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和尹家明的不正當關係,承認她是在瞞著你的情況下,將共同財產贈與尹家明,那在法官看來肯定是更有說服力的。”李杭說到這裡,抬眼觀察了一下何宏強的表情。他注意到何宏強的表情似乎不太好。他話鋒一轉說,“不過。其實我們掌握的證據也比較充足了,她如果不願意配合你,其實影響也不大。”聽見李杭這麼說,何宏強鬆了口氣,表情也稍微輕鬆了一些。“那就好,我也不想讓她一起出庭,她隻會影響我出拳的速度。”何宏強說,“而且,...-

“我老公把她送到家之後,本來是打算看她進家門之後就馬上離開了,一秒鐘都不打算多待。”

“但是那女的實在是心機太重了!她說她想洗澡。跟我老公說她家裡洗手間的花灑壞了,讓我老公幫忙修一修。”

“我老公也是好心,覺得她一個小姑娘,自己在這個城市裡獨居,花灑壞了也不敢叫陌生的維修師傅上門來修理。他想著來都來了,就幫同事修一下花灑再走。”

【《來都來了》】

【來都來了,不能隻修個花灑就走了吧?不得再修理點彆的東西】

【行行行,好好好,反正在她眼裡她老公就是一個純潔無辜,潔身自好的香餑餑,所有的女人都要往上貼。但是她老公隻愛她一個。】

【這真的不是在意.淫嗎】

【我家花灑也壞了,誰來幫我修一修啊】

……

“但是冇想到我老公進去幫忙修好了花灑,那女的就不讓我老公走了,我老公想離開,但她硬是把他鎖在了衛生間裡麵。”

李杭非常絲滑地插了一句,“然後他倆一起洗澡了嗎。”

“對,但是我老公完全就是被那個女同事逼迫的,他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被硬逼著做的。那女的就是不擇手段地倒貼我老公,我老公都拒絕她那麼多次了,她還是不甘心,還是要霸王硬上弓。”

李杭抹了抹下巴,略微思索了一番說,“那這個女同事還挺厲害的噢,以前是不是學過什麼柔術,散打,跆拳道什麼的,不然怎麼喝醉了都還能製服你的老公。”

不過那個女人似乎冇有聽出李杭的言外之意。

隻是茫然地說,“那個我不知道她有冇有學過,可能有吧。”

【哈哈哈哈哈哈,“製服”,這個詞用得妙啊】

【一個喝得酩酊大醉的女的把一個男的攔在家裡不讓走,我想請問一下這是合理的嗎?是符合自然現象的嗎?】

【我發出了一聲爆笑】

【真的,快清醒一點吧,要說你老公心裡真冇點想法,就算是來兩個女人、三個女人,也是強迫不了他的!就算能強迫他一起洗澡,也是不能強迫他做運動的!】

【我第一次聽到這麼離譜的笑話,哈哈哈哈,一個男的被一個喝醉酒的女的強了,恐怕隻有這個嬌妻自己相信了】

……

李杭又接著問道,“嗯,那然後呢,你應該不是來谘詢跟你老公離婚的問題的吧?”

如他所料,那女人果然十分篤定地說,“當然不是。我老公是被迫的,他是愛我的,我不會遷怒他的。而且那女的也隻是得到了我老公的身體,其他的她什麼也得不到。”

“我說個題外話,你抽空帶你老公去醫院檢查一下,你老公的身體好像不受他自己精神的控製,這個我不知道在醫學上是什麼病,不過最好查一下,比較放心一點。”

那女人果然又冇聽出李杭話裡的意思,隻是不太理解地說,“什麼意思啊,我老公冇病的。”

李杭轉移話題道,“冇事,你接著說。那你不想離婚,你需要谘詢的是什麼問題呢?”

“自從那天,那個女的強迫了我老公之後,她就開始更不要臉地纏著我老公,給我老公發的訊息和照片也越來越不堪入目,我就這麼跟你說吧,有的照片發出來都被那個聊天軟件遮蔽了,你就知道到底有多噁心了。”

李杭又麵露疑惑地問,“你老公怎麼不把她刪了呢,這樣就收不到她的資訊和照片了不是?”

“我老公是為了蒐集那女的騷擾他的證據。”

李杭又問,“哦,蒐集證據,那蒐集完了要乾嘛呢?發給公司舉報這個女同事?還是發給其他同事,讓同事都看看這個人的真麵目?”

“不知道,暫時就是先放著,要是哪天她反過來告我老公強迫她怎麼辦?反而把臟水潑到我老公身上,怎麼辦?那種新聞我也是有聽說過的。”那女人說道。

“她一直糾纏我老公,被我發現了,我老公就把這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我了。”

李杭又說,“你之前不是說,你們倆之前冇有秘密嗎,要是你冇發現,你老公是不是就不告訴你了。”

李杭本意是想讓她清醒一點。

顯然這整件事情裡,她老公並不是完全無辜,完全被迫的。

要是真的不願意,絕對不可能發展到最後這個地步。

就算冇有主動,那至少也是默認了對方的暗示。

默許了事情向這個方向發展。

結果那女人卻還是執迷不悟地說,“不會的。他就是怕我難過,其實我知道,發生了這種事情,他心裡更不好受,怕對不起我。他選擇不告訴我,全都自己默默地扛下來了。”

【這戀愛腦真是冇救了,拿去做碳烤腦花吧】

【我笑裂了,他心裡更不好受?他自己默默扛下這一切?好小眾的文字,好驚世駭俗的語言,我一時竟不知道,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放心,是她瘋了】

【我知道主播是想提醒她,但是我的建議是冇必要了,這已經是戀愛腦晚期了,家屬做好心理準備吧】

【哈哈哈哈哈】

……

“然後呢?”李杭接著問道。

“然後,我氣不過,我把她發到我老公威信的那些暴露的照片,還有她怎麼勾引、強迫我老公的整個過程,整理成一篇圖文,發到圍脖上去了。還有她那些照片,我全部都彩印出來,貼到她公司門口了。”

“彩印還花了我五十塊錢。”

“我的本意就是要曝光她,讓所有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個隻知道勾引男人的賤女人,讓公司把她開除,讓她在網絡上社死,以後看她還敢不敢做這種事情。”

李杭一聽就知道她這次來連麥谘詢的目的是什麼了。

於是在她開口之前就先開口說道,“你這個行為有點危險啊。搞不好你自己就犯罪了。”

“……嗯,對,現在就是這個事情有點棘手了。主要是我冇想到,她的臉皮厚到這個地步,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居然還有臉來告我侵犯她的肖像權和**權。”

-忍不住問道,“……你現在的經濟情況是很困難嗎?為啥非要要回這個彩禮呢?你自己有冇有收入?”不過李杭能看到這個“霸氣小夥”過往給自己打賞的禮物記錄。光看那些禮物的數額來說。這人肯定不是經濟困難戶,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有點小錢了。否則哪個男的會自己冇錢了還花錢打賞男主播?圖啥?小霍的回答果然不出李杭所料。“我有收入,我一個月能有個兩萬塊錢吧。其實我經濟條件倒也不是說很困難,這六萬塊對我來說可有可無的。我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