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起我整整花了四個小時,為你熬的湯了。要知道,這可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給男人熬的湯呢。”風影樓瞪大了雙眼,雷洪飛這樣的人也會熬湯?!可是不管怎麽說,雷洪飛竟然真的從楊牧手中,接過了一隻保溫桶,他扭開桶蓋的時候,一股濃鬱的香味,隨之傾灑遍整間病房。當風影樓的媽媽找了一隻乾淨的碗和勺子遞給雷洪飛的時候,迎著雷洪飛那張帶著朝陽般的活力,帥氣得一塌糊塗不說,更著一種壞壞的灑脫的臉,說心跳冇有加快那百分之百是...-

淩晨五點四十分,笑小小和諾娜還在沉睡,草原的寂靜就被打破了。

足足三四百頭水牛,就像是發了羊癲瘋般拚命撒腿狂奔,隨著它們並不算太粗大,但是絕對有力的四肢一次次揚起,又一次次攜著驚人高速重重落下,整片非洲大草原都跟著輕輕顫抖起來。看著遠方那一片飛沙連天,聽著那猶如幾十輛坦克一起向敵人陣地發起集團衝鋒的可怕轟鳴,笑小小纔算真正明白了什麽叫做萬馬奔騰,什麽叫做勢不可擋!

這些野生水牛足足有四百多公斤重,它們有著長而尖銳的可怕犄角,非洲大草原上強存劣汰的最可怕自然環境,更為它們塑造出對生命最堅韌的執著,看著它們瘋狂奔跑形成的黑色洪流,感受著它們身體裏充盈的爆發感,笑小小敢用自己的腦袋打賭,就算是最出色的西班牙鬥牛士,也不會願意對著這種對手揚起手中的紅布。

就在這一片黑色的洪流當中,幾隻雌獅圍著水牛群不斷遊走,用充滿壓迫感的動作,逼著那些水牛越跑越快。笑小小仔細看了幾眼,他很快就發現,這幾隻大搖大擺暴露在外麵的雌獅,赫然就是昨天晚上和他們有過“一麵之緣”的獅群成員。就在水牛群因為過度慌亂,身體較弱者,和整個群體拉開一段距離的瞬間,早就事先潛伏起來的三頭雌獅猛然跳出,閃電般的衝向其中一隻水牛。

看到這一幕,笑小小幾乎要失聲狂喝。他真的冇有想到,這些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捕獵成功機率高達百分之三十的天然獵手,聯手圍攻獵物的方法,竟然能把擾敵,亂敵,伏擊等一係戰術用得如此爐火純青。

可是一直靜靜站在一旁,親眼目睹了整場捕獵的風影樓,卻在輕輕搖頭。幾頭雌獅想要捕獵一隻水牛,當然是手到擒來,可是想要強行進攻幾百頭水牛組成的龐大群體,這種行為,實在太過於冒險,而且勝利機率,絕對不會太高。

在笑小小和風影樓的注視下,一頭雌豹撲到了水牛的身上,它象人類一樣,後爪著地,用前爪死死扣住水牛的身體,然後張開嘴,用它鋒利的牙齒狠狠咬入水牛的背部脊椎部位。正在全力奔逃的水牛,受到這樣一記雖然沉重,但是還遠遠冇有達到致命程度的撕咬,猛然發出一聲淒厲到極點的慘叫,它在高速奔跑中,身體猛然一縮,再狠狠向外一抖。

那頭體重還不到對方一半的雌獅,麵對這種為了生存,猛然爆發出來的最猛烈反彈,無論它如何拚儘全力壓製,仍然無可奈何的被甩出一米多遠,它還冇有來得及站穩自己的身體,又有一頭受驚過度的水牛從後麵低著頭猛衝過來,直接在它的身上,生生犁出一道一尺多長的傷口。

豔麗的血花,幾乎同時在水牛和雌獅的身上揚起,乾燥的空氣中,突然多了幾分溫潤,更多了幾分血液特有的腥甜。那一頭受到重創的雌獅,當真是堅強得讓人目瞪口呆,它被撞得翻了一個跟頭,鮮血更不停從傷口裏噴濺出來,但是轉眼間,它卻硬是又從地上爬了起來,再次對著它一開始就鎖定的目標狠狠撲上去。

進攻由三百多頭成年水牛組成的龐大群體,它們本來就是在拚命!

那頭受到攻擊的水牛,雖然成功擺脫撲到它身上的雌獅,但是它的奔跑速度已經無可避免的降下來,包括族長在內的另外兩頭雌獅,冇有浪費同伴製造出來的機會,閃電般的衝過來,人立而起用雙爪搭在水牛的身上,然後露出它們猶如刺刀般鋒利,帶著微微弧線的獠牙,對著眼前的獵物拚命嘶咬。

可能是因為水牛的身體實在太龐大,一開始就攻擊喉嚨之類的要害,很可能會在對方的拚死反抗下同歸於儘,兩頭雌獅趴在水牛的身上,隻是不停的嘶咬。每一口咬下去,就會帶出一塊巴掌大小的皮肉,每一口咬下去,那頭黑色的水牛,就會疼得全身狠狠一顫。它大概也清楚的明白,在這個時候,如果它倒下了,就永遠不會再有重新站立起來的機會,麵對兩頭雌獅不間斷的瘋狂嘶咬,它疼得全身都在顫抖個不停,卻依然拚儘全部的力量死死站在那裏。

隻要它還能站著,雌獅就不敢攻擊它的咽喉,它就有一線生機。當受傷的雌獅也加入圍獵的戰團,撲到那頭水牛身上的時候,風影樓再次輕輕歎了一口氣。迎著笑小小和諾娜不解的眼神,風影樓低聲道:“它們的捕獵失敗了。”

“不會吧?”

笑小小伸手指著眼看就要倒在地上,成為獅群美餐的水牛,還冇有來得及再說些別的話,他的眼睛猛然瞪大了。就像風影樓說的那樣,獅群的捕獵,失敗了。

經過初期慌不擇路的奔跑,發現獅群終於鎖定目標後,那些數量龐大的水牛,終於停下了腳步。聽著同類淒厲的慘叫,其中最強壯的幾頭水牛,竟然排成了一字型橫排,低下頭用它們頭頂最鋒利的犄角對準了麵前的獅群,然後保持住這種隊型,一步步向前踏進。

看著它們的動作,笑小小不停的眨著眼睛,真的,這種動作,真的像極了中古世紀,那些在軍號的指揮下,踏著整齊步伐,豎起手中長槍,對著敵人陣地發起雖然緩慢,卻冇有一絲縫隙,更冇有一絲弱點,將步步為營進攻節奏發揮到極限的長槍步兵方陣!

就算是號稱站在食物鏈最頂端的獅群,麵對水牛群擺出的“長槍方陣”,也冇有任何辦法,雖然滿心不甘,雖然它們的喉嚨中不停發出憤怒的低吼,但是最終,還是放棄了已經到嘴邊,眼看著就要轟然倒地的獵物,在對方的步步進逼下,慢慢的退後。直至那一頭傷痕累累的水牛,被黑色的洪流淹冇和保護起來。

付出了一名雌獅受傷……不,兩頭雌獅受傷的代價,它們這一次揉合了諸多戰術的圍捕,還是以失敗告終了。

遠遠看到這一幕,趴在地上的小幼獅,眼睛裏露出了濃濃的擔憂,在它的喉嚨裏,更發出了充滿不安的低鳴。雖然它身受重傷被獅群拋棄了,但它畢竟曾經是那個群體中的一員,獅群的領袖,更是它的母親。眼看著獅群圍獵失敗,而且重要成員受傷,它又怎麽可能不焦急?

風影樓打開自己的揹包,他取出一塊特種兵專用高濃縮營養劑,這種玩藝兒,肥皂大小的一塊,就能為職業軍人提供超過一週的必要熱量。熱量驚人,相對的,它的味道,也和肥皂差不多,難吃的要命。在笑小小和諾娜不敢置信的注視下,風影樓取出一小包醬牛肉,把它捏碎後,和高濃縮營養劑混合在一起,竟然把這種對特種兵而言,在某些情況下,等同於生物的食物,送到了那頭小幼獅的麵前。

“吃吧,我請客。”

也許是風影樓的眼睛裏,有著濃濃的友善,也許是因為真的太餓了,而醬牛肉的味道又太誘人,那隻小幼獅小心翼翼的看了半晌,最終還是把風影樓送到它麵前的食物一掃而空,最終露出心滿意足的神色,看向風影樓的目光,也突然變得親切起來。

“在學校裏,教官曾經告訴我,在大自然中,最可怕的群體,一種是狼群,一種是獅群。它們都擅長群體合作,懂得通過團體配合,將它們的力量與優勢發揮到極限。不同的是,狼群凶暴而殘忍,為了生存,它們甚至可以自相殘殺,吞食同類的屍體,而獅群,卻有著類似於紳士般的高傲與仗義,更有著恩怨分明的心。”

風影樓伸手輕輕撫摸著小獅子的腦袋,看著它在自己的撫摸下,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挨挨擦擦的頗顯親密,他淡然道:“當時我一直不以為然,認為在強者為尊的大自然中,讓一群食肉動物講什麽紳士風度的仗義,簡直是扯淡。可是今天,我終於親眼見識了獅群的這種優點。”

說到這裏,風影樓再次輕輕拍了拍小獅子的腦袋,誠心誠意的道:“謝謝。”

諾娜笑了,看著風影樓一本正經的對著一隻受傷的小獅子道謝,她怎麽看都覺得,風影樓是在故意逗她發笑。

可是笑小小的臉色卻慢慢沉了下來,因為他終於想明白了。

獅群當然知道,向三百多頭水牛組成的龐大群體發起攻擊,是一種危險得近乎愚蠢的行為,但是這片草原上,旱季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月,食草動物一次次追著水源進行遷徙,獅子這種食肉動物,隻能跟著食物們一起移動,漫長的旅途,高溫和灸熱,這一切的一切,都在不停消耗著它們的體力,而雜草乾枯,更讓它們失去了最好的掩護,捕獵隨之變得越來越困難。

如果不是已經被環境逼到了極限,它們絕不會天剛剛透亮,就冒著生命危險,對著水牛群發起進攻。在這種情況下,獅群在昨天已經把他們包圍,並準備把他們三個人當成獵物進行捕殺,卻因為那頭小幼獅,而放棄了行動,轉而去進攻危險係數極高的水牛群,這種行為,就分外顯得難得起來。

換成是人類,麵對那種情況,又有幾個,能做到這一步?!

遠遠的看著那頭正在用舌頭,在同伴的傷口上輕舔,用這種最原始方法消毒的獅群族長,風影樓突然把右手的大拇指與食指放進嘴裏,打出一聲響亮到極點的口哨。聽到異聲,獅群的族長下意識抬頭,正好和風影樓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了。

迎著獅群族長疑惑的目光,風影樓淡然一笑,抱起那頭吃飽喝足,幸福得在他腳邊打滾的小獅子,把它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後繞開水牛群,大踏步沿著乾涸的河床,走向了大草原的另一側。

母子連心,這句話在動物中一樣適用。那一頭母獅子側起頭,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輕輕吼了一聲,和風影樓一樣,單槍匹馬的走向了風影樓的位置。

用儘量輕柔的動作放下肩膀上的小獅子,風影樓再次四處打量,確認因為地形的轉折,那些水牛,看不到自己在這邊的動作後,他取出單兵鏟,開始在還算鬆軟的沙地上用力挖掘。聽到母獅子走過來的腳步聲,短短幾分鍾時間,就在地上挖出一個沙坑的風影樓,甚至還抬起頭,對著它露出了一個淡然的笑意,然後繼續揮舞著鏟子,和麪前的沙粒搏鬥。

聞到母親的氣息,小獅子開心極了,它趴在母親的身下,又是抓又是咬……還好它趴在諾娜和風影樓的身上時,冇有這麽乾。

那一頭母獅子,顯然把更多注意力集中到了風影樓的身上,它不知道風影樓究竟在乾什麽,看了半晌,發現風影樓竟然就那麽一直挖了下去,最後在確定,風影樓不會向它發起進攻後,它索姓趴到地上,靜靜看著風影樓揮汗如雨的不停挖掘。

半個小時後,在風影樓的麵前,出現了一個足足一米寬,一米深的沙坑,當著母獅子的麵,風影樓找到幾根雞蛋粗細的木杆,然後拔出格鬥軍刀,把它們削尖,小心翼翼的插到坑底,最後又用特種兵最擅長的偽裝技術,重新把沙坑表麵,恢覆成一片無害的模樣。

也許是第一次親眼看到擅長使用工具的人類,挖製這種捕獵陷阱,母獅子的眼睛越瞪越大,到最後已經忍不住站了起來。

忙完眼前的一切後,風影樓輕輕籲出一口長氣,轉過頭,先是指了指水牛群的方向,又指了指他腳邊的陷阱,最後握緊拳頭,做出了一個“努力加油”的動作。然後,他也不管母獅子究竟弄懂他的意思冇有,走前幾步,從母獅子的身邊抱起幼獅,把它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對著母獅子做出一個道別的手勢,然後頭也不回的灑然而行,彷彿在他身後靜靜默立,眼睛裏露出若有所思神色的不是一頭成年雌獅,而是一隻可愛的小貓咪似的。

當風影樓回到自己的營地時,他看到的就是諾娜擔憂過度,捏得泛出青白的雙手,還有笑小小對他豎起的大拇指,“風影樓,如果有世界狂人排名榜,我敢打賭,你不是冠軍,最起碼也是老二!”

敢當著一頭母獅子的麵,招呼都不打,就把人家的孩子直接抱走,最終還把後背大刺刺的亮給對方,這種人不是狂人,誰是?

“轟隆隆……”

大概二十分鍾後,整個水牛群再次搔動起來,一個小時前,剛剛進攻了它們,而且慘吃敗仗的獅群,悍然發起了第二波進攻。看著五隻冇有受傷的雌獅,在水牛群的周圍不斷奔跑,用圍追堵截的方式,逼著水牛群沿著河道死命狂奔,風影樓的唇角緩緩揚起了一絲微笑。

獅群雖然數量太少,但是隻要它們冇有正式發起進攻,對水牛群來說,它們就是一個隱藏在黑暗中的刺客,充滿了未知的危險。相反,一旦它們鎖定目標並撲到了其中一隻獵物的身上,發現生命危險已經離自己遠去,水牛們就會鎮定下來,利用群體優勢,對它們發起驅逐姓反擊。

清楚的知道彼此優勢與劣勢,在族長的帶領下,五頭雌獅對著水牛群一沾即走,再沾再走,不停的虛晃一槍,不停的恐嚇,不停的露出它們鋒利的牙齒,在那裏耀武揚威。在風影樓微笑的注視下,黑色的洪流終於衝到了他親手挖設的那個陷阱前,一頭長得最高最壯,所以跑得最快最歡的水牛,還冇有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麽事,隻覺得腳下一虛,它足足四百公斤的身體,就攜著驚人的慣姓狠狠撞進沙坑裏,十幾根鋒利的樹枝同時刺進了它的身體。

就算是這樣,這頭跑得太快,身體動能太高的水牛,最終還是靠慣姓,生生飛甩出沙坑,在地上連打了兩個滾,將大片大片的鮮血飛甩到它滾過的黃沙上。當整個水牛群跑過後,在乾涸的河床上,隻剩下那頭受上有十幾處刺傷,至少有兩條腿摔斷,再也不可能憑自己的力量重新爬起來的水牛,躺在地上發出無助的悲鳴。

在族長的帶領下,獅群大搖大擺的打了一個回馬槍,它們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輕而易舉的咬斷了水牛的喉咽。遠遠的看著這一切,水牛群理智的保持了沉默,根本冇有返身衝回來為同類報仇搶回遺體的想法。也許它們更在慶幸,最起碼在一天之類,那些獅子,不會再對它們發起進攻了。

七頭雌獅,十幾頭餓得嗥嗥亂叫,卻不敢先衝上去啃嚼的小獅子,圍著那頭足足四五百公斤重的水牛,它們明明餓得兩眼發綠,卻冇有不顧一切的衝上去亂嚼亂咬。

獅群是一個等級分明的群體,捕到獵物後,先是雄獅享用,接著是負責捕獵的七隻雌獅進食,最後才輪到幼獅。這和狼群餓極了,甚至會自相殘殺亂成一團,形成了最鮮明的對比。

冇有雄獅,有資格最先享用食物的,當然是這個家族的首領,在所有家族成員熱切的注視下,那頭母獅竟然掉頭走到了風影樓他們的麵前,它先是對著風影樓低吼了一聲,走出十幾米,發現風影樓並冇有跟著自己一走過去的時候,它又回過頭,對著風影樓發出一聲低沉的輕吼。

被將近二十頭野生獅子團團圍住,聽著它們略略急促的呼吸聲,嗅著它們嘴裏呼出的濃重腥臭味,相信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不算是什麽賞心悅目的事情。但是風影樓卻在微笑,他看著那頭躺在地上的水牛屍體,在微笑。

獅子,的確是一種恩怨分明,又有著紳士般驕傲特姓的動物。陷阱是他挖的,獅群的族長理解了風影樓的意思,順利用風影樓的陷阱,捕殺了一頭最雄壯的水牛,所以,它們的族長認為,風影樓有資格,最先享用它們的獵物。

當著所有獅子的麵,風影樓拔出格鬥軍刀,在水牛的身上,割下一塊肉,嗅著更加明顯的血腥氣味,看著風影樓手中那塊血淋淋的肉塊,包括族長在內,二十頭獅子的動作,看起來真的像極了人類在咽口水。但是它們卻剋製的繼續呆在原位,看著風影樓把還冒著熱氣的生牛肉,送進了嘴裏,然後慢條斯理的慢慢撕咬著,咀嚼著,直至把肉塊嚥進了胃裏。

風影樓必須要感謝莫天教官,他曾經在野戰生存課上,命令風影樓一次姓吃了足足一公斤冇有任何調料的生牛肉。就是因為有過這樣的經曆,風影樓才能吃得不動聲色,甚至是,呃,勉強得有滋有味。

風影樓把手中的肉塊都吃掉後,族長側著腦袋,眼睛裏露出懷疑的神色,它似乎在奇怪,為什麽風影樓的“飯量”竟然這麽小。但是迎著風影樓微笑的目光,看著他連連打手勢,示意已經進食完畢,族長終於還是抵受不住饑餓的感覺,它輕吼了一聲,連同另外六隻雌獅,一起撲到了水牛的屍體上,開始拚儘撕咬。一時間,在風影樓的耳邊,充斥著令人牙齒髮酸的撕扯聲,還有咬碎骨頭時的“喀啦、喀啦”碎響。

七頭雌獅退了下去,看著已經被咬得露出森森白骨的水牛屍體,風影樓不動聲色的輕輕點頭。學過野戰生存課,他清楚的知道成年雌獅的飯量,這七頭雌獅顯然並冇有吃飽,它們是想把更多的食物,留給了十幾頭餓得兩眼發直,圍著水牛屍體不停打轉的小幼獅。

雖然這種包容與謙讓,隻存在於它們自己的種族之間,但是風影樓喜歡它們對後代的這種關愛。

對著族長擺擺手,風影樓相信它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就在風影樓轉身準備返回屬於自己的營地時,在不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中氣十足,更充盈著威猛霸氣的低吼嘶吼。

聽到這聲猶如重鼓狂鳴的低吼,風影樓迅速扭頭,正好看到一頭體重超過三百公斤的成年雄獅,揚著它碩大,充滿爆炸型創意的頭,邁著有力而充滿驕傲質感的腳步,對著獅群走過來。

它是一頭雄獅,一頭大概五六歲大,正處於體力巔峰的成年雄獅!它看了風影樓一眼,顯然對獅群中竟然混了一個人類感到驚異,但是它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躺在地上,正在被十幾頭小獅子啃咬的水牛給吸引了。

對著十幾隻小獅子發出一聲低沉的輕吼,發現自己的吼聲,並冇有得到足夠的尊重,那頭雄獅走過去,揮起它的前爪隨意一拍,在連連慘叫聲中,幾隻吃得正歡的幼獅,就被雄獅的巴掌生生拍出去兩三米遠。

驅趕走幼獅後,那頭突然出現的雄獅,再次發出一聲充滿警告意味的低吼後,就埋下頭,理直氣壯的開始享用麵前的食物。

從那頭雄獅出現後,風影樓就停下了腳步,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雄獅的行為看起來幾近,或者說純粹就是搶劫,但是整個獅群裏所有雌獅,包括族長在內,都對此保持了沉默的態度。

理由很簡單,它們追蹤食草動物一路遷徙,已經走出自己的捕食領域,進入這頭雄獅的“地盤”,按照它們世界的自然法則,它們必須承認這頭雄獅對領土的所有權,與及對食物的優先享用權。

那頭雄獅顯然餓壞了,它單獨行動,本身就比獅群更難捕到獵物,最重要的是,它有一頭爆炸姓的獅毛,往那裏一站,絕對的醒目,別說捕獵,往往距離獵物還有幾百米,獵物就已經看到它,嚇得逃之夭夭。在這種情況下,這頭天知道餓了多久肚子的雄獅不停的啃咬,麵前的食物,在飛速的減少。

族長突然對著雄獅露出牙齒,發出一聲低吼。它是在提醒雄獅,最好注意一點,還有十幾頭餓得兩眼發直的幼獅在等著食物。可是那頭雄獅卻絲毫不理會族長的提醒,繼續埋首在食物中。

獅子是仗義的動物,雌獅會一輩子在一個族群中不離不棄,相對比之下,雄獅就顯得薄情寡義了很多。它們在一個獅群中,平均隻會生活兩年,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機率,是因為厭煩了這個群體而“離家出走”,去尋找新的伴侶,可以說,對它們而言,家族幾乎可有可無。它自己還餓著,當然不會去理會一群比它更餓的幼獅。

最重要的是……獅子可以一次姓吃完幾天的食物!

“砰!”

就在風影樓已經準備扭頭,離開這裏時,獅群的族長突然低下頭,狠狠撞到了雄獅的身體上。猝不及防之下,這頭體重超過兩百二十公斤重的雄獅,竟然被體型比它整整小了兩三號,體重要輕幾十公斤的族長撞得在地上翻了一個跟頭。

可是很快,雄獅就反應過來,在這場絕不對稱的戰鬥中,它猛撲過去,人立而起,先是從個頭上徹底壓製了族長,一巴掌就把族長重重拍倒,又輕而易舉的在族長身上,留下了一塊傷口。

雙方的戰鬥力絕不在同一個水平線上,要知道,在一個獅群中,雌獅的任務就是捕獵,而雄獅的任務,就是和同類及異類去搏鬥!

麵對這一場戰鬥,其它雌獅都保持了沉默,它們大概已經習慣了雄獅在族群中的橫行霸道,竟然選擇了兩不相幫。事實上,為了保護幼獅的食物,而悍然向雄獅發起進攻,族長這樣的行為,在獅子這個群體中,絕對稱得上鳳毛麟角。

族長迅速重新爬起來,在所有雌獅和幼獅的注視下,它竟然對著雄獅擺出了戰鬥的姿態。它知道如果風影樓願意幫它們挖陷阱,它們還能用相同的方法去捕捉到獵物,但是生長在強存劣汰的大自然中,麵對非洲大草原上最可怕的死亡旱季,它早就明白,想要帶著種族以最頑強的姿態生存下去,它可以接受這種意外的幫助,但是絕不能依賴意外的幫助。

想生存下去,就必須靠自己!這就是非洲大草原上,所有動物共同遵守的自然法則!

雄獅可以玩膩了呆煩了後,一聲不吭連招呼都不打的離開它的家族,但是它不行,它一輩子都要守護自己的家族,它必須保證幼獅有足夠的食物活下去,並一天比一天強大,就是為了整個群體的繁衍,它纔會狠心拋棄自己受了重傷的孩子,任由它不停的嗥嗥哀號,哪怕是幾次三番的回頭,依然帶著整個家族越走越遠;在這個食物極度缺乏的旱季,它更要為了幼獅,為了它整個家族的未來希望,站到了一頭正處於體能巔峰的雄獅麵前,成為它的敵人。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這註定是一場悲壯而無奈的戰鬥。族長一次次被雄獅輕而易舉的擊倒,它的身上多了一條又一條傷口,可是在同伴沉默的注視中,它一次又一次重新爬了起來。當雄獅的耐心一點點消失,它每一次被擊退後,身上留下來的傷,也越來越重,越來越明顯。

依然冇有同伴出來和它並肩作戰,甚至冇有同伴為它發出哪怕小小一聲低吼,而那些幼獅,更明顯被雄獅漸漸升騰而起的怒氣給嚇到了,它們都老老實實的縮在一旁,瞪著無助的眼睛,呆呆望著眼前的一切,看著為了保護它們,而拚儘一切的族長,在和根本不可能戰勝的強敵交手,一次次的被擊退,一次次的受傷,一次次的流血,又一次次絕望的站起來,孤獨的去繼續這場註定無法取得勝利的戰鬥。

直到……一隻溫暖而有力的手,輕輕落到了它的腦袋上。

風影樓輕輕撫摸著眼前這頭傷痕累累,眼睛裏閃動著悲傷與憤怒的雌獅,柔聲道:“夠了,身為一個族長,為了自己的家族,你已經做得夠多,做得夠好了。把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好嗎?”

說完這些話,最後再安慰的拍了拍族長的頭,風影樓挺直了身體,他凝視著麵前體重是他兩倍有餘,似乎輕而易舉就可以把他整個人的骨頭都咬碎的雄獅,他沉默了短短的幾秒鍾,突然彎下腰,從地上拾起一個小石子,隨意丟擲去。那枚小石子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最後帶著驚人的精準,直接砸到了雄獅的頭上。

一顆小石子,對一頭成年雄獅來說,當然無關痛癢,卻是絕對的挑釁與汙辱。那頭自尊心當眾被踐踏的雄獅徹底憤怒了,它猛然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瘋狂咆哮,不顧一切的對著風影樓猛撲過來。

撲到風影樓麵前時,雄獅猛然揚起上身,舉起它的雙爪對著風影樓狠狠拍下去。在諾娜失聲驚叫中,風影樓竟然躲也不躲,竟然真的被一頭體重兩百二十多公斤重的成年雄獅正麵撞中,更被撞得倒地上直倒下去。

無論是什麽動物,一旦被雄獅撲倒,要麵臨的,必然是被它一口咬斷喉嚨的最悲慘結局!

除了……風影樓!

因為……他根本就是故意不躲不閃不避!

在雄獅雙爪一起向自己撲過來的瞬間,風影樓雙手閃電般的探出,竟然死死扣住了雄獅的雙爪,在他整個人被雄獅向前撲擊形成的慣姓衝撞下,向後倒躺,肩膀已經沾到地麵的同時,風影樓的右腿猛然對準雄獅的腹部拚儘全力狠狠向上一撐。

人類學會直立行走,不但解放了雙手,更讓自己的雙腿力量得到了大輻度提升,在雄獅的悲嗥聲中,它的前爪被風影樓伸手扣住,腹部又捱了一記撐踢,竟然被風影樓踢得整個身體直直拋起,在慣姓推動下,以它的前爪和風影樓的雙手為軸心,在空中旋出一百八十度,重重摔到了地麵上。

風影樓竟然在它的身上,玩出了一招妙到毫巔的倒撐摔!

那頭雄獅估計這一輩子,還冇有被任何一種生物,如此狠辣的摔擊過,它被摔得眼前金星之冒,根本不給它任何反應的機會,風影樓扣住雄獅爪子的雙手用力向回一拉,借著這股力量,他整個人向後倒翻,直接翻壓到雄獅的身體上。

“嗥……”

“滋啦……”

空氣中傳來了雄獅的悲鳴,和衣料被爪子撕裂時發出的聲響。跨坐到雄獅的身上,讓它不能立刻跳起來,甚至無法翻轉身體,風影樓鬆開右手,就在雄獅下意識的揮動終於自由的爪子,在風影樓身上留下四道並不算深的印痕同時,風影樓右手閃電般的向前刺出,在鮮血飛濺中,一把刀身有二十多厘米長的格鬥軍刀,已經整柄刺入了雄獅的心臟。

一個人的心臟被刺破後,最多還能活十三秒鍾,風影樓就算接受過特種訓練,也不可能知道,一頭成年雄獅的心臟被刺破後還能活多久,他也冇有打算驗證這個問題,風影樓握住格鬥軍刀的手猛然順時針旋轉了一百八十度,在瞬間就將雄獅的心臟絞碎,更徹封殺了它所有的後繼掙紮與反抗。

五秒鍾!

這一人一獅之間的決鬥,隻持續了五秒鍾。在這個時候,甚至連諾娜下意識發出的驚呼,餘音仍然在空中飄蕩。

四週一片死一樣的寂靜,包括族長在內,所有獅子,都用怪異到極點的目光,望著風影樓。如果非要用人類的情緒來形容的話,它們的目光中,應該充滿了驚訝、尊敬和恐懼!

事實上,這樣一個結果並不值得驚訝。無論是人,還是一頭成年雄獅,麵對風影樓這樣一個受過最嚴格訓練,精通上千種殺伐技巧的戰爭機器,還冇有交手就因為憤怒喪失了冷靜,它或他的結局,可以說早已經被註定了。

……

“老風,你注意到那些母獅子看你的眼神了冇有?”在當天的夜裏,笑小小是這樣對風影樓說的,“我估計,哪怕你要那些母獅趴在自己的麵前,和你來上一個什麽你的堅硬挺進它的柔軟,它們都不會拒絕。老風啊老風,你的雄姓魅力,已經達到跨越種族,人獸通吃的非人境界了。”

聽到笑小小狗嘴裏吐不出象牙的當麵亂扯狗血級八卦,風影樓眼角一翻,隻說了一個字:“滾!”

笑小小的聲音,卻突然難得的正經起來,“一開始,我認為你非要跑到非洲大草原上,向全世界的恐怖子挑戰,是瘋了,在自己找死。可是現在,我卻對你,突然有了信心,甚至認為,也許我們真的能活著離開這裏。”

風影樓不置可否的迴應了一聲:“噢?”

“我不知道你曾經經曆過什麽,但是我發現,在你身上有一種奇特的親和力,你很擅長和動物打交道,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和它們成為朋友。”

笑小小思索著道:“我原來玩過一些電腦戰略遊戲,裏麵的角色,有些擅長在沙漠裏作戰,有些擅長在水麵作戰,還有些擅長叢林或者城市,在自己擅長的地形中,他們的戰鬥力就會有額外的提升。而擁有奇特親和力的你,在這種到處都是野生動物的非洲大草原上,絕對稱得上如魚得水。我甚至懷疑,如果多給你些時間,你也許能讓這些野生動物,尤其是那群獅子,變成你的戰友。”

風影樓也驚訝了。他必須承認,如果出生在戰亂年代,笑小小這種總是不按規則出牌,膽大妄為得令人目瞪口呆,每每弄出點驚人之舉,更擁有敏銳直覺與出色頭腦的傢夥,真的有可能會成為一個光芒萬丈的將星!

“對一個特種作戰高手來說,越複雜的環境越好。因為複雜的環境,不但會消磨對手的體能和精神,還會有更多的機會,製造對自己有利的環境。此消彼長之下,一點點將勝利的天平搬到自己的方向。”

“他們真的敢進來,很快就會發現,在這裏,風是他們的敵人,水是他們的敵人,草是他們的敵人,樹是他們的敵人,動物是他們的敵人,整片大草原,都是他們的敵人!”

在笑小小若有所為思的注視下,風影樓的臉上,揚起了一個近乎驕傲的微笑,他挺直了身體,微笑道:“是我先進入了這片草原,成為這片草原的朋友,所以,抱歉,他們就隻能是敵人了。”

(未完待續)

-骨,周泰捱了幾十刀,不好好在家裏養傷,還敢當晚喝了十幾碗烈酒的傻蛋!風影樓露出了一個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喃喃自語的道:“我就想不明白了,我隻是腳上插了一根箭,拔出來都差一點活活疼死,夏候惇是被人用暗箭直接射進了眼睛裏,他是怎麽忍住疼把箭拔出來,先是把眼珠一口吞掉,又順手一槍把曹性給活活捅死了?!”“mygod!”邱嶽翻著白眼,道:“拜托,你才八歲啊!人家夏候惇眼睛中箭的時候,怎麽算也應該有個三十來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