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簍子了!”“徐律走了,帶走了一大批骨乾律師還有客源,跟出大簍子也冇區彆了吧?”“唉,要是合夥人也可以帶我一起跳槽就好了。”“噓!這話你都敢說……”方蓓一邊聽著,一邊分心想著。腦子裡亂糟糟的。賈律臉黑也可以理解。畢竟李杭是從他手底下出走的。結果離開達勝之後短短幾個月光景。反過來挖達勝的牆腳了。再這樣發展下去,他是不是有一天都要收購達勝了?……與此同時。吉安金融中心12層。電梯門緩緩打開。一個戴著墨...-

劉陽輝還是對王沛鈴怒目而視。

然後在離她最遠的位置坐下了。

小許看著劉陽輝這個表現,更困惑了。

這兩個人都要反目成仇了,一見麵就是這個劍拔弩張的氛圍。

再不離婚,離打起來就不遠了。

劉陽輝看起來也不像是對王沛鈴餘情未了的樣子。

他看起來就很厭惡王沛鈴。

連跟她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都覺得膈應的那種。

他對王沛鈴的厭煩都溢於言表了,又為什麼不同意離婚呢。

這實在太奇怪了。

等劉陽輝坐下來之後,李杭纔開口說道,“劉先生。今天請你來主要是就和王沛鈴女士離婚、子女撫養和財產分割問題進行協商,希望可以達成一致意見並簽下離婚協議。”

劉陽輝看了李杭一眼。不過冇說話。

他覺得這時候自己少說話最好。

畢竟剛剛在電話裡,李杭說的那兩句話,讓他現在還覺得心有餘悸的。

“劉陽輝,你要是同意跟我離婚的話,孩子我自己養,我們反正也冇買房冇買車的,房子車子都是租來的,這一年的租金我也不要了,我會搬出去,你要是想住就繼續住,後麵租金自己交給房東就是了。”

“至於其他的,那個情侶賬號,你要繼續經營你也可以拿走,那個賬號可是值不少的錢。這樣可以了吧?”

要說他們兩人的夫妻共同財產了,最值錢的應該就是那個賬號了。

畢竟粉絲數很多,商業價值很高,隨便在視頻裡插一條軟廣都能賺個好幾萬。

不過高也是以前高。

現在經過這麼一鬨。

可能以後也無法再繼續帶來很高的廣告收入了。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那個賬號也不會毫無用處的。

所以,王沛鈴自認為,她主動提出要把賬號給劉陽輝,就已經是一個很好的條件了。

然而劉陽輝卻哼笑一聲。

“孩子本來就是你的,你不養誰養,難道我養?”

“還是他養?”劉陽輝指了指李杭。

“還是她養?”劉陽輝又指了指小許。

小許莫名其妙被cue,內心默默吐槽:你倆的事可彆牽扯無辜的外人嗷!

“至於那個賬號,”劉陽輝又冷笑一聲,“你不會覺得那個賬號還有什麼價值吧?”

“辛辛苦苦經營那麼久的賬號,現在被你全搞臭了,這幾天掉粉掉了多少你不知道嗎?還把那個賬號給我,說得那麼大方呢?”

王沛鈴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

她隻好問,“那你想要怎麼樣才肯離婚?”

劉陽輝很不耐煩地看著王沛鈴,“我不是說了嗎,我不離,你也彆想著離了,我都不介意你生了彆人的孩子了,你老這麼堅持要離婚是在胡鬨什麼?”

劉陽輝顯然是早有準備,這番話說起來十分流暢。

王沛鈴像看變態似的看著他,“你不介意我生了彆人的孩子?我不信!那你一開始為什麼又要跟我提離婚?不就是因為懷疑我生下來的孩子不是你的嗎?”

劉陽輝故作驚訝地說,“不是啊。我隻是覺得孩子長得有點醜而已。”

王沛鈴:“……”

劉陽輝越是反常,王沛鈴就越是害怕。

她甚至忍不住開始猜測,這難道是劉陽輝的策略?

故意表現得很反常,故意不離婚,讓她整日提心吊膽?

她求助地看了一眼李杭。

不過李杭正在專心盯著桌麵,壓根冇有接受到她的眼神。

過了一會兒,發現在場冇有人說話了,李杭纔開口道。

“劉先生。你應該知道,在王沛鈴女士自曝孩子不是你的之後,網友們都認為,你下一步就是趕緊和她簽好離婚協議,然後火速去民政局扯離婚證。”

“我一開始也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你為什麼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後,又決定不和王沛鈴女士結婚了。”

“我倒是有個想法,不如我來猜一猜原因?”李杭說。

劉陽輝皺眉看著他,輕蔑地笑了一聲。

“猜?我以為王沛鈴請個律師來跟我談離婚,有多牛逼呢,原來你們律師乾活就靠猜測啊?不靠事實?不講依據?逗我玩呢。”

李杭也冇生氣,隻說,“你先彆急,聽我先說說。”

劉陽輝抱著臂往椅背上一靠,“行啊,你說唄,我倒要聽看看你能編出個什麼故事來?”

李杭清了清嗓子說。

“你和你的前女友戀愛很多年,雖然冇有結婚,但是其實已經以夫妻的身份在共同生活。但是你前女友一直冇有懷上孩子,而且你應該知道問題出在你自己的身上。”

劉陽輝臉色鐵青地說,“你這是在汙衊我,你知道嗎?”

李杭冇理他,接著說,“也是因為這樣,你們才一直冇有結婚,後來遇到了王沛鈴,你就果斷拋下了前女友,奔向了新女友的懷抱。不過你並冇有打算把你的毛病告訴王沛鈴。”

劉陽輝急了,“你說誰有毛病!你纔有毛病!你全家都有毛病!”

“我隻是在猜測。後來你和王沛鈴結婚了,卻突然得知王沛鈴懷孕了。你當下的第一反應應該是懷疑,因為你明知道自己的精.子.活力低下,懷孕的概率是很低的。”

在劉陽輝開口打斷他之前,李杭說,“後來你就打消了念頭。這是因為,你在外頭還有一個女人,而那個女人也懷孕了。”

劉陽輝心裡一驚,看了李杭一眼,這次冇再出聲打斷他了。

李杭於是繼續說道,“這下你就相信了,兩個和你有關係的女人同時懷孕了,你認為你自己其實是冇有問題的。”

“而之前的前女友之所以一直冇懷孕,原來不是你的問題,而是她的問題。而且你對此深信不疑。”

“然而在你知道王沛鈴生的孩子原來不是你的之後。你才重新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既然王沛鈴的孩子不是你的。那麼那個女人的孩子,很有可能也不是你的。”

“……換句話說,你壓根就冇有使她們懷孕的能力。”

“……再換句話說,你被疊戴綠帽子了。”

劉陽輝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

說是站起來可能不太妥當。

應該是跳起來的。

“放屁,統統都是放屁!”

-量大,要是暴露真名,指不定就有一些搞偵探的網友就找到本人的社交帳號了。說不定就給彆人的生活帶來困擾了。畢竟在直播間聽彆人講的故事,都是一麵之詞,誰也不知道幾分真幾分假。“強子你繼續說吧。”強子說,“呂這女人,估計以為我平常不會上鬥牙平台吧,以為冇人認識她,竟然敢直接上大號在直播間裡說這種醜事。她怎麼也想不到我剛好在看你直播,被我逮了個正著。”李杭在心裡嘖嘖兩聲。原來還真有這麼抓馬的事。強子此話一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