我們會發送一張虛假的美女照片給他,讓他信以為真。”

“一般人到這個時候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都會同意加二百塊錢的。”

“甚至有的人還會主動要求加更多錢,問我有冇有更漂亮的姐妹可以約的。這些人都是傻子,很好騙的。發幾個照片就給我轉好幾百甚至上千塊錢。”

包帥說起這些詐騙的套路的時候,可謂是頭頭是道。

顯然是一個經驗極其豐富的老狐狸。

聽到包帥的這番話後,直播間裡頓時炸開了鍋,一片沸騰。

【這種一看就很假的套路都能騙到人,看來很多人真的是用小頭思考的啊】

【脖子上頂著個腦袋就是不用,誒,就是要用下麵思考】

【怎麼把人騙人還要罵人是傻子,殺人誅心啊哈哈哈哈哈】

……

李杭話鋒一轉,突然對另外一件事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

於是開口問道:“那麼,你手底下的那位小兄弟到底是怎麼被抓住的呢?”

提到這件事情,包帥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下來,彷彿心中壓抑著一團熊熊怒火。

他怒不可遏地吼道,“那個傢夥簡直就是個蠢貨!”

他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和失望。

似乎對於那個小弟的行為感到極度不滿。

包帥接著說,“我不知道多少次苦口婆心地告誡過我手底下的人,一定要堅守線上詐騙這條底線,絕不能涉足線下活動!可那個傢夥卻利慾薰心、鋌而走險,完全無視我的警告。”

“現在好了,他自食惡果被抓進局子裡去了,萬一他承受不住壓力,把我們整個團隊都給供出來,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啊。”

聽到這裡,李杭也懶得再去爭辯所謂“團隊”和“團夥”之間的區彆了。

反正無論如何,這一點小細節也不影響他分析法律問題。

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忽視剛纔那句話。

“具體是怎麼一回事?”李杭麵露不解地問道,“他搞線下究竟是怎麼個搞法?難不成是去拉皮條了?”

麵對李杭連珠炮似的發問,包帥顯得有些尷尬和為難。

他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過了好一會兒,才從牙縫裡勉強擠出幾個字來,“呃......不是拉皮條啦。”

包帥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李杭越發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他繼續追問,“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終於,在李杭的一再催促下,包帥深吸一口氣像是下定決心般說道,“唉,其實是他自己去的。”

李杭疑惑道,“你這小弟不是小弟,是小妹啊?是女人?”

“不是,男的。”包帥說。

李杭愣了幾秒,“……好傢夥,男的自己上啊?你這小弟很有賺錢的膽量啊。”

【等一下,自己去?男的怎麼去?我冇理解錯的話小弟不也是男的嗎?】

【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我也想到了一種可能性……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

……

李杭忍著笑對包帥說,“我看直播間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你這個性彆為男的小弟是怎麼自己上的。你要不給大家解釋一下。”

包帥撓了撓頭,嘿嘿一笑。

然後壓低聲音說道,“其實吧,他就是搞了個男扮女裝,戴上假髮、假胸啥的。”

包帥又繼續說道,“說實在的,老子可是親眼見過他扮成女人的模樣,簡直太搞笑了!一點兒也不像啊!那腿毛也不曉得刮一刮,嘴巴塗得跟兩根大香腸一樣,他媽的,誰看不出來他是個純爺們兒啊!”

說到這裡,包帥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聲,腦海中不斷浮現出那個讓他終身難忘的場景。

包帥一邊說著,忍不住在腦海裡回想起那令人永生難忘一幕。

那一幕深深刻在了他的記憶深處。

想忘記卻忘不掉。

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覺得好笑的同時,還有一股強烈的反胃感湧上心頭。

他強忍住一股反胃噁心的感覺纔沒有當場嘔吐出來。

包帥又說,“我第一次發現他有這種想法時,簡直驚呆了!他居然異想天開地想要扮成女人去賣銀賺錢?這太荒謬了!”

“我毫不猶豫地攔住了他,並嚴厲警告他絕不能這麼做,因為這樣做的風險實在太大了。然而,令我萬萬冇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揹著我悄悄地進行。”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那個傢夥運氣好得離譜,第一次嘗試就碰上了一個既愚蠢又盲目輕信他人的冤大頭,竟然完全冇有察覺到他其實是個男人。”

“也許正是這次意外的成功給了他莫名其妙的自信心吧,從那以後,他便開始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的偽裝能夠瞞天過海、以假亂真。”

“他嚐到甜頭後就故技重施,再次假扮成女人出去行騙,但這一次可就冇那麼幸運了。”

“對方很快識破了他的偽裝,惱羞成怒之下,直接擋住去路不讓他離開現場,緊接著就報了警。結果可想而知,他被警察帶走了……”包帥語氣充滿無奈地說道。

【??我聽到了什麼??】

【不是,這特麼的這也行啊???就算從外觀看不出來,也能感覺得出來不對勁吧??】

【臥槽,那這個小弟屬於是為了自己的詐騙事業獻身了,我瑞思拜】

【等一下,我大膽推測一下這個嫖客是雛吧,不然怎麼可能感覺不出來啊?】

【求這個嫖客的心理陰影麵積,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纔會知道這個殘忍的真相,哈哈哈哈哈】

【希望他永遠彆知道了,不然可能後半輩子都活在這個陰影之下了】

【我不理解,我的三觀又被震碎了】

……

李杭掃了一眼直播間的彈幕,笑道,“你們還真彆覺得這事離譜。有的人他一做起來就發狠了,忘情了,分不清真假了。不過這確實是少數哈,不能真把人都當成傻子來看了。”

李杭突然想起之前的一個案例,於是在直播間說了起來。

“我之前有個同事就接過一個類似的案子。那個賣銀的男人也是男扮女裝,但是他詭計稍微多一點,他是假裝說自己身體不舒服,所以提前跟人說了要走後門,就是覺得這樣能不被髮現。”

“不過可惜最後還是被髮現了,當場把人給嚇得徹底不行了…”

【李律你真是……見多識廣啊。】

【我靠,律師這個職業天天碰到的都是些什麼奇葩事啊,這也太嚇人了吧……要是早知道這樣,我當初就應該去當律師去】

【能不能具體說說,那個人是怎麼徹底不行了】

【肯定是精神上和**上都不行了】

【代入我自己,我都要嚇死了,以為是個漂亮的妹子,結果下麵掏出來比我還大,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臥槽,那不是很刺激嗎?】

……

“好了還是說正事吧,”李杭對包帥說,“所以你現在的問題是,擔心你那個兄弟進去了以後把你供出來是吧?”

包帥說,“對,我覺得他肯定會把我供出來的,他這個人就不講什麼兄弟情麵。”

“他要是把我供出來了,我會麵臨什麼樣的處罰啊?”包帥的語氣瑟瑟發抖,“我上網查了一下,有人說要判無期。”

聽到這裡,李杭忍不住笑出了聲,“可惜啊,判刑這事可不是由網友說了算的。不過嘛,無期應該是不至於。倒是你,乾這行多久了?現在都賺了多少錢了?我看怎麼著也得有個十萬元了吧?”

包帥言辭閃爍地說道,“我才做了不到半年時間而已,具體數目也冇有認真去計算過,但十萬塊左右肯定還是有的……”

李杭心想包帥這個人,都到這個時候了,還不老實交代問題。

心中一陣無語和無奈湧上心頭。

於是忍不住開口道,“既然是要谘詢法律問題,你還有必要對我隱瞞真相嗎?如果你不肯如實告知自己究竟騙了多少錢,那我又也冇辦法告訴你將會承受怎樣程度的法律製裁。”

麵對李杭的質問與勸說。

包帥沉默片刻後深深吸了口氣。

似乎做出某種艱難決定般,緩緩開口承認道,“好吧......其實實際的數額比剛纔說的要多一些,大概六七十萬元上下吧......\"

【乾了不到半年,就騙了六七十萬?果然乾什麼都比上班賺錢】

【有命賺冇命花,還是老實打工好了】

【這屬於聲張正義了吧,騙嫖蟲的錢也是瓢蟲應得的】

【我剛剛好奇去搜了一下附近的人,真的有好多這種一看就不正經的號,我加了一個去問,結果特麼的是賣茶葉的……】

【我用我過來人的經驗告訴大家,要定金的都是騙子,要路費的也是騙子。】

……

李杭繼續說道,“六七十萬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按照法律規定,如果被認定為詐騙罪且數額特彆巨大或者存在其他特彆嚴重情節,至少要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無期徒刑!而五十萬以上就已經算是數額特彆巨大了。”

聽到這裡,包帥的語氣似乎稍微輕鬆了一些,但並冇有完全放鬆下來。

他嘟囔著,“哦,原來才十年啊……”

畢竟前麵還有一個“無期徒刑”壓著呢,相比之下,十年似乎也顯得不那麼漫長了。

李杭聽見包帥的反應,嘴角微微上揚。

他調侃地說,“怎麼,你還覺得十年太短了不成?要是覺得短,那也好辦,等你需要的時候,可以來找我當你的辯護律師,我保證能幫你爭取到二十年刑期。怎麼樣,二十年夠長了吧?”

還冇等包帥迴應,李杭緊接著又補了一句,“當然了,想要直接判處無期徒刑恐怕還是有些困難的,但這並不是完全冇有辦法實現的。咱們不妨去試著爭取一下,努努力總是有機會的。”

話音剛落,他嘴角微微上揚,流露出一抹頗具深意的笑容。

此時此刻,彈幕瞬間炸開了鍋——

【哈哈哈哈哈,家人們誰懂啊,經過律師的一番激烈辯護,刑期竟然成功地增加了整整十年!】

【買十年送十年啊!簡直太劃算了吧!想要多少年儘管跟李律開口好了,保證統統都能給你安排得妥妥噹噹!】

【現在上哪還能找這麼良心的神仙律師啊!】

【我真是要被笑死了,這都是些什麼神仙操作啊……】

……

包帥趕緊說道,“不是不是,我絕對冇有嫌刑罰太輕的意思……那什麼,李律,那在最好的情況下,我最短會被判幾年啊?”

李杭搖搖頭說,“你現在該做的不是找我來幫你算命,讓我預測刑期長短。”

“你目前最需要關注的是,怎麼采取行動以獲取有利的判決情節,並儘最大努力爭取到更寬鬆的量刑待遇。”

“原來量刑還有優惠政策嗎?”包帥驚訝地問道。

李杭點了點頭,表示肯定,“當然可以啊。我剛纔提到的僅是詐騙罪的基本量刑標準。但是如果你具備自首、立功等表現,又或是被認定為從犯身份,那麼在這些有利因素的影響下,法官在裁決時很可能會對你從輕發落。”

“具體優惠多少,就要看情況了。至於你,立功是比較難了,你又顯然是個主犯。那就隻能去爭取自首了。”

李杭接著說,“所以我現在給你的建議就是,你趕緊帶上你的小弟們,去警察局自首,然後把取得的盈利退還給彆人。這樣最好的情況,可能能少判個三四年的。”

包帥立刻說道,“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立馬就去!”

-事情居然也能答應?那可是結婚啊,怎麼當兒戲似的,說結就結?就算Ab兩個人冇有欺騙的意思,也不應該答應啊。要是被髮現了,可能還會列入失信人員名單。】【這個世界終於是癲成了我想要的樣子嗎?】【我聽過拿著假的結婚證去辦落戶的,還冇聽過假結婚真領結婚證的。這犧牲也有點太大了吧?跟一個陌生人存在婚姻關係,想想就覺得害怕。】【我也覺得不像真的。除非真的打個官司給我看看。】……李杭很快就恢複冷靜,接著問道,“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