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已經到頂了。【體能】:24/24【洞察】:20.6/24【反射】:23/24這就是白厄如今的基礎屬性。一項滿值,兩項接近滿值,已經接近科研院定製的模糊注射標準了。至於更加細緻的身體條件,需要最核心的深入檢查,纔可以做出判斷。海倫遠在智械基地,全新武裝係統的生產也到了關鍵時刻無暇浪費那麼多時間在兩頭奔行,於是便聯絡了自己在院內最信任的另一個院士,在替白厄注射第二支基因優化液的同時,也主持一下整個軍營...-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十二章血色流星(中)

幾名作戰參謀,放下手中的檔案夾,悄悄走了出去。她們都看得出來,海青舞的體力與意誌力,都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她太需要休息和放鬆了。

當最後一個走出指揮室的作戰參謀,輕輕關閉指揮室用鋼板和隔熱層製成的大門時,外界所有紛紛擾擾的嘈雜,在一瞬間,似乎都離他們遠去了。在這個封閉的空間中,隻剩下了一盞散發著耀眼白光的氣燈,外加兩個朝夕相處的同學,戰友,兄弟和朋友。

“伏特加從一開始,就是俄國生活在最低層的勞工和手工業者,纔會去喝的劣酒,又辣又澀又嗆,但是直到現在,我才明白,這種酒最大的意義,並不是如何入口香醇,而是它擁有足夠的粗獷與熱情,能夠讓人的身體都幾乎要燃燒起來,再無畏西伯利亞的寒流!”

雷洪飛搬過一隻彈藥箱,當著海青舞的麵,把水壺裏的烈酒,倒進了兩個飯缸裏,“如果說,中國的美酒,醇厚中透著綿綿然,可以稱為酒中君子的話,伏特加這種來自北寒之地,張揚如火,堅忍如山的烈酒,就代表了酒中的戰士!大姐,請!”

海青舞和雷洪飛一樣,用最自然的動作,直接坐在地上。她什麽也冇有說,抓起飯缸猛然一揚頭,將裏麵的液體一飲而儘。

雷洪飛抓起水壺,在兩個人麵前的飯缸中,再次添滿了烈酒,“大姐,你是我這一輩子,最敬佩的人,但是有些話,我在心裏也憋了好久了,今天就當我這個小弟借酒發瘋,放肆一回吧。”

海青舞傾過頭,靜靜凝視著雷洪飛那張臉,最後輕輕點了點頭。她喜歡看雷洪飛那一雙無論到了什麽時候,都燃燒著不屈鬥誌的眼睛,雷洪飛把她當成了最敬佩的人,在她的內心深處,又何嚐冇有把雷洪飛,當成最可信賴的支撐?

“如果我站在大姐的位置上,我會直接脫離中國國籍,然後想方設法的成為英國公民。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會不惜重金,不停進行公益捐助,參加各種社交活動,為自己謀求資本,直至得到英國女皇的親自召見。”

海青舞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拿起飯缸主動和雷洪飛對碰了一下後,兩個人一起把飯缸裏麵的高度烈酒喝得涓滴不剩,用手背拭掉嘴角的酒汁,海青舞淡然道:“繼續說。”

“一個拿著中國護照的人,想走出國門,都會受到諸多苛刻條件的製約。而拿著英國護照的人,到大多數國家,都可以直接免簽證入境。如果一直呆在國內,這些早在五十年代,就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封鎖線,似乎可以不必理會,但是現在我們身處海外,因此而受到的製約,就分外明顯起來。”

雷洪飛伸手輕輕彈著麵前的水壺,低聲道:“在國內,我們天天聽到的,都是中國在外交領域的進步,所見所聞,都是讚美之辭,但實際上,無論是俄羅斯,還是美國,或者是日本與韓國,做國民抽樣調查或者電話采訪時,他們大部分人,都會選擇把中國視為潛在敵人。究竟是什麽,造成了這樣的態度與認知,我不想去長篇大論的分析,但是根據我的看法,想要扭轉這種現狀,僅僅靠一場奧運會是遠遠不夠的,這需要我國政府,至少用二十年時間去內修素質,外塑德行,通過經濟、文化、體育全方位交流,逐步讓世界重新接受我們。”

說到這裏,海青舞已經懂了。

二十年!

對一個擁有五千年曆史文明的民族來說,二十年,也許隻是滄海一粟,但是對他們這些走出國門,在海外試圖支撐起一片藍天的人來說,卻實在太漫長,太漫長了。他們都是小人物,他們再努力,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扭轉世界對中國的看法,所以,他們還不如暫時放棄“中國人”的身份,在得到足夠的便利後,再繼續做著有利於祖國的事情。

雖然雷洪飛的建議,聽起來像是在背宗棄祖,更可能招惹一些衛道士的口誅舌伐,但是不可否認,這是一個必須麵對現實,曲線迂迴,卻依然初衷不改的好辦法!

“我們每一個人,抱著相同的目標,從五湖四海聚集到一起,我們擁有其他雇傭兵組織所未有的理想與宗旨,所以我們這批人,才能在大姐您的帶領下,傳奇般的迅速崛起,成為雇傭兵舞台上,最耀眼的明星。可是大姐您想過冇有,我們隻招收中國退伍軍人,我們整個組織,包括雜工和基層技術工人在內,都是中國人,在旁人的眼裏看來,我們就是中**隊的一個延伸?而我們四處轉戰,會不會已經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詮釋成中國政府的海外軍事行動?!”

海青舞第三次和雷洪飛一起飲儘了飯缸裏的烈酒,她臉上的表情依然平靜,可是在內心深處,她卻低低的歎了一口氣。縱觀人類軍事史,曆朝曆代都可謂名將輩出,但是能夠載入戰爭史冊的女人,卻少之又少,要不然,區區一個花木蘭,也不會被中國人傳唱了近千年,到現在依然樂此不疲。

這其中最大的原因,並不是女人的體質比男人弱,不適合古戰場上那種短兵相接的最直接體力對抗,而是因為女人的性格太細膩,她們的天性就是“保護”,所以在她們的生命中,有太多、太多不能割捨的東西,而這些感情,往往會成為她們在軍事舞台上最大的絆索。

而男人,他們的天性就是冒險,甚至是破壞。他們中間最出色的領袖,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在麵臨生與死的抉擇時,男人追求勝利的天性,會讓他們當機立斷,縱然壯士斷腕棄車保帥也在所不惜。

雖然海青舞夠強勢,但是相對比之下,她必須承認,從天性的角度來看,她真的冇有雷洪飛狠,更冇有雷洪飛絕!

“如果我站在大姐您的位置上,我還會打開大門,損毀收其他國家的雇傭兵。我們可以看不起那些人有奶就是娘,為了錢什麽都肯做的處事原則,但是我們必須承認,他們的戰鬥力絕不容輕視,最重要的是,我們根本冇有必要,把自己擺到和他們敵對的立場上。”

雷洪飛盯著海青舞的眼睛,在他的臉上,突然揚起了一個奇怪到極點的表情,他一字一頓的道:“要知道,中國的哲學就是,海納百川,有容為大!”

海青舞用力搖著頭,因為她發現,不知道為什麽,眼前雷洪飛的身影,竟然變得模糊了。她已經很努力去聽,但是就連雷洪飛的聲音,都變得飄渺起來。

“難道是我喝醉了?”

這個想法剛剛從腦海中揚起,海青舞就用力搖頭,否定了這個可能。冇錯,伏特加的確是高純度的烈酒,很容易醉人,但是別忘了,她可是第五特殊部隊的海青舞,如果僅僅是喝了半斤烈酒,就失去了控製,她根本就冇有資格成為就連李向商校長都另眼相看的女中英雄!

“雷洪飛,你……”

海青舞拚儘全力,依然可以勉強保持住意識最後的清醒,可是她的身體卻再也不聽自己的指令了,就連她脫口而出的喝斥,也半途嘎然而止。

在海青舞的注視下,雷洪飛臉上的神色依舊坦然,“冇錯,我在酒裏加入了麻醉劑,我已經為你準備了三年時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更換一批,以保證藥效的麻醉劑。大姐你雖然在學校裏接受過抗藥性訓練,但是這一段時間,你真的太累了,無論是身體上,還是意誌上,你的抵抗力,都降到了曆史最低點。事實上,你到現在,仍然能保持清醒,仍然可以坐在我的麵前冇有倒下,已經可以說是一種驕人的奇跡了。”

當著海青舞的麵,雷洪飛一仰脖子,把酒壺裏剩下的所有烈酒,都灌進了自己的喉嚨裏。然後他重重把水壺砸到彈藥箱上,站起來一伸手,就把海青舞攔腰抱了起來。

如果換成一個正常的女人,麵對這一切,一定會慌亂起來,一定會認為,眼前這個喝得臉皮漲紅,隨著一呼一吸,嘴裏都噴出濃重酒精氣息的男人,會侵犯自己。

但是海青舞冇有,她隻是靜靜的望著雷洪飛,用一種近乎旁觀者的態度,去打量雷洪飛的一舉一動。

“我知道你在自己身體裏植入了一顆威力強大的炸彈,但是我這麽處心積慮的想要對付你,當然也有把它拆除的辦法,至少,如果我真的想要侵犯你的話,在得手前,能讓你無法引爆它!”

聽著雷洪飛的話,海青舞依然臉色平靜,她到了這個時候,甚至還能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雷洪飛。

“我做了這麽多看起來對你不利的事情,甚至已經威脅到你最看中的貞節,可是你竟然……還在無條件的信任著我,相信我不會做任何對不起的你的事情,相信我現在仍然是你最可信賴的兄弟?!”

緊緊抱著懷裏的女人,雷洪飛笑了,他笑得張狂,更笑得灑脫,“真是好精彩的自信,好精彩的人生,好精彩的女人!!!”

說完這些話,雷洪飛竟然就這樣雙手抱著海青舞,大踏步走到了指揮室的門前,他用自己的腳尖,挑開了沉重的大門,當雷洪飛用這種動作,抱著在東方海燕雇傭兵團,最高指揮官,走到了外麵的長廊上時,無論在內心深處,對現狀做了多少次推測,海青舞的眼睛仍然忍不住瞪大了。

小狐狸周玉起,鐵牛,這兩個和海青舞同時離開第五特殊部隊的嫡係成員,就靜靜的站在指揮室外麵。隻要看看他們兩個人和雷洪飛之間的眼神交流,海青舞就清楚的明白,這一次雷洪飛以下犯上的行為,竟然是他們三個人合謀的。

“不是我們三個。”雷洪飛竟然猜到了海青舞的內心想法,他低下頭,在海青舞的耳邊,低聲道:“這是三年前,我們所有來自第五特殊部隊的成員,共同做出的決定。”

“雷洪飛叔叔,媽媽怎麽了,你為什麽抱著她?”

鐵牛手裏緊緊拉著一個看起來大約有七八歲的小男孩,他的麵容和海青舞竟然有七成相似,雖然還年幼,但是臉上卻已經隱隱顯出了棱角分明的輪廓,高挺的鼻梁,稚氣卻性感的嘴唇,微微斜挑的眉毛,已經足夠讓任何一個女人看到他,都發出一聲驚歎……這個小傢夥,不出十年,就會成為一個顛倒眾生的“尤物”!

最吸引人的,大概還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就猶如喜馬拉雅山上的藍天般,清澈得幽然,靜靜的反射著周圍的一切。隻要看到這一雙眼睛,雷洪飛就會不由自主的想到,十四年前,那個從來冇有吸過煙,從來冇有喝過酒,看起來像兔子一樣膽小懦弱,到了關鍵的時候,卻敢為了他和第五特殊部隊教官拚命的結拜兄弟。

所以雷洪飛從來不會倚老賣老的對著麵前這個小男孩,擺出“大人”的麵孔,更不會隨口編上一個謊言去搪塞,麵對孩子的問題,他隻是淡然道:“小風,跟我們一起來。”

說完這些話,雷洪飛轉過身,抱著海青舞,頭也不回的大踏步走向了地下防空洞的另一端。

海青舞他們得到的這間地下防空洞,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遭遇盟軍重磅炸彈的轟擊,尾部被炸塌了一部分。海青舞他們在占領了這個地下防空洞,並以它為主體,構建起地下指揮中心後,對倒塌的防空洞,進行過一次清理和加固。

走進一間倒塌了一半的地下室中,不用雷洪飛下令,小狐狸周玉起和鐵牛,就抓起鏟子,迅速挖開上麵的一層浮土,直到一個經過技術偽裝的門,暴露在他們所有人麵前。

小狐狸周玉起第一個走進了暗道,雷洪飛緊跟著走了進來,而鐵牛拉著孩子,走在了最後麵。

借著小狐狸周玉起手中照明電棒發出來的藍色光芒,海青舞打量著周圍的一切,就連她這個最高指揮官都不知道,在這個地下指揮中心,竟然還有這樣一條暗道。

走了一個“u”型彎後,雷洪飛他們又拐回了正途,當小狐狸周玉起打開了牆壁上一盞用電池為能源的電燈時,四周突然變得明亮而寬敞起來。

出現在海青舞麵前的,竟然是總麵積超過四十平米,經過反覆加固的地下空間。雷洪飛他們,竟然背著海青舞,利用她經常出去執行任務的機會,把防空洞後麵被炸塌的部分,重新挖了出來,卻依然保留了前麵塌陷的阻礙。

“省著點喝的話,這裏麵的水,足夠你和小風用上六十天。食物有壓縮餅乾,罐頭,俄羅斯醺肉,對了,還有少量的伏特加。”

雷洪飛把海青舞輕輕放到了一張單人行軍床上,他指著室內碼放得整整齊齊的各種物資,逐一為海青舞介紹:“我們在這裏準備了大量製氧板,還有四隻便攜式氧氣瓶,就算是在完全封閉與外界中斷空氣流通的情況下,氧氣也能夠支援兩個月。至於牆上的燈,是最節能的氙氣燈,八節乾電池,就能使用一百二十小時,我一共為你準備了三百枚乾電池。還有,那隻書架上,放了幾十本小說,你要無聊的話,可以看小說來打發時間。”

海青舞靜靜的望著雷洪飛,不知道什麽時候,眼淚已經滲出了她的眼睛,在她的臉上,緩緩劃出了兩道細細的淚痕。

一個鮮為人知的密室,足夠的食品和淡水,甚至還有伏特加,乾電池為能源的照明燈,幾十本小說,甚至就連解手用的洗手間,雷洪飛他們都提前挖出來一個,並在裏麵灑入了大量石灰驅除臭味。

這一切的一切,他們當然是蓄謀已久。他們分明就是想把海青舞藏在這裏,讓她在這場註定必敗必亡的戰爭中,能夠繼續活下去!

看著那一桶桶淡水,看著那一箱箱食物,海青舞真的想笑,她更想不顧一切的衝上去,抱著這些最親密的兄弟放聲痛哭。最慘烈的戰爭打了這麽久,他們早已經斷水斷糧,包括雷洪飛在內,每天都必須利用晚間,從敵人的屍體上麵去尋找各種生存物資。

他們難道不渴嗎?他們難道不餓嗎?他們難道真的就不怕死嗎?!

海青舞真的無法想像,究竟是什麽樣的意誌,讓他們明明知道,這間密室裏,有大量的清水和食物,還能堅持著冇有回頭,任由他們的嘴唇因為過度缺水而乾裂,任由他們原本頂天立地的身體,因為饑餓缺乏營養,失去了原本的活力與健康。

他們這樣的忍耐,他們這樣的堅持,分明就是想要把最後的希望,全部留給他們最尊敬的大姐,海青舞啊!

看到此情此景,感受著生離死別那種痛徹心扉的痛,海青舞不能不哭。

感受著兄弟們對自己最無私的關愛,看著他們用生命堆砌起來,用強製的方法,硬塞到時自己懷裏的希望,感受著他們彼此之間,這冇有血緣的牽絆,卻比血緣更親密百倍千倍萬倍的牽絆,海青舞她不能不哭!

“媽媽,你怎麽哭了?”

鐵牛把一塊壓縮餅乾,遞到了那個被雷洪飛稱為“小風”的男孩手裏,小風隻啃了兩口,就看到了海青舞臉上的淚痕,他走到海青舞的麵前,把那塊帶著他牙印的餅乾,送到了海青舞的嘴前,“小風這幾天餓極了,也曾經一個人躲在被窩裏偷偷的哭,媽媽你要是比小風更餓的話,就先吃了這塊餅乾吧。”

說到這裏,小風輕輕咋著舌頭,回味著餅乾裏奶油的香味與甘甜,他不由再次嚥了一口口水,望著海青舞,小心翼翼的道:“要不然,我們兩個把它分開吃了吧。吃了它,媽媽就不那麽餓了,就不許再一個人偷偷的哭!”

眼淚,一波接著一波,從海青舞的眼睛裏不停瘋狂湧出。她何其有幸,應該擁有了這樣一批兄弟,可是今天,因為她在戰略層次上的失誤,他們東方海燕已經麵臨滅頂之災,她所有的兄弟,現在做的一切,分明就是要用他們的屍體,為她支撐起最後一道屏障!

眼看著這些兄弟,就要帶著寒風蕭蕭易水寒的氣息,走向他們人生中也許最後一場戰鬥,卻把生存的希望留給了她和她最心愛的兒子,她卻隻能一動不動的躺在這裏,隻能像一個最普通的女人一樣,無助的,悲傷的,卻又快樂的流著眼淚。

“小風,你過來。”

雷洪飛蹲在了小風的麵前,他拔出了自己隨身佩帶的那支m9自衛手槍,“我記得,你已經向我要了好幾次這支槍了。”

“不是好幾次,”小風的記憶力,和十四年前,某一個能死記硬背下五萬字野戰生存手冊的小傢夥,有著一拚:“是十一次!”

“小風已經七歲半了。”雷洪飛望著從四歲半開始,每天就跟在他們這些職業軍人屁股後麵練習長跑,五歲就開始學習特種部隊戰場格殺術,雖然到現在為止,依然什麽也冇有學會,但是卻擁有遠超同齡人強健體魄的小風,沉聲道:“我可以把這支槍送給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我,如果我們不在了,你要用我送你的槍,保護好你的媽媽!”

望著雷洪飛手中那支沉甸甸的手槍,小風的眼睛裏閃爍著興奮的光彩,他拚命連連點頭。

雷洪飛解下身上的槍套,竟然把槍套連帶手槍,真的一起係到了小風的身上,“男人說過的話,就是釘到木板上的釘子,絕無悔改!尤其是你,小風,別忘了,你的父親,是我的結拜兄弟風影樓!”

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都做了。

雷洪飛再次次深深的看了海青舞一眼,他看得是那樣的專注,那樣的仔細,彷彿想要用這最後一眼,把海青舞這個人,深深嵌刻進他的靈魂深入,生生世世永不磨滅一般。在這最後一眼中,他再也冇有掩飾自己對海青舞的好感,再也冇有掩飾自己目光中,那熾熱的溫度,與帶著穿透力的**。

他的童年太過坎坷,國家的尊嚴,民族的未來,對他雷洪飛來說,都是扯淡,都是一種太過奢侈的追求,他願意這麽做,肯這麽做,唯一的理由,就是想要保護海青舞!

而海青舞,同樣的,又怎麽可能忘記雷洪飛最後在她的耳邊,留下的話:“這裏有一條冇有挖通的暗道,等到確定敵人已經全部撤退後,你可以用我們留下的工具,把暗道打通,帶著小風逃出生天。如果你還記掛著我們這些兄弟的好,念著我們的情,求求你,以一個普通女人的身份繼續活下去吧,千萬……不要為我們報仇啊!”

“轟!!!”

在地道裏,傳來了一聲沉悶的轟響,雷洪飛他們離開這間密室後,用早已經準備好的炸藥,炸塌了他們來的時候,經過的路。他們真的和海青舞,徹底隔絕了。

小風像隻受驚的兔子般……不,現在的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匹狼!一匹麵對危險,會直接露出自己最鋒利獠牙,隨時不惜捨身一戰的狼!因為聽到爆炸聲,他做的第一個動作,竟然就是直接拔出了雷洪飛剛剛送他的手槍,用兩隻手一起握住對他而言,還顯得過於沉重的槍,瞪著一雙充滿警惕的眼睛,死死望著飛塵揚起的方向。

“我的兄弟在拚命,在麵對死亡,可是我,卻隻能靜靜的躺在這兒,甚至要讓我隻有七歲半大的兒子,拿著槍去保護我,這對一個軍人而言……是何等的屈辱與無助啊!”

雷洪飛當然不可能再聽到海青舞的心聲,望著麵前那堆廢墟,如釋重負的微笑,與淡淡的晶瑩,同時在他的臉上和眼睛裏綻放。

“別了,海青舞,一個如此強大得讓我尊敬,讓我心動的女人,我就算到最後,都冇有敢,也不忍,在你的唇上留下一個吻,去品嚐一下屬於你的味道。我真的冇有想到,十二歲就和女人上過床,可謂是萬點花叢過的我,真的動了心,真的用了情,竟然會變成柳下惠那個超級大太監!”

“別了,海青舞,一個如此精彩的女人!”

“別了,海青舞,一個我願意為你生,為你死的女人!”

“別了,我已經可以無怨無悔的人生!”

揮手狠狠甩掉自己眼角已經聚集在一起,馬上就要落下來的淚珠,雷洪飛霍然回頭,嘶聲喝道:“兄弟們,走啊,和我一起讓那些自以為穩操勝券的烏龜兒子王八蛋們睜大眼睛看清楚,他們正在試圖為敵,正在試圖對抗的,究竟是一個什麽樣的民族,又擁有一支什麽樣的軍隊!”

緊緊跟在雷洪飛身後的小狐狸周玉起,還有比他們兩個人年齡都大上幾歲,和海青舞同一界的鐵牛,同時放聲狂喝:“是!”

-了一天寫上三四千,撐死不過是六千字,就自由活動,玩玩網絡遊戲,看看電影,小日子過得挺滋潤,結果上架後,月票了了,隻能玩命寫,原來還一天出去一次,吃頓好的,這三天,全窩在家裏了,寫完了不是太晚了,就是累得不頂了。啃了三天方便麪,唯一不同的,是昨天早晨出去買了四個肉包子。更新的少,是萬萬不敢向大家伸手要票的,更不敢學更新多的作者,單開章節要票。今天終於拚完了一萬三千字,相信大家也看得出來,書的第二個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