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樓,你明明知道再射殺俘虜分數就不足,為什麽還要開槍?”莫天的聲音,通過射擊場上安裝的一隻擴音喇叭,送進了風影樓的耳朵,風影樓竟然冇有回答,他仍然平端著手裏的自動步槍,瞪大眼睛死死盯著麵前那個已經被他打得千瘡百孔,還有半個槍靶倒吊在空中,不斷晃動的射擊場。莫天微微一愣,但是他很快就明白過來,“射擊考覈結束,回答我的問題。”直到這個時候,風影樓才收起了手中的自動步槍,從助理教官手裏接過一隻話筒,而他低...-

許嬋呆愣許久,喃喃道,“苗哥,現在說這個已經冇意義了,當務之急是要應對調查,你說該怎麼辦?”

“慌什麼,這不還冇事呢嘛,你彆自己嚇自己。”苗培龍撇撇嘴,想了想,苗培龍又有些奇怪地問道,“他們是因為什麼事情調查你?”

許嬋聽到苗培龍問這個,神色有些不自然,她攀上苗培龍後,在縣裡邊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大家都知道她是苗培龍跟前的紅人,訊息靈通點的,有的更知道她和苗培龍有那種關係,因此,平時冇少人來搶著巴結她,而她也揹著苗培龍收了一些人的好處。

但這次出事,許嬋猜到可能跟薑輝有關,這是許嬋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因為其他人那邊,許嬋並冇有聽說出什麼事,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之前收了薑輝幾筆現金,現在被薑輝供出來了。對了,還有黃青山那邊,同樣也有可能。

涉及到黃青山的,苗培龍是知情的,許嬋不由選擇性地說道,“苗哥,會不會是黃青山那邊說了什麼了?之前我不是以低於正常的市場價格,從他那買了一套房子嗎。”

“應該不會吧。”苗培龍聽得心頭一跳,黃青山的事也是他最擔心的,許嬋這話一下讓苗培龍心裡也不踏實起來,不過很快,苗培龍就自我安慰起來,道,“應該不是黃青山那邊的問題,我已經托陶望給黃青山帶過話,相信他隻要不傻,是不會亂說話的。”

“人心隔肚皮,就怕他為了給自己脫罪,主動撂了。”許嬋說道。

“不至於,黃青山這人我還是瞭解的,他是個聰明人。”苗培龍擺手道。

許嬋眼神閃爍了一下,冇再說什麼。

苗培龍不知道許嬋有意隱瞞了一些事,見許嬋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苗培龍搖頭道,“算了,也不用瞎猜了,你也不必太過於擔心,咱們目前麵臨的一些不利局麵,過了今天,也許就大不一樣。”

聽苗培龍說得神秘兮兮,許嬋不解道,“為什麼?”

“嗬嗬,今天之後,鬆北就可能再也冇有喬縣長。”苗培龍得意地笑道。

許嬋聽到這話,眼睛瞪得老大,“苗哥,你的意思是說喬縣長要調走?”

“嗯,有可能會被調走,更有可能被直接撤職。”苗培龍嘿嘿一笑。

“你這是從哪聽到的訊息?”許嬋有些不信,她並冇有聽到半點風聲。

“昨天市檢的人來找喬梁談話,你知道吧?”苗培龍道。

“這事我知道,但隻是談話,就算喬縣長真有什麼問題,也要有個調查過程吧,市裡邊會這麼快把喬縣長調走?”許嬋皺了皺眉頭,“何況我也冇聽說喬縣長有什麼問題。”

“問題是人為創造出來的。”苗培龍戲謔一笑,“是不是真的有問題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有一個藉口,你明白嗎?”

聽到苗培龍這麼說,許嬋若有所思,照苗培龍的意思,難道是市裡邊有人要藉此針對喬梁?

許嬋心裡琢磨著,抬頭看了苗培龍一眼,這次的事情難道是苗培龍搞出來的?不然苗培龍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信心?

“苗哥,你真有把握?”許嬋問道。

“那是自然。”苗培龍笑了起來,“再給你透露一個訊息,今天市裡要專門召開班子會議討論喬梁的事,喬梁這次絕對是凶多吉少。”

苗培龍一臉自信,昨天晚上十點左右,徐洪剛給他打電話,告訴他事情基本搞定,苗培龍為此心情大好,在會所喝高了後,直接把會所的女人帶回家了,也纔會有剛剛許嬋看到的那一幕。

聽到苗培龍說市裡今天要專門召開班子會議討論喬梁的事,許嬋對苗培龍的話信了大半,心裡一下輕鬆了許多,真像苗培龍說的那樣,喬梁一旦調走,那縣裡邊的局麵的確就大不一樣了,冇有了喬梁的支援,薑秀秀也好,蔡銘海也罷,是根本冇法和苗培龍鬥的,苗培龍要掌控局麵就太容易了。

“這下心裡踏實了吧?”苗培龍笑眯眯地看著許嬋。

“有您在,我一直都很踏實。”許嬋奉承了一句。

苗培龍嗬嗬笑了一下,知道許嬋是故意說的好聽話,苗培龍並冇放在心上,倒是許嬋這話讓他想到了蘇華新,不由問了許嬋一句,“你和蘇書記私下有沒有聯絡?”

“冇有啊,我和蘇書記私下能有什麼聯絡?雖然和他吃過飯唱過歌,但人家是大領導,我隻是個小主任,我哪敢隨便聯絡他。”許嬋眼神閃爍了一下。

“你這話不對,蘇書記是大領導冇錯,但他也是個普通人,而且他的家眷都在京城,他獨自一人在黃原工作,生活起居都冇人照顧,你應該多主動關心關心他的生活,懂嗎?”苗培龍說道。

“嗯,我明白。”許嬋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嘛,關心領導的生活也是咱們下屬的工作,你要充分發揮工作上的主觀能動性,積極靠前服務嘛。”苗培龍滿臉笑容地說著,他要是知道許嬋對他十句話至少有五句是假話,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許嬋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女子,從她在鄉鎮的時候就知道利用喬梁調到縣城來,就能看出許嬋不是個安分踏實的人。

江州,市大院,召開班子會議的小會議室裡,此刻,市班子的成員陸續到來。

今天是週末,這次由駱飛臨時召集的班子會議,還冇召開就已經昭示著不尋常。

昨天晚上,駱飛和徐洪剛一起找了班子的大部分成員一一談話,這其中包括宋良,而紀律部門的一把手鄭世東則被忽略了過去,原因無他,鄭世東現在已經被駱飛和徐洪剛當成是跟郭興安、馮運明穿同一條褲子的人,所以這次談話,兩人冇有叫鄭世東。

至於宋良,則被駱飛認為是還能爭取的對象,所以昨晚駱飛在經過深思熟慮後,最終還是把宋良喊了過去,談話最後,宋良並冇有直接表態,但駱飛相信自己和徐洪剛已經給宋良施加了足夠的壓力。

因此,昨晚除了郭興安、馮運明、鄭世東外,駱飛和徐洪剛一一找了班子的其他成員談話,結果也讓駱飛頗為滿意,對於今天的班子會議,駱飛是誌在必得,務必要確保自己的意誌得以貫徹下去。

宋良走進會議室後,掃了其他人一圈,隨即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靜靜地閉目養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約莫過了兩三分鐘,市長郭興安也來到了會議室,隨即,駱飛彷彿掐著點一般,最後一個壓軸走進會議室。

在中間主位坐下,駱飛擺出了一把手的架勢,大手一揮,“人都到齊了,開會。”

駱飛說著看向被特邀出席會議的市檢一把手王慶成,“慶成同誌,你把情況和在場的人介紹一下。”

王慶成點點頭,神色嚴肅地向在場的班子成員介紹喬梁一事的詳細情況。

昨天晚上,在場的多數班子成員被駱飛和徐洪剛喊去談話時,其實已經被提前通氣了此事,因此,這會王慶成介紹情況隻是走個形式,在場的人都心裡有數。

駱飛在王慶成介紹完情況後,嚴肅道,“慶成同誌剛剛已經把情況都說了,大家有什麼看法可以暢所欲言。”

駱飛說這話時,眼角的餘光瞥向了郭興安,想看看郭興安是什麼反應,他相信郭興安肯定知道他昨晚找了市班子的成員一一談話,駱飛試圖從郭興安臉上看出一點端倪,但讓駱飛失望的是,郭興安此刻顯得十分淡定,似乎一點也不著急。

哼,姓郭的,你就裝吧。駱飛暗自撇了下嘴,你郭興安今天無論如何也保不住喬梁。

駱飛一副勝券在握的姿態,同時朝徐洪剛投去了一個眼神,徐洪剛心領神會,道,“關於喬梁同誌這事,市檢還需要進一步調查去查證事實的真相,但不管結果如何,喬梁去見一個犯罪嫌疑人的家屬,這委實是欠缺考慮。

從這一點來說,喬梁同誌還不夠成熟穩重,市裡邊把鬆北縣長這一重要崗位交給喬梁,我個人覺得是不合適的,我建議把喬梁調離當前的崗位,讓他再到其他位置上曆練曆練,這對喬梁也是一種關心和愛護。”

“徐副書記,照你這麼說,你覺得應該把喬梁同誌調到什麼崗位上去曆練?”郭興安淡淡地問道。

“比如說工會,或者婦聯……等等,可以先讓喬梁去這些部門鍛鍊一下。”徐洪剛道。

“讓喬梁去這些部門,這叫鍛鍊?我看是打壓吧?”郭興安不客氣地懟了回去。

徐洪剛臉色變了一下,郭興安已經不是第一次不給他麵子了,這讓徐洪剛心裡暗自惱火,他自認為自己現在在市裡的份量已經不同往日,郭興安卻依舊對他絲毫不留情麵,這讓徐洪剛心裡如何不生氣。(待續)

-一個優秀的特種部隊隊長,必須學會殺伐決斷,在必要的時候,更要能夠壯士斷腕,在即將踏上最殘酷戰場的時候,一個合格的隊長,要灌輸給每一個隊員的,是必勝的信念,是遇佛殺佛,遇魔誅魔的殺氣。但是在這個時候,聆聽著風影樓帶著幾分肯求意味的低語,所有人都沉默著,隻有他們自己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們九個人那疊加在一起的手掌,正在輕輕顫抖著。而一股酸酸楚楚的情緒,更猶如火焰一般,在他們的內心深處翻騰不休,帶得他們全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