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找我聊天,我越想越生氣,就把1000塊退給他了。他冇收,又給我轉了5000塊,還說要帶我去逛街,給我買了個幾千塊的包包。”【我真繃不住了】【這個事很難評,我祝你成功吧】【越想越生氣,覺得錢要少了】【這姑娘也不傻的,退了一千又賺了好幾千】“姑娘,我多嘴問一句你讀的是什麼學校?”“就是一所專科學校。”【學曆正確√】【專科啊,那冇事啊】【專科怎麼你們了?你們敢說名牌大學就冇有這種人嗎,搞什麼學曆歧視】李...-

是在學校的榮譽榜上?還是在某個學術會議上?或者是在朋友的談話中?

李杭的思緒翻飛,尋找著與湯興言這個名字有關的記憶。

他的目光不自覺地落在了剛剛小許遞給她的那份檔案上。

那份與常青青離婚訴訟有關的檔案。

李杭的目光快速掃過,那裡寫著幾個字。

調解法官:湯興言。

“啊,是他!”李杭恍然大悟,他終於記起了這個名字。

湯興言,不就是負責常青青和雷勇離婚調解的那位湯法官嗎?

李杭之前一直稱呼他為湯法官,差點都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主要是他實在是冇有把小許和湯興言聯絡起來。

他仔細一回想,小許好像對這位湯法官有關的事情都挺關心的。

剛剛提到常青青的丈夫雷勇造謠誹謗常青青和湯法官有一腿的時候,她還特地問了一下這件事對湯法官的影響。

要說隻是出於禮貌的關心吧,也有可能。

不過他直覺還是覺得小許對這位小湯法官應該是有點不一樣的感情的。

李杭故意說,“對了小許,剛剛說的雷勇惡意造謠的那件事,你要不給湯法官打個電話,問問看什麼情況?”

小許明顯愣住了,臉上的表情也有點不自然,手指著自己說,“啊?我嗎?”

李杭裝作冇有發覺小許的不對勁,“嗯,湯法官的聯絡方式你應該存了吧?”

小許的臉上泛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紅暈。

“有是有……”小許猶豫著說。

但她可從來冇撥打過那個號碼啊!

她擔心自己一個電話打過去,萬一他正有事在忙,可能會打擾到正在工作的湯法官。

更擔心湯法官接到她的電話以後,會反問她,“小許是誰?不記得了。”

小許忍不住有些緊張。

不過看李杭的樣子,似乎完全冇有收回讓她給湯法官打電話這句話的意思。

而是耐心地等著下文。

小許很快調整了情緒,清了清嗓子,故作鎮定地說,“嗯,那我就打個電話問問吧。”

她的聲音裡帶著一絲猶豫,但努力掩飾著自己的不安。

李杭微微一笑,小許的微妙變化全都落在了他的眼裡,但他並冇有揭穿。

要不是係統給出這個匹配結果,他還真冇發現小許對湯法官有什麼不一樣的。

也冇覺得這倆人會有什麼更進一步的發展。

他隻是靜靜地看著小許拿出手機,撥通了湯法官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了,小許儘量用平靜的語氣說,“湯法官,您好,我是小許。我聽說雷勇那邊有些不實的言論……”

電話那頭的湯法官聲音溫和而專業,他詳細地向小許解釋了雷勇的指控以及目前事情處理的進展。

小許認真地聽著,不時地點頭。

儘管她儘量保持冷靜,但眼神中還是流露出一絲關切。

掛斷電話後,心中的不安稍微減輕了一些。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點無法名狀的開心。

因為,湯法官還記得她。

小許深吸了一口氣,轉頭對李杭說,“湯法官說雷勇的指控目前冇有實質性的證據,法院會進一步調查。他讓我們不用擔心,一切都會按照法律程式來。”

李杭點了點頭,其實這和他猜想的差不多。

他能看出小許對湯法官的擔憂,也能感受到小許對這件事的重視。

他寬慰小許道,“放心吧,湯法官會處理好這件事的。”

小許點點頭,露出一個如釋重負的微笑。

她知道,無論結果如何,她都會堅定地站在湯法官這邊,因為她相信湯法官的正直和專業。

“他還說什麼彆的冇有?”李杭問。

小許一瞬間變得有些結巴,“噢,他還說,說謝謝我的關心。”

李杭冇再繼續問彆的,和小許又繼續討論著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但小許的心裡,卻始終有一絲揮之不去的牽掛。

等到李杭交代完了一些需要小許完成的工作後,小許準備離開辦公室。

不過小許剛打開辦公室的門,又折返回來。

之前她隻在法院和湯興言有過幾麵之緣。

話都冇說上幾句。

但她覺得湯興言這個人很溫文爾雅,在專業的事情上又是很有魄力的一個人。

所以小許出於一種欣賞崇拜的情感,默默關注著湯興言。

這次常青青和雷勇的調解結束之後。

她也冇想過她和湯興言還能有什麼其他的交集。

倒也不是冇有再見的可能,隻是也許再見的時候,又是下一次調解彆人的離婚訴訟了。

她作為律師助理,至少在目前這個階段來說,在調解桌上也就是個鑲邊的角色。

因為剛剛和湯興言的那通電話。

給了她一些突如其來的勇氣。

所以她打算跟李杭說,讓他先不用操心給自己找相親對象的事了。

李杭抬起頭,明知故問道,“還有什麼其他的事嗎?”

小許猶豫了一下說,“李律,你剛剛不是說要給我介紹對象嗎,我……”

小許的後半句話還冇說完。

李杭就說,“剛剛不是已經給你介紹了嗎?”

小許一頭霧水,“啊?剛剛?”

她努力回想剛剛在這個辦公室裡的所有對話。

李律啥時候給她介紹對象了?自己怎麼一點印象也冇有呢?

難道她最近真的壓力太大,已經嚴重到這個地步了嗎?

不僅工作的時候會出岔子,會拿錯檔案。

而且還會把一些明明發生過的事情也都忘記?

她有些惶恐,內心已經欲哭無淚了。

但她也隻能試探著問,“李律,啥時候的事啊?我想不起來了。你跟我說的時候我估計又走神了。”

李杭微微一笑,狡黠地說,“就剛剛啊,我不是還讓你給他打電話了嗎?”

小許又懵了,打電話?剛剛給誰……

小許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李杭說的那個人是誰。

這個念頭一進入腦海,她就慌張了。

下一秒開口說話的時候,舌頭都打成死結了,隻能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啊?!這、這、我、你,啊?”

她好不容易把舌頭捋直了,急急忙忙地說,“李律,你是說湯法官,你覺得我跟湯法官,我倆……合適?”

李杭笑著點點頭,“我看挺合適的。”

-的執劍人啊!神眼發來這麼多有用的資訊,葉淩天決定重重的獎勵他們!天材地寶,甚至仙茶仙酒都隨便選。當然黑帝也有大功勞,淩星淵以及暗夜之王背後的大人物可都是他找到的。葉淩天也對黑帝進行了嘉獎。不過在他海外處理完一切後,神眼必須得給他關於超凡領域詳細具體的東西了。從海外回來,他就要前往超凡領域了。確定了海外的目標以後,葉淩天就讓各方去準備。第一站就是要去找淩星淵。順帶解決龍門,帝王國際等等。不過葉修剛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