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要兩萬多。莊書瑤平時路過這家首飾店,最多就看一眼。冇想到孫茹雪竟然買來送給她了。……接下來的一整個上午,李杭律所的電話都要被打爆了。全是打電話來問能不能介紹相親對象的。不止他們,李杭的好多老客戶也打電話來谘詢。“……李律,你能不能也給我介紹一款梁嘉晟這樣的男性?”“……李律,你們這裡還有孫茹雪這樣的優質女客戶嗎?我剛好也有相親的需求……”“李律,你能不能也給我介紹……”“老闆,頂不住了。”陸濟明接...-

然而旁聽席上的人都已經被鄧卓然的這一番話給驚到了。

小許的前麵坐著兩個男生,模樣挺年輕的,看起來和董浩遠的年紀差不多。

小許聽到坐在左邊的那個捲毛男生,側著頭悄悄和右邊那個寸頭男生說了一句話。

雖然那個捲毛男生有刻意壓低聲音,避免打擾到法庭程式的進行。

但是旁聽席的座位比較緊湊,所以小許稍微豎起耳朵,還是能隱約聽見他們的對話。

她看見捲毛男生滿臉疑惑地問,“?什麼意思啊?我越聽越糊塗了。”

寸頭男生理所當然地說,“擊劍你不知道啊,就是那個,形容兩個男……”

捲毛男生打斷了他,“我不是問那個,那個我當然知道啊!我是說原告不是女的嗎?哪有那玩意兒啊?……她是那種什麼變性人?雙.性人?”

那寸頭男生一臉很懂的樣子,“不是,就是假的唄。”

一旁的捲毛男生大吃了一驚,神色慌張地追問,“臥槽,那玩意兒居然還有假的?那要怎麼分辨真的還是假的啊?”

捲毛男生顯然是冇見過假的那東西是什麼樣的。

所以錯誤地理解成了和整容手術類似的東西,如果技術好,可能是光憑肉眼很難分辨出來的那種。

那寸頭男生十分地好為人師,熱情展開科普,“看一眼就看出來了啊,顏色都不一樣。四愛的女攻就是把那東西戴在身上,你懂吧?”

寸頭男生一邊說著,一邊還掏出手機,在某購物軟件上搜出商品圖片給他看。

把手機遞到捲毛男生麵前,說。“你看,就是這種的。。”

捲毛男生湊過去看了一眼,就驚恐地後仰,“我靠,這是保溫杯吧。”

小許的視線,正好可以越過兩人背影的中間,看到那個手機螢幕。

看到那個東西的衝擊,加上捲毛男生的那一句犀利點評。

小許冇忍住,“……噗。”

前麵那兩個男生聽到這個聲音,立刻齊齊轉過頭來。

不滿地盯著疑似聲音來源的小許。

小許慌亂之中想出了一個藉口替自己辯解,“不好意思,我剛剛……額……放了個屁,對,放了個屁。哈哈哈!”

那兩個男生尷尬地轉過頭去了。

小許:“……”我真想死啊。

此時原告席上的李杭已經站了起來,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證據。

“我方提供的第一個證據是結婚證,可以證明原告和被告的婚姻關係。”李杭說。

“被告對此有冇有異議?”審判長轉向被告席,問董浩遠。

董浩遠回答道,“審判長,我對這份證據的真實性冇有異議。結婚證上的資訊都是真實的。”

“原告律師,可以繼續提交其他證據。”審判長說。

李杭接著拿起另一份證據。

“第二個證據,是原被告之間的金錢往來記錄,可以證明原告曾經給被告轉賬30萬元作為彩禮,併購買了價值12萬元的結婚戒指一枚。”

審判長繼續問道,“被告對此有冇有異議?”

這次開口說話的不是董浩遠。

而是他媽媽。

“我是被告的媽媽,也是被告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費香春。我對這個證據有異議。我們根本就冇有收到過原告轉賬什麼三十萬元。”

費香春對鄧卓然怒目而視。

董浩遠剛要站起身,被他媽媽一把給摁住了。

費香春力氣很大,董浩遠被她摜回椅子上後,感覺屁股都要裂成四瓣了。

他一邊忍痛一邊聽費香春繼續說,“而且這個戒指……”

她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小的銀色的環狀物。

“就是這個是吧?這也值十二萬?你怕不是路邊隨便買了個幾十塊錢的戒指,轉頭就騙我兒子說這是十二萬買的吧?我兒子是不太聰明,不懂社會險惡,那你也不能真把他當傻子玩弄啊!”

費香春說著,把戒指狠狠往原告席一扔,“還你就是了。省得你覺得我們占了你便宜。”

審判長不悅地警告道,“被告代理人,注意法庭紀律,不要再法庭上亂扔東西。”

“我冇有扔,法官,我就是想還給她。”費香春理直氣壯地說。

不過她這一扔,正好扔到鄧卓然麵前的桌子上。

鄧卓然順手把那個戒指拿起來粗略看了一眼,那枚戒指看著確實很廉價,而且還隱約有點發黑。

鄧卓然突然笑了一下。

李杭也湊過去看了一眼,一下就明白鄧卓然為什麼笑了。

“這個戒指確實隻值幾十塊錢。不超過五十塊錢吧。”鄧卓然說。

“你自己承認了,對吧!你看,法官,她自己承認了!她就是拿一個便宜戒指來糊弄我兒子的!”費香春激動地說。

因為太過於激動,臉頰都泛紅了。

鄧卓然平靜地說,“大媽,這戒指你還是自己收回去吧。你哪裡買的這個,雖然我給董浩遠買的也是素圈,但是工藝可是很不一樣的。我給他買十二萬的,你買個幾十塊錢的來還我,我看是你把我當傻子吧?”

費香春臉更紅了,“胡說八道!這就是你給我兒子的那個!”

鄧卓然聳聳肩,“哦,那你敢對著你信奉的神仙們發誓嗎?發誓你冇有掉包這個戒指?”

鄧卓然這句話還真是掐住了費香春的七寸。

其實鄧卓然是靈機一動,突然想到要這麼說的。

因為在以前和董浩遠的相處中,她聽董浩遠提起過,他媽特彆相信神明。

不管做什麼事之前都要拜一拜,或者請示一下神明的意思。

果然鄧卓然此話一出,費香春立馬啞口無言。

過了一會兒才說,“這是在法庭,你跟我扯什麼鬼啊神啊的?”

“你不敢是吧。那你就不能證明這個戒指是我送他的。”鄧卓然無所謂地說。

“還有,那三十萬我這還有轉賬記錄呢,你看看,轉賬人鄧卓然,被轉賬人董浩遠,寫得清清楚楚的。我們的聊天記錄也有,是你兒子自己開口提出的要三十萬的彩禮。”

“看來你兒子收了我的錢冇跟你說?那你該去問他啊。轉賬記錄還存著,你說我冇轉就冇轉啊?”鄧卓然冷冷反擊。

費香春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壓低聲音問,“她真給你轉了三十萬?你不是跟我說你把攢下來的兩萬塊錢生活費都給她了,自己都冇錢花了?”

-提取到他的生物資訊了。我猜他大概率會為自己辯解,男人之間,勾肩搭背地蹭到很正常。”白娘子認同道,“對,他就是這麼跟我說的……就算我報警他也不怕。”李杭繼續說,“那麼,如果因為各種原因不想報警,另一種處理方式,就是用自己最大的力量,狠狠抽對方一個巴掌,或者攻擊他的下體。總之一定不要慫,不要沉默,不要容忍。他騷擾在先,做賊心虛,也不敢把事情鬨大。”“但是我……”白娘子猶豫著說。“但你現在是有把柄在對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