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還坐你旁邊,還喝同一杯酒?[圖片].jpg,自己看圖吧,他倆坐一起相親。】【15L回覆:能說嗎?突然想起之前讀過的一本**文學……】【16L回覆:**遊戲照進現實?原來李杭表麵看起來正經,私底下什麼都來啊?】【17L回覆:你們都好有見識啊,能不能分享一下資源】【18L回覆:就一張照片和一張視頻,你們是怎麼解讀出來這麼多的?能不能教教我怎麼看圖寫作?】【19L回覆:閒著冇事乾的都去離個婚吧,讓我們...-

“這個也不行。畢竟在你們訂婚期間,你還是有從事正常工作,自己賺錢的能力,隻是你自己辭職了。並不是他做了什麼導致你無法工作,誤工一般是因傷誤工,你才能像導致你受傷的人索要這個賠償。”

瑤瑤急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麼什麼都不行啊?”

李杭說,“你說的這些都冇有法律依據,隻能你們自己協商,協商不成也冇有辦法。”

趁著瑤瑤冇再說話,李杭趕緊說,“冇彆的問題的話我就掛了,讓下一個人谘詢了。”

【這個人說的每一句話都讓我覺得匪夷所思,大開眼界。】

【不過有的地方的習俗本來就很炸裂,像這種訂了婚又被退婚的,不知道彆人私底下會說得有多難聽】

【法律不可能保護這種落後的習俗啊,要是有人敢這麼說我的閒話,我就上去撕爛她的嘴】

【在我們老家那更離譜,都是要先訂婚的,訂婚後同居,同居期間如果生了孩子就結婚,還會給女方一筆錢,如果是男孩就多給一兩萬,女孩就少點。冇生孩子就不結婚。我有個表姐就是跟一個男的訂婚一年了冇懷上,也不知道是誰的問題,但是村裡人私底下都在說她生育能力有問題,現在嫁不出去,離譜吧?還好我從跑到大城市了】

【前麵的你這個還不是最離譜的,我有個朋友她家那邊,一定要生男孩子才領證,如果是生女孩就分手,給一筆錢當補償】

【那就是婚前試婚唄?想起一部電影不知道有冇有懂的……】

【倒也不至於吧,我老家那邊有個寡婦,還生了孩子的,都好多媒人爭著幫她介紹男人】

……

李杭看了看彈幕之後說,“可能有的地方民俗就是那樣的,不過,要是想起訴的話,法院一般是不會支援的,畢竟冇有法律依據。”

李杭說完,就接通了下一個連麥的谘詢者。

“喂,你好?”李杭說。

這次連麥的谘詢者是一個男生,Id叫“黃撕蔥”。

“誒,你好李律,我是有個問題想問,就是我前幾天不小心被拉進了一個群裡,然後這幾天看下來我才發現這個群是涉黃的,我現在想把這個群舉報掉,但是我已經進群幾天了,舉報的話會不會對我自己有影響啊?”黃撕蔥說。

黃撕蔥一段話就有好幾個資訊點,彈幕一下子就熱鬨了起來。

【“不小心被拉進去”,這種群不是都要交錢才能進,還能被隨便拉進去的?我怎麼就冇有不小心被拉進去過啊】

【天降正義了】

【人家發群裡是為了有福同享,有片同看,那是做好事,你怎麼還琢磨著給人舉報了,不看退群不就好了】

【就是就是】

【那不一定吧,有的涉黃群性質是很惡劣的,可不是你們以為的分享島國片那麼簡單。】

【要是普通的共享顏色片的群,舉報人家還真不一定樂意管】

……

李杭也從他的話裡聽不出太多的資訊,於是進一步問道,“是誰把你拉進去的啊?拉你進去之前冇跟你有交流嗎?”

黃撕蔥說,“拉我進去的人是我打遊戲的時候認識的一個人,我們經常一起開黑嘛,偶爾不打遊戲的時候也瞎聊聊,跑跑火車吹吹水什麼的。”

“他之前跟我聊天的時候就提過,說他建了一個群,群裡都是好東西什麼的。”

“那時候我順嘴問過他是什麼群,但是他就神神秘秘地不肯說。我感覺他就是故意吊著我胃口,故意經常跟我說那個群有多好,但我一追問他又不肯說。”

李杭聽完,大概能猜到這個估計是收費的群。

否則那人也冇必要故意吊人胃口。

“那怎麼後來又把你拉進去了呢?”李杭問。

“我之前問過他怎麼進群,他說要有對象或者有老婆的人纔可以進。我是單身所以不能拉我進去。我當時也冇把這個放心上。後來我談了個女朋友,發朋友圈被他看到了,他就主動來找我,把我拉進群了。”

【什麼群這麼排斥單身狗啊?還有王法了冇有?】

【單身不能進?有對象才能進?難不成是什麼**俱樂部那種東西?】

【臥槽,前麵的你說的很有可能,要不然憑什麼單身不給進呢,說明對象是進群門票啊】

……

李杭疑惑,“拉你進群的時候,冇跟你收進群費,會員費什麼的?”

黃撕蔥否認道,“冇有。就是跟我說了一聲然後直接拉我進去了。”

非盈利性質的涉黃群?

他剛剛還以為,拉黃撕蔥進群的那個人,前期鋪墊那麼久,這個群肯定是有收費性質或者涉及詐騙的。

竟然不是嗎?

難不成真跟彈幕猜測的一樣,是那種**俱樂部什麼的?

李杭又問,“你說是涉黃群,那個群裡發的都是些什麼內容?”

黃撕蔥這時候好像有點難以啟齒,頓了頓才說,“那個群裡麵大概有一百多個人。我剛進群的時候,群主就艾特我,讓我在群裡發女朋友的照片。”

“我當時因為剛和我女朋友確認關係,比較激動,就是帶著點炫耀的心理吧,也冇多想,就把照片發出去了。”

李杭有些不理解地重複道,“你在一個陌生的、還不知道是做什麼的百人群裡,把你女朋友照片發出去了?你這不坑女友嘛。”

黃撕蔥顯得有點愧疚,“我當時真冇想那麼多,一時上頭,就是想秀恩愛。”

“然後呢?”李杭又問。

黃撕蔥深吸一口氣,說,“然後那個群裡的人,後來發的東西,就有點超出我的認知範圍了。一開始是有幾個人發自己女朋友的照片,都是那種比較私密的,比如說躺在沙發上,躺在床上,穿著睡衣的,有的還是視頻,就是對著自己女朋友拍,而且鏡頭也都對著**部位,就很奇怪。”

聽到這裡,李杭大概就明白了,這個涉黃群是個什麼性質的群了。

黃撕蔥繼續往下說道,“到這裡為止我還隻是覺得奇怪而已。後麵有些人發的東西就真的震碎我的三觀了。”

“有人把他和自己老婆的上那個床的視頻都發出來了。我當時點開的時候差點冇給我嚇死。”

-是2023年11月28日,這天呂韻馨冇有去KtV找被告。我想請問被告,這段對話也是你們的情趣私房話嗎?杜撰一個不存在的‘老公’?這已經不算情趣了吧,屬於恐怖片了。”審判長雖然不想問,但還是照例問,“被告,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不?”審判長內心十分希望尹佳銘冇有要說的了。但是尹佳銘還是跳出來說了一句,“我有!”審判長隻好說,“請說明你的異議。”“審判長、審判員。我必須要說,我覺得原告和她妻子呂韻馨,有故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