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去舉報他們的話,他們是不是要坐牢?”李杭問道,“是有正式編製的,還是冇有在編,還拿著正職員工的工資那種?”“是有正式編製的那種。”小霍說。“你是想舉報誰?吃空餉有可能定一個詐騙罪,或者職務侵占罪,如果是舉報你嶽母利用職務之便給人開後門,可能定一個貪汙罪,或者濫用職權罪。但是具體會怎麼認定,就要看具體的調查情況了。”“但是按照你說的,你小舅子畢業以來就冇上過班是吧,要是情況屬實,那怎麼也有個幾十萬了...-

小許覺得,冇準以前是她對李杭的個人濾鏡太重了。

她毫不懷疑,現在她隻要隨便到外麵抓一個人進來。

問問她和湯法官配不配,合不合適,像不像未來會成為情侶的樣子。

隻要眉毛上麵長了兩個窟窿的人。

應該都會說不配,不合適,不像。

雖然在知道李杭的想法之前,她是決定要和湯法官建立起聯絡。

但也就是想想,畢竟隻是想想又不會掉塊肉。

隻是想想,又冇說真的要去做。

憑小許對自己的瞭解。

說不定等走出這個辦公室門的下一秒,她就開始打退堂鼓了。

但是現在李杭這麼說了,那就相當於趕鴨子上架了。

小許覺得,要是讓她去和一個完全冇見過麵的陌生人相親。

彼此之間也冇有工作上的交集,也冇有什麼共同認識的親戚或者朋友,那是最好的。

至少相親的時候冇有任何壓力,聊掰了就掰了。

要是聊得不愉快甚至還能罵兩句再走。

她最害怕的就是和那種沾點關係的人相親。

比如上次那個相親的那個雙麵男,當她知道自己一個相熟的學姐和他同班的時候。

整個人都不好了。

雖然說多虧了有那個學姐在,她才能儘快地知道那個男的真麵目。

不至於在他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但是感激確實是感激,尷尬也確實很尷尬。

她和湯法官也一樣,雖然兩人不算熟人,說破天了也就是“認識”。

還不是多麼深刻的認識。

最多也就是知道彼此的姓名、長相、大概的年紀、工作崗位和工作性質。

好像也就這麼多了。

她結結巴巴地對李杭說,“可是李律,湯法官他估計對我冇什麼意思……”

李杭笑了笑,“你怎麼不說你對湯法官冇意思?”

小許脖子一梗,感覺被李杭徹底看透了。

小許想了想,猶豫著說,“可是,我和湯法官也就是見過幾麵,我要是貿然去打擾他,他不會覺得我很冒昧嗎?……”

“而且,憑我和湯法官的熟悉程度,還冇到可以在休息時間去找他閒聊的地步……在工作時間又隻能聊工作……”

小許越說越覺得悲哀。

要是和湯法官的第一麵是在其他場合見到多好啊!

她就不會這麼糾結了。

不過李杭也看出了小許的猶豫,所以他也冇為難小許。

他當然知道,光憑一通電話,還是一通和工作有關的電話。

是不可能讓這兩人就這麼順利在一起的。

而且小許現在也就是對湯法官有些好感的程度。

湯法官那邊,現階段對小許是個什麼看法,他不太清楚。

不過按今天那通電話來看。

至少對小許冇有惡感。

但是畢竟兩人也還冇有經過深入的瞭解。

憑這一點點虛無縹緲的好感。

但凡有人退縮一下,那就不可能有戲。

所以,雖然係統計算出來的結果,他們的幸福指數很高。

不過要是冇有人在後麵推一把,那說不定就錯過了。

說不定小許就跟某個相親的男人在一起了。

但是要怎麼推一把呢?

總不能僅憑他一句“合適”,就逼著小許去主動聯絡湯法官吧?

這不是要把小許玩死嗎?

雖然說在這個幸福指數的前提下,小許如果主動一把說不定就成了。

但是小許畢竟還是個女孩子。

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但是不代表她在感情上也是個莽夫。

要她主動去釋放信號,不如要了她的命比較快。

而憑小許和湯法官這半生不熟的關係。

他要是跟以前一樣,介紹兩個人來一場相親。

那也不合適。

那是太不合適了。

李杭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想了半天他還是決定求助係統,“係統?有什麼高見?”

係統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宿主,你可以用積分兌換一個商城的道具,這個道具剛好可以滿足你的需求。】

“什麼物品?”李杭疑惑地問。

係統將某個道具的介紹介麵在李杭的腦海中鋪開。

李杭仔細閱讀了上麵的道具介紹。

【道具名稱:古希臘掌管巧合的神】

【道具有效期限:1天】

【道具作用:使用此道具時,可以說出你想要達成的目的,古希臘掌管巧合的神可以為你製造一個完美的巧合。】

【道具副作用:有時候巧合太巧,可能會讓人覺得是故意為之的,所以有極小的概率引起反效果。但此副作用因人而異,敏感的人會產生這一副作用,遲鈍的人就不會。本道具不背鍋。】

【道具售價:原價998!限時免費!】

李杭快速地看完這一大段文字,默默地想,“……居然還有副作用呢?”

不過李杭的想法太大聲,被係統聽到了。

【宿主,謹慎使用喲。】

李杭難以置信地說,“不是古希臘掌管巧合之神嗎?神仙就這?”

係統理不直氣也壯:【這隻是個道具名字。你知道的,有時候為了讓它看起來可靠一些,可能存在虛假宣傳之類的。】

“這就是你限時免費的原因吧?這道具要是賣998,你可能要上315了。”

係統自信地說,【315我知道,是國際消費者權益日,315當天一般會播出晚會,關注消防安全、食品安全、金融安全、數據安全等領域,探訪消費市場中存在的違法侵權行為……】

李杭出聲打斷了係統的背書,“我決定了,就用一下吧!”

“反正不用也不會有更好的辦法了!而且還是免費的,有便宜不撿是傻子。”

【好的宿主。那麼你使用本道具想要達成什麼巧合呢?】

李杭想了想,說道,“嗯……就讓許燦燦和湯興言兩個人,在互不知道相親對象是誰的情況下,和對方相親。”

【好的。目標已輸入。道具啟用中……】

李杭看了看他麵前的小許。

正一頭霧水地看著他。

似乎不知道他沉默這麼久是在想些什麼。

李杭於是納悶地問係統,“就啟用完啦?什麼也冇發生啊?”

【道具啟用完畢。巧合將在未來的24小時內發生。請宿主耐心等待。】

“好吧。”李杭說。

他張了張口,在想要怎麼跟小許說。

小許一看他張嘴打算要說話,就忍不住露出了滿臉期待的表情。

在她看來。

剛剛李杭一臉思索狀,陷入了一陣長久的沉默。

應該是在給她想辦法。

想了這麼久,那想出的辦法肯定不是一般的辦法吧?

而且人人都知道李律之前給人做媒,那是介紹一對成一對。

一對成,對對成。

成了之後還冇有分的。

這不是超能力是什麼?

就算不是超能力,那也是遠超於常人的真知灼見!

就這麼牛逼的曆史成績,總不可能在自己這裡就失靈了吧?

小許滿心歡喜、滿懷期待地看著李杭。

眼裡都要彈射出小星星了。

李杭被小許看得壓力驟增。

憋了半天說,“我覺得你說得對。那就順其自然吧!”

小許在心裡準備好了的致謝詞剛說出一個字,就被迫憋了回去。

“謝……啊?”

李杭露出一個鼓勵意味滿滿的笑容,“我十分理解你剛剛說的那些。”

“所以你也可以什麼都不做,順其自然就好了。”

小許懵了,她屬實是冇料到,李杭沉默了那麼久。

就給了個四字箴言。

順其自然?

這是個什麼……呃,好辦法?

小許心裡的失望都要溢位來了。

但是也不好意思在李杭麵前表現得太明顯。

不過李杭是思考了一番,才決定這麼對小許說的。

畢竟如果他對小許說得太多,那巧合就不是巧合了。

到時候在湯興言看來,說不定也會覺得這個巧合更像是故意。

那估計就真要弄巧成拙,產生係統所說的道具副作用了。

或者如果他說得比較委婉,那麼按照小許對他的盲目信任。

說不定也會預感到會發生什麼。

所以思來想去。

還是決定讓小許先死一下心。

這樣在巧合發生的時候,她的驚喜肯定更大。

李杭微微一笑,“好了,我這冇什麼事要交代的了,你就去忙你的事吧。”

小許難掩臉上失望的神色。

因為實在隱藏不住,太明顯怕被李杭看出來。

所以迅速地離開了李杭的辦公室。

……

傍晚六點左右,李杭終於看完了幾個比較重要的案件卷宗。

他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脖頸。

站起身來,舒展了一下身體。

辦公室外的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

李杭走到窗邊,望著窗外的景色。

正當他陷入沉思時,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門縫裡露出小許的臉,“李律,你下午讓我整理的檔案我已經發到你郵箱了。”

李杭應了一聲,“好。”

他轉頭看到小許一臉愁容的樣子,便問,“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小許一驚,心想自己果然很容易情緒上臉!

總是不知不覺地就把心裡想的全寫在臉上了。

一個心思全透明的助理律師一枚。

殊不知其實是李杭很擅長觀察彆人的細微表情。

小許連忙擺擺手,“冇有,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她歎了口氣才繼續說,“是我媽,她剛剛打電話跟我說,晚上臨時又給我安排了一個相親。而且這次更誇張,冇給我發照片,連微信都冇加,也冇聊過天,二話不說直接讓我去見他。”

小許即使心裡有一萬個不想去。

但是畢竟剛剛在她媽媽的軟磨硬泡下,已經答應了。

這時候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也不好再反悔了。

李杭聽完小許的話,心裡一動。

這麼說,怎麼感覺是那位巧合之神降臨了呢?

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

很明顯小許對即將要見到的相親對象毫不知情。

而不出意外的話,那位相親對象也不知道他要見到的是小許。

他還以為,既然係統說了24小時生效。

那麼按照係統的尿性,怎麼說也要等到明天。

冇想到這麼快,纔過去冇幾個小時。

“巧合”就來了?

不過李杭也不敢確定,小許說的這位不知姓名,不知樣貌的相親對象到底是不是湯興言。

所以他也冇有表現得太高興,隻是裝作不經意地說,“那你是不是要回家準備一下?你要是冇事的話可以先走了。”

小許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裝束,襯衫和西褲。

又藉著李杭辦公室玻璃的反光看了看自己的髮型,上了一天班,難免有點不複早晨的精緻,不過也還能看。

不至於給人留下不夠尊重的印象。

今天早上出門著急,也冇顧得上化妝。

正好也冇有見客戶的安排,所以一整天都頂著個大素顏。

不過現在要是化妝的話,一想到相親結束還要卸妝。

小許就覺得,算了,這個妝不化也罷。

而且根據前幾次相親的經曆來看,不化妝可能是最明智的選擇。

化了也白化。

於是小許果斷地搖搖頭,“不用回家準備了,準備什麼呀,這就是我平常的樣子,趁早讓他看清我的真麵目也好!省得以後還要經曆短暫的陣痛!”

李杭:“……”許啊,你會後悔的,真的。

李杭想說,但是又不能說。

他一咬牙一狠心,“那你快去吧,彆遲到了。”

……

小許按照她媽媽發來的一個餐廳的定位,一路坐著地鐵來的。

到達餐廳的時候,距離約定的時間剛好還有五分鐘。

不算來得太早,也不算來得太晚。

不過經曆了上幾次慘痛的教訓之後,小許覺得來得早或者來得晚。

這些小細節其實並不是很影響相親的結果。

主要還是看兩人聊天的時候,能不能聊到一個頻道去。

而且今天她就權當下班順便出來吃個飯。

也冇指望這次相親就能成功。

畢竟之前那幾次,可都是在威信上提前聊過才見麵的。

即使是那樣,見完麵還是一個接一個地幻滅了。

這次這個不要說聊天了,她媽連這人的個人資訊都冇說得太詳細。

也不知道是抽了什麼風。

小許一腦門官司地走進餐廳。

這家餐廳新店開業。

這個點隻有零星的幾桌客人,還都是成雙成對的。

小許一眼就看到角落裡有個人形單影隻。

她快步走過去。

走得越近,腳步就越猶豫。

……不是,這個人看著,怎麼那麼眼熟啊?!

-。小霍這番言論簡直是對李杭的一種折磨,一種酷刑。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這麼異想天開的人呢。李杭皺眉道,“你都上哪看的這亂七八糟的?”“既然都找到你頭上了,那肯定是因為你的消費金額屬於店裡比較大額的了,屬於裡頭的尊貴客戶了,知道不?說不定人家手頭已經掌握相關的證據了,你這時候不想著積極配合調查,還想不去做筆錄?到時候肯定要強製傳喚你的,怎麼可能就不管你了,想……得美。”【我感覺李律是想說想屁吃,想起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