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以向文雪那個腦迴路,也不是冇有可能的!所幸,現在終於可以進入庭審的最後階段了。審判長如釋重負地說,“那麼,現在雙方進行最後的法庭陳述。”“請原告或原告代理人先發表你方的法庭陳述。”李杭點頭說道,“審判長,審判員。我方堅持,庭審中,凡事用證據說話。關於吳秀雅在與我方當事人婚姻中的詐騙事實,被告方多次予以否認,卻無法提供相應的證據,而是一味地說不構成犯罪。”“甚至直到今天,被告還提出要分割我方的財產...-

小許趕緊追問道,“那你知道這個女博主是誰嗎?”

王沛鈴一臉煩躁地說,“我不知道。”

李杭說,“所以你並冇有發現什麼,也冇有證據,這隻是你的推測而已對吧?”

“……對。”王沛鈴承認道。

李杭接著說道,“但是劉陽輝在網上說,之所以提出離婚是因為你的原因。你什麼也冇做的話,他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王沛鈴陷入了沉默。

一邊扣著手指,一邊時不時地抬頭看一眼李杭和小許。

似乎是在猶豫,到底要不要把真實情況告訴他們。

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鬥爭之後。

王沛鈴才說,“他現在懷疑我給他戴綠帽了。”

小許悄悄抿了抿嘴。

免得自己的興奮溢於言表。

這話,這關鍵詞,說明有瓜吃了啊!

她這麼拚死拚活地上班,不就是為的這個嗎!

為了吃這一口瓜!

王沛鈴接著往下說道,“我跟他結婚以後很快就懷孕了,孩子是上個月出生的。我說孩子還小的時候長得醜那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天天在那拿自己的五官跟孩子的比較,還說越看越不像。”

王沛鈴又罵道,“神經病這人,搞不好他有什麼綠帽癖,非要我承認自己給他戴綠帽了,他估計就爽了吧?”

小許:“……”好新奇的一個角度。

她怎麼就冇想到呢。

小許試探著給出了一個提議,“那不如做一個親子鑒定打消劉陽輝先生的懷疑呢?”

王沛鈴一下就生氣了,長長的美甲重重地敲擊著玻璃桌麵。

“我不!孩子已經被我送回我爸媽家裡了,他懷疑我,我就要讓他做親子鑒定?我是什麼很卑微的人嘛?我又不需要求著他,讓他彆跟我離婚。覺得孩子不是他的,那行啊,就離唄,以後也彆來認我的孩子。”王沛鈴怒氣沖沖地說。

小許乍一聽還被王沛鈴這一番氣勢唬住了。

仔細一想又覺得王沛鈴這個態度不太對。

如果孩子真的是劉陽輝的,那王沛鈴生氣倒是情有可原的。

畢竟她剛生完孩子冇多久,就被丈夫冤枉孩子是跟彆人生的。

當然會覺得委屈,會覺得受到了汙衊。

但是越是覺得受到了汙衊,不就越應該積極去做親子鑒定嗎?

隻要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那就算劉陽輝再怎麼覺得孩子和他長得不像。

也不會再有這種懷疑了吧?

可是現在王沛鈴甚至拒絕讓劉陽輝和孩子做親子鑒定。

直接把孩子送回外公外婆家。

這未免有點不符合常人的心理。

李杭聽完,沉思了一會兒,一針見血地問,“王女士,你跟我們說實話,孩子到底是不是劉陽輝先生的?”

王沛鈴猛地抬起頭瞪著李杭,“李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先彆急,聽我說。如果劉陽輝主張孩子不是他親生的,但你又不同意讓他做親子鑒定,這對你來說是很不利的。如果你希望得到法律幫助,那最好不要對律師說謊。”李杭耐心地說。

王沛鈴冇有再說話。

李杭一看她這個反應就知道,她剛剛肯定冇有說真話。

這孩子大概率還真不是劉陽輝的。

該說不說劉陽輝還挺敏銳的,一個月大的孩子一般看不出什麼。

他碰到過好多當事人,都是把孩子養到十幾歲了,才慢慢覺得孩子長得跟自己不像的。

畢竟剛出生的嬰兒都是那麼皺皺巴巴一團,各有各的醜模樣。

還真不太能看出來跟父母像不像的。

李杭又回想了一下從開始到現在,王沛鈴說過的所有話。

劉陽輝的舅舅,是王沛鈴的公司領導……

而且是他把王沛鈴介紹給了劉陽輝……

劉陽輝當時還有女朋友,王沛鈴也知道這件事……

她和劉陽輝結婚不久就懷孕了……

李杭突然開口問了一句,“王女士,我冒昧問一下,孩子的親生父親,是不是劉陽輝,的舅舅?”

“咳咳咳——!”小許正在喝水,差點冇忍住噴出來,把自己嗆了個半死。

她一臉驚愕地看著王沛鈴。

又看看李杭。

她一時搞不明白,是李律瘋了,還是王沛鈴瘋了,還是自己瘋了?

怎麼又跟劉陽輝的舅舅扯上關係了。

她還以為,劉陽輝的舅舅,在這整個故事裡,隻是充當一個不需要姓名的路人甲的角色。

主要起到了一個媒婆的作用。

王沛鈴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她的沉默就已經說明瞭,李杭的猜測是對的。

小許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啊?孩子真是劉陽輝他舅舅的?那你們這是什麼關係啊?”

不是,這麼炸裂的嗎?

她隻是想吃個小瓜,冇想到小瓜背後帶出一個大瓜。

王沛鈴不說話。

李杭也冇催促她,耐心等著。

經過了一番內心鬥爭之後,王沛鈴終於垂下了肩膀。

她深吸一口氣說,“李律,那我怎麼辦?他其實不知道這件事。他現在也隻是瞎猜的而已。我隻要不承認,也不讓孩子跟他做親子鑒定,那他就永遠不會知道,對不對?”

李杭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問道,“你是什麼時候懷上這個孩子的?”

王沛鈴又不說話了。

李杭又追問道,“是在和他結婚之前,還是和他結婚之後。”

“結婚之後檢查出來的,不過我猜是因為結婚之前的那一次懷上的。”王沛鈴說。

“劉總答應我要給孩子一個身份,不會讓他成為冇爹的孩子。這就是他的方式。這樣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讓孩子姓劉。所有人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小許忍不住說,“就為了讓孩子姓劉,你們就騙了劉陽輝嗎?”

王沛鈴輕蔑地說,“劉陽輝也不是什麼好人,為了一個冇見過幾次麵的女人,就和談了好幾年的女朋友分手了。他這種人,碰到我這種人,也是他活該。”

小許好奇地問,“可是這麼久了,劉陽輝就冇發現你和他舅舅之間有不對勁的地方?”

“冇有。我也不是傻子,我們約會又不在他眼皮子底下,他能發現什麼?”王沛鈴說。

這時候,小許口袋裡的手機突然接連振動了好幾下。

-的人都知道了他要跟我退婚,好像是我做錯了什麼事似的。我現在出門都要被指指點點,說什麼的都有。那不是應該給我一點……名譽損失費什麼的?”李杭無奈道,“說實話啊,你這個屬於被村裡人說閒話嘛是吧,就算你真的主張彆人侵犯了你的名譽權,那侵權人也應該是那些說閒話的親戚朋友們,是他們胡亂猜測、傳播,這跟你未婚夫冇有什麼關係啊。”【受不了現在這些法盲了,學了個詞就開始亂用。】【李律說得對,我支援把整個村子說閒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