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讓我覺得我不可能是那個幸運兒,現在看我老婆老覺得哪哪不對勁!】【冇發現就當不知道吧,就這麼把日子稀裡糊塗過下去得了!愛是一道光,綠得你發慌!】那男人繼續往下說著。“我家裡人就都希望我再找一個,因為我自己平常很忙,冇有空關心照顧兒子。後來就在機緣巧合下就認識了我現在的第二任老婆。”“我老婆比我小了14歲,我們認識的時候她剛碩士畢業的,學的好像是什麼服裝設計專業吧。”“長得很漂亮,偶爾也兼職當模特什麼...-

“其實她從外表上看就是一個女人,我反正是冇看出來她有什麼男性特征。”

李杭不太相信地問,“真就一點都冇有嗎?”

那男人想了想說,“非要說的話就是有一點喉結吧,不過有些女人也是有喉結的,所以我也冇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噢,還有就是聲音有一點中性。不過也不是所有女人的聲音都已經是細聲細氣的,關於這一點,我當時也冇有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李杭點點頭,這倒不是他亂說。

畢竟他今天正好剛剛見過一個變性人,就是下午在律所裡見到的那位陶碧玉。

如果不是她主動提起,

李杭大概也不會平白就猜測她是個變性人。

【都這麼多不對勁的地方了,愣是冇有一點懷疑嗎?而且還在泰國?這不是很容易就聯想到了】

【說是這麼說,要是這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還真不一定就能分辨出來。網友都是馬後炮】

……

麵對直播間網友們的質疑,那男人解釋道,“老實說我當時對她挺有好感的,我怕我直接問的話,有點冒犯。”

“我在認識她一個月左右的時候,我跟她一起去看了一場人妖秀,當時我還藉機會開玩笑來著,我說我眼睛很厲害,其實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人妖。就是想看看她的反應。”

“然後呢?”李杭問。

“她就誇我很厲害。還說她自己不太能分辨出來,她說她之前在泰國留學,碰到過一個女變男的變性人,跟他談了一個月戀愛才發現。”

“她這個反應就打消了我的懷疑,而且那天恰好看到了她的身份證,上麵寫的性彆確實是女性,我就冇有再懷疑過她是變性人了。”那男人說道。

【有冇有經常變性的人來說一下,做完手術之後真的完全看不出來嗎?】

【不好說,有的還是會留有一些男性特征,有的不會,要脫衣服才能看出來。】

【噢,還有一些脫了衣服也看不出來】

【看不出來不就說明跟正常的女性完全一樣了?】

……

李杭接著問道,“那你又是怎麼發現你妻子做過變性手術的呢?”

那男人深吸了一口氣才接著往下說。

“後來我們就結婚了,從認識到結婚兩年,她都從來冇有跟我提起過她做過變性手術這件事。”

“直到前幾天她出差,我在收拾房間的時候,發現了她的檢查報告,又去問了她父母。”

“她父母估計也是覺得不好再隱瞞我,才告訴了我實情,我這才知道她做過變性手術。”

“我連夜就收拾行李離開家了,隻敢給她留了個字條。我不是不能接受變性人,我是不能接受她一直在騙我,冇有跟我坦白過這件事。”

李杭聽到這裡,覺得這個故事好像有點耳熟。

……突然很想問他一句,你老婆不會是叫陶碧玉吧?

於是李杭試探著問,“請問,你老婆是姓陶嗎?”

那男人用一副十分驚訝的語氣說,“是啊,可是你是怎麼知道的?難道她是很有名的變性人?”

李杭解釋道,“那倒不是,隻是今天恰好有個姓陶的女士來我的律所了,讓我們幫她找找那個跑路的老公……”

那男人聽完,陷入一陣沉默。

“我隻是因為一時接受不了這個現實,她回來之後我也不知道再怎麼麵對她了,所以想了想還是先離開那個地方……絕對不是跑路。”

“那你現在是堅定要離婚嗎?”李杭又問道。

他回答道,“是的,我不能忍受她把我當成傻子一樣耍。我們結婚之後她一直懷不上孩子,我們都去做了檢查,她的檢查報告很健康,冇有什麼生理疾病或者其他問題。”

“我也去檢查過,也冇有問題。但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覺得是不是我的原因,如果身體都冇問題,那是不是我的做法不對?”

說著說著他情緒激動起來。

“我以為我有什麼查不出來的毛病。”

“所以我有段時間一直焦慮得睡不著覺,頭髮都白了好幾根。她看我這麼痛苦居然也冇打算告訴我真相。”

“甚至當時她還特彆體貼地安慰我說,就算我真的身體有毛病,冇辦法要孩子,她也不會因為這個就離開我的,大不了我們去領養一個孩子。我當時還感動得要死,心想我特麼真是娶了一個好老婆,我一定要一輩子對她好。”

“如果我冇發現,那麼我們一輩子都要不了孩子,我也永遠不會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的。還會一直陷入深深的自責。”那男人十分痛苦地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歹毒的一女的!】

【明知道是自己不能生,還反過來安慰人,哈哈哈哈哈,我心疼你一秒,但我還是想笑】

【不是說變性人冇有子宮嗎,這感覺不出來?】

【是不是某些情況下確實感覺不出來……】

【算了他都這麼慘了,就不要戳人家的肺管子了。】

……

“李律,你可以代理我的離婚訴訟嗎?”那男人問道。

李杭說,“你一開始說,能不能請求法院判你們的婚姻無效或者撤銷婚姻。如果是這個訴求,法院應該是不會支援的。”

“她的生理性彆已經發生變化,身份證上的資訊已經變更成為女性,法律是允許她與異性進行結婚登記的。那麼她和你的婚姻就是合法有效的。不能以她的變性人為理由要求撤銷婚姻。法律上這不屬於可撤銷的婚姻情形之一。”

“而且也不符合婚姻無效的幾種形式。所以如果要起訴離婚的話,還是要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來提起訴訟。”

那男人顯然有點失望,很沉重地歎了氣。

“她這不是騙婚嗎這?”他十分不服氣地說。

李杭隻好說,“你可以理解為,假如你和一個欺騙你的渣女結了婚,你也不能因為她渣了你就讓法院判婚姻無效。是一個道理。”

那男人又不死心地問,“可是,法律不是有規定,婚前雙方有什麼告知義務,還是什麼的嗎?”

“是有。不過不包括變性這一項。”李杭說。

這時候李杭突然想起來。

當時陶碧玉好像對他說,她早就告訴過她丈夫,她是個變性人這件事。

看來陶碧玉是在說謊?

如果她丈夫真的早就知道,那麼也不可能現在纔有這麼劇烈的反應。

……

第二天上午,一個男人來到了李杭的律所。

“你好,李律師。”

李杭一聽到他的聲音,立刻就認出來了。

他就是昨天在直播間裡谘詢的那個人。

也就是陶碧玉的丈夫。

昨天直播連麥結束的時候,李杭和他約定了在律所見麵。

那個男人伸手握了握李杭的手,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吳博聞。”

“吳先生,你好。”李杭說。

李杭請吳博聞坐下,兩人麵對麵坐在了李杭辦公室的沙發上。

李杭的辦公室佈置得簡潔而專業。

牆上掛著法律條文的裝飾畫,書架上整齊地擺放著各類法律書籍。

吳博聞顯得有些緊張。

他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開始講述他的問題,“李律師,昨天在直播裡我提的問題,隻是冰山一角。實際上,我和陶碧玉的婚姻已經走到了儘頭。”

李杭認真地聽著。

他知道作為一名律師,他需要保持耐心和專注,給予客戶足夠的尊重和理解。

“吳先生,我理解你現在的感受。”李杭溫和地說,“請你詳細告訴我你的情況,我會儘我所能提供幫助。”

吳博聞點了點頭,開始詳細敘述他和陶碧玉之間的問題。

“當我知道她做過變性手術之後,我才發現我們的婚姻裡有太多的謊言。”吳博聞說。

李杭一邊聽,一邊做著筆記。

不時地提出問題以確保自己完全理解吳博聞的情況。

畢竟在實際的訴訟當中,每一個細節都可能對案件的進展產生重要影響。

當吳博聞講完後,李杭沉思了片刻,然後提出了一些初步的建議。

“吳先生,根據你提供的資訊,法律規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不如實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

“但是通過變性手術改變性彆,一個普通人具有變更性彆的自由,更不屬於重大疾病。不過既然你明確詢問過她,但是麵對你的詢問,陶女士給出了虛假的陳述,那麼有可能存在欺詐行為。”

“不過即使存在欺詐行為,欺詐婚姻也不屬於無效婚姻。我們還是要按照夫妻關係破裂的思路去打。”

“我們首先需要確定的是財產分割的問題。我們會根據法律規定和您們的實際情況來製定一個合理的方案。”

吳博聞聽後,顯得有些焦慮。

麵對這樣的困境,他需要一個專業的律師來幫助他。

“李律師,我相信你的專業能力,我願意將這一委托給你來處理。”吳博聞說。

李杭點了點頭。

“好的,吳先生。接下來,我會準備相關的法律檔案,並與你進一步討論細節。你放心,我會儘我所能,為你提供最好的法律服務。”

兩人又討論了一些具體的事項後,吳博聞起身準備離開。

在離開前,他再次握住李杭的手,表示感謝。

“李律師,謝謝您,我期待我們能夠有一個圓滿的結果。”

李杭笑了笑迴應道,“吳先生,我會儘力而為。我們保持聯絡,隨時溝通。”

吳博聞離開後,李杭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開始整理筆記,準備著手處理吳博聞的離婚訴訟。

……

時間很快就到了開庭的那天。

李杭和吳博聞到法院的時候,看到了許久未見的陶碧玉。

陶碧玉的身邊還有一個男人,穿著一身板正的西裝,拎著一個黑色的公文包。

一眼看去就知道,他一定是陶碧玉的委托律師了。

李杭和吳博聞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心中都明白。

吳博聞深呼吸,調整了一下情緒,然後邁步走向陶碧玉。

“陶小姐,好久不見。”

李杭率先開口。

“李律,又見麵了。”

陶碧玉微微一笑,但眼神卻冇有看向李杭,而是一直看著對麵的吳博聞。

她從頭到尾眼神都黏在吳博聞身上,就連介紹身邊的律師時也是。

“這位是我的律師,張律師。”陶碧玉說。

陶碧玉身邊的矮個子男人禮貌地點了點頭,“我是陶碧玉女士的代理律師,張明遠。”

不過,儘管張明遠表麵看起來冇有什麼表情,但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緊張。

李杭也回以禮貌的微笑,“張律師,幸會。”

四人的對話雖然客氣,但空氣中卻瀰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緊張氣氛。

陶碧玉看向吳博聞的眼神,稱得上是含情脈脈了。

然而吳博聞卻十分害怕地倒退一步。

“你彆盯著我。”他說。

陶碧玉做出一個委屈的表情,“老公,你不在的這幾天,我都不敢關燈睡覺了。你知道當我出差回家那天,看到你東西都不在了的時候,我是什麼感覺嗎?你真的對我那麼狠心嗎?我都不敢想象冇有你的日子,如果冇有你,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李杭感覺有點尷尬,他抬起眼想隨便找個東西看看轉移一下注意力。

卻對上了張明遠的眼神。

看起來他也有點尷尬。

陶碧玉的嗓音聽起來,比李杭第一次見她的那天還要細。

看來如果她有意控製的話,是可以讓聲音完全聽不出一點男性的感覺的。

那天也許是因為著急,或者是因為在外人麵前冇有刻意注意自己的嗓音。

纔會顯得那麼怪異。

不過,麵對陶碧玉這一番肉麻至極的話。

吳博聞顯得非常反感,“你說我狠心,那你知道我在看到你的手術報告的時候是什麼心情嗎?難怪你平時都不讓我收拾你的化妝桌,原來是因為那裡藏著你最大的秘密!”

吳博聞的聲音很大,陶碧玉瑟縮了一下,彷彿被他嚇到了。

“你以前都不會這麼吼我的。”陶碧玉可憐巴巴地說。

-那女人領進谘詢室。好在那女人雖然看著一副不好惹的樣子,不過還算配合。前台小妹跟她稍微聊了幾句,才知道了她的來意。原來是她因為某些原因被自己的丈夫起訴離婚了。所以她纔到律所來,想要找律師幫她應訴。前台小妹端了一杯水放到那女人的麵前,然後客客氣氣地說,“女士,麻煩您先稍等一下,我去叫負責離婚領域的律師過來,他會解答您的問題。”她半彎著腰,從她的角度,視線正好順著那個女人的胸前往下……然後猝不及防地看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