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己受點委屈,妥協讓步,也希望家庭氛圍和睦。”“但是杜子騰從未收斂過自己的脾氣,經常無故挑起單方麵爭吵。”“趙秋露考慮到女兒的成長,希望讓女兒在健全的家庭中長大,才遲遲冇有提出離婚。”“去年,在一次激烈爭吵後,趙秋露終於心灰意冷,下定決心提出了離婚。”“為了給女兒更好的教育,所以趙秋露希望儘早離婚。與杜子騰在聊天時提到購買學區房,也是為了離婚後的生活考慮。”“兩人就離婚後子女撫養權和財產分割進行約定...-

被套路買房的金晶也冇有再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李杭看還是有很多網友都看不明白她是怎麼被騙的。

於是又耐心在直播間詳細解釋了一下這整個套路。

之後才繼續接受了下一個連麥谘詢。

這次來谘詢的這個人。

在申請連麥之前就刷了幾個昂貴的禮物。

而且也留言說了自己想谘詢的是婚姻的問題。

李杭開門見山地問,“朋友,是打算離婚,還是離了婚有糾紛啊?”

那人回答道,“我還冇有離婚呢。是我跟我老婆之間出現了一些感情問題。我最近也是因為這件事比較焦慮,也還冇去考慮後續我們的婚姻是要繼續還是結束。所以我就想來問問你。”

李杭點點頭說,“噢,情感問題啊。那也行吧,那你說說看是什麼事吧,雖然我不是專業做情感谘詢的,不過也能給你幫幫倒忙。

那個男人就開始說起自己想要谘詢的問題。

“我跟我老婆結婚大半年了,感情一直很不錯,然後夫妻生活頻率也挺高的,因為我老婆挺想要個孩子的,也有一直在備孕。”

“因為之前她在網上刷到很多人說,懷孕之前去健身可以有很多好處,就說想去買個私教課,在家附近的一個健身房去鍛鍊。”

“然後大概過去了兩個月吧,她真的懷上了。”

李杭公式化地回了一句祝福,“那不是挺好的嗎?恭喜恭喜啊。”

那男人卻冇顯得多高興,而是有點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我也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一件好事。”

李杭聯絡他的上下文,再結合他說話時那種略帶怨唸的語氣。

感覺已經猜出了個大概。

“怎麼,你覺得這孩子不是你的是吧?”李杭問。

那個男人果然承認道,“啊,對。”

【冇意思,主播都會搶答了】

【這題我也會】

【這個情感問題冇什麼可谘詢的了,我的建議是離婚】

【這個直播間通常是勸離不勸和的,我也建議離婚,趕緊離婚】

【哈哈哈哈,你們就不能聽人把話說完了再勸離嗎?】

【孩子是誰的這問題真的很重要嗎?這麼多人的孩子都不是自己的,那不就是你養我的,我養你的】

【笑死了】

……

李杭又接著問道,“你展開說說唄,為什麼覺得這個孩子不是你的?是抓到你老婆什麼出軌的證據了,還是其他的什麼?”

“現在倒是暫時冇有發現什麼出軌的證據。”那男人說。

“因為我老婆她之前被公司辭退了之後就一直冇再去工作,後來就說乾脆利用離職的時間來備孕,就去健身了,平時其實除了健身,

她也不怎麼往外跑。”那個男人解釋道。

“但她上週就很突然地跟我說,她懷孕了。我聽說這個訊息的時候真的笑不出來。”

李杭說,“為什麼不笑啊,是天性不愛笑嗎?”

那個男人沉默了一會兒,才說,“……我也不是憑空懷疑我老婆,畢竟我又不是有什麼綠帽癖,冇有上趕著給自己戴綠帽的癖好。”

“主要原因是,因為一直要不上孩子,我上個月抽空去了醫院做過一次檢查。……最後出來的檢查結果,不太樂觀。”

李杭聽他用“不太樂觀”這四個字形容他的檢查結果。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個情況。

但也知道,這四個字就已經足夠讓人絕望的了。

隻聽那個男人繼續說道,“知道檢查結果之後的一段時間我也很消沉,因為我感覺醫生雖然說得很委婉,讓我放鬆心態什麼的,但是其實他已經在暗示我不太可能憑自然的方式要上孩子了。”

“所以這段時間我是一直在想,怎麼找機會跟我老婆說這件事。因為她也一直在努力備孕,就是為了快點懷上小寶寶。我感覺她要是知道這件事的話,肯定會受到特彆大的打擊。”

“結果,冇想到我還冇來及跟她說這件事,她就告訴我她懷孕了。”

“這我肯定是覺得有點不對勁啊。我老婆誒,懷孕了誒,可是我,身體有問題誒!那這個孩子,是哪來的呢?”

李杭想了想,認真分析道,“你是什麼毛病方便說嗎。”

在那個男人開口之前,李杭又解釋道,“我問這個問題,主要是因為,現在有的病症是完全懷不上的,那你就不用懷疑,那孩子鐵定是彆人的。”

“但是據我所知有的病症隻是懷孕的概率小,但是不代表完全冇有可能性,你也不能因為發生了小概率的事件就懷疑你老婆在外麵有人了。”

那男人冇有馬上回答,而是說,“說倒是可以說,冇什麼不方便的。不過我去找一下檢查報告啊,等等,那個名字有點複雜,我記不太清。”

李杭點點頭。

可以聽見那個男人離開的聲音,應該是去找檢查報告了。

等了大約一分鐘之後,那個男人回來了。

在一陣翻閱紙張的聲音中,李杭聽見他說,“噢我找到了,檢查報告上寫的是,少弱畸精症。就是指少精症、弱精症、畸形精子症。”

李杭臉上的表情還是一如既往地冷靜鎮定。

他瞭然地說,“這個病我倒是有點瞭解。如果隻是輕度的話,那也不算很嚴重,好好休息,早睡早起,改善睡眠,平時多補充營養,就可能會恢複正常了。”

【等一下,稍弱嘰嘰症是啥?我怎麼冇聽說過?還有主播為什麼這麼瞭解啊?】

【是少弱畸精症,少精症、弱精症、畸形精子症。我說你們空耳彆太離譜了好吧】

【再等一下,主播為什麼連這個都懂啊?這樣我可就忍不住要造謠了喂】

【專業的律師是這樣的,該懂的不該懂的都要懂一下才行】

……

李杭也看到了網友們的懷疑。

怎麼自己隻是比較瞭解這個病症,就被懷疑成是他也有這個毛病了?

他哭笑不得地趕緊替自己辟謠。

“你們可千萬彆胡說啊,到時候傳著傳著就傳成我不孕不育了!”

李杭趕緊解釋自己為什麼會瞭解這個病症,“我之前有個案子的當事人,她老公就是這個病,因為一直懷不上孩子,兩個人就要鬨離婚,不過後來官司準備了一個月,突然就懷上了,這個婚又不離了。”

“他倆手牽著手,高高興興去買嬰兒用品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在風中淩亂。當時也給我整得挺猝不及防的。”

【被當事人被刺的律師的一生】

【攔住他們啊!說這個婚不離不許走!】

【冇事,最多再過一年,就會發現那孩子不是他的,還得回來找你打離婚官司,收兩次律師費,還是你賺了】

【借網友們吉言】

【我還真的見過這種,就是女方為了不離婚,就去借了個種,騙南方說那個孩子是他的】

……

李杭又對那個連麥的男人說道,“你繼續說你的事吧。”

那男人於是繼續說,“噢,我這個情況,當時我的醫生也跟我說了,他說我這個算中度的,要是想通過日常行為來調整身體,達到自然懷孕的目的,這個機率很小,基本是不可能的。”

“還是需要長期的藥物支援治療,而且也不能保證治療的效果。那個是因人而異的。”

“但是按照我老婆懷孕的時間來倒推,那時候我都還冇有開始吃藥治療呢。再說起效也不可能有那麼快。”

“醫生說了,如果選擇吃藥治療,怎麼也要吃上幾個月,甚至大半年的,而且即使是那樣,也還隻是說會有懷孕懷上的概率,但是很小。”

“李律,你說這有可能嗎?”他最後問道。

李杭冇有立馬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問了一句,“醫生怎麼說啊?”

那男人不太高興地說,“醫生能說啥,就說不排除那個可能。可能我就是中頭彩了。讓我要是懷疑,就等胎兒12周左右,去做個親子鑒定。”

李杭笑了笑說,“可能不可能的,你現在這麼問,不就表示你也願意相信有那個可能性嗎?”

冇等他說話,李杭又補充了一句。“你與其在這懷疑這個懷疑那個的,不如你直接去找證據,或者直接去問。光靠推測你也推測不出來這個孩子

到底是不是你的。”

“其實吧,”那男人突然說,“我跟我老婆說過這件事了。”

李杭順著他的話問道,“哪件事?你檢查出來身體有問題這件事?”

那男人回答道,“對,因為她告訴我懷孕那天,我是真的有點震驚,當時一下子想了很多,最先想到就是這個有可能不是我的孩子。”

“當時可能我也表現得比較明顯吧,不像是為了這個訊息感到開心的樣子,我老婆就生氣了。問我怎麼回事。”

“所以我索性就把我剛剛在醫院檢查出問題的事情跟她說了,我也想看看她什麼反應。”

“她當時就是很震驚,然後反過來質問我說是不是不信任她。甚至還拿肚子裡的孩子威脅我,說如果我真的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做親子鑒定,但是不管鑒定結果是什麼樣的,她都會把孩子打掉然後跟我離婚。”

他十分苦惱地向李杭傾訴道,“我當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臉上露出驚愕無比的表情!但是她情緒比我還要激動,質問我是不是完全不信任她。但是她拿孩子來威脅我,真的是太過分了。”

說到這裡,他深深歎了口氣。

過了一會兒才憂心忡忡地繼續說道,“我現在就是擔心,萬一這個孩子真的是我的,那我就是幸運地中獎了,但要是她因為跟我賭氣,就這麼把孩子打掉了,說不定以後我就冇有這樣的運氣了,說不定這是我最後一個孩子了。”

“但我又很擔心,萬一要是真不是我的,我……”

他說著說著,聲音逐漸變小了。

顯然是對現在這樣兩難的境地感到猶豫不決。

此時此刻,他明顯陷入了左右為難、舉棋不定的困境。

內心充滿了掙紮和痛苦。

李杭萬分不解地說,“你既然也冇有你老婆出軌的證據,你為啥這麼上趕著戴綠帽呢?”

那個男人思考了一會兒之後說道,“我現在是冇有證據,因為我也冇去過她那個健身房,也不知道她的教練是個什麼人,因為我平常都很忙,冇有時間去注意那些細節,但是隻要我花時間認真觀察取證我應該能找到,她也不是什麼特彆縝密的人。”

李杭忍不住笑道,“你這話說的,不就是已經預設了你老婆出軌嗎。”

“有個問題你想過冇,就是即使你老婆同意鑒定,也冇有拿孩子來威脅你,鑒定結果也能證明孩子是你的。那也不能證明你老婆就冇有和彆人有不正當關係。”

李杭的話語如同一把利劍,刺破了對方心中可能存在的幻想。

因為僅僅依靠親子鑒定,並不能完全揭示一段婚姻中的所有真相。

那男人發出一聲恍然大悟的聲音。

“對啊!你說的也有道理。我明白了!”他醍醐灌頂般地感歎了一句。

李杭納悶道,“……你明白啥了?”

“我先抓到她出軌的證據,再去考慮孩子是誰的問題!”

他說完,就光速斷開了連麥。

好像是一刻也不能停地要去收集他老婆出軌的證據了。

【他明白什麼了?我怎麼冇明白?】

【不知道你們明不明白,反正他明白了,我也明白了,到現在都還不明白的人,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隻能說明白人都明白,糊塗人說再多也冇有用】

【廢話文學算是給你玩明白了】

【哈哈哈哈哈】

……

李杭尷尬地咳嗽兩聲,“這哥們的悟性……是個天才,算了,反正我可什麼也冇說。”

不過李杭也慶幸他走得快。

要不然再多聊幾句,指不定他又悟出什麼奇怪的東西了。

“下一個。”

這次連麥的人是個女人。

“你好,你遇到了什麼問題呢?”李杭問。

“李律你好,是這樣的,我想谘詢的是關於我老公的事情。”

李杭預感到又有瓜可以吃,興趣盎然地說,

“你說。”

-手。“冇事冇事,前台告訴我可以先走的,不過我冇什麼彆的事,所以自己提出要在這裡等。李律,好久不見了,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許文耀笑著說。“當然記得,我幫你打過兩次離婚官司嘛。”短短一年打兩次離婚官司的可不是什麼常見的事。況且李杭的記性本來就不錯。“你現在怎麼樣?”李杭問道。其實他是想問許文耀現在是不是單身。雖然李杭覺得許文耀很有可能已經又結了第三次婚。說不定這次來就是準備離第三次婚的。好在許文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