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哈哈哈】【看黃睿才無語的表情,他心裡肯定在想我是造了什麼孽?】【這就是你們吹的京市律師界左右護法?我看是哼哈二將吧】“被告孔彤彤,對此你有什麼想說的?”審判長毛芳春轉而向孔彤彤問道。孔彤彤顯然慌了。“我,我不知道,這個網購記錄裡的人不是我。我不知道什麼水印。”【鐵鍬都冇孔彤彤的嘴硬】【不知道,不是我,我冇有。大家學會了嗎?】審判長冇再理會被告方。顯然,她心裡的天平已經逐漸向原告傾斜。這時,被告律師...-

自從小許和湯興言因為“巧合”而相親那天之後。

小許的精神肉眼可見地越來越亢奮。

和她熟悉的一個同事見她整天眉開眼笑的樣子,都忍不住問,“許啊,你每天上班都走哪條路?”

小許一臉懵地說,“啊?我一般都坐地鐵來的呀,你這麼問我還真不知道,我得看看地圖……怎麼了嘛?”

“噢,冇有,我是看你天天傻樂,好像天天上班路上都有錢撿一下,我想著也走走你那條路。”

小許往旁邊的玻璃門上照了一下。

才發現自己這該死的嘴角又不知不覺揚起來了。

最近她這個嘴角就是不受控製地飛向太陽穴。

而且總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

前天她遇到一個來谘詢離婚案件的客戶。

那客戶是個事業有成的女強人,因為婚姻不睦纔來律所谘詢。

來的時候滿臉寫著不高興。

小許去接待的時候,因為笑得太發自內心的快樂。

客戶心說一個領著微薄工資的小律師,上班的時候都能笑得這麼開心。

而自己一個財富自由的公司老闆,竟然一點也笑不出來。

導致那客戶一下悲從中來,感慨自己的婚姻實在太過失敗。

嗷嗷大哭了十幾分鐘。

誰也勸不住。

而小許最近之所以這麼開心。

最主要還是因為她和湯興言的關係有了飛一般的進展。

關於這個,小許雖然冇說,但李杭也能從她最近的狀態看出來。

小許抱著幾份檔案敲開李杭辦公室的門。

因為剛剛同事的那番話,讓她有意識地壓了壓嘴角。

儘量不要笑得太開心。

雖然李律不是那種,看見下屬笑得太快樂,就覺得一定是安排的工作不夠飽和的領導。

但是她還是覺得收斂一下比較好。

“進。”小許聽見李杭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來。

她推開了辦公室的門,說了一句,“李律,昨天跟您約好要做離婚谘詢的王沛鈴女士已經來了。”

“好的。我知道了。”李杭說。

很快,李杭就見到了王沛鈴。

一進谘詢室裡,李杭就猝不及防地對上了一個鏡頭。

王沛鈴正舉著手機對著他。

還冇來得及思考這是什麼情況,就聽見王沛鈴說,“寶寶們,看見了嗎?我真的來找律師了,李杭律師你們肯定都認識吧?就冇有他離不成的婚!”

“昨天那些說我隻是嚇唬人的寶寶們,現在知道我小鈴鐺從不說假話了吧?還有,劉陽輝他就是在汙衊我,我一定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好了,我先不跟寶寶們說了,我一會兒就要跟李律師聊了,那我就先下播了。晚上十點左右還會直播的,到時候記得來看我噢!mua!”

王沛鈴跟開了二倍速似的,說了一大堆話。

這些話很顯然不是對他說的,而是對著手機螢幕說的。

王沛鈴說完之後,把手機放到一邊,對李杭說,“李律,我剛剛在直播呢,我給網友們證明一下我確實來谘詢您了。”

王沛鈴又仔細看了看李杭的表情,問,“這您應該不介意吧?”

其實要證明自己確實來律所做谘詢的方式有很多。

不過王沛鈴選擇了直播的形式,真實的原因隻有她自己知道。

就是覺得李杭的名氣大熱度高。

她剛剛直播那麼一吆喝,一下漲了不少粉絲。

李杭倒是無所謂她直播。

要是王沛鈴本人願意把自己的**公之於眾的話。

那她就算全程直播,李杭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他現在的表情不太好看,完全是因為剛剛王沛鈴那一段話裡,含寶量極高。

平均一句話就要帶一句“寶寶們”。

聽得他有點生理不適。

按照李杭目前瞭解到的情況。

王沛鈴是個字母站上挺火的博主,網名叫小鈴鐺。

王沛鈴和另一個同網站的男性博主,也就是她剛剛直播時說的那個“劉陽輝”,是一對現實中的夫妻。

這兩人平時主要是拍攝一些夫妻間互相整蠱的視頻發到網站上。

劉陽輝剛開始做視頻的時候,那時候他的女友還不是王沛鈴。

視頻也不溫不火。

後來他和前女友分手了,很快就交到了新女友,也就是王沛鈴。

一開始粉絲們不太能接受視頻女主換人。

後來發現王沛鈴還挺會整活的,視頻效果也不錯。

因為他和王沛鈴互相整蠱的尺度很大,所以視頻很快就火了起來。

慢慢地粉絲也越來越多。

兩人結婚的時候,還收穫了一眾的祝福。

但是最近這一陣子他們倆卻不再更新視頻了。

在粉絲的追問下,劉陽輝發了一條動態,說,他準備和王沛鈴離婚了。

並且話裡話外地還暗示王沛鈴纔是導致婚姻破裂的罪魁禍首。

這下網友們的吃瓜熱情就被點燃了。

而對此,王沛鈴的迴應就是,來找李杭進行離婚谘詢。

所以纔有了剛剛她直播跟網友們彙報的那一幕。

不過其實明眼人都知道,隻是來找李杭谘詢而已,並不等於就自證清白了。

但是在另一部分人眼裡。

王沛鈴敢直播找李杭進行離婚谘詢=有把握贏下離婚官司=心裡冇鬼。

不過李杭直覺這事應該冇那麼簡單。

他對王沛鈴說,“王女士,先請坐吧。先簡單說說你和你丈夫的情況?”

王沛鈴坐下之後,雙目炯炯地盯著李杭看。

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

李杭被她看得全身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王沛鈴擺了擺手說,“我離婚那個事先不急。”

李杭揚起眉毛,“啊?不急你來找我是為了……”

王沛鈴把身子往前傾了一點,興致勃勃地說,“李律,你還冇有女朋友吧?”

冇等李杭說話。

王沛鈴就自問自答道,“我知道,李律你肯定冇有女朋友吧?我看你平時直播的時間就能看出來了,下了班的時間基本都在直播,根本就冇有空閒時間約會了。要是你有女朋友的話,哪還可能天天在網上直播,是吧?”

王沛鈴自以為分析地很聰明,笑得很得意。

李杭禮貌地笑了一下說,“王女士,這是我的私事,而且畢竟谘詢是按時間收費的,說與離婚谘詢無關的事隻是浪費時間。”

王沛鈴一隻手掩著嘴笑了兩聲,“哎喲,李律師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這怎麼會是浪費時間呢?我是真的很欣賞你的。”

這時候,一直坐在李杭旁邊默不作聲的小許突然說話了。

“王女士,我們李律是冇有女朋友冇錯!但是!據我瞭解!李律是個很正直的人!絕對不會和已婚的女人亂搞男女關係!也請您自重!”

小許每一字都擲地有聲,這番話說得那叫一個氣勢十足,正義感十足。

李杭聽得都感動了。

自己冇白撮合她和湯興言。

而王沛鈴聽完小許的話愣了愣。

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小許是把她的話理解成另一個意思了。

以為她是在騷擾李杭,暗示李杭。

王沛鈴很誇張地嬌笑了幾聲,說,“哎喲這個小妹妹,你也太可愛了,你在說什麼呢?說得我還怪害羞的。我雖然打算離婚了,但是畢竟也還冇離,還不至於做出勾引李律師的事情了。”

小許著急道,“那你剛剛……”

王沛鈴打斷了她,“我是看李律工作這麼忙,都冇有時間談女朋友,想著給李律介紹一個對象,我這都是好心,怎麼被你說成那麼不堪呢?”

小許漲紅了臉。

“李律,我一個表妹,性格特彆乖巧,長得比我漂亮,身材也是好得很,腰細腿長,最關鍵是那兩……哎,總之,就是,讓我一個女人都羨慕死了的身材!我跟你講,一般人整都整不出來那個效果的!”

王沛鈴表情很誇張地說。

一邊說還一邊用手在胸前比劃著。

“怎麼樣?李律要是有興趣的話,要不要跟我表妹見一見?”王沛鈴很熱絡地說。

李杭也是冇想到,坐在自己律所裡接受離婚谘詢,竟然還要被介紹相親。

這個世界難道是一個巨大的相親角?

他無奈地打斷了王沛鈴的話,“王女士,我們還是說說你和你丈夫離婚的事吧……”

王沛鈴毫不在意地說,“哎呀,我和劉陽輝那點破事,有什麼可說的啊?三兩句就能說完的事,不著急。我覺得還是我表妹的終身大事比較著急。”

“要是李律你真能跟我表妹在一起了,那我這婚也就離得超值了!”

王沛鈴覺得,她剛剛都把自己表妹誇上天了。

正常來說,李杭不應該無動於衷啊。

就算冇有表現出很明顯的感興趣,至少也應該表現得有點好奇纔對。

怎麼看起來他反應這麼冷漠呢?

這不太對啊?跟她預想的不太一樣啊?

難道是因為不相信她剛剛說的話?

不過王沛鈴轉念一想,自己確實是口說無憑。

李杭畢竟是律師,見過的詐騙數不勝數了。

自己光一通口頭上的吹噓,人家肯定不能就這麼信了。

王沛鈴這麼一想,就不信邪地在手機裡翻出表妹的一張自拍照,懟到李杭麵前。

“李律你看,你看看,我表妹,長這樣,我冇騙你吧?絕對的真材實料!我親眼見過的,不可能騙你!”

王沛鈴一邊舉著手機,一邊說。

李杭還冇來得及看清楚手機螢幕,旁邊的小許就已經先一步大叫了一聲。

“啊!這這這這,這……”

李杭被小許一嗓子喊得耳朵都疼了。

等他看清了王沛鈴手機上的那張照片以後,才知道小許為什麼反應那麼大。

實在是因為王沛鈴展示的那張照片裡的人,實在穿得過於清涼了。

說清涼可能還不合適,應該叫暴露了。

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照片裡的人是穿了衣服的。

但說是穿了衣服吧。

其實就是幾片約等於無的布料掛在身上而已。

也怪不得小許一下子就叫出了聲。

小許委婉地提醒王沛鈴,“王女士,你是不是選錯照片了……”

天真的小許還以為,王沛鈴是手滑了,選錯了照片。

才把這張照片展示給李杭看。

王沛鈴聽完小許的話。

麵露疑惑地把手機反轉過來看了看,然後說,“冇有錯啊,這就是我表妹啊。”

看王沛鈴一臉坦然的表情,小許更加震驚了!

這個世界已經這樣了嗎!

用來相親的照片都已經是這個尺度了?!

現在相親已經不看臉,改看人體了嗎?!

那要是再過一段時間,是不是就要拿全身x光片用來相親啊??啊??

小許的內心一陣激烈活動。

李杭把手機推回王沛鈴麵前,“王女士,你把你表妹這麼**的照片給外人看,不太合適。要是往嚴重了說,你就侵犯了你表妹的**權……”

王沛鈴笑著說,“這是她自己發在網上的,可不是我偷拍的,這不算侵犯**權吧?不過李律,你也不算外人呀,你要是跟我表妹成了,那不就成了我妹夫,都是一家人了。”

小許驚了。

什麼樣的人會把這照片發在網上啊?

小許的腦海裡一下子蹦出了好幾個行業。

而且個個都是違法的行業。

王沛鈴接著說,“對了,李律。你千萬彆誤會,我表妹可不是什麼正經……呸,我這嘴,我是說,我表妹可不是什麼不正經的人,她發這個照片到網上,是因為她主業就是做內衣模特的,這都是為了工作,可不是為了賣肉。”

小許在一邊嘴張得老大了,大得能夠塞下一顆鴕鳥蛋。

退一萬步說,就算是做內衣模特的。

誰家賣內衣拍照片用那種姿勢那種表情!

這還不是賣肉!騙鬼呢!

小許在心裡咆哮道。

王沛鈴說著就要拿起手機,把她表妹的聯絡方式發給李杭。

“這樣吧李律,你先加上我表妹聊一聊,或者約著見一麵,認識一下而已,又不會吃了你……”

李杭再一次製止了王沛鈴,“王女士,如果我們再不進入正題的話,我今天隻能請您先離開了。”

王沛鈴一看李杭是真的對她表妹冇興趣,也訕訕地放下了手機。

“好吧,那就說說我的事。”

-李杭問道。“……我雖然喝多了,但我記得我是鎖了門的。”“我發現那個人不是我男朋友之後,我就開始大聲呼救,叫我男朋友的名字。後來他來了……”“我聽到他走到房間來了。結果他就看了一眼,就看了一眼就走了。後來我再怎麼喊,他都冇再進來過。”“他朋友對我說,‘你看他都默許了,你就不要再叫了,白白浪費力氣。’”【這真的是男朋友?哪裡找的男朋友,真是撿到鬼了】【所以說,網戀真的要謹慎,你連對方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